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踩踏文学

漂亮女生征服不听话的舍友(一)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06 09:45:46 人气: 标签:

伊蕊和阿丽是江南某大学的两名大一新生,同在一个宿舍。除了她们两人之外,还有两名女生,阿娟和阿英。伊蕊身材耀人,长得十分漂亮,因此,心高气傲,总想指使别人。

在入住宿舍不久,伊蕊就以主人的身份给其他三人制定了宿舍规则,如何如何。阿娟和阿英比较听话,可能是她们为伊蕊的美貌所折服,甘于听命于她。但阿丽比较有个性,而且长得也挺漂亮,当伊蕊说宿舍规则时,她不屑一顾。这激怒了伊蕊,她下定决心一定要阿丽好看。

晚上临睡前,阿娟主动给伊蕊打来洗脚水。伊蕊对阿娟很满意,为了进一步调动她的奴性,就说:“阿娟,我累了一天了,就麻烦你帮我洗下脚吧。”没想到阿娟竟然很听话地蹲在地上,给伊蕊洗起脚来。

阿英和阿丽见此情景,反应不同。阿英从内心里膜拜伊蕊,也想给伊蕊洗脚,她盯着伊蕊的洗脚水,喉结在翻动。阿丽很生气,说:“阿娟,你怎么这么贱啊?快起来。”

阿娟听到阿丽的训斥,不好意思,脸红起来。

伊蕊看在眼里,对阿娟说:“阿娟,你不要不好意思,帮同学洗洗脚怎么了?你接着洗。”又对阿英说:“阿英,你说我说的对吗?”

阿英正盯着伊蕊的洗脚水发呆,听伊蕊问话,忙不择言地说:“主人说得对,您那么高贵,阿娟给您洗脚是她的荣幸。别说给您洗脚,就是喝您的洗脚水,我也甘心情愿。”阿英说完后,才意识到说漏了嘴,不好意思地把头耷拉下来。

伊蕊听了都很吃惊。伊蕊没想到阿英对自己这么崇拜,竟然要喝自己的洗脚水。伊蕊原来也就想指使一下舍友,顶多让她们给打个洗脚水什么的,没想到,先是阿娟给自己洗脚,又是阿英要喝自己的洗脚水。伊蕊快乐极了,征服感进一步膨胀,她决定要彻底地把阿娟和阿英变成自己的奴隶。同时,也要征服不听话的阿丽,也让她跪在自己脚下喝洗脚水。

阿丽听后既吃惊又愤怒。她对阿英说:“你真是个贱货,比阿英还贱。你们把我气死了。”

阿英听了之后,把头耷得更低了。

伊蕊不理阿丽,为了进一步刺激阿英的奴性,就对阿英说:“阿英,阿娟给我洗完脚后,洗脚水就赏赐给你喝了吧。”

阿英听伊蕊这么说,非常激动,也不顾不好意思了,扑通一下跪在伊蕊脚下,“多谢主人!多谢主人!”

伊蕊见状,更是眉飞色舞,对阿英和蔼地说:“奴隶,平身。以后好好干。”

阿英说:“主人,我以后想永远跪在你的脚下,可以吗?”

伊蕊满意地点点头,说:“好,还是阿英的觉悟高。阿娟,洗好了吗?”

阿娟边洗脚边听着她们的谈话,热血沸腾,当阿英跪下给伊蕊磕头的时候,她也变蹲为跪了。虽然自己先表现的,但没有阿英表现得更好。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阿娟说:“主人,还没有洗好,接下来我用嘴给你洗脚吧。”

伊蕊听后,笑弯了腰。“乖!阿娟你进步也很快。那你就用嘴给我洗脚吧。”

阿娟连忙把脸伸进洗脚水中,用嘴给伊蕊洗起脚来。在这个过程中,伊蕊的洗脚水不断进入阿娟的口中,阿娟也主动让伊蕊的洗脚水流进自己口中。

阿英见洗脚水不断减少,就磕头求伊蕊让阿娟停下来,把剩下的洗脚水赏给自己喝。伊蕊对阿英特满意,就让阿娟停下来。

阿英爬到洗脚盆旁,把脸伸进去,咕咚咕咚地喝起伊蕊的洗脚水来。伊蕊看着品尝自己洗脚水的阿英,优越感和快乐感自不言喻。

突然,她想捉弄阿英,就把双脚踩在阿英的头上,对她说:“你要是不喝完洗脚水,你的脸就一直呆在里面吧。”她想,阿英是她的玩物,自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了。

阿丽早就看不下去了,她出了宿舍,到对面的宿舍里,把她们都喊过来,让她们看看伊蕊的“罪行”。

当阿丽和对面宿舍的四位女生一块进来的时候,阿英的头正被伊蕊踩在洗脚水中。

四位女生都呆住了。

伊蕊非常自然地看着她们,脚仍然踩着阿英的头。她突发奇想,在对面宿舍里面也这么搞一下,这样,她就不孤单了,也可以进行心得交流了。于是,她就对其中长得特别漂亮的女生说:“王芷,你可以向我学习啊!你长得那么漂亮,她们三个肯定愿意做你的奴隶。”

王芷听了伊蕊的话,不禁心动了,她调整了一下心情,突然对其他三人道:“跪下!给我磕头!”其他三人都被王芷的高贵气势慑服了,最重要的是她们对漂亮的王芷一开始就崇拜,只不过没想到会采取这种形式。现在在伊蕊的宿舍里,她们算是开了眼界。她们的奴性被大大的激发,齐刷刷的跪在王芷脚下,磕起头来。王芷见状十分得意。

王芷对伊蕊说:“伊蕊,你的魅力不如我啊,我征服了三个,你只征服两个啊!你还得向我学习啊,嘻嘻!”

伊蕊指着阿丽说:“她迟早也会像阿娟和阿英一样跪在我的脚下和洗脚水的。不信,走着瞧。”

王芷:“好,静听佳音。”然后对她脚下的三个女孩说:“走,回咱们宿舍,我把洗脚水赏给你们喝。嘻嘻”

伊蕊:“王芷慢走,咱们以后一块切磋”

王芷:“好的。嘻嘻”

阿丽愣住了,她本来是想搬救兵,没想到她们被伊蕊给同化了。她十分生气,蒙起被子睡了,眼不见、心不烦。

阿英喝完伊蕊的洗脚水,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盆底。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