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踩踏文学

公园中匍匐在中国漂亮女生脚下(一)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09 11:19:23 人气: 标签:

我从小就想做漂亮女生的奴隶。那个时候想的仅仅是能舔上漂亮女生的脚。后来,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又增舔了不少内容:比如,给漂亮女生磕头、给漂亮女生当马骑、喝漂亮女生的洗脚水、被漂亮女生踩在脚下等等。但是,从小到高中毕业一直没有机会。升入大学后到压力小了,经常在网上和MM聊天,希望能找到愿意玩弄我的美女。但是,不遂人愿。

有心栽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网上没找到,现实生活中却让我偶然遇到了。这也是可遇不可求的。毕业几年以来,我幸运地得到四次机会,暂时满足了做美女奴隶的愿望。特别幸运的是,这四次遇到的是三个不同国家的美女,这样我就能感受不同国家的美女。下面按时间顺序写出来,供大家欣赏:

 

这天,我骑着自行车沿着河岸走,河的两侧大多是地是地,只有少部分耸立着高楼大厦,是新开发的小区。这条路也不算偏,在外环以内,而且河里过段时间就有艘船经过。路上人不是很多,但四周都能看到人。

当我骑自行车到一个小树林旁边时,与对面的自行车相撞了。对方是个十七八岁的漂亮女孩,她后面还有三个女孩,我仔细一看,全都很漂亮,在167~169cm左右。真是怪了,哪见过在一起的几个女孩都是漂亮的啊,平常常见到的是一个漂亮女孩和一个相貌平平的女孩在一起。她们分别是为青青、馨馨、盈盈、蕊蕊。

与我撞车的青青很生气,对我说道:“你怎么骑自行车的。”

 我们都有责任,但我还是说:“对不起”。

“对不起就行了,你看把我的车筐撞扁了。”

这时,其他三个女孩纷纷叫起来“让他赔。”

这时,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激动,平常想给美女磕头,但一直没有机会,总不能在大街上找个美女就磕头把,还得要面子。有许多次我都想跪在美女脚下磕头,但一看周围全是人,还是下不了这个决心。毕竟面子还得要。此外美女还可能把你当成神经病。这下好了,终于找到机会和借口给美女磕头了。我按捺住激动的心情,说:“我没带钱,我任你们惩罚。”

几位女孩听我这么一说,都笑了起来,因为她们感到很新鲜。她们说:“你说怎么惩罚吧。”

“罚我到小树林中给你们磕头把,你们让我磕多少,我就磕多少。”

听我这么一说,几位漂亮女孩哈哈大笑起来。青青笑着说:“这个办法好。”

馨馨鄙夷地说:“真贱,真没见过这么贱的人。” 盈盈笑着说:“我也没见过。”蕊蕊说:“那咱们就去小树林把。”

我们推着自行车进了小树林。刚把车子放好,我就扑通一下跪在青青的脚下,给她磕起头来。我便磕便问:“主人,你要我给你磕多少。”青青笑着对其他三位女孩说说:“他叫我主人,真把自己当奴隶了。”然后对我说:“我的小奴隶,你给我磕100个把。”我就趴在地上砰砰地磕起来,但她们还是捉弄我,说:“小奴隶,你磕得不响啊,用力点。”我于是更加卖力的磕头,她们在上面笑个不停。

磕完100个,我说:“主人,我磕完了。”青青笑着说,“这么快就磕完了,偷工减料了没有。”我说一个也没少。她就说:“那给其他主人磕把。”

我在给馨馨磕头之前,舔了一下青青的脚趾,她穿着黑色凉拖。

青青感觉到了,说:“小奴隶,你在干什么?” 我如实作了回答。

青青说,“小奴隶,你怎么跟我的小狗一样啊。”

我说:“我就是你的小狗”

听我说完话,几位女孩都笑得前仰后合。盈盈说:“真贱,比狗还贱。青青,你就让他做你的狗把。”

青青说:“小奴隶,愿不愿做我的小狗?”

我兴奋地说:“十分愿意,我是主人您忠实的小狗。”

女孩们笑得更厉害了,馨馨说:“青青,就让这条狗舔你的脚把。”

青青鄙夷地说:“他配吗,一条贱狗,我还嫌它的嘴脏呢。”

听她说这话,我更兴奋了,被美女侮辱的感觉非常好,我差点要手淫了。我说:“奴隶我不配舔主人您的脚,只配舔您的凉鞋。”

听我这么说,美女们更是笑弯了腰,青青更加骄傲:“你倒还挺有自知之明,就赏你舔我的凉鞋把。”

我用嘴分别把她的凉拖从她脚上叼下来,把两只凉拖舔得干干净净。在舔其中一只的时候,青青把脱了鞋的脚放在我头上。在我舔青青凉拖的同时,美女们对我进行着言语的侮辱:“看他,真是一条狗,舔得那么津津有味。” “比狗还贱,只配被咱们踩在脚下。” “这么贱,真想踩死他。”

舔完后,青青拿出手纸对我说,用纸把我的鞋擦干净,我可不想穿者黏糊糊的。我奉命帮她擦干,然后用嘴给她穿上。等两只鞋都穿上后,她右脚突然踏在我头上,使劲踩,我的脸被埋进尘土中。过了一分钟,她才把脚移开。我趴在地上,不敢抬头,她又把左脚踩在我头上,这次踩的时间更长,有三分钟。

“贱狗,给我们叫几声。”青青命令道。

“汪,汪,汪……”,我连叫许多声,漂亮女孩们再次笑弯了腰。

“去,给别的主人磕头”青青叱道。

我先爬到馨馨脚下,认真磕起头来。“不够响,小狗,再用点力。”馨馨责备道。我于是更加用力,地面被我磕出一个小坑。磕完后,我用嘴也舔了馨馨的脚趾,她穿的也是凉拖。“狗奴隶,竟敢私自舔我的脚。”说完,一脚把我踢开。

盈盈给她开玩笑:“让狗舔舔脚也不错啊。”

馨馨鄙视地说:“他配吗,想舔我的脚,我还嫌它的舌头粗糙呢。他也只配舔我的鞋”。接着对我说:“狗奴,我赏你舔我的鞋,还不快谢恩。”

我连忙给她磕了三个头:“谢主人赏赐。”接下来同样用嘴挨个衔下她的鞋,舔其中一个时,她的脚也同样放在我头上,只不过更不老实,在我头上来回摩擦,还用脚趾夹起我的头发。

舔完后,她没有让我马上给她穿上。而是让我躺在地上,她双脚站在我的脸上,对我的脸肆意蹂躏。一回夹我的鼻子,一会用脚趾踩我的眼睛。足足踩我的脸5分钟。之后她下来,我又把已擦好的鞋用嘴给她穿上。

接着,我爬到盈盈脚下,磕起头来。我怕她说我磕得不响,就更加用力地磕,在地上磕的坑比上次还深。磕完后,我舔了一下她的鞋面,她穿的是帆布鞋。她命我张开嘴,然后把鞋尖插进我的口中。过了一分钟,拔出来。她命令道:“狗奴,把我的鞋底给我舔干净。”

“是主人,我的舌头就是您的擦鞋布。”我毕恭毕敬的说。又引来漂亮女孩们的大笑。我认真地把盈盈的鞋底舔干净。

之后,我又爬到蕊蕊的脚下,又给她磕了100个头。蕊蕊穿的是棉布凉拖,脚上穿者白棉袜。我十分想把她的白棉袜含在口中品尝,就磕头到:“主人,我能把你的白棉袜放在口中品尝吧。” 漂亮女孩们听了我的话又一次笑弯了腰。“真是条贱狗,贱得不能再贱了。”

“蕊蕊,你就答应这条贱狗的要求把。也让我们大开一下眼界。”

蕊蕊答应了,于是我用嘴先叼下蕊蕊的鞋,然后用嘴唇夹住袜尖,一点一点地费了好大劲才把两只袜子脱下来。漂亮女孩们看着我用嘴脱袜子的狼狈相,一个个笑得喘不过气来。我把蕊蕊袜子含在口中忘情地品尝,真是舒服极了。

正当我陶醉于品尝蕊蕊白棉袜的时候,盈盈一脚把我踢到,然后她们四个一起站在我的身上。蕊蕊赤脚站在我的脸上,盈盈站在我的胸上,馨馨站在我的腹上,青青站在我的大腿上。幸亏我比较胖,肉比较多,但即使这样,也感到十分沉重。蕊蕊的双脚肆意蹂躏着我的脸,其他三位漂亮女生的脚蹂躏着我身体的其他地方。踩完正面,她们又踩背面,任意玩弄我。到最后,干脆把我当足球踢了。

当最后,她们玩够了。踩踏部落蕊蕊说,我的袜子就赏给你吧,你从我胯下爬过去。我遵照蕊蕊命令从她胯下爬过,然后分别从盈盈、馨馨、青青的胯下爬过。最后,我又分别给她们磕了三个头,请求她们每人扇我20个耳光。她们再一次大笑。“用力扇,扇死这个贱人。”她们同时对我左右开弓,她打一下,她又打一下,也不知扇了我多少耳光。最后她们大笑着骑车离开。

我也骑车离开了,含着蕊蕊的白棉袜一直到家。到家之后仍然不舍得拿出来,为此晚饭我也省了,反正中午吃得比较多。睡觉的时候也一直含着,直到第二天吃早饭。才恋恋不舍地拿出来。后用清水洗干净,挂在床头,打算每天早起晚睡前朝它磕100个头。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