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踩踏文学

遇见大学青春靓丽的赵佳女皇(一)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05 16:41:43 人气: 标签:

大学生活很快过去两年了,已经到了大三了。魏强、高庆、苏明和马强还在做着吴茵等四位漂亮女孩的狗奴。

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晚上,魏强宿舍四人夜晚聊天。

苏明:“我原来喜欢玩弄美女,现在却喜欢上了被美女玩弄,做她们的狗,你们说奇怪不奇怪?”

马刚:“我和你一样,我现在对上床不感兴趣了,只一心想着作美女的狗。”

高庆:“还是人家魏强厉害,一开始就想作美女的狗。”

魏强:“作美女的狗不分先后。我们有各种各样的欲望,但最后我们走到一起来了,一起做了吴茵她们的狗。”

他们在谈论她们的主人吴茵的同时,万万没有想到吴茵也成了别人的狗。

暑假的时候,吴茵和新交的男朋友张力去海边玩。当他们在海边沙滩上玩累了以后,吴茵到旁边的小商店买饮料,等回来的时候,发现张力已经不在了。

吴茵很着急,大声喊着她男朋友的名字。可是没有回音。这时,旁边的一位女孩——吴茵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真是太漂亮了,漂亮的让自己都感到自卑——甜甜地笑着对她说:“你是找你男朋友吗?我知道他在哪里?”

这个女孩名叫赵佳,和吴茵是一个学校的,也是大二的学生。赵佳的祖父、外祖父和父亲都是高干,加上自身的漂亮聪明,赵佳从小就有一种优越感。

吴茵惊喜地问:“你告诉我他在哪呢?”

那个漂亮女孩指了指自己脚下,他就在这里。

吴茵低头看去,只见有一堆沙子,并无人,不解地看着那个漂亮女孩。

漂亮女孩笑嘻嘻地看着她,往前走了一步,她刚在站着的地上突然露出一张脸。

吴茵仔细一看,那不是张力吗?吴茵感到很奇怪,就蹲下身子问张力是怎么回事。

张力从沙子中坐起来,满脸通红。

正当吴茵还在追问张力时候,那个漂亮女孩说到:“我叫赵佳,刚才这个贱狗——哦,你就是你男朋友哭着喊着要做我的奴隶。我男朋友今天去办事,我一个人呆着正闷,正想找个东西玩玩。于是,我就答应了你男朋友的请求,把他踩在脚下玩了。嘻嘻。你想不想和他一起做我的玩具呢?嘻嘻”让别人做自己的奴隶,赵佳在说这些话时,甜甜的笑容,清纯的面孔,没想到竟有把别人当玩具玩的爱好。

吴茵很生气,都是她玩别人,男奴、女奴她应有尽有,可眼下的这个女孩竟要自己做她的玩具。更可气的是,自己的男朋友已经成了她的玩具。吴茵决定给赵佳点颜色看看。她决心要把赵佳变成自己的女奴。

吴茵:“谁做谁的奴隶还不一定呢?”

赵佳仍然甜甜地笑着:“是吗?”

吴茵:“你敢与我比赛吗?输了的给赢了的做奴隶。”

赵佳:“哪有什么不敢的?你说都比什么吧。”

吴茵:“跆拳道。”

赵佳:“好啊。你就等着我把你踩砸脚下吧。”

吴茵:“谁把谁踩在脚下还不一定呢。”

赵佳:“开始吧!”

两人摆开阵势,赵佳首先发动进攻,首次得手,一脚踢在吴茵脸上。但没有倒地。吴茵展开反击,对准赵佳踢了一脚,但没踢到。接下来两人展开了十分钟的拉锯战。最后,赵佳飞起一脚,把吴茵踢到在地。吴茵正想爬起来,赵佳朝她胸脯踹了一脚,吴茵再次倒在地上。赵佳站在一旁看着吴茵爬起,等吴茵刚想爬起时,又一脚踹在她的脸上,吴茵再次倒在沙滩上。等吴茵再次试图爬起时,赵佳又把她踢到,如此十几个来回。最后,等吴茵躺在沙滩上时,赵佳一脚踩在她的脸上。

赵佳仍然挂着甜蜜的笑容:“贱奴,这下服了吧。”

一次又一次被踢到,吴茵不得不承认失败。吴茵:“我输了”

赵佳用脚拨弄着她的脸:“输了之后该怎么做?”

吴茵咬了咬牙:“我给你做奴隶。”

赵佳把脚放在吴茵的嘴唇上,“贱奴,把我脚上的沙子给舔干净吧。”

原来都是别人舔她的脚,现在她竟然要舔别人的脚,吴茵有点接受不了。

赵佳看她不太情愿,就用脚很碾她的脸,吴茵的脸在赵佳脚下扭曲变形,再加上赵佳脚上的沙子,使得吴茵的脸更疼了。

吴茵想起张力:“张力,快帮我忙把。你女朋友被人欺负了。”

赵佳作了个跟狗摆手的动作,张力乖乖地爬到赵佳脚下。

赵佳:“贱奴,我让你看看你的男朋友是怎么帮你的?”然后,赵佳对张力说:“贱狗,帮着你女朋友把我脚上的沙子舔干净吧。你看她现在多可怜。”

张力乖乖地把头埋下,把脸贴在踩在吴茵脸上的赵佳的那只脚上,厥着屁股把嘴对准赵佳的脚趾,吮吸起来。赵佳脚趾上的沙子进入张力口中。张力想咽下去,赵佳说吐出吧,主人我是非常体贴你的,吃了沙子不好。张力感激地望了望赵佳,然后更卖力地舔着赵佳的脚趾,把赵佳脚趾上的沙子全部舔干净。

吴茵从赵佳的脚趾缝中看到张力正在吮吸赵佳的脚趾,难过的流下泪来。泪水把赵佳脚底的一些沙子冲刷下来。

张力把赵佳脚趾上的沙子舔干净后,又把舌头伸向赵佳的脚趾缝,他要把赵佳脚趾缝里的沙子也全部舔去。张力的舌头在赵佳的脚趾缝中来回摩擦的时候,也触到吴茵流泪的眼睛,张力不知道吴茵哭了,只是感觉沙子又潮又咸了。

赵佳脚趾上和脚趾缝里的沙子都被张力舔干净了。还有脚面上和脚底的没舔。这时,赵佳想出一个坏主意,她让张力和吴茵隔着她的脚接吻,顺便把沙子都舔了。

张力感到十分刺激,卖力地舔着赵佳的脚面。踩踏部落吴茵的脸被赵佳踩在脚下不能动弹,自己的男朋友又是个贱狗,帮不了自己。为了摆脱这种局面,吴茵不得不舔起赵佳的脚底。

当吴茵舔到赵佳的脚心时,赵佳感到有些痒痒,但赵佳看着这一对情侣在自己脚下同时舔着自己的脚,心情十分的舒畅,就任由吴茵舔。赵佳还不时言语捉弄他们:“你们两个嘴要正好对上才行,不然哪叫接吻啊?那就成了你们两个舔我的脚了。

让他们舔了一会脚后,赵佳感到这只脚被舔得差不多了,就把脚从吴茵脸上移开。吴茵正想爬起来,赵佳的另外一只脚又踩在她脸上。

赵佳:“你们两个贱狗都把舌头伸到我的脚趾缝中接吻。嘻嘻”

吴茵没有办法,只好照做。

张力把舌头伸进赵佳的大脚趾和第二个脚趾之间,吴茵把舌头伸进赵佳的二三脚趾之间,之后,两个舌头粘在了一起,把赵佳的第二个脚趾夹在中间。

赵佳得意地看着她们接吻——实际上是两个人一起舔自己脚上的沙子——非常地兴奋。

过了两分钟后,赵佳让他们换个位置,这样,张力的舌头伸进赵佳二三脚趾之间,吴茵的舌头伸进赵佳三四舌头之间。两个人的舌头夹住赵佳的三脚趾来回蠕动着。

接下来,两人用同样的方式舔了赵佳的四脚趾。最后剩下大脚趾和小脚趾,由于它们不是在其他两个脚趾之间,赵佳便命令她们单独吮吸,吴茵舔她的大脚趾,张力舔她的小脚趾。

赵佳舒服地让他们舔着自己的脚趾,过了许久——对于吴茵来说;对于张力来说很短暂——赵佳让他们停下来。她把脚从吴茵脸上移开。

“现在你们像狗一样跪在地上舔我的脚面!”

吴茵知道像狗一样跪在地上是什么意思,就是脸贴在地上,厥着个屁股——以前刘娟经常这样跪在她的脚下舔脚舔鞋。

吴茵和张力就像赵佳脚下的两条狗,他们跪在地上舔着赵佳的脚面。赵佳看着两只狗一样的玩物跪在地上舔着自己的脚,心中的愉悦难以言表。

过了五分钟后,赵佳说:“现在你们趴在地上舔我的脚面。”这个赵佳,看上去清纯可爱,没想到这么会折么人。跪着舔了还要爬着舔。

此时的吴茵有点麻木了,屈辱感渐渐消失了。她顺从地趴下,然后用樱桃小嘴继续舔赵佳的脚面。

又过了五分钟,赵佳命令到:“贱狗,给我磕头。”

张力和吴茵驯服地爬起来跪在地上给赵佳磕头。

“要用力。下面的沙子那么软,要磕出一个坑。嘻嘻”

张力和吴茵乖乖地加大了磕头的力度,渐渐的磕出一个坑。

赵佳:“把你们的脸趴到坑里去。”

等张力和吴茵把脸埋进沙坑后,赵佳一只脚踩在吴茵的头上。这时,如果拍一幅照片,那感觉就是高高在上的赵佳接受着吴茵和张力的膜拜。

赵佳有点陶醉了。但脚下的吴茵和张力却憋得难受了。赵佳见状,把脚从吴茵头上移开,让他们把头抬起来喘口气。

赵佳:“你们表现不错,我决定收你们做我的奴隶。现在要过一个程序——你们乞求我收你们做奴隶。男狗先来吧。

张力激动地给赵佳磕了三个头,脸贴在赵佳一只脚的脚面上,双手把赵佳的另一只脚抬起放在自己头上,说:“赵佳女皇!我愿意做您忠实的贱狗,匍匐在您的脚下任您玩弄。”

赵佳满意地说:“男狗说的不错。下面该女狗了。”

吴茵学着张力的样子,把脸贴在赵佳一只脚的脚面上,双手把赵佳的另一只脚抬起来放在自己头上。正要找着张力的话说时,赵佳说道,不要鹦鹉学舌。没办法,吴茵只好另想别的。她想了一会,这才说道:“女王陛下,您是天底下最尊贵的女王,奴婢我死心塌地侍候您,任您使用和玩弄。”吴茵在说完这些话时,内心突然产生一股受虐的冲动,现在她居然有点喜欢被赵佳玩弄了。

赵佳:“不错,你也说的不错。从现在起,你们就成了我的正式奴隶了。以后要无条件地服从我,任我驱使,任我玩弄。你们如果有不臣之心,将会遭到严厉的惩罚。”

吴茵和张力一起给赵佳磕头:“奶奶放心,我们永远忠于您。”

赵佳:“好。现在你们躺下。我把你们的脸踩沙滩里去。”

吴茵和张力乖乖地躺在地上,赵佳先把脚踩在吴茵脸上,使劲往下踩,吴茵的脸慢慢沉入沙中,只有脸颊露在外面。接着,赵佳又把脚踩到张力的脸上,张力的脸也慢慢陷入沙中。

赵佳一只脚站在吴茵的脸上,另一只脚站在张力的脸上。她居然踩在她们的脸上跳起舞来。也只有在沙滩上才能这样。即使这样,两人的也感到头被踩得生疼。但既然是赵佳的狗,赵佳愿意怎么玩弄就怎么玩弄了。

赵佳玩够后,让他们爬起来在自己跨下爬行。只穿着短裤的张力和穿着比尼基的吴茵就像两条颜色不同的狗在赵佳跨下来回爬行。

做了狗还要做马,赵佳一会骑在吴茵身上,一会骑在张力身上,双脚往前踩在她们的头上。赵佳骑在张力身上的时候,让吴茵在前面爬,张力驮着自己追她。如果张力追上吴茵,吴茵就要挨赵佳的耳光;如果追不上,张力就要挨。张力想被赵佳打耳光,故意爬的很慢,赵佳看出他的意图,站起来一脚把他踢翻,然后双脚站在他的脸上,一只脚踩住他的嘴,另一只脚夹住他的鼻子。张力的头被赵佳双脚踩得很疼,嘴和鼻子又不能呼吁,很是难受。赵佳憋了他一会才松开脚。

张力大叫饶命。赵佳说道,贱狗,在故意作弊,后果更严重。

赵佳再次把张力骑在胯下。这下张力老实了,驮着赵佳奋力往前追,但由于负重还是未能追上吴茵。赵佳就把张力踢翻,骑在她胸上,照着他的脸就是十个清脆的耳光。张力虽然感到很刺激,但确实也感到很疼。

吴茵虽然此时已经喜欢上作赵佳的奴隶,但是她怕疼,所以就使劲往前爬,让赵佳追不上,以免打耳光。但赵佳在打了张力的耳光后就想打吴茵的耳光了。

赵佳骑在了吴茵身上,让她追在前面爬行的张力。吴茵驮着赵佳本来爬行就有点困难,怎么还能追上张力。赵佳于是把她踢翻在地,骑在她胸上,正要打耳光,吴茵求饶,说奶奶你能不能不打我的耳光,我怕疼。

赵佳见吴茵不听话,下手更重,打得吴茵啊啊只叫。吴茵越叫,赵佳打得越上瘾。最后,吴茵明白过来,忍住疼不叫,赵佳的耳光才逐渐停下来。

赵佳站起来,用脚拨弄了一下吴茵的脸:“记住贱狗,以后不要跟我讲条件。我打你的左脸,你就应该把右脸伸出来。”

吴茵连连应到:“奶奶,奴婢知错了。”

赵佳说:“玩的也差不多了,我该回去了,你们和我一块回去住。”

吴茵和张力连声应道:“是的,奶奶。”

赵佳坐到躺椅上,半躺着。张力和吴茵跪在她的脚下。

“贱狗,把我脚上和凉鞋里的沙子都舔干净。先舔脚上的。”

赵佳半舒服地躺在睡椅上,张力和吴茵跪在她的脚下仔细地舔着她脚上的沙子,生怕有一粒留在她的脚上。经过一阵卖力地吮吸舔舐,赵佳脚上的沙子全被舔光了。

之后,张力和吴茵又趴在地上舔赵佳凉鞋上的沙子,赵佳把脚搭在他们背上。当赵佳凉鞋里的沙子被舔得一刻不剩时,赵佳的鞋已被她们舔个遍。

舔完凉鞋,张力和吴茵自觉地把凉鞋衔到赵佳脚下,用嘴给她穿上。没想到赵佳飞脚先后把两只凉鞋甩了出去。赵佳的用意不说他们也明白,就赶忙爬过去给衔回来。等他们衔回甩出去的凉鞋回来后,要给赵佳穿鞋时,赵佳说,你们两个贱狗,让我穿带沙子的鞋啊?

赵佳的话使张力和吴茵非常害怕,跪在赵佳脚下嘭嘭磕头。

赵佳:“起来吧,这次饶过你们,可没有下次了。赶快把沙子舔干净。”

张力和吴茵赶忙低头再次舔赵佳脚上的沙子,等舔干净后用嘴给赵佳穿上。

赵佳:“我就住在前面的宾馆中。现在我带你们过去。不过你们要向狗一样爬在我身后被我牵着回去。出了沙滩就让你们做人。”说完,赵佳从包中拿出狗项圈,看来她是早有准备啊。

海滩上虽然人不多,但还是零零星星地有些人。张力和吴茵有些不太情愿,特别是吴茵,感到这样很屈辱,原来是自己牵着别人。但是,他们都不敢拒绝赵佳,因为他们知道拒绝的后果。所以,他们只好硬着头皮跟在赵佳后面在沙滩上爬行了。

赵佳刚好准备两只狗项圈,看来她早就预料,在这里一定有人要做她的奴隶。赵佳让他们把衣服换好,然后把两只项圈分别套在他们的脖子上,牵着他们向宾馆走去。

在这个过程中,不时有人看到他们,还有人把这一场景拍摄下来,但赵佳丝毫不在意,得以昂扬地牵着两条狗往前走。赵佳的这种气势,得让多少男人折服在她的脚下呢!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