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踩踏文学

跪在漂亮女生脚下磕头舔鞋的一天(二)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07 10:13:50 人气: 标签:

进了公园,我兴致勃勃地游玩着。当我经过一个小院落门口时,我发现有两位20岁左右的漂亮女孩而且只有她们两人在里面。这两位漂亮女孩一位穿着黄色皮革系带短筒靴,一位穿着黑色布质高筒靴。有了刚才在公交车上的经历,我就一下鼓足了勇气,我进了那个院落后,来到她们面前。为了防止吓住她们,我没有一下子就跪下,而是笑着对她们说:“两位美女,我特别崇拜你们,我能给你们磕头来表达我的崇拜之情吗?”

一个漂亮女孩笑着说:“真是个贱人啊,你愿意磕头就磕吧!”

我说:“多谢奶奶!”

那位漂亮女孩说:“我有这么老吗?”

我说:“是尊称!”说完砰砰地给她磕起头来。我打算给她们每人磕50个头。另一位漂亮女孩等不及了,对我说:“贱人,怎么不给我磕啊?”

我说:“奶奶,不要着急,我给两位奶奶各磕50个,给这位奶奶磕完后我就给您磕!”

这位漂亮女孩说:“你同时给我们磕头吧,重新计算,每人五十个。”

我说:“奶奶,遵命”于是,我跪在她们脚下,轮流给她们磕头,在这位漂亮女孩脚下磕一个头,然后再给另一位漂亮女孩磕一个头。给漂亮女孩磕头是一件令人兴奋和幸福的事情。男人只配跪在漂亮女孩脚下磕头。

过了一会,我给她们磕完头。看着她们也兴致勃勃的样子,我趁机说道:“两位奶奶,仅仅磕头还不足以表达我对你们的崇拜之情,我想跪在你们脚下舔鞋以表达我对你们的无限崇拜之情。”

两位漂亮女孩听了我的话很兴奋。一位漂亮女孩说:“他真下贱啊,狗才舔鞋的,真是条贱狗!”另一位漂亮女孩说:“那咱们就感受一下贱狗跪在自己脚下舔鞋的感觉吧!”

我首先爬到黄色皮革系带短筒靴女孩脚下,给她磕了三个头,表示感谢。然后,我把嘴贴在她的靴面上,疯狂地舔起来。我的舌头扫荡了她靴面和靴两侧的每一个地方,在这每一处地方,我都使劲地舔啊舔啊。这双靴子舔起来真有口感。

正当我还在疯狂舔舐的时候,这位漂亮女孩说:“好了,去舔你另一位奶奶的鞋吧。”

我爬到黑色靴子女孩的脚下,同样给她磕了三个头表示谢意。然后,疯狂地舔起她的靴子来。我的舌头在广阔的靴面上飞舞,感觉好极了。

我还想舔她们的脚,于是我就说:“两位奶奶,贱奴乞求舔两位奶奶高贵的玉足,让你们的玉足放松放松。”

一位漂亮女孩说:“贱狗,你配吗?你也只配舔我们的鞋!”

我说:“两位高贵的女皇,我的确不配舔你们的玉足,我下贱的舌头怎么配舔你们高贵的玉足呢?但是,你们走了那么远,脚肯定累了,这里有没有配舔你们脚的人,就让我这个不配舔你们高贵玉足的人来代表他们舔你们的玉足吧。”

我的话逗得她们大笑。一位漂亮女孩说:“真是油嘴滑舌!”

我说:“我之所以油嘴滑舌,是因为刚才舔了两位奶奶的靴子!”

听了我的话,她们笑弯了腰。

我说:“两位奶奶,你们看这个院落的三边都有亭廊,你们找个地方坐下,我跪在你们脚下给你们舔脚!”

可能是她们的脚确实累了,可能是她们感觉好玩,她们就答应了我的请求,在亭廊一个地方的两侧相对面坐下来。

我爬到她们脚下,给她们磕头致谢。我先用嘴给黑靴女孩脱鞋。脱下来后,一双白棉袜展现在我的面前。接下来,我又用同样的方式脱下绿棕色靴子女孩的靴子,一双黑丝袜展现在我的面前。

我躺在地上,说:“请两位奶奶把脚放在我脸上揉搓,这样你们的脚就会很舒服。”

我的话刚说完,四只脚就盖住了我的整个脸。黑丝袜女孩一脚踩在我的额头上,另一只脚踩在我的左腮上,白棉袜女孩一脚踩在我的嘴上,另一只脚踩在我的右腮上。她们的脚在我脸上肆意揉搓着,还不断互换着位置。白棉袜女孩和黑丝袜女孩还先后把两只脚伸进我的嘴中,看看能伸进去多少。

过了一会,白棉袜女孩说:“真舒服,不过,脱了袜子更舒服!”

我急忙说:“两位公主,我帮你们把袜子脱了吧!”说完,我跪起来,用嘴咬住踩踏部落白棉袜女孩的白棉袜,一下拽了下来。但黑丝袜女孩的黑丝袜比较长,我用嘴一点一点地把它脱下来。

接下来,我叼起白棉袜,用舌头把它们裹挟进口中。她们见我又是用嘴脱袜、又是叼袜含袜,再次大笑起来。我把两只白棉袜含在口中,横着躺在亭廊上。头对着黑丝袜女孩,嘴对着白棉袜女孩。

我刚躺好,两位漂亮女孩的脚就踩在我的脸上。由于脸颊有限,只能供两只脚揉搓。所以一开始白棉袜女孩左脚踩在我的胸脯上,右脚蹂躏我的右脸颊,黑丝袜女孩左脚踩在我的额头上,右脚蹂躏我的左脸颊。后来,她们轮流用双脚蹂躏我的脸颊。在一位漂亮女孩用双脚蹂躏我的双颊时,另一位漂亮的双脚踩在她的双脚上。玩着玩着,她们的脚底在我脸上对在一起。玩了一阵,她们用脚趾把白棉袜夹出,又把黑丝袜塞进我的口中,过了一会又把黑丝袜从我口中夹出。接下来,她们把脚伸进我的口中,或用脚趾夹我的嘴唇和舌头。当白棉袜女孩把我的舌头从口中夹出,她兴奋的不得了,黑丝袜女孩也迫不及待地要玩。最后,她们竟然先后双脚站在我的脸上,我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之后,我跪起来。她们坐到了同一侧,我跪爬在地上,开始给她们舔起脚来。我首先舔起黑丝袜女孩的脚来,我含着她的大脚趾来回吮吸,真想咬几下,又怕弄疼她。在我给她舔脚的时候,她的另一只脚踩在我头上。白棉袜女孩则把双腿搭在我背上。舔完黑丝袜漂亮女孩的脚,我又舔了白棉袜漂亮女孩的脚。

由于袜子被我含过,不能再穿了,她们就把袜子赏赐给我,我把它们也放到了包里。我跪着给她们穿好鞋。

白棉袜漂亮女孩说:“贱狗,从我们胯下爬过去!”

我兴奋地在她们胯下爬行着,来回爬了十多次。

这时,听到外面有说话的声音,看来是有人要进来了。我说:“今天多谢两位奶奶,请两位奶奶赏赐给我几个耳光。”

我的话再次让她们大笑。白棉袜女孩说,“既然你这么贱,我们就成全你!”她们每人打了我20个清脆的耳光。

刚刚打完耳光,有人就进来了。她们要了我的联系方式,说以后还要玩弄我。之后我和她们就分开了。我看了一下手表,快十点了,被她们玩弄了半个小时。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