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踩踏文学

臣服在漂亮女生脚下的贱狗(二)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10 10:07:22 人气: 标签:

我不但做了中国漂亮女孩的奴隶,还做了外国漂亮女孩的奴隶。一天,我在校园湖边休息,旁边长椅上有位漂亮女孩,穿着漂亮的凉拖,白嫩的脚露在外面。我忍不住盯着她的脚看起来。这位漂亮女孩见我盯着她的脚看,故意用脚尖挑着凉拖,还笑嘻嘻地看着我。我实在忍不住,一下跪在她的脚下,乞求做她的奴隶。

那位漂亮女孩得意地说:“我是东京大学的洋子,在这里做交换生学习一年。前几天刚刚过来,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一个奴隶,而且还是外国的奴隶,我很高兴啊!贱奴,给我磕头!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停下来!”

我一听她是外国的漂亮女孩,很高兴,还没被外国的漂亮女孩玩过呢。于是我跪在她脚下咚咚地磕头起来。

过了一会,洋子一只脚踩在我的头上,让我停了下来。然后,她用脚挑起我的下巴:“贱狗,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奴隶了,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我卑微地说:“是,洋子主人,从现在起,我就是您的一条狗,任您支配!”

洋子:“乖!这里人多,跟我到我的房间吧!”

我激动地说:“是,主人!”

我跟在洋子的后面来到女留学生公寓,来到她的房间。这里都是两个人一间,房间很大,还有独立的卫生间与厨房。现在就洋子一个人住。

洋子走到室内的沙发上坐下。进入房间之后,我就自觉地跪在地上,然后爬到她的脚下。

洋子:“贱狗,把衣服都脱了”

我按照洋子的命令把衣服都脱了,然后爬回到洋子脚下,等候她的命令。

洋子:“贱狗,把我的凉拖脱下来好好舔舔!”

我用嘴脱下洋子的凉拖,然后把嘴贴上去,用心地舔起来。

过了一会,洋子命令我把凉鞋衔到鞋架上,并让我把一双拖鞋衔过来给她穿上。之后,她又让我爬到鞋架旁,让我从一双还未来得及洗的刚刚穿过的白棉袜含在口中。之后,我爬回到她的脚下!

“贱狗,含着我的袜子给我磕头!”洋子命令道。

我虔诚地跪在踩踏部落洋子的脚下,含着她的袜子给她磕起头来。

“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停下来。”洋子命令。

大约磕了100余个,洋子令我停下来。然后,令我躺在地板上,她双脚踩在我的脸上,肆意蹂躏。在脸被她的脚踩踏揉搓之时,我嘴里还含着她的袜子。

之后,洋子命令我趴在地上舔她的脚。我把她的袜子取出,放到一边。然后,我把洋子的脚趾含在口中来回吮吸,舌头在她的脚底来回摩擦,舌尖在她的脚面上飞舞。

洋子尽兴后,她令我打来洗脚水,令我用嘴给她洗脚。我把脸伸进洗脚盆中,用嘴给她洗起脚来。突然,她抬起双脚,把我的脸踩进洗脚水中。一种被虐待的快感传遍我的全身。我大口大口喝着她的洗脚水。喝着喝着感到憋得上,她也感觉到了,抬起脚,让我呼吸口气,然后再把我的脸踩下去,就这样,我喝光了她的洗脚水。

之后,她让我跪趴在在地上,她骑在我的身上,让我在房间里爬行。之后,她又令我在她的胯下爬来爬去。等她玩够后,她高高在上地站在我的面前,我撅着屁股脸贴着她的一只脚,她另一只脚踩在我头上。她对我说:“以后你要随叫随到”我磕头称是。

过了几天,接到洋子的电话,我赶忙去洋子房间。但给我开门的不是洋子,而是另外一位漂亮女孩。我以为走错了地方,就连忙说对不起。

“贱狗,跪下,从我胯下爬进去!”那位漂亮女孩命令道。

尽管我也想做这位漂亮女孩的奴隶,但是洋子主人召见,我得赶紧过去。所以,我连说对不起然后准备离开。

“啪啪啪啪”这位漂亮女孩接连给我四个清脆的耳光。然后不由分说把我拽进去。关上门后,她一脚把我踹倒在地板上:“贱狗,你找死啊!”

我连忙给她磕头:“对不起,我走错房间了!”

“贱狗,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我旁边的这位是谁?”

我抬头一看,这不是洋子主人吗?看来我没有走错房间。

洋子:“贱狗,这是我的室友秋子!快给你的秋子主人磕头!”

我恐慌地跪在秋子的脚下咚咚地给她磕着头:“主人,贱奴知错了!”

秋子没有理会我,她与洋子一起坐到沙发上。我连忙爬到她的脚下,接着磕着头。

过了一会,秋子一只脚踩在我头上。我磕头停了下来。她用右脚挑起我的下巴,“贱狗,你看清了,以后不管在哪里见到我,都要跪在我的脚下磕头,挺清楚了没有?”说完,朝我的头踹了一脚。

“秋子主人,贱奴听清楚了,我就是洋子主人和您的一条狗!”

“贱狗,把衣服脱光!”秋子命令道!我乖乖地把衣服脱下来。

秋子把狗圈套在我的脖子上,然后用脚挑着我的嘴,“贱狗,舔我的鞋!”

我乖乖地把脸贴在秋子的帆布鞋上,舔起来。

突然,我感到背上一阵疼痛。原来是洋子在鞭打我的背。挨了十几下,我实在受不了了,就转过身给洋子磕头:“洋子主人饶命!”

秋子一脚把我踹到,“贱狗,没有我的命令,你竟敢停下来。你找死啊?看我怎么收拾你!”她也拿起一只鞭子向我抽来。这样,洋子和秋子轮流抽打我的背、我的屁股,我疼得爬行,趴在地上向她们求饶。过了一会,她们才停了下来。

秋子:“贱狗,这就是不听话的后果!爬过来继续舔我的鞋!”

我赶忙爬到秋子脚下,趴在地上,认真地舔起她的蓝色帆布鞋来。

这时,洋子又穿着高跟鞋踩在我的后背上,我用力地撑着,同时继续舔着秋子的帆布鞋。这一刻,我感到自己特别的卑贱,洋子和秋子特别的高贵,差一点没有泄出来。

洋子在我背上踩踏了一阵后,从我背上下来。秋子又踩上去,接着对我蹂躏。在秋子双脚踩在我背上时,洋子一只脚踩在我的头上。

秋子完了一阵后,从我背上下来。然后,她站在我的前面,把一只鞋伸到我的嘴前让我舔。

过了一会,秋子命令我把她的鞋脱下来。我用嘴咬开她的鞋带,然后咬住鞋跟往下拽,很快把一只鞋脱下来,接着我又把她的另外一只鞋脱下来。

秋子站了一会后,坐在沙发上。“贱狗,躺下!”秋子命令道。

我连忙翻过身,躺在她的脚下,使她的双脚正好踩在我的脸颊上。秋子穿着雪白的短棉袜踩在我脸上肆意蹂躏着,一会她用双脚下压我的脸,一会她的双脚在我的脸上来回揉搓。在揉搓的过程中,袜子脱去一半。

秋子穿着半脱的袜子踩在我的嘴上,令我把袜子用嘴脱掉。我咬住袜尖,往嘴里吞,很快把一只袜子含在口中,接下来,我又把她的另外一只白棉袜往嘴里裹挟。当还露出一点袜筒时,她用脚趾把它压进我的口中。

接下来,秋子光着双脚踩在我的脸上肆意蹂躏着。她的脚同洋子的脚一样白嫩柔软光滑。嘴里含着她的袜子,脸被她的脚蹂躏着,此刻我感叹,我天生就是要做她的奴隶的。

在秋子双脚蹂躏我的脸时,洋子坐在沙发上用双脚蹂躏着我的下面。在这样的情形下,又有几个男人能受得了,我实在忍不住泄了,弄得洋子满脚都是。我想向她道歉,但嘴里含着秋子的袜子,脸被秋子踩着,说不出话来。

“你这个贱狗,竟然泄到我的脚上,找死啊!”说完,她拿起鞭子在我腿上打了两下。

“贱奴,爬出来把我的脚舔干净!”洋子命令道。

我还以为她是让我舔她的脚呢。我的脸被秋子踩在脚下,我想过去也过不啊。

这时,我从我的眼与秋子脚底的缝隙中,看到两位女孩正跪在地上向洋子爬去。她们是从哪里过来的,刚才怎么没有发现她们?后来我才得知,她们一个叫阿美,一个叫阿丽,都是本校的大学生,长得还不错,不知道为什么做起了洋子和秋子的奴隶。洋子和秋子来了这里才几天啊,这么快就有两个漂亮的女奴了。

刚才阿美趴在洋子的鞋架旁正舔着她的鞋,阿丽趴在秋子的鞋架旁舔着她的鞋。听到召唤后,阿丽连忙涮了嘴,之后爬了过来。

透过缝隙,我看到阿美、阿丽已经爬到了洋子脚下。她们跪在洋子的脚下,每人托着洋子一只脚的脚跟,认真地舔舐起来。看到这个场面,我下面又硬了起来,我恨不得马上也跪在秋子的脚下舔她的脚。但秋子没有让我起来舔脚的意思,于是,我只好用力咀嚼着秋子的袜子,同时不时地透过缝隙观看阿美阿丽跪在洋子脚下舔脚的情形。

这时洋子的手机响了,洋子接起电话:“樱子你好!”……“我在这里挺好的。”……“告诉你一个你想想不到的事,有一个中国男孩和两个中国女孩做了我的奴隶!”……“对啊,这两个中国女孩正跪在我脚下舔我的脚呢,那个男奴正被我室友秋子踩在脚下。”……“是啊,她们就是我的玩物,除了给我舔脚,还给我磕头舔鞋喝我的洗脚水,我让她们干什么她们就干什么!”……“你也想找个中国女孩做奴隶啊?那你暑假过来玩吧,我让她们也给你做奴隶。”……,……,……,……,“拜拜!”

洋子通完电话后,秋子把双脚从我的脸上移开。之后,她一手拿起狗圈的绳子,一手拿着鞭子,牵着我在房间里爬行,不时在我的背上和屁股上打上一鞭子。

然后,她坐回沙发,命令我跪在她的脚下,并命令我取出袜子,并说赏赐给我了。我把她的袜子取出来,放到一边我衣服的口袋中。之后,我爬到她的脚下。等我在她的脚下跪好后,她兴致勃勃地打起我的耳光来,她那白皙的嫩手在我的脸上左右开弓,伴着清脆的耳光声,我疼并快乐着。秋子足足打了我100个耳光。

那边,阿美阿丽跪在洋子的脚下舔脚很长时间了。就在秋子开始打我耳光的同时,阿美阿丽用嘴脱下洋子脚上的黑色短丝袜,然后含进口中。在洋子的命令下,一起跪在她的脚下磕起头来。

秋子停止对我的耳光后,洋子也让阿美阿丽停下来。之后,在洋子的命令下,阿美阿丽分别躺在洋子和秋子脚下,洋子和秋子分别把双脚踩在阿美和阿丽的脸上肆意揉搓着。

我跪在地上问道:“两位主人,我做什么呢?”

秋子:“你跪在一边待命!”

我说:“是,主人!”然后跪在一边。

过了一会,洋子和秋子把脚从阿美和阿丽脸上移开。

秋子:“两个贱奴,一块舔我的脚!”

阿美阿丽赶快翻过身,并从口中取出袜子,然后跪在秋子脚下,一人捧着一只脚舔起来。

我连忙爬到洋子脚下,等候她的指示。

“贱狗,去打盆洗脚水,给我洗洗!”

我连忙打盆洗脚水,跪在洋子脚下用嘴给她洗起脚来。在我用嘴给她洗脚的过程中,一半洗脚水进入我的口中。我还想把另一半洗脚水也喝了,洋子说:“贱狗,你别都喝了,阿美还要喝呢!”

这时,秋子让她们停下来,然后命令阿丽打来洗脚水,命令阿丽跪在她的脚下用嘴给她洗脚。当阿丽把脸放进洗脚水中用嘴给她洗脚之时,秋子把双脚抬出来踩在阿丽头上,阿丽只得大口大口地喝着秋子的洗脚水。

那边阿美把脸趴进洋子的洗脚水中,也在大口地喝着洋子的洗脚水。当阿美把剩下的一半洗脚水喝光时,阿丽也喝下了秋子的一半洗脚水。

秋子对我说:“贱狗,剩下的一半洗脚水就赏赐给你了!”

我给秋子磕头:“多谢主人!”然后我把脸趴进秋子的洗脚水中,把它都喝光了。

之后,秋子和洋子面对站着,阿美阿丽在她们的胯下来回爬行。

后来,又有更多的漂亮女留学生也加入了玩弄我的行列。人数最多的一次是二十四位漂亮的女孩同时玩弄我,有日本漂亮女孩四人,法国漂亮女孩四人,德国漂亮女孩四人,英国漂亮女孩四人,俄国漂亮女孩四人,美国漂亮女孩四人。我跪在她们脚下挨个给她们磕头,挨个舔她们的脚,从她们胯下依次爬过,被她们轮流踩在脚下。那次,被她们整整玩了十小时。我真是快乐极了。

由于玩我的漂亮女孩越来越多,我不得不制定了精确的计划。计划如下:白天被中国漂亮女孩玩弄,晚上被外国漂亮女孩玩弄。由于玩弄我的中国漂亮女孩越来越多,到大四时已达到三百多人,一月内必须满足所有漂亮女孩的玩弄需要。这样,我每天都要被十位漂亮女孩玩弄,由于我还有别的事,所以,每天白天我只能抽出五个小时被她们玩弄,平均每人玩弄我的时间是半个小时。对我来说,时间很紧。但对她们来说,时间很短。一个月才有这么一次,还只有半个小时。晚上我有五个小时被外国漂亮女孩玩弄。每晚平均有五个漂亮女孩玩我,也是每个漂亮女孩一个月只有一次玩我的机会,不过时间长些,一个小时。为了不致混乱,我做了这样的安排:周一被日本漂亮女孩玩弄,周二被俄罗斯漂亮女孩玩弄,周三被法国漂亮女孩玩弄,周四被德国漂亮女孩玩弄,周五被美国漂亮女孩玩弄,周六被英国漂亮女孩玩弄,周日被她们一起玩弄。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