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踩踏文学

含着漂亮女大学生的袜子上课(三)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05 16:22:25 人气: 标签:

星期三上午上课时,我收到一条短信,一开始以为是芷秋的,没想到竟是我给塞纸条的那位漂亮女孩的。短信是用英文写的,内容是:贱奴,今天中午一点钟在大湖旁边的小湖南侧见,主人纯子。

看到纯子的短信,我是既惊喜又危难,惊喜的是她终于给我回复了,为难的是我现在已经做了芷秋的奴隶,如果再私自去会见纯子,就是对她的不忠,她知道后肯定会很生气。于是,我就想先给芷秋说一声。但转念一想,她肯定不答应,给她说了以后就别想跪在纯子脚下磕头舔鞋了。犹豫了一阵,我最终决定还是先给芷秋说一声,能否跪在纯子脚下磕头舔鞋就看天意吧。

芷秋很快给我回复,令我惊喜异常的是,她竟然同意我去见纯子,还说我纸条本来就是写给纯子的。芷秋主人真是太好了,我恨不得立即跪在她的脚下磕头舔鞋。

吃完中午饭,我提前半个小时就到了小湖边。我就坐在湖边树丛的小凳上等着。这个时间,湖边的人非常稀少,因此特别安静。我看到湖的东边有两个漂亮的欧美女留学生坐在水边聊天,她们的皮肤真白啊,她们的脚也真白啊。我想,如果也能成为她们的奴隶也就好了。这样,中、日、欧美的漂亮女孩全都有了。

正当我遐想的时候,一个人的身影跃入了我的眼帘,感觉很熟悉,我自已一看,那不就是学生会主席阿强吗?我能看到他,他看不到我,因为我这边树丛很茂密。

让我没想到的是,他走到两位欧美漂亮女生面前停了下来,好像在说着什么。过了一会,一个更令我震惊的事情发生了。一位欧美漂亮女生站起来把脚上的鞋甩到一边,阿强竟然趴在地上朝鞋爬去,爬过去后他居然把鞋给叼了回来。果不其然,阿强也是恋足的,而且还很有勇气,敢于直接走过去向漂亮女孩表达自己的心愿,这一点值得我学习。

阿强刚用嘴把鞋给她穿上,另一位欧美漂亮女孩又把鞋甩了出去,阿强又爬过去把它衔了过来。接下来,这两位漂亮女孩又分别把另一只鞋同时甩出去,阿强爬过去把它们一块叼了过来。

之后,我看见阿强跪在两位欧美漂亮女孩脚下磕起头来,我有点羡慕他了,我也想过去和他一起跪在这两位漂亮女孩脚下磕头。但是不能啊,一来这样我们都不自然,更重要的是纯子很快就要来了。正当我兴奋地看着的时候,纯子过来了,她今天穿着的是黑色船鞋和黑丝袜。

见到纯子,我不由自主地跪在了她的脚下。湖边人少、这边又在茂密的树丛中,没人看得见。纯子很坦然地坐在椅子上,我爬到她的脚下。

纯子用英语:“你会日语吗?我刚来中国,中文不太好。”

我用英语回答:“主人,我不会日语,咱们就用英语交谈吧。”

纯子得意地看着我说:“贱狗,你为什么要做我的奴隶?”

我说:“女皇,您太高贵太漂亮了,男人都想做您的奴隶。我当然也不例外”

纯子笑的很可爱:“你这话说的好,在国内的时候,想做我脚下的贱狗的男人实在太多了,甚至还包括一个前首相和几个大臣。”

我说:“听说日本男人都很下贱的,果然如此啊。”

纯子:“多嘴。给我磕头!”

我虔诚地跪在纯子脚下磕起头来。我在给纯子磕头的时候,斜眼看了一下湖东,阿强还在给两位欧美漂亮女生磕着头。他在湖东给欧美漂亮女孩磕头,我在湖南给日本漂亮女孩磕头,多么难得的一副图画啊。

过了一会,纯子把脚踩在我头上,我跪趴在那里不动。纯子用脚尖挑起我的下巴,“贱奴,舔鞋!”说完,把脚放回地上。

我跪趴在纯子脚下舔起她的船鞋来,我的舌头在她的鞋面上舔了一遍又一遍,把她的的两只船鞋舔得光亮无比。

又过了一会,纯子命令道:“贱狗,把我的鞋脱下来!”

我急忙用嘴去拖纯子的船鞋,船鞋脱起来比帆布鞋容易,很快脱了下来。

“贱狗,把你的狗脸伸到鞋中。”纯子命令道。

我连忙趴在地上,嘴伸进其中一只鞋内,眼睛放在另外一只鞋内。纯子把双脚踩在我的头上,肆意蹂躏着。

玩了一阵后,纯子命我翻过身,然后双脚踩在我脸上蹂躏揉搓。我下贱的脸被纯子高贵的玉足肆意蹂躏着,我下面撑起了帐篷。纯子看到了,骂我到:“真是个下贱坯”

纯子这样玩尽兴后,又命令我用嘴把她的丝袜脱下来。幸亏她和芷秋穿的都是短丝袜(好像专门是是为了玩弄我才这么穿的),我没有费太大劲就把两只袜子脱了下来。之后,我自觉地把纯子的袜子裹挟进口中。

纯子:“贱奴,躺下!”

我乖乖地躺在草丛上。纯子光着双脚踩在我脸上肆意蹂躏,前后揉搓,左右摩擦,上下拍打,脚趾压眼睛、脚趾夹鼻子,想尽办法玩弄我。我下面兴奋的不行了,最后,当纯子把一只脚往我那里一放,很快就泄了。

纯子:“今天就玩到这里了,以后随叫随到,你就是我脚下的玩具,知道吗?”

我含着她的黑丝袜含混不清地说:“主人,贱奴知道!”然后我伺候她穿上鞋。

“晚上六点前袜子不准取出来。”说完,她从我的头上迈过,扬长而去。

我看了一下湖东,阿强正跪趴在地上,一位欧美漂亮女孩一只脚踩着他的头,另一位欧美漂亮女孩一只脚踩在他的背上。看来他还要继续玩下去。

突然,我想到下午两点还有课。一看时间,已经两点过两分了,再去肯定迟到了,另外嘴里还含着纯子的袜子,不如第二节课上课之前再过去吧。现在继续留下来观看阿强。

一位欧美漂亮女孩把一只脚伸到阿强的嘴前,踩踏部落学生主席趴在她的鞋面舔起来,另一位欧美漂亮女孩一只脚踩在他的头上。

接下来,一位欧美漂亮女孩一只脚踩在他的嘴上,另一位欧美漂亮女孩一只脚踩在他的额头上。

接下来,一位欧美漂亮女孩脱掉鞋双脚踩在阿强的脸上,另一位欧美漂亮女孩脱掉鞋双脚踩在他的胸脯上。幸亏他比较强壮,不然被踩死。两位漂亮女孩可能见他特别强壮,才敢这么踩得吧。

之后,阿强又趴在地上,她们双脚站在她的背上。阿强完全沦为她们脚下的玩物。

两点半以后,湖边开始渐渐人多起来。两位欧美漂亮女孩停止了对他的玩弄。她们离开了湖边,阿强也走了。

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就往教室里面赶。在教学楼门口遇到学生会主席,我含着纯子的袜子没法说话,就朝他微笑了一下。他因为心虚也仅朝我微笑一下,相互之间没有说话。

等我们感到教室,第二节课快要上了。我选择倒数第二排最里面的一个座位坐下,学生会主席坐在了倒数第一排的中间。幸好一下午无事。

下午三四节没课,于是我就离开教室去图书馆看书,因为在图书馆中最有利于我现在的状态,不用说话。

五点半的时候,芷秋突然给我打电话。我急忙离开阅览室在外面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接电话。纯子命令我六点之前不准取出她的袜子,她的命令就是圣旨,我岂敢违背,因此,我只好含着袜子含混不轻地给芷秋说话。

芷秋很快就明白我嘴里是含着袜子了,而且是纯子的袜子了,她让我去一个草坪上等她。我很快出了图书馆,来到她指定的那个草坪上,坐下等她。过了一会,她过来了。看到我嘴唇鼓鼓的,她笑着问我:“我的袜子味道好,还是纯子的袜子味道好?”

我含混不清地说:“主人,你们的袜子味道一样好。”

芷秋:“你这个贱狗倒还诚实,没有逢人说话。我想如果纯子这么问你,你也会这么回答。”

我说:“是的,主人。主人你为什么那么宽荣,允许我给纯子做奴隶?”

芷秋:“既然你一开始是把纸条塞给她,你就做她的奴隶好了,她也挺漂亮的。只要你忠于我就行!”

我给芷秋磕头:“多谢奶奶!多谢主人!多谢女皇!”

六点钟,我取出纯子的袜子。吃过饭,我脱下芷秋脚上的粉红色棉袜,晚上睡觉的时候把它含在口中。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