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CaiTa吧 > 踩踏文学

漂亮女孩之间的比赛与决斗(二)

作者:CaiTa吧 日期:2016-03-13 10:08:15 人气: 标签:

第二天早上,王方接到丁美的短信:“阿方,今天上午你和我一块去见纯子主人,见过她后,你就想做她的奴隶了。”

王方心想,见见也好,看这个纯子是如何的漂亮高贵。

这天上午,王方和丁美一块来到纯子的房间。进了纯子的房间,丁美立刻跪在地上给纯子磕头:“主人好!”

王方仔细看了看纯子,果然是漂亮高贵,但他感觉比不上李萱。他和女朋友的眼光各有不同啊。

纯子见丁美带个男人过来,心想这必定是丁美的男朋友。她见王方站在那里,没有像丁美一样跪在自己脚下磕头,就对丁美说:“他就是你的男朋友?这么不懂礼貌?”

丁美赶紧对王方说:“阿方,快给踩踏部落纯子主人跪下磕头!”

虽然王方认为纯子不如李萱漂亮高贵,但毕竟她也非常漂亮高贵,所以,王方听道丁美的叫喊后,不由自主地跪在纯子脚下磕起头来。

纯子见王方跪在自己脚下,就用脚尖挑起她的下巴:“贱狗,你叫什么名字?”

王方:“主人,我叫王方。”

纯子抬起脚又把王方的头踩在脚下。“贱狗,给我磕头,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停下来。”

王方此时已经把李萱忘在一边,听话地不停地给纯子磕头。

纯子对丁美说:“母狗,你来舔我的鞋!”

丁美向前爬了一下,把脸贴在纯子的高跟鞋上,舔起来。

“公狗,停下来吧。你和母狗一块舔我的高跟鞋!”

王方听话地把脸贴到纯子的高跟鞋上,津津有味地舔起她的高跟鞋。纯子饶有兴致地看到这一对情侣像狗似的跪在自己脚下舔着自己的高跟鞋,征服的愉悦感充满全身。

过了一会,纯子命令道:“贱狗,把我的鞋脱下来!”

王方和丁美听到命令,赶忙去用嘴脱鞋。在脱鞋的过程中,两人在内心展开了竞争,都想先把纯子的鞋脱下来,获得纯子的表扬。

高跟鞋很好脱,两人几乎同时用嘴把纯子的高跟鞋脱下来。

纯子把双脚伸到他们面前:“舔!”

王方和丁美像狗一样舔起纯子的脚。王方把纯子的脚趾含在口中来回吮吸,丁美的舌头在纯子的脚趾缝中来回摩擦。王方的舌头在纯子的脚趾缝中来回摩擦,丁美的嘴含住纯子的脚趾来回吮吸。王方的舌尖在纯子的脚面上飞舞,丁美的舌尖在纯子的脚心里舞动。从脚趾,到脚面、脚心、脚掌、脚跟、脚踝,他们舔纯子的脚舔了足足半小时。

纯子说:“贱狗,我的脚被你们舔脏了,母狗去打盆水,给我洗脚”

丁美爬过去打来一盆清水,纯子把脚放进水中:“公狗,你给我洗脚。母狗在一旁看着。”

王方把脸伸进纯子的洗脚水中,用嘴给她洗脚。洗着洗着,突然纯子抬起双脚把王方的整个脸踩进洗脚水中。丁美在旁边看着突然产生一股短暂的悲哀:自己男朋友的脸被别的女孩踩进洗脚水中,正大口大口地喝着她的洗脚水。

盆中的洗脚水越来越少,还剩下一半的时候,纯子抬起脚,王方把脸抬起来,大口地喘气。

“母狗,你把剩下的洗脚水喝了!”纯子命令道

处于悲哀状态中的丁美赶快停止思绪,把脸埋进纯子的洗脚水中,大口大口地喝着她的洗脚水。最后,丁美喝光了纯子的洗脚水。

之后,王方和丁美用嘴给纯子穿上黑色丝袜和白色帆布鞋。然后,纯子叉开腿,命令王方和丁美从自己胯下来回爬行。王方和丁美在纯子胯下爬了一圈又一圈。过了一会,纯子命令王方跪趴在地上,纯子把一只脚踩在王方的头上,然后命令丁美继续在自己胯下爬行。丁美看到自己的男朋友的头被纯子踩在脚下,自己在纯子胯下爬行,既感到刺激又有一种悲哀。丁美在纯子胯下爬了十几圈后,纯子又把脚踩在王方的背上,丁美继续在纯子胯下爬行着。

过了一会,纯子把脚从王方的背上移下来,然后命令王方和丁美一块跪在地上舔她的帆布鞋。王方和丁美一左一右,跪在地上认真地舔着纯子的帆布鞋。

又过了一会,纯子命令王方和丁美趴在地板上,纯子两只脚分别踩在他们的背上,踩了一阵后,又命令他们翻过身来,纯子两只脚分别踩在他们的脸上。

之后,纯子的双脚站在丁美脸的两侧。然后,纯子抬起一只脚踩在丁美的脸上,肆意地蹂躏着。王方在纯子的命令下爬到纯子前面磕起头来。玩弄过丁美后,纯子又令王方躺在地板上,她双脚站在他脸的两侧,然后抬起一只脚在他脸上肆意蹂躏着,丁美则跪在纯子的前面给纯子磕着头。

纯子蔑视地说:“贱货,你们是我的什么?”

王方:“主人,我们都是您的狗!”

丁美:“主人,我们都是您的玩具!

纯子:“母狗叫几声!”丁美马上汪汪叫起来。

纯子:“公狗叫几声!”王方马上汪汪叫起来。

之后,纯子骑在王方身上,丁美跪在纯子脚下继续磕头。然后,纯子又骑在丁美身上,王方跪在纯子脚下给她不停地磕着头。

“母狗,爬到沙发前去!”纯子命令丁美。丁美驮着纯子往前爬,王方跟在后面。纯子坐在沙发上,两人五体投地在纯子脚下。

纯子:“你们看谁先把我的鞋脱下来!先脱下来的有赏,后脱下来就要受到惩罚。”

王方和丁美都想讨好纯子,此时他们之间的情侣关系是第二位的,而同时作为纯子的狗的身份则是第一位的。王方和丁美都先把纯子的鞋带咬开,然后用嘴咬住纯子的鞋跟往下拽。用嘴脱帆布鞋并不困难,两人同时用嘴把纯子的帆布鞋脱下来。

纯子:“公狗和母狗表现的都不错,来,我现在奖赏你们,你们说,要什么奖赏?”丁美抢先说:“我想要主人的口水!”

纯子说:“好!”然后,纯子往丁美口中吐了几下口水!

王方:“请主人打恋足贱奴的脸!”

纯子:“贱奴,你不准躲!”说完,纯子对准王方的脸左右开弓,一连打了二十个清脆的耳光。王方虽然感觉很疼,但不敢躲闪,况且这是自己主动邀请的。

之后,纯子命令王方和丁美躺在自己脚下,她一只脚踩在王方的脸上,另一只脚踩在丁美的脸上,用黑丝袜脚在她们脸上肆意蹂躏着。蹂躏一阵后,她脱下黑丝袜,一只塞进王方的口中,另一只塞进丁美的口中。然后,光着脚在她们脸上肆意蹂躏着。一会用脚趾夹着他们的鼻子,一会用脚趾夹着他们的嘴唇,一会用脚趾夹着他们的舌头,一会把脚插进他们的口中。

过了一会,纯子去如厕。王方和丁美在一旁伺候,王方躺在地上,纯子双脚踩在他的脸上。丁美跪在一边,嘴里叼着手纸。纯子如厕完之后,对王方说:“给你一刻钟的时间,把马桶清理干净。你不吃也可以,我也不会惩罚你,但如果你吃了,我会很高兴。”说完,就骑着丁美离开了洗手间。之后,纯子躺在床上,阿美跪在地上,用舌头舔舐着纯子的屁股,纯子舒服极了。那边王方为了讨好纯子,把马桶里的东西全吃了。

纯子要午睡了,她把丁美用专用的绳子捆绑上,丁美的双手被绑在身后,跪在地上。纯子把狗圈套在丁美的脖子上,把绳子的另一端捆在洗手间的马桶上。她把自己的一双黑丝袜塞进丁美口中,用另一双透明丝袜勒住丁美的嘴。王方被纯子关进狗笼子,纯子另把一双自己的白棉袜塞进王方口中,把自己的内裤套在他的头上。

午睡后,纯子解开丁美身上的捆绑,把王方从狗笼子里放出来。两人跪在纯子脚下磕头。纯子拿出两个狗项圈,一个套在丁美的脖子上,一个套在王方的脖子上。然后拉着她们出了房间,在环型的走廊上溜达。这层楼住的全是日本女生。纯子牵着丁美和王方,命令她们学狗叫。一开始,两人不好意思。纯子见他们不叫,朝着他们的屁股上就是几鞭,打得他们瓷牙咧嘴,没办法只好汪汪叫了。

他们的叫声引来了众多的中国女孩。她们纷纷开门,都走廊上观看。这些漂亮的日本女孩子看着纯子牵着王方和丁美,一个个很兴奋的样子,看得出她们也想这样玩玩。

纯子牵着她们在走廊里转了一圈后,突发奇想,对其他日本女孩说:“你们在走廊里站好,让他们从你们的胯下爬过去。”

日本女孩子兴奋地站在走廊中间,丁美在前,王方在后,从她们的胯下缓缓爬行。丁美和王方却感到莫名其妙地兴奋,他们爬的很带劲。她们从纯子胯下爬过后,爬到下面的那位女孩脚下时。那位漂亮女生命令道:“跪在我脚下磕头舔鞋!”王方和丁美听话地跪在她的脚下分别给她磕了10个头,然后舔她的鞋,舔了一分钟,接着从她的胯下爬过,爬到后面的那位女孩脚下。既然前面磕头舔鞋了,后面自然不能免。他们每爬到一位女孩脚下,都要给她们先磕十个头,然后舔一分钟的鞋,之后从她们胯下爬过接着向前爬。过了很久,他们才结束了一圈的爬行,他们的膝盖和双手都很特疼痛,也累得不行了。

一天,纯子骑着丁美在网上与原来的好朋友栀子聊天。纯子:“栀子,我现在正骑着一个女奴给你聊天啊,她叫丁美!”栀子:“我也想找个中国女孩做我的女奴!”……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