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踩踏文学

大学生涯中我与四名漂亮女生的故事(一)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09 11:25:54 人气: 标签:

我是一名名牌大学的大学生,长得英俊伟岸,性格活泼,多才多艺,加之家庭背景很好,所以一直都是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在进入大学以后,许多女生纷纷向我示好,我这个人比较多情,说是好色也行,所以,在大学的前两年中,我几乎是女朋友一个月一换。

苏琪是我进入大学后的第二十个女朋友,她同前面的女朋友一样都是漂亮女生。她比我晚一届,不在同一个学院。由于我是院学生会主席,到她们学院参加联欢活动,在舞会上,我结识了她。不久,她就成为我的女朋友。我发现苏琪真不错,所以,我就打算和苏琪相处的久一些。

和苏琪同宿舍的王妍、李璇、冯佳都是美女,她们这个宿舍真是美女云集。在与她们的接触过程中,我发现冯佳和李璇也都挺喜欢我,不过由于苏琪捷足先登,她们有点失望,但还是有所行动。

一天,我接到冯佳的电话,她约我到校外的咖啡馆喝咖啡。见面后,她直接了当地地我说她喜欢我,希望我能考虑一下。

我现在还不打算跟苏琪分手,就说苏琪是我现在的女朋友,你们又是室友,你怎么这么说呢?

冯佳:我控制不了自己,反正我就是喜欢你。我知道苏琪是你女朋友,但我还是想……

我说:这怎么可能呢?你要用于面对现实啊!

冯佳:不能做你的女朋友,做你的情人也可以。

冯佳的话让我很兴奋。原来都是过一月换一个,现在是同时拥有两个美女。我假惺惺地说:“这样,你不觉得很委屈?”

冯佳:“不委屈!我愿意!”

我说:“那好吧,你就做我的情人吧。”

就这样,冯佳成为了我的情人。

几天后,我又接到李璇的短信她约我到学校的湖心岛上,也对我说喜欢我。

我说:我朋友是苏琪啊,这个你知道啊!

李璇:我知道,可是我还是想和你在一起。

我一阵沉默。

李璇:“要不……,要不……,不能做你的女朋友,做你的女奴也可以!

我又惊又喜。惊的是她居然要做我的女奴,喜的是竟然有美女愿做我的女奴。

我故意矜持:“你想怎么做我的女奴啊?”

李璇:“我什么都听你的,你让我干什么干什么?”

我说:“真乖,你就做我的女奴吧!”

李璇激动地说:“多谢主人!”

就这样,李璇成了我的女奴。

苏琪成了我的女朋友,冯佳成了我的情人,李璇成了我的女奴。我突发奇想:也要让王妍成为我的什么?但是,除了女友、情人、女奴之外,还能有什么别的我还想不清楚。

不久之后的一天,我路过图书馆门口,王妍正从里面出来。我和她边打招呼,边想着她会成为我的什么?

王妍满脸笑容,对我说:“帅哥,我想跟你打个赌,你敢不敢?”

我想:这有什么不敢的。于是我说:“美女,打什么赌啊?”

王妍:“赌10分钟内从图书馆门口出来的人数?允许有十个人的出入。是你猜啊,还是我猜啊?”

我想,出入图书馆的人数哪能固定啊,怎么猜啊?于是我对她说:“还是你来猜吧。”

王妍笑着说:“好,那就我来猜。事先说好,如果我猜对了,你就做我的奴隶;如果我猜错了,我就做你的奴隶。”

王妍的话使我突然想起王妍会成为我的什么的问题。如果她猜错了,她会成为我的女奴;但如果她猜对了,我就要成为她的奴隶。我成为她的奴隶,那她是我的什么呢?女主人!啊,原来还有一种关系就是她是我的女主人。不过,我堂堂男子汉可不想成为女孩子的奴隶,她给我当奴隶还差不多。所以,我希望她猜错,我想这么难猜多半会猜错。哦,是不是她想做我的奴隶不好意思直接说故意这么做的呢?想到这里,我不由得笑了。

我说:“好吧,那就从现在开始吧。”

她说:“好,现在是十一点五十五分,到十二点五分为止。我猜有20个。”

我和她站在图书馆门口盯着从图书馆出来的人。

10分钟过去了,从里面出来了22个人。

王妍眉飞色舞:“怎么样,大帅哥,你输了吧。”

我很郁闷,居然败在一个女孩手下。我不甘心,问她:“你是怎么猜出来的?”

王妍:“今天星期六,只有两个阅览室开放,我刚从这两个阅览室出来,估算有20人左右。十二点闭馆,所以,他们都要出来。怎么样,大帅哥,服了吧?”

我说:“我上了你的当了!”

王妍:“怎么想抵赖啊?”

我说:“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做就做!”

王妍:“从现在起,要称呼我为主人,称你自己为贱奴。听到没有?”

我说:“奴隶就奴隶,干嘛还是贱奴呢?”

王妍:“你敢不听主人的话?”

我说:“好吧,我知道了。”

王妍:“你还称自己为我?”

我连忙纠正:“主人,贱奴知道了!”

王妍很高兴,用手拍了拍我的脸,以示赞扬。她接着对我说:“下午你陪我到公园玩玩。”

我说:“是,主人!”我还不以为然,没想到却真的沦为她的奴隶。

下午,我和她一起到了公园。这个公园很好玩。里面有一个很大的湖。我们租了一个电瓶船,在湖里玩起来。

她开着电瓶船,我坐在她的另一侧。等船开到水中央人少的地方后。她把船停了下来。

“贱奴,把我的鞋脱下来!”她把帆布鞋伸到了我的嘴前。

我说:“你自己不会脱吗?”

我刚说完,她就给我几个清脆的耳光。“贱奴,忘记了你自己的身份了?”

我一想,也是,现在我是她的奴隶,只能听她的。于是,我准备用手解开她的鞋带。

王妍:“贱奴,记住,以后给我脱鞋必须用嘴脱,听见没有?”

啊!她竟然让我用嘴给她脱鞋。堂堂男子汉怎么能受这样的屈辱!

我说:“你也太过分了吧。”

刚说完,她又给我几个清脆的耳光。

王妍:“你真是贱,不打你你就不听!快脱!”

没有办法,我只好用手拖住她的一只脚,然后用牙咬住她的鞋带,把鞋带拉开。然后,我尝试着用嘴拽她的鞋跟,弄了几下,把她的鞋用嘴脱了下来。

王妍一脸高兴:“你这个贱奴还真有天分,第一次用嘴脱鞋就这么顺利地把鞋脱下来。继续努力,把另一只脱下来。”

我得到她的表扬,居然有一丝兴奋。我想,自己是怎么搞的!堂堂男子汉用嘴给女孩子脱鞋得到表扬后居然还兴奋。

我又用手托起她的另一只脚,如法炮制地用嘴脱了她的另一只鞋。

“趴下”王妍命令道!

“主人,让贱奴趴下干什么?”我问道

回答我的是几个清脆的耳光。“贱奴,真是欠打!我让你趴下就趴下!”

我怕她再打我,就趴在船底,这个船是六人装的,正好可以趴开。我的脸正好在她的两鞋之间。

“贱奴,把嘴伸到我的鞋里面去!”

天哪,这个王妍太能玩弄人了!我不太情愿,踩踏部落王妍就用穿着棉袜的脚使劲踩在我头上。

没有办法,我只好把嘴伸进她的一个鞋中。

王妍哈哈笑起来,并用脚在我头上揉搓。

“贱奴,好好舔一舔我的鞋垫!呆会如果我发现鞋垫没湿,你就等着受惩罚吧!”

为了不再被她打耳光,我决定从现在开始她让我干什么干什么,屈辱不屈辱的顾不了了。

我用嘴舔起她的鞋垫。大概一分钟过后,她又让我把嘴伸进她的另一只鞋中舔另一只鞋垫。

一分钟后,她把脚从我的头上移开,把脚又伸到我的嘴边。“贱奴,把我的袜子脱了。”

这次我有了经验,知道得用嘴给她脱袜子了。我看了一下她的棉袜,发现还是比较松的。于是,我用嘴咬住她的袜尖使劲往下拽。很容易就把一只棉袜脱下来了。接着我又用嘴脱下了她的另一只棉袜。

王妍一脸坏笑地对我说:“贱奴,我的袜子应该放在什么地方呢?”

我想了想说:“主人,袜子应当放进您的鞋中。”

王妍:“不对!你再好好想想。跪起来!”我在她的脚下跪直。

她接着说:“说错一次打你十个耳光!每次思考一分钟!”

我想了想,说道:“主人,袜子放在座位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她一连给了我十个清脆的耳光。

我继续说道:“主人,袜子应当放在书包里。”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她又给了我十个清脆的耳光。

“主人,袜子应该放在塑料袋里!”

她又给我十个清脆的耳光。我的脸有点发麻。

我实在不知道怎么才对,便跪下给她磕头,也不顾什么男人的廉耻了。一个大男人跪在一个小女孩脚下磕头。

我一连给她磕了十个头,哀求道:“主人,奴隶太笨了,还请主人明示。”

王妍:“你这个笨奴隶。张开嘴。”

我乖乖地张开嘴,王妍眉飞色舞地把两只袜子先后慢慢地塞进我的嘴里。

原来正确的答案是:王妍的棉袜应该放在我的口中。

我真是服了她了,折磨死人了。

她的棉袜撑得我的腮鼓鼓的,她看了之后笑个不停。

“贱奴,你好好品尝一下我的袜子,看看是什么味道?”

这个王妍,竟然让我品尝她袜子的味道!

此时,我只能机械地照着她的话去做了。

“贱奴,要像品红酒那样好好品!给你五分钟的时间!到时候你说错了,还等着挨耳光吧!”

我只好专心地品起她的袜子。她的袜子并不臭,反而有一阵清香。

五分中过后,她让我把袜子取出来。她问到:“贱奴,我的袜子什么味道?”

我讨好地说:“主人,您的袜子清香无比,含在口中比口香糖感觉还好。”

她听了我的话,笑弯了腰,“你这奴隶真够贱的!”

在她笑个不停的时候,为了讨好她,我又给她磕头起来。

她把脚踩到我头上,然后又移到我的嘴前,用脚挑起我的下巴,“贱奴,想不想舔我的嫩足啊?”

她的脚就在我的眼前。多么漂亮的脚啊!白嫩!光滑!细腻!丰满!这样的脚怎么称呼呢?玉足?嫩足?粉足?秀足?纤足?没想到她不光人长得这么漂亮,就连脚也是这么漂亮。这一瞬间,从内心里被她征服了。感到被她玩弄不再是屈辱了,反而是幸福了,是快乐了。

我兴奋地说:“主人,贱奴想舔您的玉足。”

王妍:“你要舔它就磕头求它啊!”

我虔诚地给王妍的玉足磕了十个头。

“贱奴,舔吧。”

我兴奋跪在船上,用手托起王妍的玉足,本能地把她的大脚趾含在口中吮吸,来来回回的吮吸,恨不得把它咬下来。

“贱奴,每个脚趾你都要舔一遍,脚趾缝也要舔!”王妍说。

我含着她的脚趾含混不清地说:“是,主人。”

我把王妍的大脚趾含在口中不停的吮吸,不舍的让它出来。过了一会,王妍对我说:“别的脚趾!”

我恋恋不舍地突出这个大脚趾,然后去吮吸她别的脚趾。我把这些脚趾一个个含在口中吮吸,那感觉真是太好了。

“贱奴,脚趾缝!”王妍命令道。

我把舌头伸进王妍的脚趾缝,在里面来回摩擦。

王妍笑个不停,“你真是条贱狗啊!脚心和脚掌!”

在王妍的命令下,我又先后舔了她的脚心、脚掌、脚跟、脚面、脚踝。

王妍:“这只脚就舔到这里吧,舔另一只脚。”

我又像舔刚才的脚那样把这只脚舔了。

王妍坐到船头,把脚伸进湖水中。“贱狗,我的脚都让你舔脏了。”

我说:“都是贱奴的错,贱奴只配舔主人您的鞋,是主人您开恩让我舔您的脚。主人对贱奴真是太好了。”

王妍:“你这个贱狗,嘴倒是挺甜的。”

我说:“是主人您的脚甜,也把我的嘴带甜了。”

我的话把王妍逗得哈哈大笑,“你这个贱狗还真好玩!”

“汪汪汪汪”为了进一步讨好她,我学狗叫起来。王妍笑得更是厉害了。

我说:“主人,做您的奴隶是我的荣幸!”

王妍:“贱奴觉悟很高,不错,继续奴隶啊。”

我边给王妍磕头,边说:“谢谢主人夸奖!”

王妍一脸坏笑:“如果苏琪知道你做了我的奴隶,她会怎么样?嘻嘻”

我说:“主人,您千万不要告诉她啊!”

王妍:“我就是要告诉她。嘻嘻”

我给王妍奋力磕头:“求您了,主人。”

王妍:“再说吧,嘻嘻。我现在要回去了,给我穿上鞋。”

我说:“主人,贱奴先把袜子给你穿上吧。”

王妍:“袜子就赏给你了,你给我穿上鞋后就把它含在口中吧。”

我用嘴给王妍穿鞋。穿鞋比脱鞋麻烦得多,费了很大劲还没穿上。最后只好乞求她准许我用手给她穿。她可能见我这么乖,就答应了我的请求。

给她穿上鞋后,她把自己的袜子拿起来塞到我的口中,“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拿出来。”

我含着她的袜子含混不清地说:“是的,主人。”

出了公园,我想把它拿出来,因为外面人太多了,但没有她的允许,我不敢拿出来。就这样,我含着她的袜子和她一起上了公共汽车。里面人比较多,我们只能站着。旁边的两个年轻女孩看我的腮鼓鼓的,好奇的看着我。我恨不得马上就下车。

坐了15分钟的车后,终于下车了。

“好,拿出来吧”她笑嘻嘻地对我说。

我赶忙把她的袜子从口中取出,然后叠起来放在我的口袋中。

“你要随叫随到啊”

“是,主人!”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