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踩踏文学

遇见大学青春靓丽的赵佳女皇(二)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05 16:43:04 人气: 标签:

新学期开学后不久,赵佳和吴茵在校园里面走。刘娟迎面走来,她看到吴茵,连忙跑过来边喊奶奶跪在地上磕头,幸好旁边无人。

赵佳:“行啊你,这么贱的人居然还有人跪在地上喊奶奶。”

吴茵连忙说:“奶奶,这是我的奴隶刘娟。她比我还贱。要不让她也做您的奴隶吧。”然后对刘娟说,还不拜见赵佳女皇。

赵佳瞥了一眼刘娟,满眼的鄙夷。好像刘娟连舔她的鞋都不配。

刘娟连忙给赵佳磕头,边磕头边喊奶奶。

赵佳:“这个贱狗叫你奶奶,又叫我奶奶。咱们岂不是平辈了?”

吴茵大惊失色,连忙跪在赵佳脚下磕头,“奶奶我错了,一切都听奶奶安排。”

赵佳笑嘻嘻地:“既然你叫我奶奶,她也叫我奶奶,你们就是平辈,她就叫你姐姐吧。”

吴茵:“都听奶奶的。贱奴,叫我姐姐。”

刘娟连忙改口叫道:“吴茵姐姐。”

刘娟看着自己的偶像吴茵居然跪在赵佳脚下,内心对赵佳的崇拜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见赵佳让自己做她的奴隶,竟激动得哭了。

赵佳有点奇怪:“怎么了,让你喊她姐姐不高兴啊?”

刘娟哽咽地说:“不是,奶奶。我这么贱的人能做您这么高贵的人的奴隶,你不嫌我低贱,收我做奴隶,我是太感激您了。我太激动了,所以就哭了。”

赵佳没想到刘娟说出这样的话,对刘娟增加了好感,就对她说:“贱奴你以后要无条件服从我。”

刘娟把头磕得声响,“奶奶放心,我愿一辈子给你做牛做马!”

赵佳用脚跳起刘娟的下巴:“好了,贱奴你起来吧。”

刘娟边说谢谢奶奶边爬起来,吴茵也跟着爬起来。

“贱狗,我让你爬起来了吗?”

吴茵惶恐地连忙跪下也磕得声响,“对不起奶奶,请奶奶惩罚。”

赵佳:“念在你忠心的份上就不惩罚你了,以后要注意。起来吧。”

吴茵又给赵佳磕了一个头,边说着谢谢奶奶边爬起来。

 

三天后,在图书馆借阅室的两个书架中间。赵佳碰到了刘娟。刘娟也不管旁边是否有人马上跪在赵佳脚下磕头。赵佳把脚从凉拖中伸出,刘娟正想舔赵佳的脚,赵佳用脚把刘娟的头往下踩:“贱狗,舔我的鞋。”刘娟这才知道主人的用意,连忙趴在凉鞋上用心地舔着。

这时过来一个男生,看到这一幕,居然腿一软跪了下来。此人正是魏强——刘娟的男朋友。男生爬到赵佳脚下边磕头边说:“奶奶,我愿舔您的脚。”

赵佳鄙夷地看着魏强:“滚开,你配舔我的脚吗?舔鞋我都嫌你的舌头粗糙。”

魏强被训斥后,奴性更强了,于是更卖地磕头,“奶奶,跪在你脚下舔鞋的是我的女朋友,我想和她一起为您服务。”

赵佳有点吃惊,问刘娟:“这只贱狗是你的男朋友吗?”

刘娟:“回奶奶的话,他是贱婢的男朋友。”

赵佳笑起来:“真是一对贱狗啊!不过,你还是没有资格舔我的鞋。”赵佳故意折磨着魏强。

魏强加大了磕头力度。赵佳把光脚脚踩在他头上。魏强抬不起头,没法磕头了。赵佳就这样踩着他的头,一边翻看着书架上的书。在她的脚下,刘娟正跪趴在地上舔着她的鞋。

赵佳选好书后从图书馆出来,刘娟和魏强也跟着出来,刚出图书馆的门就碰到吴茵。吴茵连忙跪下给赵佳磕头,而刘娟和魏强同时跪下给吴茵磕头。在图书馆门口的保安看到这一幕,目瞪口呆,半天没回过神来,不知道怎么回事。

赵佳:“咱们都后山去,现在那里没什么人。”

吴茵、刘娟和魏强跟在赵佳后面往后山走。赵佳问吴茵:“怎么没见那个贱狗啊?”

吴茵:“奶奶,我和那个贱狗分手了。”

赵佳:“为什么啊?”

吴茵:“本来就没打算和他真好,玩玩而已。”

    到了后山,赵佳坐在椅子上,吴茵跪在她的脚下,刘娟和魏强分别跪在吴茵的左后和右后。

    赵佳对吴茵说:“这个贱狗居然要舔我的脚。他也不想想自己配不配。”

吴茵生气地说:“魏强你个贱狗真是非份之想,只有我才有资格舔奶奶的脚。你舔赵佳女皇的鞋都不配。”

赵佳说:“我宣布一个规定:吴茵既可以舔我的鞋,也可以舔我的脚;刘娟只可以舔我的鞋;魏强连舔我鞋的资格都没有。”

魏强很着急:“赵佳女皇,那我干什么?”

赵佳:“你就舔吴茵的脚和鞋吧。”

吴茵:“我也跟奶奶学。从此以后,刘娟可以舔我的鞋和脚,魏强只能舔我的鞋。”

魏强:“奶奶,求您了。”

吴茵扭过身子给魏强一巴掌:“你叫赵佳女皇为奶奶,又叫我奶奶,岂不乱了套了。记住,以后叫我姐姐。”

魏强:“是的,奶奶。我记住了。”

吴茵再给魏强一巴掌,“还奶奶。”

魏强连忙改口:“姐姐。”

赵佳对吴茵说:“贱狗,你是不是想舔我的脚了?”

吴茵连忙磕头,说:“奶奶,我想舔您的脚都想疯了。”

赵佳:“看你嘴甜的,舔吧。”

吴茵用嘴脱下赵佳的凉鞋,用嘴含住赵佳的脚趾。

赵佳:“刘娟,你来舔我的鞋。”

刘娟连忙爬到赵佳的鞋旁,激动地舔起赵佳的凉鞋。舔着舔着竟然落泪了。

赵佳问她是怎么回事。刘娟说:“奶奶您不嫌我的舌头粗糙,让我用卑贱的舌头舔您高贵的凉鞋,我太感动了。”

赵佳:“您的嘴比吴茵还甜啊!”

刘娟哽咽着说:“奶奶,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魏强看着吴茵和刘娟或舔脚或舔鞋,而自己只能看着,欲望难耐。赵佳就是要这样折么他。你想舔就给你舔,哪有这么美的事?你想舔偏不让你舔!

魏强无计可施,只是使劲地给赵佳磕头,想以此博得赵佳的可怜。但赵佳不管他,任由他在那儿磕头。

赵佳:“吴茵,你的舔脚技术越来越好了,很舒服啊。”

吴茵含着赵佳的脚趾含混不清地说:“谢奶奶夸奖。”

赵佳:“吴茵,你躺在地上,看我的脚能伸到你嘴里多长?”

吴茵连忙躺在地上,赵佳把脚使劲往吴茵嘴里塞。赵佳的脚不大不小、不胖不瘦、白嫩细腻、柔软光滑,真是人间尤物。魏强看着赵佳的嫩脚往吴茵口中伸去,竟然泄了。

吴茵尽量把嘴张得大大的,这样,几乎半只脚伸进她的口中,踩踏部落赵佳的大脚趾已触到了她的喉咙。吴茵的腮部被撑得鼓鼓的。

赵佳把脚从吴茵口中拔出,又把另一只脚伸进她的口中,伸进去的和刚才那只脚差不多。

赵佳把脚拔出来,双脚踩在吴茵脸上随意揉搓着。一边用脚揉搓着吴茵的脸,一边对刘娟说:“你把我的鞋插进你的口中,看能插进区多少?”

刘娟使劲把赵佳的鞋往自己口中塞,但鞋比脚大,所以塞进去的有限。

赵佳继续用脚拨弄着吴茵的脸,一边对刘娟和魏强说,你们爬到吴茵脚下舔她的脚和鞋。记住,按照吴茵说的做。

魏强听让舔吴茵的鞋非常兴奋,连忙用嘴把吴茵的帆布鞋连撤带拉的脱下来,衔到一边,趴在地上聚精会神地舔起来。刘娟用嘴把吴茵的白棉袜脱下来,把吴茵的脚放在袜子上,然后趴在地上开始逐个吮吸吴茵的脚趾。

赵佳看着刘娟和魏强,心想,这两个狗真是贱得不能再贱了。

此时的吴茵感觉很舒服,脸上被赵佳女皇用脚揉搓着,脚被贱狗舔着,感觉真是太好了。

过了一会,赵佳把脚从吴茵脸上移开。吴茵连忙翻身跪起来把鞋叼到赵佳脚下,用嘴给她穿上。

赵佳:“你也穿上鞋吧。”

吴茵命令刘娟停下来,然后把脚上的口水在刘娟脸上和衣服上擦干。魏强把鞋衔过来。两人一起用嘴给吴茵穿鞋。

穿好鞋后,吴茵:“这两只袜子就赏给你们了。”

刘娟和魏强磕头谢恩,然后用嘴叼起,含在自己口中。

赵佳:“你们含着吴茵的袜子接吻吧。嘻嘻”

刘娟和魏强连忙爬到一起,跪在地上,含着吴茵的袜子接起吻来。吴茵跪在赵佳脚下。赵佳让她坐在地上,不用跪了。吴茵感激地给赵佳磕了几个头,然后坐在地上。她们一同欣赏着魏强和刘娟的表演。

看了一会,赵佳命令道:“贱狗,把袜子都吐出来,回去后洗干净挂在床,头上.”

魏强和刘娟把袜子脱出来,放在自己口袋里。魏强本想受赵佳玩弄,但赵佳故意不玩弄他。他心里欲望难忍,突然想被赵佳打耳光。于是他对赵佳说:“奶奶,我今天表现得不好,你就打我耳光表示惩罚吧。”

赵佳知道他的用意,却不给他机会,就说:“吴茵你替我打吧。”

吴茵也想折磨一下魏强,就说:“刘娟你替我打吧。”

魏强见最后由刘娟打自己耳光,就没有感觉了。

刘娟也不想打魏强的耳光,但既然主人命令了,就只能服从。

“用力打,我不说停就别停”吴茵命令道。

刘娟用力地打着魏强的耳光。因为是刘娟所打,所以魏强除了感觉疼痛外,找不到任何快感。

“好,停下把”在刘娟打了魏强十几个耳光后,吴茵命令道。

赵佳:“现在我宣布一件事,四天后我要搞个小型Party,除了我之外也就三位漂亮女孩。我需要四个女奴和四个男奴供我们玩弄。吴茵这件事就交给你办了。但你不在其中!”

吴茵急忙问:“为什么呀奶奶?怎么就不要我呢?”

赵佳:“你另有重用。这八个奴隶需要用人来管理,你就在Party上管理她们。我可对你寄予厚望。”

吴茵再次跪下给赵佳磕头:“奶奶,遵命”。吴茵对赵佳对自己不同于刘娟和魏强的看待很是感激。在她看来尽管她与他们都是赵佳的奴隶,但还是不一样的。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