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踩踏文学

意想不到从三主一奴到一主三奴(一)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07 10:09:30 人气: 标签:

何菲、张雯、李柔、刘娟是同一个宿舍的女大学生。其中,何菲、张雯和李柔都是美女,刘娟长得一般。何菲、张雯和李柔三人因为自己长得漂亮,且比较时髦,而瞧不起长相一般且显得土气的刘娟。所以,开学没多久,她们三人就对刘娟指手划脚。因为三人瞧不起和欺负自己,刘娟也很讨厌她们。

一天晚上在宿舍,刘娟不小心弄脏了李柔的衣服,李柔很生气。

刘娟说:“对不起,李柔。” 

“对不起就完了?”李柔不依不饶。何菲和张雯也跟着起哄。

“那该怎么办啊?”刘娟不知所措。

李柔:“跪下向我认错!”

刘娟:“你也太过分了!”

李柔:“不跪是吧!那以后咱们没完。给你两分钟的考虑时间。”

何菲和张雯也嚷着让刘娟给李柔跪下。

刘娟很生气,但一想要把她们三人惹恼了,以后就不好过了,所以只好忍者屈辱跪在李柔脚下:“李柔,对不起。”

李柔见刘娟给自己跪下了,非常得意。“既然跪下了,就给我磕个头吧!”

刘娟一听是更大的耻辱,但已经跪下了,所以索性按照李柔的要求给她磕了一个头。

何菲和张雯见刘娟这么听话,也想玩弄一下她,便向李柔使了个颜色。李柔明白了,就对刘娟说:“你也给何菲和张雯磕下头。”

刘娟很不情愿,但想一旦拒绝就会惹恼她们,所以,又爬到何菲和张雯脚下各磕了一个头。

李柔继续捉弄刘娟:“你们看她像个什么呀?嘻嘻”

张雯:“像个小母狗,嘻嘻”

张雯的话把李柔与何菲逗得大笑,刘娟委屈的掉下泪水。

何菲:“我看她很适合做奴隶,就让她做咱们的奴隶吧,正好有人伺候咱们。”

张雯与李柔都拍手叫好。

李柔:“刘娟,你愿意作我们的奴隶吗?”

刘娟很痛苦,但想到事已至此,做她们的奴隶处境可能会好些,就点头表示同意。

三人非常高兴,没想到刘娟这么快就成了她们的奴隶。

何菲:“接着磕头求我们收下你做奴隶。记住,是你求我们。”

张雯:“何菲,你真会捉弄人,嘻嘻”

何菲:“我没捉弄人啊,我已经把她看成小母狗了。嘻嘻”

何菲的话把张雯和李柔逗得大笑。“对,她是咱们的小母狗。”

“贱狗,给我磕十个头,我就收你做我的奴隶了。”何菲眉飞色舞。

刘娟屈辱地给何菲磕起头来,便磕边说:“何菲主人,刘娟愿意做您的奴隶,请您收下我。”

何菲说:“用力些,我听不见响声。”

刘娟加大了给何菲磕头的力度。刘娟磕完十个后,何菲说:“贱奴,我收你做我的奴隶了。接着去求其他两位主人吧。”刘娟又爬到李柔与张雯脚下,各给她们磕了十个头,就这样,刘娟沦为了她们三人的奴隶。

何菲:“该睡觉了,奴隶伺候我们洗脚吧。”

刘娟忍受着屈辱,给她们打来洗脚水。刘娟跪在她们脚下给她们依次洗起脚来。洗完后,刘娟正要把洗脚水端出去,何菲拦住她:“这么多水,倒了多可惜,老师不是告诉咱们要节约吗?”

刘娟一时没有明白过来:“主人,那该怎么办?”

李柔和张雯明白了何菲的意思,都笑起来。刘娟更是糊涂了。

何菲:“这么笨呢?好好想想你该怎么做。”

刘娟猛地一闪念:该不是让我喝了吧。天呢!就对何菲毕恭毕敬地说:“恕奴隶愚笨,请主人明示。”

何菲对她的回答很不满,就对她说:“你就跪在那儿想吧,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起来。”

刘娟见遮掩不下去了,边说:“该不是让我喝了吧?”

何菲:“这就要看你的觉悟了。”

李柔:“贱奴,要好好表现啊!”

张雯:“小母狗,看你的表现了。”

刘娟愤怒地说:“你们也太过分了,竟然让我喝你们的洗脚水。”

何菲见刘娟竟敢斥责自己,很生气,一脚把刘娟的头踩进自己的洗脚水中。“你就喝吧,什么时候喝完了,我就把脚抬起来。”

刘娟还想挣脱,但何菲踩的很有力,挣脱不起来。开始,她还紧闭嘴,后来感到呼气困难,没有办法,只好张开嘴,大口喝起何菲的洗脚水。何菲等她喝了三分之一后,松开脚,对她说:“去喝你另两位奶奶的洗脚水吧。”

这时,刘娟老实了,乖乖的爬到张雯的洗脚盆旁,把脸伸进去,大口喝起张雯的洗脚水。张雯见她喝了三分之一后,让她接着去喝李柔的洗脚水。刘娟又把脸伸进李柔的洗脚水中大口喝起来。

喝完李柔的洗脚水,刘娟:“三位奶奶,剩下的洗脚水怎么办?”

何菲:“就留给你洗脸刷牙吧。嘻嘻”张雯和李柔也都大笑起来。刘娟感到非常屈辱。但没有办法,只好用剩下的洗脚水刷牙洗脸。

何菲、张雯和李柔都躺在了床上。何菲:“今晚你刚做我们的奴隶,时间很短,还得考验你一下。今晚你就别睡了,先嘴里含着我们的袜子给我们磕头,然后把我们的鞋子都舔干净。天亮的时候,如果我们发现你没有做到,后果你是知道的。”说完,何菲把自己的袜子塞进刘娟的口中,刘娟只想作呕,但不敢吐出来。

“好了,开始磕吧。记住,给谁磕头时嘴里含着谁的袜子。”

她们都熄灯睡觉了。黑暗中刘娟含着何菲的袜子给何菲磕起头来。她不敢偷懒,尽管她知道她们已经睡着。尽管倍感屈辱,但她似乎已经麻木了,机械地给她们依次磕起头来。也不知道磕了多少,最后,刘娟实在磕不动了,就停止了磕头,开始舔起鞋来。刘娟先是钻到何菲的床下,借着窗口透过的微弱光亮舔起何菲的鞋来。何菲的鞋很多,各式各样的。踩踏部落刘娟花费了很长时间才把何菲的鞋舔完。

舔完何菲的鞋,刘娟有点嘴干。正好何菲的洗脚水还剩下一点,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把脸伸进何菲的洗脚盆中,把何菲的洗脚水全喝光了。完了,还意犹未尽地砸了砸嘴。这个时候,她第一次感觉到,原来何菲的洗脚水也这么好喝。

喝了何菲的洗脚水,刘娟又舔起张雯的鞋子,舔完了张雯的鞋子又去舔李柔的鞋子。舔着舔着,时间就过去了。等她把鞋都舔完,已经快天亮了。但时间还没到,剩下的时间如何打发呢?她想,如果我把袜子给她们洗了,定能讨她们的欢心,于是到洗手间把她们的袜子洗了。之后,刘娟跪在房间中想着心事,感到自己真是太窝囊了,想着想着不觉落泪了,最后竟倒在地上睡着了。

何菲、张雯和李柔醒后发现刘娟睡着了,都不太高兴。何菲一脚踢在刘娟脸上,把她踢醒了。刘娟清醒后很害怕,跪在地上磕头不止,还说自己已经舔完了鞋子,磕了头,还洗了袜子。李柔检查了一下确实如此。

李柔:“尽管如此,你还是没有完全做好。做错了就要惩罚,你说我们怎么惩罚你吧。”

刘娟忙不迭地说:“罚我舔你们的脚吧。”

张雯:“惩罚太轻了。我有个主意,你现在就给我们作一下马桶吧。正好憋一夜了。嘻嘻。”何菲和李柔听了只叫好。刘娟听后简直要昏过去。可没有办法,谁让自己做错事情了。

来到洗手间后,刘娟按照她们的要求躺在地上。三个女孩都争着自己先来,最后争执不下进行猜拳。最后,何菲第一个,李柔第二个,张雯第三个。何菲蹲在刘娟脸上,褪下自己的内裤,把尿口对准刘娟的嘴,很快,尿哗啦啦地流了出来,流进刘娟的口中。刘娟大口吞咽着不敢让它流到外面。接着,李柔和张雯的尿也汩汩流进刘娟的口中……

中午放学回来后,三位女孩先是让刘娟来回钻她们的胯。然后三个女孩并排坐在一起,刘娟跪在她们脚下,先是舔她们的鞋,然后用嘴脱了鞋,接着用嘴脱了她们的袜子,含着她们的袜子给她们磕头。然后,挨个舔起她们的脚来。刘娟把她们的脚趾含在口中来回吮吸……

之后的一年中,刘娟备受三位漂亮女孩的玩弄,完全成了她们脚下的一条狗。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