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踩踏文学

名牌大学女生宿舍里的一主二奴(三)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06 09:36:21 人气: 标签:

一年级暑假的时候,刘佳回家。我胡薇和宋娟没有回去,被纯子从刘佳手中借去做奴隶。

一日,宋娟和胡薇被纯子叫到她的房间。她们先跪在纯子脚下,口里含着纯子的白棉袜,各给纯子磕了100个头。然后用嘴脱掉纯子的拖鞋,分别舔起来。胡薇舔纯子左脚,宋娟舔纯子右脚。两人舔得津津有味,纯子也被她们舔得舒舒服服。舔完纯子的脚,她们又舔起纯子的凉拖,舔了一遍又一遍。之后,给她洗脚。宋娟打来洗脚水,跪在地上给纯子洗脚。胡薇则在一边含着纯子的白棉袜不停地给纯子磕头。洗了一刻钟,纯子把脚伸出来,把脚放到宋娟的脸上,对宋娟说:“奴隶,我把洗脚水赐给你喝。”。宋娟十分激动,跪在地上给纯子磕头:“多谢主人赐给奴婢佳酿。”磕完头,把头伸进洗脚盆中,大口大口地把纯子的洗脚水给喝光了,还意犹未尽地舔舔盆底。“主人的洗脚水真好喝,比可乐和苹果汁还好喝。”宋娟说到。纯子听后笑弯了腰,“你啊,真是贱到家了。”

胡薇还在给纯子磕头。纯子把玉足踏在胡薇的头上。胡薇撅着屁股,头拱在地上,口里还含着纯子的白棉袜,没有纯子的命令,胡薇就这样一动不敢动。纯子没有从她头上把脚移开的意思。

宋娟舔干洗脚盆底后,自觉地舔起纯子的帆布鞋来,从鞋面,到鞋垫,再到鞋底,舔得干干净净。特别是鞋垫,宋娟把鞋垫从鞋里叼出来,吞进口中咀嚼,把里面的臭味全部吞进自己口中。然后用清水洗了鞋垫,并把洗过鞋垫的水喝了。

第二天,我和胡薇被纯子叫过去,纯子听说我们是情侣,来了兴致,想把我和胡薇放在一起玩。我们来到纯子的宿舍,刚进门就双双跪下来。纯子鄙夷地看着我们,说:爬到我床前来。我和我女朋友一起爬到纯子的床前,又给纯子磕起头来。只要纯子主人没有什么别的指示,我们就只能跪在她的脚下不停地磕头,这是在刘佳主人那儿历练好的。

突然纯子把双脚踩在我们头上,很快又拿下去。纯子说:“听说你们是情侣,那好,你们就在我面前接吻。不过今天有些不同。”她说着把大脚趾伸进胡薇口中,“来,你和她接吻,你们的舌头要把我的脚趾裹起来,绕着我的脚趾接吻。”之后纯子让我们把她的脚趾吐出来接着接吻,她把脚伸到我们两人的嘴中间,脚趾正好把我们的两个嘴分开。于是我舔纯子脚趾的上面,胡薇舔纯子脚趾的下面。我们两张嘴正好把纯子的脚趾全部包起来,我们的舌尖通过纯子的脚趾缝接触到一起。我们的舌头在纯子的脚趾缝里来回摩擦。

过了一会纯子拔出脚,从床下拿出两个长筒白棉袜,分别套在我们两个头上。“你们两个隔着我的袜子接吻。”纯子命令到。于是我们就隔着纯子的袜底接起吻来。

之后,纯子指了指运动鞋旁边的一双短筒白棉袜,我女朋友会意地爬过去叼了一只含在口中。见女朋友如此,我也会意,爬过去也叼了另一只含在口中。纯子吃吃笑道:“你们现在含着我的袜子接吻。”此时我们都完全成了纯子的驯服工具,不再有羞耻感,跪着抱在一起接吻。我们的舌头中间隔着纯子的一双袜子,经过舌头得来回运动,我们的舌尖终于隔着一层袜底接触到一起。没有纯子的命令,我们不敢停。大约一小时过后,纯子让我们停下来。

又过几日,按照纯子的命令,我来到她的房间。我敲了敲门,一位我不认识的穿凉拖的漂亮女孩过来开门。我向里一看,只见纯子正坐在床上,胡薇正趴在地上,用心地舔着纯子的脚。宋娟也正趴在地上,舔着另一位漂亮女孩的脚。我赶忙跪下,爬到纯子脚下,给她磕头。这个时候,那位给我开门的漂亮女孩坐在纯子旁边。纯子说:“这位是我的朋友芷子,也是你的主人。快过来给她磕头”我爬到芷子脚下给她磕头,芷子看着我,说到 “奴隶,舔我的脚”芷子命令到。我连忙用嘴咬下芷子的凉拖。芷子的脚非常白嫩,我托起芷子的脚,慢慢舔起来。

舔了一阵,纯子说:“过会,伊丽莎白要过来。她带着奴隶过来,他的奴隶是从日本来的留学生,名叫小泉纯二郎。”正说着有敲门声,纯子说了声请进,伊丽莎白与小泉纯二郎进来了。进来之后,伊丽莎白坐在椅子上,小泉纯二郎跪在伊丽莎白脚下,舔起她的皮靴。

舔了一会,伊丽莎白命令小泉纯二郎到:“抬起头来, 跪好! 张开嘴”小泉纯二郎抬起头, 张开了嘴, 伊丽莎白的皮靴猛的一踢, 细长的皮靴尖一下踢进他的嘴里她的皮靴小巧玲珑, 这一踢, 半个皮靴插进他的嘴里, 小泉纯二郎只觉的靴尖几乎插进他的嗓子眼,伊丽莎白翘着二郎腿, 晃动着皮靴, 小泉纯二郎的头随着她的晃动而晃动, 伊丽莎白伸出纤纤玉手, 狠狠的抽了他几个耳光, 打的小泉纯二郎晕头转向, 然后她抬腿一甩, 将他甩到在地, 皮靴也从他的嘴里抽了出来, 她把靴子在他的脸上蹭净, 用脚踩着他的脸, 坚硬的鞋底用力碾着。小泉纯二郎在伊丽莎白脚下像狗一样挣扎。"贱狗,谁让你动了! 找死!" 伊丽莎白的皮靴狠狠的踩着他的脸, 小泉纯二郎只觉得眼前金星直冒, 坚硬的皮靴把他的脸踩在地板上, 伊丽莎白用力碾了一脚, 小泉纯二郎痛苦的嚎叫着, 幸亏她的皮靴底是光滑的, 否则他的脸一定会血肉模糊. 小泉纯二郎扭动着身子, 拼命求饶. 伊丽莎白毫不留情, 把力量全集中到这只脚上, 小泉纯二郎的脸在她的脚下变了形。

秋子和芷子见伊丽莎白玩小泉纯二郎玩得起劲,也来了兴趣。秋子把宋娟踢开,向芷子提议一起玩我。芷子答应了,和秋子一块踢我。我的身子就被她俩踢来踩去,渐渐蜷成一团,像一个皮球在她们脚下打滚。秋子想着法儿折磨我。她把鞋尖抵住我的喉咙口向下狠刺,我的舌头被挤出老长一截。芷子笑着说了一声你的舌头真大,正适合做擦鞋布!,趁机把她的凉拖的鞋底在我舌头上狂碾,我感到一阵阵疼痛和枯涩。然后她们松开脚,踩踏部落秋子在我面前微微叉开双腿,要我从她胯下钻过去。我赶忙钻进她的胯下,谁知,我的头刚刚到达两腿之间,她两腿突然一收,我便被夹在她膝盖中间。芷子又踏住我的后脑,一施力我的头就顺着秋子的小腿滑到脚踝处。随着银铃般地笑声响起,我的两个太阳筋被秋子的踝骨抵住,我的五官被踩进了秋子双脚下的地板上,头上又压着一个女孩的脚,眼前是她的另一只穿着凉拖的脚,一排白嫩的脚趾向上翘着,似乎在嘲笑我的狼狈像!

  “啦啦啦……”芷子竟哼起歌来,她的脚也随着歌声的节奏在我头上搓动。后来她索性将拖鞋一甩,直接用汗津津的脚踹我。时而在头发上揩来揩去,时而踢我的脸,夹我的鼻子,歌声不断,折磨也不停。于是我的嘴唇流的血渐渐和她的脚汗混合在一起,脸上沾满了地上的尘土。她说话了:秋子,夹稳夹正他的脑袋!看我表演杂技!我心还来不及纳闷,只觉得头上一紧。原来她扶住秋子一脚悬空,把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加在踩在我的脑袋上的那只赤脚上。天哪,我的鼻子都快被压扁,窒息得难受,可两边太阳筋却被夹得更紧,生怕我挣扎。这样很持续了一段时间,我感觉到我马上就要闷死了。

那边,宋娟又爬到纯子脚下,与胡薇一起舔纯子的脚。纯子踢开宋娟,命令胡薇爬到自己胯下,她要骑马。纯子坐在胡薇背上,小腿夹着胡薇的脖子,“驾”,随着纯子的命令,胡薇驮着纯子在房间里转。转到芷子旁边时,芷子把踩在我头上的脚拿下来,踩到胡薇头上。胡薇的头被芷子踩在脚下,爬不动了。纯子用长筒白棉袜做马鞭使劲打她,可就是动不了。就说:“你把头使劲往上抬”胡薇用力往上抬,可就是被芷子死死踩在脚下抬不起头来。“纯子,你去骑那个奴隶把,这个奴隶让我玩。”纯子笑了笑站起来,宋娟早爬到纯子胯下,纯子坐在宋娟身上,宋娟慢慢往前爬。过了一会,芷子才把脚从胡薇头上移开,然后令胡薇从她胯下钻来钻去。胡薇听话地在芷子的胯下爬来爬去。

小泉纯二郎在伊丽莎白脚下像狗一样被踩来踩去,一会踩他的左脸,,一会踩他的右脸,一会踩他整个脸,一会踩他的头。当小泉纯二郎再次被踢得仰面朝天时,伊丽莎白收起右脚,然后用力,靴子直朝小泉纯二郎的口中插去。小泉纯二郎疼得大声喊叫。“贱狗,你还叫。”伊丽莎白更用力地把靴子往小泉纯二郎嘴里插,半个靴子已插进纯二郎口中,当年他哥哥曾经被日本美女的靴子这么插过。伊丽莎白一会抬脚,一会放下去,纯二郎的头也随之上下摇动。

秋子这时正把高跟鞋踩在我脸上,鞋跟插进我口中。她在上面用力踩着我的脸,同时让我用舌头卷着她的鞋跟舔。胡薇正趴在地上舔着芷子的脚趾,她的舌头一会被夹在芷子的脚趾间,一会被夹在芷子的脚趾与凉拖之间。芷子一会抬起脚趾,让胡薇的舌头伸进去舔凉鞋;一会抬起脚跟让胡薇把舌头伸进去舔凉鞋。宋娟还在纯子的跨下驮着纯子爬。

接下来,是赛跑。所谓赛跑,就是美女们把鞋甩到远处后,奴隶衔过来,然后美女们再把另一只鞋甩出去,奴隶们再衔过来。给一个美女把鞋都叼回来后,再给另一位美女叼。看最后谁用的时间最少。我先来,纯子把运动鞋甩出去后,我爬过去,用嘴叼起鞋带,又爬回来,把鞋放到纯子脚边,然后又爬回去叼纯子的第二只鞋,又叼起鞋带,叼回来,放到纯子脚边。这时,芷子把凉拖甩出去,我又爬过去,用嘴衔住凉拖上的鞋袢,给叼了回来。接着又把芷子的另一只凉拖给叼回来。之后,我又爬出去衔秋子的高跟鞋,用嘴咬住高跟的鞋跟,给衔了回来,接下来又爬过去用嘴含住秋子另一只高跟鞋的鞋尖,爬回来。最后我爬出去衔伊丽莎白的靴子,靴子较大,我就咬住靴筒先后把一双靴子给拖回来。前后时间共计5分钟。胡薇用了7分钟,宋娟用了6分钟,小泉纯二郎也用了5分钟。

接下来,是舔脚。四位美女的脚上都抹上奶油,看哪个奴隶先舔干净,必须舔得干干净净。我舔伊丽莎白的脚,小泉纯二郎舔芷子的脚,胡薇舔秋子的脚,宋娟舔纯子的脚。最后我以30分钟的时间获得第一名,胡薇最后一名,用了36分钟。

接下来,是骑马比赛。我是纯子的坐骑,胡薇是芷子的坐骑,宋娟是秋子的坐骑,小泉纯二郎是伊丽莎白的坐骑。四位美女骑着马在房间内环绕10圈,看谁用的时间最短。结果纯子和伊丽莎白并列第一。

接下来,是含着美女的袜子进行磕头比赛。比赛规则是这样的,每个奴隶给每个女王都要磕头,最后一要看磕头总数,二要求给每位美女磕的数目最大接近。另外还规定已经给那位美女磕过头,再给另外的美女磕过头后,不能再给该美女磕了。胡薇含着纯子白棉袜,宋娟含着秋子的丝袜,小泉纯二郎含着伊丽莎白的丝袜,芷子穿凉拖没有袜子,就把内裤塞进我的口中。在刘佳和纯子的脚下,我接受过系统的磕头训练,知道极限是1200,所以我给每位美女各磕300个头,数目都是一样。胡薇和宋娟也在刘佳和纯子脚下接受过磕头训练,但她们可能心中无数,给每位美女磕的不一样。胡薇给纯子磕了300个,给秋子磕了300个,就感到较累了,于是给芷子磕了200个,马上给伊丽莎白磕,结果就磕了100个就磕不动了。宋娟也是类似的情况。小泉纯二郎心中无数,盲目自信,以为自己能磕2000个。结果在给纯子和芷子各磕500个之后,感到再磕1000个困难,于是只给秋子磕了300个,还想再给伊丽莎白磕300个,结果只磕了100个。尽管数量最多,但很不平均。伊丽莎白很恼火,把小泉纯二郎踩在脚下又一阵蹂躏。

接下来,是喝美女们的洗脚水。四位美女的洗脚水我们四个奴隶都要喝,然后把她们剩下的洗脚水,放在四个杯子里,让我们猜各是谁的。我挨个品尝了纯子、芷子、秋子和伊丽莎白的洗脚水,感到纯子的洗脚水有点苹果汁的味道,芷子的洗脚水有点桔子汁的味道,秋子的洗脚水有点芬达的味道,伊丽莎白的洗脚水有点可乐的味道。所以在猜测时,我就凭这种感觉全猜对了,获得第一名。胡薇和宋娟猜对两个,并列第二名。小泉纯二郎没猜对一个,最后一名。美女们问我,怎么才那么准,我便说了她们的洗脚水各有苹果汁、桔子汁、芬达和可乐的味道,她们笑得直不起腰,赏赐我把剩下的洗脚水全喝了。

胡薇和宋娟得道的是她们的圣水。四位美女把圣水尿到一个大纸杯里,混合后分成两半,一半给胡薇,另一半则给宋娟。小泉纯二郎而被拉到马桶里,吃美女们的黄金,把他的肚子吃的胀胀的。还不算完,他洗干净后,又接受四位美女的鞭打。每人四鞭 把纯二郎打昏过去。小泉纯二郎的大哥在日本的时候也有相似的经历。

就这样,整个一暑假,我们给纯子、秋子、芷子和伊丽莎白作了一暑假的奴隶。这中间有许多刺激的场面,下面不一一列举,只举其中一例:我含着秋子的白棉袜,嘴趴进纯子的运动鞋里,头上被穿凉拖的芷子踩着。中间,小泉纯二郎受虐过重,无法在玩下去,回日本养病。小泉纯二郎走后,美国留学生什布代替了他的角色,来完成纯二郎未完成的任务。近一个月的时间里,什布也被蹂躏的多次死去活来,暑假结束时,什布对我说:“如果再有几天,我就不行了。”

芷秋:“这个故事很好玩。”

我说:“还有更好玩的呢。”接下来,我给芷秋讲了大学女生宿舍六部曲之第二曲:《她的白马王子跪在她室友的脚下喝洗脚水》。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