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踩踏文学

大学生涯中我与四名漂亮女生的故事(三)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09 11:28:10 人气: 标签:

苏琪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自己的白马王子正跪在王妍脚下,李璇正在给王妍磕头,冯佳正在舔着王妍的凉鞋。

苏琪喊道:“你们都疯了吗?”

王妍悠悠地说:“她们没疯,她们现在都是我的奴隶了。”

苏琪走到我跟前,要把我拽起来,她说:“你这是干什么呀?”

但是,没有王妍的命令,我不敢起来。于是我对她说,“琪琪,我现在是王妍主人的奴隶,没有她的命令我不敢起来。”

“啪啪”苏琪给了我两个清脆的耳光,“你这个贱货,没想到你是这么贱的人。”

王妍:“你的白马王子刚才还跪在地上喝我的洗脚水呢!”

苏琪听后更生气了,直接用脚踹我了,把我踹倒在地上。然后,生气地坐到自己的床上。

王妍:“苏琪,她们现在都做了我的奴隶,你呢想不想?”

苏琪:“呸!我还想让你做我的奴隶呢!”

王妍:“苏琪,一个宿舍只能有一个女王,其余的人只能做她的奴隶。”

苏琪:“正好你做我的奴隶啊?她们两个贱人也跟着一块做我的奴隶。”

王妍:“咱们谁做谁的主人,谁做谁的奴隶不是自己说了算的,是上天早就注定的。上天早已注定你生下来就是要给我做奴隶的。这样吧,现在宿舍里有五个人,咱们表决一下吧!你敢不敢?”

苏琪:“哪有什么不敢的?”

王妍:“好,下面愿意苏琪做我奴隶的举手!”

李璇、冯佳和王妍自己都把手举起来。

我没有举手,虽然这边是我臣服的王妍,但苏琪毕竟是我的女朋友。所以,我打算保持中立。

王妍又说:“愿意我做苏琪奴隶的人举手。”

只有苏琪一个人举手。

王妍:“苏琪,大势已定,现在你非做我的奴隶不可了,不然以后这个宿舍没有你的立足之地了。”

苏琪:“我说什么也不会做你的奴隶。”说完,甩门而去。

苏琪并没有走远,她去了对面的宿舍。

半个小时之后,苏琪和对面宿舍的孙娟一块过来了。苏琪:“给你们宣布一个消息:既然王妍不容我在这个宿舍,那我就成人之美搬到别的宿舍去。我和孙娟商量好了,孙娟呢想做你的奴隶,就让她住这儿吧。我搬到她的宿舍去。怎么样,王妍女王,我这下不用做你的奴隶了吧。等着瞧吧。”

然后,苏琪对我说:“你这个贱人,从今天起咱们就分手了,但是你还得帮我搬下东西。如果你想做我的奴隶,我还是会考虑的。”

我本来就感到对不起苏琪,就连忙说:“好的琪琪,我帮你搬东西。”

这边孙娟扑腾一声跪在王妍脚下:“奶奶,贱婢乞求做您的奴隶,请奶奶恩准。”

王妍用脚挑起孙娟的下巴,然后对她说:“给我磕头,什么时候我满意了,我就收下你。”

“多谢奶奶!”孙娟激动地给王妍磕头起来。

苏琪之所以搬到对面宿舍去,是因为对面宿舍几个长得平庸的女生都比较崇拜她原来宿舍的几个漂亮女生,又做她们奴隶的愿望。这几个女生最崇拜的人也不同:孙娟最崇拜的是王妍,所以她愉快地答应了和苏琪换宿舍去服侍王妍;马媚最崇拜的是苏琪,魏慧最崇拜的是冯佳,沈凤最崇拜的是李璇。她们几个在宿舍的时候谈论最多的不是男生,也不是衣服化妆品,而是对面的四位漂亮女生。她们曾经商议是否与对面的宿舍结成主奴宿舍,集体做她们的奴隶。但是,她们始终不好意思开口。另外,不在一个宿舍,做奴隶也不方便。所以,在大一的一年中,她们愿望始终没有实现。但在日常中,对对面宿舍的四位漂亮女生表现的毕恭毕敬。

现在,李璇和冯佳做了王妍的奴隶,令她们大失所望。正在这个时候,苏琪又搬进了她们宿舍。苏琪自然而然地成了她们的女王。马媚还把自己的好位置让给了苏琪。

收拾完毕后,马媚、魏慧、沈凤齐刷刷地跪在苏琪脚下磕头。苏琪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磕头的三个女生,很有成就感。

“马媚,你爬到鞋架前舔我的鞋!魏慧,你钻到床底下品尝我的袜子!沈凤,你跪在我脚下给我洗脚!”

苏琪一声令下,马媚驯服地爬到苏琪的鞋架前,挨个去舔她的鞋。魏慧钻到苏琪的床底下,去品尝她的棉袜和黑丝袜,沈凤打来洗脚水跪在苏琪脚下用嘴给她洗脚。

苏琪看着她们像狗一样臣服于自己,非常兴奋。

晚上睡觉的时候,苏琪说:“我有一个计划,让王妍成为我的奴隶。你们一定要帮我实现这个愿望。”

马媚、魏慧、沈凤一起说道:“奴婢誓帮主人达成愿望!”

苏琪:“要对付王妍,最关键的是从她们的内部瓦解。现在孙娟对王妍是死心塌地,李璇对王妍也比较臣服,要打开局面还得从冯佳这里下手。我们要想办法把冯佳争取过来,使她成为我们的卧底和眼线。”

马媚、魏慧、沈凤一起说道:“主人说的太好了,我们该怎么做呢?”

苏琪:“据我的前男友给我讲,冯佳曾是他的情人。本来打算利用他来争取冯佳,可这个贱人却要在我和王妍之间保持中立,他是指望不上了。还得靠你们。你们见到她在没有旁人在场的情况下给她磕头舔鞋,唤起她的主人欲望,这样她就对继续做王妍的奴隶感到难以忍受了。这个时候,就是她反王妍的开始了。

马媚、魏慧、沈凤非常佩服地说:“主人,您太英明了。”

第二天,魏慧跟踪冯佳,见冯佳去了竹园,她也跟着过去了。竹园里很安静。魏慧进去后装作闲逛的样子,不期与冯佳相遇。

冯佳看到魏慧:“魏慧,你也在这儿散步。”

突然,魏慧扑腾一声跪在冯佳的脚下,连连给她磕头。冯佳有点吃惊:“魏慧,您要干什么?”

魏慧:“贱奴一直崇拜主人您,一直想做您的奴隶,今日正好碰到您,我请求做您的奴隶。”

冯佳一阵惊喜,想不到还有人给自己这个王妍的女奴做奴隶,这使她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成就感。

魏慧给冯佳磕了10个头后,然后舔起踩踏部落冯佳的帆布鞋。冯佳看到魏慧给自己磕头舔鞋,也产生了做女王的冲动。但突然又想起自己是王妍的女奴。

冯佳:“贱奴,你是知道的,我现在还是王妍的奴隶呢。”

魏慧:“我知道,主人。您做王妍的奴隶并不妨碍我做您的奴隶呢!”

冯佳:“王妍要是知道了,会怪罪我的。”

魏慧:“您就带着我去见她吧,说又给她收了一个奴隶。不过这样的话,我就不是你的奴隶了,而成了她的奴隶了。”

冯佳:“也是……”

魏慧:“主人,您何必做王妍的奴隶呢?你长得又不比她差。”

冯佳:“王妍有一种女王气势,我现在不敢不听她的话。”

魏慧:“你不听的话,她能把你怎么样?我希望您从现在起就不要再做王妍的奴隶了,而是做我的主人吧。”

魏慧的话打动了冯佳。是啊,自己干嘛非要做王妍的奴隶呢?自己也可以成为女王啊。对,回去向王妍宣布,自己不再做她的奴隶了。

冯佳带着魏慧回到宿舍,想对王妍宣布这个决定,但是一看到王妍,气势就矮了半截,话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魏慧见冯佳不敢说,就不经她同意,擅作主张说了:“王妍,冯佳以后不再是你的女奴了,她现在已是我的主人。”

王妍有点吃惊,把目光转向冯佳。冯佳不敢与王妍四目相对,耷拉着头。

王妍:“冯佳,是这么回事吗?”

冯佳再也受不了了,扑腾一声跪在王妍脚下,把嘴贴在王妍脚上舔着。

王妍用脚尖挑起冯佳的下巴:“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冯佳:“主人,魏慧挑唆我让我不要做你的奴隶,被我拒绝了,她不肯罢休,就跟着我过来了。主人,贱奴冯佳发誓永远做您的奴隶。”

王妍:“佳佳,我相信你的忠心。”

冯佳感激地给王妍砰砰磕头,然后舔起王妍的脚趾来。

王妍:“李璇、孙娟,让魏慧这个贱人给我跪下!”

李璇和孙娟一踩魏慧的后腿,魏慧跪在王妍脚下。

王妍对冯佳说:“乖奴,你去到鞋架舔我的凉鞋吧,刚刚穿过的。”

冯佳给王妍磕了一个头,然后爬到鞋架去舔王妍的凉鞋。

魏慧被李璇和孙娟扭着胳膊跪在王妍脚下,王妍在魏慧脸上左右开工,一连打了几十个耳光。魏慧一开始嗷嗷只叫,但越叫打的越厉害,后来不敢再叫了。

“贱狗,为什么鼓动冯佳背叛我?是不是受人指使?”

魏慧被打的蒙了头,把什么都说了出来。

王妍听后很生气,一脚把魏慧踹到在地上,气呼呼地说:“我一定要苏琪跪在我脚下磕头舔鞋。”

李璇和孙娟也跟着骂苏琪。

王妍突然心生一计。她对孙娟说:“孙娟,你把魏慧绑在马桶上,过会我还要鞭打她。”

魏慧一听又要受肌肤之疼,连连磕头求饶。

王妍:“让我放过你也可以,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魏慧:“王妍奶奶,我什么都听您的。”

王妍:“苏琪让你拉拢冯佳当卧底,我现在让你做我的卧底,答应不答应?”

魏慧:“王妍奶奶,贱婢听您的。”

王妍:“下次苏琪玩弄马媚或沈凤的时候,你偷偷给我拍下来。只要我有了这个苏琪玩弄同学的录像,她就得乖乖的听我的,不然我让所有同学都知道苏琪是个喜欢玩弄别的同学的人。”

魏慧:“奶奶,她要是反咬你一口呢?”

王妍:“我不怕,她没有证据,空说无凭。我就说她是诬告。”

魏慧:“奶奶真是英明。”

王妍:“去吧,如果这事办成了,我不会亏待你。”

魏慧给王妍磕了一个头:“多谢奶奶,我一定不辜负奶奶的期望!”

魏慧回到宿舍后,谎称自己已经说服苏琪。苏琪信以为真,对她大加赞扬。魏慧听了心里很不好受,自己背叛了主人。但是,事已至此,只能走下去了。

一天晚上,当沈凤和马媚跪在苏琪脚下舔她的高跟鞋时,魏慧趴在苏琪的鞋架前装作舔鞋,偷偷的用手机进行拍摄。苏琪见魏慧有点异常,突然想到魏慧是不是已经被王妍策反。于是,就装作不知道。

第二天,魏慧一大早就起来,打开电脑,把拍的录像剪切到U盘中。刚做完这项工作,突然听到沈凤和马媚都醒了,连忙把U盘放进自己桌子上的盒子中。

这时,苏琪也醒了。沈凤、马媚一起跪倒苏琪床下磕头请安,魏慧也跟着一起磕头请安。

苏琪坐起来,沈凤伺候她穿好衣服,马媚用嘴给她穿上鞋。

苏琪:“魏慧,你驼我到洗手间去。”

魏慧连忙钻到苏琪的胯下,把她拖进了室内的洗手间,关上门。

苏琪坐在马桶上,魏慧就跪在苏琪的胯下,嘴里叼着手纸。

洗手间外面沈凤和马媚开始行动了。原来昨晚睡觉的时候,苏琪已经通过短信的方式告诉她们昨晚的发现了。今天早晨她们一直监视着她。

于是,沈凤在洗手间外面把守着,以防魏慧突然逃出。马媚迅速拿起魏慧的U盘,插入自己的电脑,然后在电脑上播放,果然是昨晚偷拍的镜头。马媚超沈凤摆了摆手。沈凤会意便对洗手间里面喊道:“主人,如完厕了吗?”

苏琪知道事成,就说“这就好了”然后骑着魏慧出来了。来到马媚电脑前,苏琪让魏慧停下,让她看看电脑上的录像是怎么回事。

魏慧一看,事情败露,非常恐慌。

苏琪坐到椅子上,然后对魏慧命令道“贱狗,抬起头”。魏慧刚刚抬起脸,苏琪雨点般的耳光落在魏慧的脸上,疼得魏慧呲牙咧嘴,但她不敢叫出来。

打了几十个耳光,苏琪才稍稍舒口气。魏慧跪在苏琪脚下像小鸡叨米似的磕头不止,苦苦告饶,并说自己是迫不得已。

苏琪:“贱狗,我给你一次将功赎罪的机会。你就假装是做王妍的卧底,实际上你要做我的卧底,把王妍给套住。如果这件事你能办成,我会既往不咎,否则我让你很难看。”

魏慧听说可以将功赎罪,无比感激,磕头咚咚直响。“多谢苏琪奶奶,贱婢以后将死心塌地地做您的奴隶,就是王妍打死我,我也要忠于您。”

但是,王妍并不完全相信魏慧,后来她发现魏慧又被苏琪策反过去,就把魏慧惩罚了一顿,不再用她了。接下来,两人绞尽脑汁,想方设法要抓住对方把柄,要对方臣服。就这样,她们展开了一轮又一轮的斗智,一直到大学毕业谁也没能战胜谁。无巧不成书,这两个人好像很有缘,考上了同一个导师的研究生,并被分在同一个宿舍里。这次,这个宿舍只有她们两个人。不知道她们的争斗是否还会继续?

芷秋听完后说:“她们也叫王妍和苏琪啊?她们上了研究生之后被分在一个宿舍之后又发生了什么故事?”

我说:“我这就给你讲,她们在研究生期间的故事叫做《女研究生之间的主奴生活》。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