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踩踏文学

含着漂亮女大学生的袜子上课(四)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05 16:24:52 人气: 标签:

星期四午后,芷秋和我在湖心岛玩耍。见四周没人,我跪在她的脚下先是磕头,然后又舔起她的船鞋来。这时有一个男生走了过来,可能是他看见我给芷秋磕头舔鞋了。没想到他过来以后扑腾一声跪在芷秋的脚下,用不熟练的汉语说:“尊贵的女皇,我是日本留学生桥本二郎,我十分崇拜您,我可以想他一样做您的狗吗?”

芷秋很兴奋,转眼之间又多了一个奴隶,而且是个外国的奴隶。

芷秋:“你想做我的……狗……啊?可以啊,不过就怕你做不到。”

桥本二郎:“奶奶,您放心,您让我做什么我做什么,甚至喝您的圣水吃您的黄金都行。”

芷秋:“什么圣水?什么黄金?”

我说:“他是要吃您的大便,喝您的小便。”

芷秋眉头一皱:“真恶心,谁让你吃屎喝尿了,你怎么这么变态?”

桥本二郎:“奶奶,您有所不知,这在我们日本非常普遍,男人都喜欢喝美女的圣水、吃美女的黄金。还有专门这样的的饭店呢。”

芷秋:“我想吐,你们日本男人真是下贱无比而且变态无比。”

见桥本二郎下贱无比的样子,芷秋捉弄他,她指着我对桥本说:“他是我的奴隶,你要做我的奴隶,恐怕他不高兴,你要求他。”

桥本二郎朝我磕起头来:“爸爸,我想做奶奶的奴隶,我恳求您答应。”

芷秋和我听了桥本的话都大笑起来,他居然叫我爸。真是下贱之极。不过这家伙虽然下贱却很聪明,踩踏部落知道我是芷秋的奴隶而不是男朋友,所以叫我爸爸而不叫爷爷。


芷秋继续捉弄他:“如果他是我男朋友,你怎么称呼他?”

桥本:“爷爷!奶奶,我说的对吗?”

芷秋和我再次大笑起来,芷秋都笑完了腰。

芷秋笑着对我说:“你同意你儿子做我的奴隶吗?”

我说:“人家都那么虔诚,我同意。只不过我以后不能叫您奶奶了。”

芷秋:“是啊,你进了一级,你以后就不要叫我奶奶了。”

桥本磕头:“多谢奶奶!多谢爸爸!”

芷秋把脚上的船鞋甩出去:“贱货,爬过去叼过来!”

桥本兴奋地爬过去,很快就把芷秋的船鞋给叼了回来。

芷秋又把另一只鞋甩出去,桥本很快又把它衔了过来。

芷秋用脚踩在桥本的头上以示奖励,桥本激动万分。

就在这时,又过来一个欧美男生,他过来之后二话不说,就跪在芷秋脚下,然后用汉语说要做芷秋的奴隶:“高贵的女皇,我是来自美国的留学生约翰,我想做您脚下的一条狗,可以吗?”

芷秋更加兴奋了,又有一个欧美男生要做自己的奴隶了。她故意捉弄约翰:“你想做我的……狗……?”

约翰:“是的女皇,贱奴想做您的狗!”

芷秋接着捉弄他:“你想做我的狗我非常欢迎,但恐怕我的两个奴隶不会答应,你的恳求他们。”

芷秋这么一说,桥本二郎很兴奋,露出趾高气扬的表情。

约翰对我们说:“两位朋友,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做这位尊贵女皇的狗吗?”

我还没有说话,桥本说道:“有你这么求人的吗?你求我们,得给我们跪下磕头。”

约翰:“我凭什么给你们磕头,我又不是做你们的奴隶。”

桥本:“这是规矩,后来的奴隶要给先来的奴隶磕头,征求他的同意。我刚才就给他磕头了。你现在也得磕头。”

约翰可怜地看了芷秋一眼,芷秋做出一副无助的表情。约翰明白了,这头必须磕了。于是,约翰就给我磕了三个头,但只给桥本磕了一个头。

桥本:“凭什么就给我磕一个?”

约翰:“谁让你是后来的呢?”

桥本:“你想造反吗?”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芷秋在桥本脸上左右开工,打了他十个清脆的耳光。“贱狗,竟敢这么放肆!”

桥本恐慌万分,连连给芷秋磕头。芷秋一脚踹在他的额头上,桥本倒在地上。然后,芷秋站起来一只脚踩在桥本脸上碾压起来,桥本的脸在芷秋脚下扭曲变形。

芷秋坐回来,桥本也爬了过来,脸上全是芷秋的鞋印。

芷秋:“贱狗,以后再敢如此放肆,有你好看看的。”

桥本:“女皇饶命,贱奴以后再也不敢了!”

我顺水人情:“主人,他已经知错了,就饶了他吧。”

芷秋:“看在你爸的面子上饶过你,还不快谢过你爸。”

桥本给我磕头:“多谢爸爸!多谢爸爸!”

约翰不解:“女皇,他怎么称呼他为爸爸?”

芷秋笑道:“你这个西洋人是不懂得,他仅仅是一种尊称而已。以后你也叫他爸爸。”

约翰:“女皇,贱奴遵命。”

芷秋对桥本和约翰说:“你们以后不但要听从我的号令,也要听从你们爸爸的号令。听到没有?”

桥本和约翰给芷秋磕头:“主人,贱奴知道了!”

约翰:“女皇,我和桥本之间呢?”

芷秋:“你们就以兄弟相称吧,约翰你来得晚,就叫桥本哥哥。”

桥本听芷秋让约翰叫他哥哥,又高兴起来。

约翰:“女皇,贱奴愿跪在您的脚下舔您高贵的玉足。乞求女皇恩准。”

芷秋不屑地说:“贱狗,你配吗?就连你爸爸都没有舔过我的脚。你连舔我的鞋面都不配,只配舔我的鞋底。”

约翰:“女皇,贱奴知错了。”

芷秋:“桥本和约翰你们现在把我的鞋底舔干净,有一点不干净,你们就等着瞧吧。”

桥本和约翰趴在芷秋脚下,芷秋鞋跟着地,把鞋底面向他们。他们津津有味地舔起芷秋的鞋底来。我则坐在芷秋旁边跟她聊着天。

过了一会,芷秋问道:“贱狗,舔干净了没有?”

桥本和约翰异口同声:“女皇,贱狗把您的鞋已舔干净了。”

芷秋对我说,你去检查一下。我跪在芷秋脚下,托起她的双脚,看看了鞋底。鞋底已经被桥本和约翰舔得干干净净。

芷秋:“你们两个表现的不错,现在我把袜子赏赐给你们,你们每人一只。不过,你们的贱嘴不配和我的脚接触。就由你们的爸爸脱下来给你们。”

我跪在芷秋脚下用嘴脱下她的黑色短丝袜,然后交给桥本和约翰。他们看着手中的黑丝袜,眼睛像放光一样,非常兴奋,迫不及待地塞进口中,陶醉地品尝起来。

芷秋对我说:“看来还有比你更贱的。”

我说:“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只有更贱,没有最贱。”

芷秋被我的话逗得大笑。之后,她对桥本和约翰说:“你们两个贱狗含着我的袜子给我磕一千个头,狗狗你查着。”

桥本和约翰两人就在芷秋的脚下不停地磕起头来。一千个可不是小数目,两人磕完后都累得气喘嘘嘘。

芷秋:“桥本和约翰你们现在都滚吧,随时等侯我的命令,必须随叫随到,不得有误!”

桥本和约翰连连称是。

芷秋:“袜子要含到明天早晨,我随时会给你们打电话,检查你们是否含着我的袜子。”桥本和约翰又连连称是,之后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下午上课的时候到了,芷秋和我去上课。在教学楼门口,我们遇到了学生会主席阿强。学生会主席盯着芷秋的鞋看了一阵,然后对她说:“芷秋,你脚上的袜子呢,我记得你上午还穿着袜子?”

芷秋顿时明白了阿强也是个恋足者,就故意捉弄他:“师哥为何对我穿不穿袜子那么关心?”

阿强一时无语,但很快说道:“你是送给他了吧?”

芷秋:“这个你不用管,你想不想要一双,我的袜子很多啊。”

阿强听芷秋这么说,两眼放光,迫不及待地说:“好好好,什么时候啊?”

芷秋一脸坏笑,“师哥你等我通知吧!”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