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踩踏文学

她的白马王子跪在她室友的脚下喝洗脚水(二)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06 09:44:01 人气: 标签:

袁雨是这所学校著名的美女,因长的非常漂亮,皮肤嫩白,人又高傲,被人称为白雪公主。由于袁雨十分漂亮,引来了众多男生的追求,其中不泛大帅哥,但袁雨一概瞧不上。被称为大帅哥、著名的花花公子、众多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的吴强一心要征服袁雨,在同学面前夸下海口,一周搞定。但袁雨对吴强不甚感冒。眼看一周过去了,袁雨还未答应。吴强决定采取硬的。

这天下课后,袁雨刚走出教学楼,早等在楼前的吴强跑过去,当着众人的面一下抱住了袁雨。袁雨又羞又急,奋力挣脱,给吴强一个耳光,骂了声流氓,一溜烟跑开了。吴强捂着脸引来众人的嘲笑。

除了吴强之前外,还有不少自认为有魅力的男生采取各种手段想征服袁雨,但都未成功。于是,吴强说道:“袁雨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连我都追不到她,谁也追不到她。”过了几天,吴强遇到了张雯,为她所打动,爱上了她。

袁雨虽然屡次拒绝男生,但它并不是冷面美女。只不过她比较高傲,男生都看不上而已。袁雨不但在男生面前高傲,在女生面前也很高傲。她认为自己最高贵,别的女生只配做她的奴婢。因此,袁雨总是对其他人颐使气指。不过由于她是美女,男生都乐意被她只配,就连某些女生也乐意被其支配。

与袁雨一个宿舍的沈凤经常给袁雨打洗脚水,袁雨洗脚的时候,沈凤总是在一边偷看。看她那样子,是要跪在袁雨的脚下给她洗脚喝她的洗脚水。袁雨后来发现了这一点,故意不点破,弄得沈凤心里直痒痒。终于有一天,实在忍不住,趁着宿舍内只有她们两人的时候,突然跪在袁雨的脚下要求做她的奴隶。袁雨用脚挑起她的下巴,“贱奴,趴下把我的凉鞋舔了。”沈凤乖乖的趴在地上舔起袁雨的凉鞋……

此后,袁雨宿舍的另两名女生也先后沦为袁雨的奴隶。这样,袁雨就成了这个宿舍的女皇。

高傲的袁雨一直认为自己最高贵,但自从她遇到一位漂亮女孩后,一切都改变了。

那天,袁雨在图书馆大厅中遇到一位漂亮女孩,当她看到那位漂亮女孩时呆住了。她想,原来还有和自己一样漂亮的女生。而且,那位女孩气质高贵,有一种让人看了后就想下跪的感觉。很快,那位漂亮女孩从她面前过去。

回去之后,那位漂亮女孩的身影一直留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晚上睡觉的时候辗转反侧。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失魂落魄。过了很久,才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她的三个奴隶跪在她床下磕头请她起床。在沈凤用嘴给她穿袜子的时候,她突然闪出一个念头:原来自己是想做那个漂亮女孩的奴隶。

袁雨随之为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她心里想:我这是怎么了?我是高贵的女王,高傲的公主,今天怎么想做那个漂亮女孩的奴隶了?是不是自己想错了?当沈凤用嘴给她穿上鞋时,她确信了自己的想法,自己确实莫名奇怪地想做那个漂亮女孩的奴隶了。

上午上课的时候,袁雨走神了。她还在想这事。她埋怨自己:袁雨啊,袁雨,你怎么变得和沈凤她们那样啊。这还是那个骄傲的袁雨公主吗?她告诫自己,把那个漂亮的女孩忘掉,可总是忘不掉。就这样,胡思乱想了一上午,仍然没有定下来怎么样。由于神魂颠倒,下午的课她也没去上。第二天是周末,她回到家中。她父母见她的表情奇怪,便问她有什么事没有。她竟不耐烦地说没有,不符合他的一贯性格,这让她的父母很不安。见父母不安,她说,没什么,可能有点累。她父母这才放了心。这两天的时间,她一直处于思想斗争中,等到过完周末回学校的路上,她下定决心,一定要做那个漂亮女孩的奴隶,不然的话,自己永远得不到安宁。

说来也巧,周一上午在教学楼门口又遇到了那位漂亮女孩,但她不敢过去与她说话,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她直骂自己没用。同时,下决心,下次再见到她一定要给她说。

没想到,一连半个月过去了,也没有见到那个漂亮女孩。在这半个月的时间中,袁雨魂不守舍,干什么都没有心思。袁雨想周一上午那个漂亮女孩肯定上课。于是,她在十一点还没放学时就溜出了教室,躲在教学楼对面的花园中,焦急地等待那个漂亮女孩的到来。

时间过得十分漫长。到了十一点半,已经有不少人陆陆续续从教学楼出来了,但就是不见那个漂亮女孩的身影。袁雨焦急万分,到了十二点,期盼已久的那个漂亮女孩终于出来了。袁雨紧张的心里怦怦直跳。她想马上走过去与那位漂亮女孩说话。可让她失望的是,那位漂亮女孩的旁边还有几个人,她们在一起说笑着。她犹豫不决,眼看着那位漂亮女孩离开。她懊悔极了,直骂自己没用。她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下周一一定要和她说上话。

艰难的一周终于过去了,又到了星期一。她十一点半从教师溜出来,让她惊喜的是,那个漂亮女孩一个人正走出教学楼。她连忙跟上去,抑制住心跳,对那位漂亮女生说了声“你好”。那位漂亮女生扭过头,微笑着看着她,也说了声你好。袁雨紧张得很,说不出话来。

那位漂亮女生问她:“你好,有什么事吗?”

袁雨紧张的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我想给你交个朋友。”她本来是想说做她的奴隶,但话到口边又不好意思说出来。

那个漂亮的女孩看到另一位漂亮的女孩想与她成为朋友,挺高兴,说道:“我叫王丽,很高兴与你成为朋友。”

袁雨激动地说:“我叫袁雨,很高兴成为你的朋友。”

接着,她们相互作了自我介绍,一块吃了午饭,然后留下联系方式。

接下来,袁雨经常找王丽玩。一天,在路上,王丽的鞋带开了,正想弯下腰系上,不想袁雨抢先一步半蹲半跪在地上帮王丽系鞋带。

王丽连忙说:“袁雨,我自己来吧。”

袁雨一边帮王丽系鞋带,一边说,“没事,让我来吧,不算什么。”

王丽便没再说什么,听任袁雨给她系鞋带。

几天后,王丽和袁雨一块逛商场,买了不少东西。袁雨说自己替王丽拿东西,也许王丽已习惯了袁雨的行为,也没说什么。

回到学校后,王丽说,“袁雨,你到我宿舍晚会吧。”

到了宿舍,王丽让张雯、王娜和张娟出去。然后,坐在床上说,“今天脚真累,有人给按摩一下就好了。”

袁雨马上不假思索地说:“王丽,我给你按摩按摩吧。”说完,半蹲半跪在王丽脚下。

袁雨的反应使王丽最终确定袁雨的真实想法,她是要做她的奴隶。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自愿做自己的奴隶,王丽十分有成就感,感觉好极了。于是,王丽斜躺在床上,把鞋伸到袁雨脸前,说:“袁雨,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袁雨说:“因为咱们是好朋友嘛!”

王丽:“给我说实话。”

袁雨,“……,就是这样嘛。”

王丽把鞋移开,说:“你要不说真话,你就走吧。给你10秒钟时间。”

袁雨没办法,只好吞吞吐吐地说:“王丽,我,我想,想做你的奴隶。”

王丽说:“不是谁想做我奴隶就可以的,你要求我。”

袁雨激动着跪好,模仿沈凤对自己说的:“踩踏部落王丽主人,奴婢袁雨乞求做你的女奴,愿为你做牛做马,匍匐在你的脚下,任你支配。

王丽很高兴,大笑着说:“光嘴上说说不行,还要有行动。”

袁雨明白过来,跪在王丽脚下嘭嘭磕起头来。

王丽欣赏着袁雨跪在自己脚下磕头,心旷神怡。

大约磕了一刻钟,王丽让袁雨给自己按摩脚,把鞋伸到袁雨嘴前。

袁雨马上知道了王丽是让她用嘴给她脱鞋。于是,袁雨模仿沈凤给自己脱鞋的样子,先用嘴解开王丽的鞋带,然后,咬住王丽的鞋跟,用力往下拽,但因为第一次做,所以费了半天劲才把鞋脱下来。

王丽说:“小奴,以后要努力练习啊。再这么慢,我就不要你了。”

袁雨忙不迭地点头。然后,用嘴脱王丽的白棉袜。王丽命令她不准在袜子上留下牙印。因此,袁雨只好用嘴唇夹住王丽的袜尖,然后用力往下拽,袜筒往下滑了一点,但拽不动了。于是,袁雨又用嘴唇用力夹住袜底往下拽,拽了一截,然后又转而拽袜尖,如此反复几次,终于把袜子拽下来。

袁雨用嘴脱下王丽的一只袜子后,王丽命令她含在口中,继续脱另一只袜子。袁雨嘴中含着王丽的一只白棉袜,然后用嘴拽另一只白棉袜。也是袜尖袜底轮流拽,终于把另一只袜子也拽下来。之后,不等王丽命令,她乖乖地把另一只袜子用舌头裹进口中。

“好,含着我的袜子给我磕头!”王丽命令到。

袁雨腮部被袜子撑得鼓鼓的。她一边品尝着王丽的白棉袜,一边给王丽磕头。

 

王丽打电话把张雯叫来。张雯来后,看到袁雨正跪在地上给王丽磕头,也自觉地跪在地上,爬到王丽脚下,给王丽磕起头来。

王丽命令到:“袁雨,你把我的袜子吐进张雯口中,给我舔脚。”

袁雨抬起头,把王丽的白棉袜用舌头一点点地吐出来,张雯连忙用嘴接住,一点一点吸进自己口中。等王丽的白棉袜都到了张雯的口中后,张雯自觉地跪在王丽脚下磕起头来。

袁雨跪在王丽脚下,用双手托住王丽的脚根,把王丽的脚趾含在口中。袁雨把王丽的脚趾轮流含在口中吮吸,等王丽满意后,把舌头伸进王丽的脚趾缝,在王丽的脚趾缝中来回摩擦,吸去其中的污垢。等脚趾、脚趾缝舔好后,袁雨的舌头开始在王丽的脚面上飞舞。舔完脚面后舔脚心。王丽舒服极了。

王丽感到差不多后,命令袁雨停下来,她命令张雯打了一盆洗脚水,然后让袁雨给她洗脚。袁雨跪趴在地上,用嘴给王丽洗脚,实际上就是在洗脚水中给王丽舔脚。不时有洗脚水进入袁雨口中,后来,王丽干脆把袁雨的脸踩进洗脚盆中。袁雨咕咚咕咚地大口喝着王丽的洗脚水。为了不让袁雨憋着,王丽过一会抬起脚,让袁雨喘口气,然后再把她的脸踩进洗脚水中。最后,袁雨喝完了王丽的洗脚水。

之后,王丽命令袁雨跪在地上舔她的凉鞋。于是,袁雨趴在地上舔起王丽的凉鞋。张雯则被王丽命令打来一盆清水,用嘴洗袜子和鞋垫。张雯感到很屈辱,委屈的流出泪来。

王丽斥责道:“贱奴,做我的奴隶是你的荣幸。你别不识抬举。你看袁雨不比你漂亮吗,她却自愿做我的奴隶。这就叫有觉悟。袁雨,你先暂停舔鞋,教育教育她。”

袁雨转过头来对张雯说:“虽然你我都很漂亮,但王丽奶奶比咱们还漂亮。咱们做她的奴隶是咱们的荣幸。她的凉鞋比我的舌头高贵,她的鞋垫和袜子比你的舌头高贵。王丽奶奶不嫌弃咱们的舌头,你还有什么可委屈的呢?”

王丽听后十分高兴,“还是袁雨觉悟高。袁雨,刚才你叫我什么?”

“回主人,我叫您奶奶!”

王丽:“哎。真乖。张雯你向她学学。”

张雯见状只好说:“奶奶,我错了。”

王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们两个都好好工作吧。”

袁雨和张雯异口同声地应着:“是,奶奶。”

张雯在用嘴洗完王丽的袜子和鞋垫后,正想把水倒掉。王丽不悦地说:“倒掉岂不浪费了。赏赐给你喝了吧。”

张雯虽不乐意,但不敢违背,正想喝时,王丽说道:“你如果实在不想喝,就打电话把吴强就过来,让你的白马王子替你喝。”

张雯不愿意让自己的白马王子受屈辱,尽管这对吴强来说不是屈辱,反而是求之不得的事。

张雯:“奶奶,不用叫他。让我喝吧,我很喜欢喝。”说完,闭着眼睛咕咚咕咚地喝起来。喝了一半,实在喝不下去了。正好这时,吴强来了。他替张雯喝了剩下的一半。

王丽欣赏着这一对情侣喝洗袜水。等他们喝完后问道:“什么味道啊”

张雯:“回奶奶,桔子汁味”

吴强学着张雯的样子:“回奶奶,可乐味”

王丽哈哈大笑,“你们怎们感觉不是一个味道,应该是一个味道,肯定是谁说慌了。你们谁说慌了?”

吴强连忙回答,“我说慌了。”

王丽说道,说谎了就要受惩罚。你们都先去洗手间把尿排干净,待会你们的肚子还要用。于是,袁雨,张雯和吴强先后去了洗手间。

从回来后,王丽因为渴喝了不少水,感到憋。等她们都排完后,王丽命令袁雨躺在地上,自己坐在她脸上,解开裤子,霎时大量的圣水喷薄而出,流入袁雨的口中。袁雨大口大口地喝着王丽的圣水,生怕流到外面。但王丽的圣水来势凶猛,还是有些圣水留在袁雨脸上。王丽的圣水积攒了很久,大量的圣水流尽袁雨的口中,袁雨别的有点喘不过气来。

完事后,王丽问袁雨什么味道,袁雨说,味道好极了,就像桔子汁。

王丽大笑:“又一个桔子汁味”

因为喝了王丽大量的圣水,袁雨感到肚涨,想去洗手间。王丽说道:“袁雨,张雯就是你的马桶。”

张雯和吴强都吃惊的叫出来。

王丽说:“袁雨很有觉悟,张雯觉悟不高,所以虽然你们都是奴隶,但还是分级别的。袁雨级别最高,张雯次之,吴强最低。张雯,躺在地上,接受袁雨的圣水。”

张雯不敢违背,驯服地躺在地上。这时,袁雨又找到了做主人的感觉。她坐在张雯脸上,把大量的圣水喷射进张雯口中。

张雯喝完圣水后,也感到涨。正想去洗手间,吴强拦住她,说:“宝贝,让我做你的马桶吧。”

张雯不同意,王丽瞪了她一眼,她不敢了。只好坐在吴强脸上,把圣水喷到吴强口中。

吴强喝完张雯的圣水后,也肚子胀了。爬到洗手间,自行解决了。

王丽说:“还有两个贱奴,张娟和王娜。她们的地位该如何呢?”

袁雨:“奶奶,我也有三个奴隶,现在都归您了。”

王丽:“还是袁雨好。这样吧,奴隶分为四个级别:第一个级别:袁雨;第二个级别:张雯;第三个级别:张娟、王娜和原来袁雨的三个奴隶;第四个级别:吴强。吴强你以后要听别的奴隶的话。”

吴强:“是,奶奶。”

王丽说:“袁雨和吴强都回去吧。我要休息了,张雯在旁边伺候”

“是,奶奶。”袁雨和吴强给王丽磕了十个头,离开了。张雯跪在床前听用。

在回去的路上,袁雨认出了吴强,“原来是你啊,你这个贱奴,跪下给我磕头。”吴强起初没有征服袁雨,现在却要跪在袁雨脚下磕头,也够他好受的了。尽管他不乐意,但还是跪在袁雨脚下磕起头来。磕了十个,吴强停下来。袁雨说:“不行,磕到我满意为止。”说完坐在路边的藤椅上。

路上不时有人经过,吴强不好意思,但不敢拂逆。于是,横下心来,怦怦地给袁雨磕起头来。学生们纷纷围过来,袁雨视若无物,非常得意。

人群众议论道:“这个女生不是咱们学校的白雪公主吗?她脚下的男生不是咱们学校的白马王子吗?真是有意思啊,白马王子跪在白雪公主脚下磕头。听说,这个白马王子是个花花公子,曾非礼过白雪公主,怎们现在又跪在她脚下磕头呢?真是有意思。”

更震撼的事情发生了,袁雨又命令吴强舔她的鞋。吴强一犹豫,袁雨把她的头踩在脚下。这下,吴强不敢了,乖乖地舔起袁雨的鞋来。

女生们见自己的白马王子如此待遇,都很生气,纷纷指责袁雨,袁雨不理。女生们见自己的偶像如此下贱,感到很伤心,同时对吴强的好感也没有了。男生们则兴灾乐祸,讽刺道:“美女们,看看你们的白马王子什么德性,不过是白雪公主脚下的一条狗。”

吴强脸通红,但不敢离开,机械地舔着袁雨的鞋。过了好一阵,袁雨说:“好了,滚吧。”吴强狼狈地逃走了。

芷秋:“这个故事更好玩,从三个人变成四个人,女王一开始两个,后来才变成了一个。”

我说:“下面一个更好玩。”之后,我给芷秋讲了大学女生宿舍六部曲之第三曲:《漂亮女生征服不听话的舍友》。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