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踩踏文学

臣服在漂亮女生脚下的贱狗(四)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10 10:09:32 人气: 标签:

教授只是通过这样的活动讲课而已,他没想到的是,许多学生喜欢上了。课后,许多奴隶,男奴和女奴都与自己的主人联系,以后经常让她们玩弄。我和阿娟也成为栀子的奴隶。

一天,我被佳佳叫到体操室。佳佳、蕊蕊、璐璐和菲菲一个宿舍。这个宿舍被称为美女集中营,全是美女。与其他美女不同,她们每一个星期就能玩弄我一次,属于特殊关系。我到体操室后,发现有四对男女跪在她们的脚下,正舔着她们的鞋。我进去后,也跪下,爬到她们脚下。

佳佳对我说:“贱狗,他们也是我们的奴隶。他们都是来自倭国的。这四个女奴分别叫美惠子、由美子、离奈子和千代子,这四个男奴分别叫田荒冥纸、田荒愚人、桥本一郎、小犬二郎。他们尤其是这四个男奴都贱的不行,比你还贱。原来我们以为没有比你贱的了,没想到他们比你还贱。”

蕊蕊命令道:“公狗,叫几声!” 田荒冥纸、田荒愚人、桥本一郎、小犬二郎便汪汪的叫起来。

璐璐命令道:“母狗,叫几声!” 美惠子、由美子、离奈子和千代子也往往叫起来,我看了她们一眼,长得都一般,比栀子、秋子差远了,所以只配做奴隶。

我问:“栀子和秋子你们认识吗?”

她们异口同声说:“认识,我们也是栀子奶奶和秋子奶奶的贱狗。”

我说:“你们怎么那么贱啊?”

她们说:“谁让栀子奶奶和秋子奶奶她们太高贵了。”

菲菲说:“叫我们几声奶奶!”

美惠子、由美子、离奈子和千代子纷纷叫起来:“菲菲奶奶、佳佳奶奶、蕊蕊奶奶、璐璐奶奶。”

 菲菲:“公狗怎么不叫啊?”

田荒冥纸、田荒愚人、桥本一郎、小犬二郎纷纷叫起来:“菲菲奶奶、佳佳奶奶、蕊蕊奶奶、璐璐奶奶。”

我说:“菲菲奶奶,她们是情侣奴吗?”

菲菲:“是的,跪在一起的是一对情侣奴。”

璐璐说:“贱狗,这几个公狗真是贱的不行,居然要吃我们的便便。真恶心。”

   我说:“几位奶奶的便便对他们来说是神赐之物,求之不得。”

   蕊蕊:“你们日本男人都像你们这样贱吗?”

田荒冥纸说:“回奶奶的话,我们倭国男人都像我们一样贱。”

佳佳:“都像你们一样喜欢吃便便?”

田荒愚人:“我们倭国男人都喜欢吃屎。”

小犬二郎补充道:“我们倭国男人喜欢吃美女的屎。”

几位奶奶表现出厌恶装:“真恶心。”

由美子说:“奶奶不要怪罪,这是我们倭国男人的爱好。”

佳佳:“你们吃不吃?”

由美子:“我们不吃。我们只喝女王的便便。”

蕊蕊:“看来最贱的莫过于日本男人了。”

听蕊蕊这么说,四个男奴一起汪汪的叫起来,把几位奶奶都逗笑了。

璐璐:“田荒冥纸和田荒愚人你们的名字好怪啊?”

田荒冥纸:“回奶奶的话,我们是兄弟俩,姓田荒,我出生在鬼节,所以叫冥纸;我弟弟出生在愚人节,所以叫愚人。”

佳佳说:“那你们四个谁最贱?”

田荒冥纸、田荒愚人、桥本一郎、小犬二郎纷纷说自己最贱。

蕊蕊:“那你们都说说自己是怎么贱。”

桥本一郎抢先说:“我经常吃美女的大便。”

小犬二郎抢过话:“那算什么,我天天吃美女的大便。”

田荒冥纸说:“你还不算最贱,我顿顿吃美女的大便。”

田荒愚人说:“我以美女的大小便为食,除此之外不吃喝别的任何东西。”

四位奶奶听后笑弯了腰。

璐璐:“看来还是愚人最贱。”

佳佳、蕊蕊和菲菲也点头称是。

我心想,这四个公狗也实在是太贱了。我本以为自己够贱的,也只喝过美女的尿尿而已。真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同他们相比,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此后,我在踩踏部落其他中国漂亮女孩那里发现了来自各国的男女奴隶。有美国的男奴女奴、英国的男奴女奴、法国的男奴女奴、德国的男奴女奴、俄罗斯的男奴女奴,最多的还是日本的男奴女奴。经过对比发现,日本男奴之贱,出乎其类拔乎其萃,无人可及啊。大学毕业时,我的学士论文的题目便是《各国男人奴性之比较》,结论就是东洋男人是世上最贱的男人。

大学四年很快就结束了,对我来说,大学生活太快了,因为我过得很舒心。四年中,我被每一位漂亮女孩玩弄的经过我都记录下来,足足一百万字。最后统计,四年中,我先后被一千位漂亮女孩玩弄,整整是一千,其中中国漂亮女孩六百人,日本漂亮女孩二百人,其余各国漂亮女孩二百人。

大学毕业后,我跟着教授读研究生。他还有一个漂亮的女研究生,一开始我以为是别人,没想到就是佳佳。我自然接着被佳佳玩弄。我的师姐雨柔,我也自然主动让其玩弄。在我确定下来读研的当天,我就拜访了她,跪在她的脚下舔了她的鞋,然后用嘴含着她的袜子给她磕头。不仅如此,我还给她的女奴可儿磕了头。可儿虽然是女奴,但毕竟也是漂亮女孩。佳佳拜访雨柔的时候,雨柔让可儿给佳佳磕了三个头,还舔了她的鞋。主人就是主人,奴隶就是奴隶。

一天,我突发奇想,雨柔和佳佳如果一人做主人,一人做奴隶,那么谁是主人谁是奴隶啊?我又想到栀子和秋子,如果栀子和秋子与雨柔和佳佳一方做主人,另一方做奴隶,是栀子和秋子做主人呢,还是雨柔和佳佳作主人呢?

一年后,雨柔和可儿毕业了。教授又招了两个女孩,都很漂亮。但根据教授的要求,只能一人做主人,一人做奴隶,但两人都想做主人,最后做主人欲望强烈的那个女孩做了主人,另外一个女孩成了她的奴隶。但那个作女奴的女孩在我的面前却摆出女王的架子,把我变成了她的奴隶。

又过一年,我和佳佳也该毕业了。佳佳的论文题目是《他是我的贱狗》,主要描写了他对我的玩弄。我的论文题目是《美女应该是世界的主宰》,基本内容是,这个世界应该是美女统治的世界,所有男人和其他女人都应该成为美女的奴隶。但有一个问题我没有很好地解决,就是面临诸多美女竞争女王时,美女却又成了美女的奴隶,这该怎么办?我的师姐师妹都是很好的例子。雨柔和可儿回来参加了我们的答辩。一个老师向我提的问题就是这个问题,他开玩笑地说,如果雨柔和佳佳只能一人做主人,一人做奴隶,你选择谁?只能选其中一个。我说,我无法进行选择,她们都是我的主人,选择应该由她们来进行。我的回答引起了阵阵阵阵掌声,论文顺利通过答辩。佳佳的论文也顺利通过答辩。

晚上,教授请我们六个学生吃饭。我问教授:“为什么您的学生别的都是女生,只有我一个人是男生?”

教授笑道:“因为我在你身上找到了我当年的影子。”

晚饭后,送走教授,我们六人一行来到佳佳的宿舍。她们五人玩弄了整整一晚上。师妹说,这是为师哥送行的最好方式。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