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踩踏文学

臣服在漂亮女生脚下的贱狗(三)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10 10:08:28 人气: 标签:

大三下学期的一天,心理学课程,这一节课学习SM。讲完一节课后,第二节课,教授说本门课就随堂考了。考试内容是,教授在学生中先指定主人和奴隶;然后,主人抓阄选择自己的奴隶;之后,主人随意对奴隶进行玩弄。最后,根据录像上的表现,给学生打分。教授说完,满堂哗然。教授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这在倭国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我在东京大学留学过,我的博士论文便是《漂亮女孩统治的世界》。在倭国,一个漂亮女孩可以随意玩弄男人,男人不过是漂亮女孩脚下的一条狗,胯下的一匹马而已,多大的官都不例外。就说宰相吧,许多宰相都乐于被漂亮女孩玩弄。实不相瞒,在东大的时候,我就被不少漂亮女孩玩弄过,很多个国家的呢。我都不嫌丢人,你们更不要嫌丢人。再重复一下,SM的本质就是恋足,就是漂亮女孩统治世界,男人都是漂亮女孩的奴隶,其他女孩也应该成为漂亮女孩的奴隶。咱们学校不是有一个绰号叫做贱狗的同学吗?你看人家多有勇气,我就特别喜欢他。在这儿我放出话,明年我就要他做我的研究生。贱狗同学在不在这儿?

我回答:“老师好,我在这里。”

教授说:“好,你想成为我的研究生吗?”

我心里很乐意,因为忙于被漂亮女孩玩弄,学习成绩很差,现在教授居然让我做他的研究生,我自然很乐意。

教授接着说:“我还有一个保送生,是个漂亮的女孩子。你愿不愿意做她的奴隶?”

我高兴地说:“当然愿意!”

教授说:“很好!贱狗同学给大家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我再让你们看个榜样。雨柔和可儿你们出来让大家看看。”

雨柔和可儿站到讲台上,她们都很漂亮,但雨柔气质高贵,可儿则显温顺。

教授说:“这是我的两个研究生,两人住在一个房间。但刚入学不久,可儿就跪在雨柔脚下做了她的奴隶,到现在已经做了雨柔奴隶一年多了。雨柔和可儿你们都说说自己的感受。”

雨柔说:“有这么一个女奴跪在我的脚下任我支配,我非常高兴。”

可儿:“跪在女王的脚下任她支配,我非常幸福。”

教授说:“你们两个演示一下。”

可儿跪在雨柔脚下嘴贴在雨柔一只鞋上,雨柔抬起另一只脚踩在可儿头上。

学生们目睹此场面,都热血沸腾,阻力消失了。

教授说:“好。现在我指定主人。咱们班有六十人,三十五个女生,二十五个男生。不用说,男生全部做奴隶。但咱们班漂亮的女生不到三十人,只有十人,怎么办呢?还真是个问题”

我想到旁边几个教室留学生在上课,里面有不少漂亮的女孩。我把这个建议给教授说了,教授只夸我聪明。

于是,我跑到别的几个教室,说明情况,借了十五名漂亮女孩。她们听我说完,都很乐意。

教授说:“这就好了,共有25名漂亮女孩做主人,其余50人做奴隶。每个主人拥有一个男奴和一个女奴。”

教授开始指定主人,班内女孩都很紧张,怕自己变成奴隶。教授指定完后,不少女孩不情愿。教授说:“谁在不情愿,就没有成绩。”那些女孩才静下来。

下面,主人抓阄选奴隶。我和另外一个女生在一位漂亮的中国女孩栀子抓中。于是,我们成了她的奴隶。

教授说:“现在开始,奴隶跪在主人脚下。”

学生们都不好意思。教授对我说:“爱徒,你带个头。”

我扑通一声跪在栀子脚下。其他男生也跟着我一样跪下。但女生还不情愿。

教授对可儿说:“可儿,你鼓励一下她们。”

可儿:“姐妹们,我喊一声,咱们一起跪下吧。”

可儿率先跪在雨柔的脚下。有几个女生也跟着跪下,接着女生们也纷纷跪在漂亮女孩脚下。和我在一起为奴的女孩阿娟不太情愿。突然,栀子厉声喝道:“贱奴,跪下!”阿娟不由自主地跪在了栀子脚下。

我瞥了一下旁边,我宿舍的其他四个哥们一个跪在法国漂亮女孩脚下,一个跪在俄罗斯漂亮女孩脚下,一个跪在英国漂亮女孩脚下,还有一个跪在蕊蕊脚下。

教授说:“奴隶们,跪在主人的脚下磕头!”

既然都已经跪下了,磕头也就没什么难的了。男奴女奴们纷纷给女王磕头,不过,有些女奴不太情愿,阿娟就不太情愿。我对阿娟说:“谁让你长得不漂亮呢?既然你长得不漂亮,就得给漂亮女孩做奴隶。

磕了十个头,然后教授说:“接下来,舔主人的鞋,一个奴隶舔一只。”

栀子穿着漂亮的皮鞋,我舔起来乐滋滋的,阿娟却不太情愿。对我来说,舔栀子的鞋是一种快乐,对于阿娟来说,却是遭罪。

五分钟后,教授说道:“用嘴给主人脱鞋。”这一项有些学生不情愿,教授说,你们的表现与你们的成绩挂钩。再说了,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来给你们做榜样。说完,跪在雨柔脚下,雨柔很自然地把脚伸到教授嘴前,教授用嘴把雨柔的高跟鞋脱下来。

既然教授都这样了,学生们也没什么顾虑了,就用嘴给漂亮女孩脱起鞋来。用嘴给漂亮女孩脱鞋,对我来说是轻车熟路,所以,栀子的鞋子我很快给它脱下来。阿娟就是弄了半天,还没有脱下。我对阿娟说:“需要我帮忙吗?”阿娟点点头,我正要帮阿娟用嘴脱栀子的鞋,但被栀子阻止。没有办法,阿娟还得自己来托栀子的鞋。最后,终于是脱下来了。

当教授喊停的时候,还有几个人没有把鞋脱下来。我瞥了一眼看到,和我舍友在一起的女奴正在费力地脱俄罗斯美女的帆布鞋。

教授说:“男奴帮助一下女奴。”

我的舍友帮助那个女奴用嘴脱下俄罗斯美女的帆布鞋。

教授说:“下一项,奴隶用嘴把主人袜子脱下来。”栀子穿着黑丝袜,她对阿娟说:“贱奴,你要像贱狗学习,快点。”阿娟已经习惯了,不再感到难受了,脱栀子袜子的速度也提上去,不过还是没我快。

我瞥了一下周围,我的另一个舍友正把英国漂亮女孩的袜子脱下来,与他在一起的女奴则把英国漂亮女孩的袜子一半吞到口中,一半留到外面。

教授说:“接下来,含着主人的袜子,从主人胯下爬过。”这是一项更屈辱的事,一些学生不情愿。教授又做了示范,于是学生也无话可说,学着他把漂亮女孩的袜子含在口中,从漂亮女孩的胯下爬过。我对阿娟说:“是你先爬,还是我先爬?”阿娟说,还是你先来吧。于是,我在前,阿娟在后,我们依次从栀子胯下爬过。我爬过时差点没与一个男奴碰头,他刚从法国漂亮女孩胯下爬过。

教授说:“接下来,奴隶含着主人的袜子躺在地上,主人双脚踩在奴隶的脸上,可以肆意蹂躏,时间五分钟。我和阿娟躺在栀子的脚下,栀子把右脚放在我的脸上,把左脚放在阿娟的脸上,肆意的揉搓着。我和阿娟成了她脚下任意玩弄的玩物。

五分钟后,教授让我们停下来,然后让奴隶吐出袜子,跪在踩踏部落主人的脚下舔脚,时间十分钟。舔鞋含袜都做过了,舔脚就不算什么了。奴隶们跪在漂亮女孩的脚下舔起脚来。舔之前,我对阿娟说:“咱们进行比赛吧,看谁更能让主人满意。”

阿娟好强,说:“赌就赌,我才不怕你呢。”我首先吮吸栀子的脚趾,把栀子的脚趾挨个含在口中吮吸。阿娟则把舌头伸进栀子的脚趾之间,用舌尖触摸栀子的脚趾缝。之后,我们又分别舔了栀子的脚面、脚底、脚掌。

     十分钟后,教授喊停。阿娟问栀子:“主人,我们谁舔的更好?”栀子很满意:“你们都舔的不错,你的更柔软。”得到栀子的表扬,阿娟很兴奋,得意地看着我。我心想,你跪在别的女孩的脚下舔她的脚,还有什么值得兴奋的?

 教授说,还有最后一项,就是打耳光。每个奴隶各挨20个。刚才的项目已经把奴隶的奴性调动起来,所以,这最后一项打耳光的提出没有引起多大反弹。栀子问我们:“你们谁先挨?”没等我说出,阿娟抢先:“主人,我先。”栀子笑道:“阿娟,你真是越来越贱了。”刚说完,反手给了阿娟几个清脆的耳光,阿娟啊啊只叫。阿娟越叫,栀子打的越重,阿娟再也不敢叫了。此时,清脆的耳光此起彼伏。栀子打完阿娟,接着打我。我一声不吭,栀子下手反而轻。

最后,教授命令奴隶躺在地上,主人双脚踩在男奴女奴的脸上。然后说,刚才你们的表现我已经拍了录像,之后每个人都写篇体会交上来,综合表现和写作体会给分。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