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踩踏文学

臣服在漂亮女生脚下的贱狗(五)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10 10:10:42 人气: 标签:

硕士毕业后,教授推荐我到东京大学攻读恋足专业。在日本的几年中,我先后被1000位日本漂亮女孩玩弄。在这里我仅举一个例子。

入学不久的一天下午,我在东京大学的跆拳道馆练习跆拳道。当时馆内人很少,旁边也只有两位女孩。这两个女孩都挺漂亮,我正准备过去和她们搭讪。这时,一位穿着蓝色T恤的漂亮女孩来到另一位穿着白色T恤的漂亮女孩那里,要和她比赛。于是,两个人就打斗起来,打了十几个回合后,蓝衣女孩将白衣女孩踹到在地,并用脚踩在她的脸上。

我和她们的距离不远,所以,我清楚听到她们的谈话。蓝衣女孩一只脚踩在白衣女孩嘴上,趾高气扬地对她说:“你失败了,你就得臣服于我,你把舌头伸出来舔舔我的脚表示臣服于我。不然的话我就一直这么踩着。”

被踩在脚下的白衣女孩可能是怕被别人看到,于是,就舔了一下蓝衣女孩的脚。蓝衣女孩把脚移开说:“真乖,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奴隶了,现在跪在我脚下给我磕头!”

白衣女孩见我在旁边,很难为情。蓝衣女孩说:“你现在不磕头,待会人只会越来越多,你要不磕的话,我就把你踩在脚下。”

白衣女孩犹豫不觉,蓝衣女孩一脚踹在她的脸上,将其踹到在地,然后一只脚踏在她的脸上,接下来,就把整个脚掌伸进她的口中。蓝衣女孩的脚在白衣女孩的嘴中呆了一会,然后拔了出来。

蓝衣女孩问白衣女孩:“贱奴,现在要不要给我磕头?”

白衣女孩屈服:“我给您磕头!”

蓝衣女孩把脚从白衣女孩脸上移开。白衣女孩爬起来跪好然后不情愿地给蓝衣女孩磕起头来。

蓝衣女孩带着一脸征服感,说:“贱奴,你乞求我收你做我的奴隶!”

白衣女孩委屈的说:“主人,奴婢乞求做您的奴隶,请您恩准!”

蓝衣女孩眉飞色舞地说:“贱奴,主人答应你了,给主人磕100个头,你便磕边查着数。”

白衣女孩一边给蓝衣女孩磕着头,一边小声地查着数。等她查到100时,蓝衣女孩让她停了下来。

蓝衣女孩说:“贱奴,你现在跟我回去,我要好好玩玩你!”

白衣女孩乖乖地跟着她往外走。

在快要出门的时候,蓝衣女孩又走回来,白衣女孩乖乖地跟在她的后面。

蓝衣女孩来到我的面前,一开口就是“跪下!”

看着刚才蓝衣女孩征服白衣女孩的场面,我早就被刺激的不行了,我的内心也早就被蓝衣女孩征服了。我那还能抵抗,扑腾一声跪在她的脚下。

白衣女孩见蓝衣女孩片刻之间征服了我,一个男生,很是吃惊,内心中也更屈服于蓝衣女孩了。

接下来,我和白衣女孩跟在蓝衣女孩的后面出了体育馆。在旁边的停车场,我们跟真蓝衣女孩上了一辆车,蓝衣女孩开车把我们带到一个坐落在山腰临海的大别墅,这是蓝衣女孩的家。这个别墅很大,而且还有一个很大的院子。这个别墅的位置也很好,从外面看,这里什么也看不到。

蓝衣女孩拿出一个按钮似地东西摁了一下,别墅大门自动打开,蓝衣女孩开车进去。进去之后,有几个男子在迎接,看起来像是保镖。当蓝衣女孩从车中出来后,那些保镖一起跪在路的两侧,蓝衣女孩就当他们不存在一样,进了别墅的房子。在别墅的大厅里,早已跪着几个女仆,大约20岁左右,都颇有姿色。女仆跪着给蓝衣女孩换好鞋,正要给我们换鞋。蓝衣女孩训斥道:“让他们自己换!”然后对我们说:“从另一个鞋架上拿”。原来一个鞋架上的鞋全是蓝衣女孩的,另一个鞋架是备给别人用的。

蓝衣女孩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好。马上有两个女仆走过来,跪在她的脚下,另外还有一个女仆端着饮料和水果,跪在一旁伺候。看到这个阵势,没等蓝衣女孩发话,我和白衣女孩自觉地跪在她的脚下,听候她的命令。

蓝衣女孩对女仆说:“你们先跪倒一边去,给他们腾出位置。”然后她又对我们说:“我叫纯子,你们两个贱奴快报上自己的名字。”

我赶紧给纯子磕了一个头,然后回到道:“主人,贱奴叫阿刚。”

白衣女孩也学着我的样子给纯子磕了一个头,然后回答道:“主人,奴婢叫阿紫。”

“阿刚!”“阿紫!”纯子重复着,“你们的名字怎么像外国名?”

我又给纯子磕了一个头,“主人,贱奴是留学生。”阿紫也跟着说:“主人,奴婢也是留学生!”

纯子大笑起来:“哈哈,原来你们是留学生,我还以为本国人呢。不错,今天收了两个外国奴隶。”

我说:“主人,您这么漂亮高贵,您的奴隶应该遍布世界!”

纯子听了我的话很高兴:“贱奴,你还挺会说话。”然后她又对阿紫说:“贱奴,你说呢?”

阿紫好像已经从内心臣服于纯子了,说道:“主人,您太漂亮高贵了,能成为您的奴隶是我的荣幸。”说完,连着给纯子磕了三个头。

纯子:“乖!”然后把脚从拖鞋中抽出拍了拍阿紫的脸以示奖励。阿紫居然很激动,不停地给纯子磕起头来。我也不能落后,和阿紫一起给纯子磕起头来。

纯子笑着说:“既然你们这么喜欢给我磕头,那你们就比赛一下吧!赢了的赏赐舔我的脚,输了的就要挨我的耳光。”说完,纯子把她那白嫩丰满的脚在我们面前晃了一下。

我一定要赢,我要舔纯子主人粉嫩的玉足。我心想着。阿紫可能舔纯子玉足的想法并不强烈,但不想被纯子打耳光,所以磕头起来也很努力。

纯子的两个女仆分别给我们查数。给漂亮女孩磕头是我的强项,之前我给那么多漂亮的女孩子磕过头,早就练就了一身本领,磕上一千个不算什么难事。但阿紫就不行了,所以,磕了200个以后就不行了,趴在地上。我只要超过她就行,没必要磕那么多,所以,在她停下来后我只磕了100个就停下来了。

纯子:“阿紫,跪直了。”等阿紫跪好,纯子在阿紫脸上左右开弓,但速度和力度保持的很好,不快不慢,不轻不重,而且还伴有清脆的响声,看来纯子打耳光也是很有经验。

纯子一连打了阿紫100个耳光。虽然打的不是很重,但是100个也够阿紫受的,脸上红红的。

阿紫被纯子打完耳光后,自动地跪趴在纯子脚下。

纯子用脚尖挑起阿紫的下巴,问她:“贱奴,你知道我为什么打你100下吗?”

阿紫很聪明,“主人,是不是奴婢比阿刚少磕了100个呀?”

纯子:“你还挺聪明,记住以后要多加锻炼,争取超过阿刚!”

阿紫:“是,主人,奴婢以后一定争气!”

纯子突然把拖鞋甩出去,然后命令阿紫道:“贱狗,爬过去把它叼过来!”

阿紫早屈服于纯子,虽然这是一件非常耻辱的事,但看不出阿紫有太多的难为情,她像狗一样乖乖地爬向阿紫的拖鞋。

阿紫把脚伸到我的嘴边:“贱狗,赏赐你!”

我激动地用双手拖着纯子的脚跟,然后用嘴含住她的脚趾来回吮吸起来,我把她的每一个脚趾特别是大脚趾在口中吮吸了一遍又一遍。

阿紫趴着把纯子的凉鞋叼了回来,放在纯子的脚下。纯子又把它甩了出去,阿紫只得再爬过去。就这样,在我舔纯子一只脚的过程中,阿紫来回爬了二十次。

等阿紫第二十次爬回来之后,纯子把刚被我舔我的脚穿上它,然后把另一只拖鞋甩出去,之后把另一只脚伸到我的嘴前。我激动地拖着纯子的另一只脚舔起来。纯子的两只脚都无比白嫩、细腻、光滑、柔软、丰满,能够舔上这样的玉足、美足、芊足、嫩足、粉足、秀足,上天真是对我太好了。我把纯子的脚趾含在口中来回吮吸,把舌头伸进纯子的脚趾缝中来回磨擦,我的舌头在纯子的脚面上飞舞,在纯子的脚心力旋转,在纯子的脚掌上扫荡。在我舔纯子这只脚时,阿紫叼着纯子的鞋又来回爬了二十次。

纯子命令一个女仆:“我的脚上全是这个贱狗的口水,你打盆水过来。”

女仆很快打来一盆温温的洗脚水。

纯子对阿紫说:“贱狗,你来给我洗脚!”

阿紫跪在纯子脚下,正要把手伸进洗脚水中,我连忙制止。“你哪配用手给主人洗脚,用嘴!”

纯子用脚拍了拍我的脸,以示赞赏。

阿紫乖乖地把脸伸进洗脚水中,用嘴给纯子洗脚起来。用嘴洗脚实际上就是在洗脚水里舔脚。在阿紫给纯子水下舔脚的过程中,不断有洗脚水进入踩踏部落阿紫的口中。不能老是把脸浸在水里,阿紫在水下给纯子洗了一会脚,把脸从水中抬出来。然后,她用嘴含住一口洗脚水,然后缓缓落在纯子的脚上。纯子直说舒服。

过了一会,突然纯子抬起脚,双脚踩住阿紫的头,把她的头踩进洗脚水中。“贱奴,把我的洗脚水都喝了,不然你就别出来了!”

阿紫没有办法,只得大口大口地喝着纯子的洗脚水。为了让阿紫换气,中间纯子把脚松开过几次,但很快又把阿紫的脸踩进洗脚水中。就这样,纯子的半盆洗脚水全部进入阿紫的肚中。

接下来,阿紫命令一个女仆:“去,把我刚穿过的袜子叼过来!”那个女仆赶忙爬到门口的鞋架旁,用嘴叼起纯子的棉袜袜尖,爬了回来。

纯子:“你把这两只袜子分别塞到他们口中!”

这个女仆爬到我们面前,兴奋地把纯子的一只袜子塞进我的口中,把另一只袜子塞进阿紫的口中。

纯子命令另一个女仆:“你去把两个狗圈衔过来!”

女仆爬到一边,衔过来两个狗圈。然后在纯子的命令下,把两个狗圈分别戴到我和阿紫的脖子上。

接下来,在纯子的命令下,我和阿紫脱掉衣服,阿紫有点害羞,但还是脱了。然后,纯子命令两个女仆前者我们到花园中爬行。两个女仆很高兴,牵着我们往外走。纯子拿着一个鞭子跟在后面,不时在我们身上打上一鞭,打的我们只叫。我们越叫,纯子越兴奋,打的次数也就越多。还好,纯子用力并不是很大。

过了一会,纯子收起鞭子,骑在阿紫的身上,用鞭拨弄着她的头发,女仆则牵着阿紫向前爬。另一个女仆拉着我向前爬……

这天晚上,我和阿紫都没有回去,晚上我们分别被关在两个狗笼子里。这两个狗笼子之间被一个屏风隔开,我和阿紫之间相互看不到。两个女仆分别把纯子的一只棉袜塞进我们口中,然后又分别把纯子的一只黑丝袜套在我们头上。然后出去锁上笼子门。比较高级的是笼子里有个冲水马桶,可以在里面方便。

第二天,纯子出去了,我和阿紫在笼子里被关了一天。早晨的时候,女仆打开笼门,摘掉我头上的黑丝袜,取出我口中的白棉袜。并给我端来一个盘子,盘子里有一个小碟和一只碗,碟子里有两片面包,碗里则是饮料。既然做了纯子的狗,就只能趴在地上吃饭。我趴在盘子里,咬住一片面包,然后一点点往嘴里送,很快把两片面包吃完。之后,我把嘴放到碗中喝水,水还有点温,我喝了一口,原来是纯子主人的圣水。我激动地把碗中的圣水一饮而尽。之后,女仆把纯子的一双乳白色棉袜塞到我的口中,把黑丝袜套在我的头上,把我之前含过的棉袜拿了出去。我想,阿紫的早餐应该和我一样。

女仆出去后,一天就没有过来。实在是无聊得很,我只有来回咀嚼口中纯子的袜子,就这样过了一天。我想,阿紫的情况应该和我差不多吧。

傍晚的时候,纯子主人回来了。纯子主人来到我的笼门前,笑着问我今天过得怎么样。我说:“主人,今天我过的很好,就是有点渴有点饿,请主人赐给我圣水和黄金。”

纯子:“圣水还可以,黄金就太恶心了,我待会让她们把圣水端过来。”说完,纯子主人就走了。

过了一会,女仆端过来一个盘子,盘子中还是一个碟子一个碗,但都比原来大了。碗中是纯子主人的圣水,足足有一升,碟子里里有几块牛排。我就趴在盘子里,一边喝着纯子主人的圣水,一边吃着牛排,感觉好极了。遗憾的是圣水少了些。我对女仆说:“圣水怎么不多呀?”女仆笑着说,纯子主人特意给你们准备了圣水,圣水足足有一公升,另一半给阿紫喝了。”

吃过晚饭,我被女仆从笼子中牵出来。在客厅中,我看到另一个女仆正牵着阿紫。我们被两个女仆牵着,爬到了花园。纯子主人已经在这里了。纯子说:“饭后让你们溜达溜达!”我和阿紫都非常感激,跪在纯子脚下磕头不止……

这天晚上,我和阿紫还是在狗笼子里度过的……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