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踩踏文学

名牌大学女生宿舍里的一主二奴(二)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06 09:34:55 人气: 标签:

胡薇在研究生一年级的时候找了个男朋友,这个男朋友就是我。在我与胡薇交往不久的一天晚上在一间自习室里我遇到了一位美女。那美女真是漂亮,特别是那双玉足真是美的不能再美,白嫩、细腻、光滑、柔软、丰满,再加上脚上的一双黑色凉拖,特别诱人。她就坐在我的后面,我只要稍微一回头就能看到她的玉足。她可能嫌天气热,一直脚离开拖鞋,架在另一只脚上,那只凉拖在她的脚前面,我低头伸手就能够到的地方。我隔三差五的往后暼,心里痒痒的不行,根本看不进去书。到晚上九点半的时候,教室里的其他同学都离开了,只剩下我们两个了。我侧头一看,瞥见她正趴在桌子上,脚下依然如故。时机到了,我赶忙低头伸手把她的凉拖拿过来,放在桌子上狂舔,凉鞋上还残存着她的脚汗,那味道真好。我舔了一遍又一遍,还是不过瘾,只想手淫。大约一刻钟过后,我听到后面又一阵响动,赶快把凉拖给她放回去。我刚低头把她的凉拖放在地上,她另一只脚上的凉拖突然抬起来,正好插进我的口中,鞋里的脚趾接触到我的上嘴唇。我不敢动,她故意装作不知道,把鞋继续往我嘴里塞。事已至此,我就索性大胆向她表白了。我咬紧鞋,把鞋从她脚上拽下来,然后我挪开椅子,钻到她的桌下,把她的凉拖放在她的脚下。然后,我从桌下爬出来,爬到她作为旁边,便给她磕头边表示我的想法。“你怎么那么贱呢。看你那贱样,我真像踹你”“求求您让我做您的奴隶把”我加大磕头力度,砰砰的响。她笑了:“你配做我的奴隶吗?”我更用力磕头:“我也不知道能不能配做您的奴隶,但我将尽心尽力做好您的奴隶。求您了,主人。”

“好吧,看你那可怜样,就收下你做奴隶把。你叫什么名字?”

我不敢撒谎如是说了,“奴隶我叫禄山”

“禄山,名字挺坚强的,怎么人那么贱呢?”

我仍跪在地上磕头,一边请求:“主人,我把你另一只鞋给舔了吧?”

“那你舔吧。”美女鄙夷地看着我。

我钻到桌下,把嘴贴在那只凉拖上,认真地舔起来,舔了一遍又一遍,舔得干干净净。

美女突然说到:“爬出来吧,贱狗。真是条贱狗”我又爬到她的一侧,她把汗淋淋的双脚踩在我头上,使劲往下压,“让你贱,压死你。”过了一回她让我躺在她的桌子下面,然后把双脚放到我的脸上,肆无忌惮地加以蹂躏,我的眼睛、鼻子、嘴、耳朵和脸被她的双脚蹂躏了一遍又一遍,她的脚汗全部被我的脸所吸收,我的脸眼睛上、鼻子上、耳朵上全是她的脚汗。

等她踩我脸踩了一阵,我伸出舌头舔她的脚心。她感觉到了,把脚收回穿上鞋凉拖。“我叫你舔了吗,奴隶,你敢自作主张。”我赶忙说:“主人息弄,求求你让我舔你的脚好吗。”美女哧的一笑,满脸鄙夷,“看你那个贱样,你有资格舔我的脚吗。你现在只配舔我的鞋。”说完穿着鞋踩在我的脸上,更加肆无忌惮地蹂躏我的脸,我的脸被她的鞋蹂躏的暂时变了形。过了好一阵,她才松开脚。说“该走了,你把手机号告诉我,我会给你联系的。”我一听特别兴奋,忙不迭地把手机号告诉了她。她记下后,收拾起书,看都不看我一眼就走出去了。

第三天,我的手机响了,是那位美女给我打的电话,让我马上去她的宿舍,不得有误。那是,这是最大的事,即使有别的事我也得推了。我按照她告诉我的房间号来到她宿舍门口敲门,开门的事另外一个女生。她问道,你是禄山吗。我说是。她说你进去吧。我刚进去,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我的女朋友胡薇正趴在那晚在自习室我遇到的那位美女的脚下认真地舔她的脚。我进来她也没看一眼。那位美女笑道:“胡薇,你看进来的这个人是谁?”胡薇抬头一看,发现是我,也惊呆了,呆在那个一句话说不出,非常紧张的样子。她原来没告诉过我她舔刘佳脚的事。现在正好被我撞见,她羞得恨不得钻到那位美女的裤裆里去。

那位美女对我笑道:“我叫刘佳,是你女朋友胡薇的主人,你是你的主人,你还不快给我跪下。”我在女朋友面前,也不好意思。刘佳说到“那天我听到你的名字有点熟,后来才知道是猫猫的男朋友。所以今天特意把你叫来,让你们两个狗奴一块服侍我。猫猫,你也别害羞,禄山和你一样贱,也舔过我的凉鞋,今天叫他来就是让你们一块服侍我的。禄山,还不快给我跪下。”我扑通一声跪在刘佳的脚下,胡薇抬头看了看我,还是很害羞。“禄山,那天你要舔我的脚没让你舔,今天给你开恩,舔把。你们两个狗奴一起舔,看谁舔得舒服。猫猫,你快舔。”我和我女朋友胡薇就并排跪在刘佳的脚下,每人一只脚舔起来。舔着舔着,就投入进去,慢慢地我的情绪平静下来,我女朋友的情绪也平静下来。此时,我们不再想别的,只想着给刘佳主人舔脚,怎样舔得让她舒服。

“猫猫舔得不错,禄山你要加油阿。”我一听,那还行,这怎么能落在我女朋友的后面,于是更卖力地舔,并不断变换着花样,舌头在刘佳的脚上飞舞。“好,禄山大有进步,很舒服。”刘佳赞扬道。我听了心里美滋滋的。我女朋友却有点恐慌了,她就怕刘佳说她舔得不如别人,于是更卖力地舔,也不断花样翻新。我们进入一种竞争状态中。此时此刻,我们不再是恋人,而是刘佳脚下的两条讨主人欢欣的狗。刘佳被我们舔得非常舒服,她看着杂志,一幅悠闲的样子。大约两个小时过去了,刘佳才让我们停下来。

这是我才想起房间内还有一个女孩。我一扭头发现她正趴在地上,而嘴和鼻子却在一只运动鞋里,眼睛在另一只运动鞋里。“这是我的另一条狗”,刘佳介绍说,“她叫宋娟,伺候我伺候得非常好,你们两个都要向她学习。”我和我女朋友连忙磕头到:“是,主人”。

刘佳指了指运动鞋旁边的一双白棉袜,我女朋友会意地爬过去叼了一只含在口中。见女朋友如此,我也会意,爬过去也叼了另一只含在口中。刘佳吃吃笑道:“你们现在含着我的袜子接吻。”此时我们都完全成了刘佳的驯服工具,不再有羞耻感,跪着抱在一起接吻。我们的舌头中间隔着刘佳的一双袜子,经过舌头得来回运动,我们的舌尖终于隔着一层袜底接触到一起。没有刘佳的命令,我们不敢停。大约一小时过后,刘佳让我们停下来。此刻,宋娟正跪在刘佳脚下,腮部一吸一鼓地吮吸刘佳的大脚趾。之后刘佳让我们把袜子吐出来接着接吻,刘家则把那只宋娟不在舔的那只脚伸到我们两人的嘴中间,脚趾正好把我们的两个嘴分开。于是我舔刘佳脚趾的上面,胡薇舔刘佳脚趾的下面。我们两张嘴正好把刘佳的脚趾全部包起来,我们的舌尖通过刘佳的脚趾缝接触到一起。我们的舌头在刘佳的脚趾缝里来回摩擦。刘佳舒服极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刘佳踢开宋娟,对我说到:“禄山,驮我去洗手间,我让你熟悉一下我圣水的味道,明天我有两位外国朋友过来,明天我要让你们从我们三人的圣水中把我的圣水给挑出来。狗狗和猫猫已喝了我四年的圣水,早已熟悉我圣水的味道,她们没问题。”我赶忙钻到刘佳胯下,把她驮到洗手间。按照刘佳的指示,我躺在地上,给踩踏部落刘佳作了一次厕所。这次刘佳的圣水很多,哗哗哗地流个不停,我大口大口地吞着刘佳的圣水,虽然味道不如可乐,但感觉却比喝可乐好一百倍。喝完刘佳的圣水,我有点胀肚子。我把刘佳驮回房间后,刘佳恩准我在洗手间的马桶里把问题解决了。

    在遇到刘佳之前,我已经多次被美女玩弄过。我好像天生是美女们的玩具。从小我就给小美女们当马骑,上小学的时候在女孩子们的胯下钻来钻去,上中学以后开始舔女孩的脚。上了大学后,不但被大学美眉玩弄过,还被十六七的女中学生给玩弄过。那次我骑自行车在路上,不小心与一女中学生车子相撞。她们共有四人,个个都长得很漂亮。她们让我磕头道歉,我抹不开面子,没答应。她们不让我走,把我赶到一个偏僻的小路上。没办法,我只好跪下给她们磕头。我问要磕多少,她们要求每人一百个。于是我费力地给每位美女磕了一百个头,然后从她们胯下爬过,在她们的讥笑声中狼狈逃走了。

我还给白领佳丽做过奴隶,她大概二十七八岁,我被她的高跟鞋给蹂躏的死去活来。她经常把高跟鞋尖插进我口中,来回摇晃脚,我的头也跟着来回转。她还把我踩在地上,鞋跟插进我的口中,直至喉咙。每次都是把她的鞋跟给舔得干干净净。晚上睡觉时,她把丝袜塞进我的口中,把内裤套在我头上。后来我女朋友告诉我,伊丽莎白就这么玩过她。

第二天,我又到了刘佳的宿舍。刘佳让我们三个跪在地上等他那两位朋友的到来。过了一会,她们来了。我们按刘佳事先的要求,给她们磕头请安。突然我头上踏上一只高跟鞋,高跟鞋里是一只洁白的脚。我不敢动。“伊丽莎白,这是我的奴隶禄山,也就是你的奴隶,你随便玩。”刘佳对伊丽莎白道。这是我看到我女朋友头上也有一双鞋,是一双运动鞋。“樱子,这是我的奴隶胡薇,也就是你的奴隶,你随便玩。”刘佳说。说完自己把凉拖踩在宋娟头上。三人相视而笑。

之后,刘佳、伊丽莎白和樱子并排坐在刘佳床上,我们三人爬到她们脚下。“抬起头来,看看你们的主人”刘佳命令到。我抬起头,发现刘佳的这两位朋友也都十分漂亮,皮肤白腻。伊丽莎白来自英国,自不用说。来自日本的樱子的皮肤也十分白。然后刘佳命令我们给她们磕头。我跪在伊丽莎白的脚下,胡薇跪在樱子脚下,宋娟跪在刘佳脚下。我们三人用力地磕起头来。刘佳嫌不够响,让我们用力。大约半个小时过去了,刘佳才让我们停止了磕头。

“奴隶,把我的高跟鞋舔干净”伊丽莎白命令到。我赶忙舔起伊丽莎白的高跟鞋。那边我女朋友在舔樱子的运动鞋,宋娟在舔刘佳的凉拖。大概舔了一刻钟,伊丽莎白让我把她的鞋脱下来舔她的脚。我用嘴咬住鞋跟,一拉就下来了。我把脸凑到伊丽莎白脚上,开始舔她的脚,她的脚真白、真嫩。我忘情地舔着。那边我女朋友正费力地用嘴咬住樱子运动鞋的鞋跟往下拽,就是拽不下来。樱子有点生气,把胡薇踩在脚下,用鞋底使劲踩她的脸,她的脸上全是樱子的鞋底印。“奴隶,使点劲,不然的话就一直把你踩在脚下。”胡薇把头抬起来又开始给樱子脱鞋,半天终于脱下来。脱下鞋后,又用嘴把樱子的白棉袜给叼了下来。樱子捡起白棉袜塞进胡薇口中,然后把胡薇的嘴和鼻子踩进一双运动鞋中,眼睛踩进另一只鞋中。樱子则把双脚放到我女朋友的头上,让我女朋友含着她的袜子闻着她的鞋。宋娟这时正在舔刘佳的脚。我女朋友的嘴、眼睛和鼻子在樱子的鞋里呆了一个小时。之后,樱子抬起脚,用脚趾把袜子从我女朋友口中夹出,然后让我女朋友开始舔她的脚。我女朋友用嘴托起樱子的脚,专心地舔起来。

又过一个小时,舔脚活动终于结束。下面是喝圣水。三位主人分别在我们口中轮流小便,最后各剩下一小杯,并排在一起。让我们三人说出分别是谁的。结果,除了刘佳的我们三人全猜对外,其他两人的全猜错了。猜错了就要接受惩罚。宋娟所接受的惩罚是给伊丽莎白做一次马桶;胡薇所遭受的惩罚是给樱子作一次马桶;都是大解。我则做刘佳的马桶,品尝她的黄金。由于我没经验,没吃进去弄得我脸上全都是。胡薇宋娟很有经验,她们被刘佳培训好了,不像我这样狼狈。

从此,我陪着我女朋友一起做刘佳的奴隶。我共给刘佳做了三年的奴隶。我感到与我女朋友见恨晚,不然的话我就可以早日做刘佳的奴隶了。三年期间,[1]我舔刘佳脚的时间共计480个小时,折合成天是20天。被我吞吃的刘佳的脚汗及混合物共10公斤。[2]我把刘佳的袜子含在口中的时间是一年半,平均每天就有12个小时含着刘佳的袜子。[3]我共舔了刘佳的10双鞋 ,平均每双鞋被舔30次。[3]我共喝刘佳的洗脚水1000公升,折合成吨是1吨。[4]我共喝刘佳的圣水1000公升 ,折合成吨是1吨。连刘佳的洗脚水带刘佳的圣水,两人共喝了2吨。[5]我共给刘佳磕头20万个。[7]我共挨了刘佳3万个耳光。

刘佳为表彰我们的忠心,在毕业的时候分别赠给我们一双她穿过的棉袜和一双她穿过的凉拖。我和胡薇把它们挂在房间里,每天都朝它们磕头,实际上等于是给刘佳磕头。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