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踩踏文学

臣服在漂亮女生脚下的贱狗(六)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10 10:11:55 人气: 标签:

第二天,纯子的几位朋友——芷子、秋子和樱子过来玩,她们也都是非常漂亮的女孩子。两个女仆把我和阿紫从狗笼子里牵到客厅的时候,她们已经在这里了。她们正坐在两边沙发上愉快地交谈着。

纯子对我们说:“贱狗,她们是我的朋友芷子、秋子和樱子,还不赶快拜见她们?”

女仆把我和阿紫脖子上的项圈取下来。我和阿紫先爬到和纯子坐在一个长沙发上的芷子脚下,一起给她磕起头来。

磕了一阵之后,纯子说:“好了,去给别的主人磕头吧!”

我和阿紫先爬到坐在左边沙发上的秋子的脚下,跪在她的脚下咚咚地磕起头来,磕了一会,秋子说好了。然后我和阿紫又爬到樱子脚下咚咚磕起头来。

我发现,三位漂亮女孩并没有换鞋,看来,她们是想让我们舔鞋。我的猜测果然准确,接下来,纯子命令我和阿紫舔她们的鞋。

我和阿紫先是趴在樱子脚下舔鞋。樱子穿着白色帆布鞋,黑色丝袜。我趴在樱子的左脚上,阿紫趴在樱子的右脚上,一起舔起樱子的帆布鞋。舔了大概十分钟,樱子说可以了。

接下来,我和阿紫爬到秋子的脚下。秋子穿的是黑色平底船鞋加黑丝袜。我和阿紫把嘴贴在秋子的鞋面上,舔起来。可以看出,阿紫已经喜欢上这种感觉了。

舔了十分钟左右,秋子说好了,然后我和阿紫爬到芷子的脚下。芷子穿的是白色旅游鞋和白棉袜。我和阿紫把嘴贴到她的鞋面上舔起来。舔了十分钟,她让我们停下来。

之后,纯子命令我们用嘴给她们脱鞋。我和阿紫先跪在芷子的脚下,用嘴去脱她的旅游鞋。由于我经常用嘴给漂亮女孩脱鞋,所以,我很快地把芷子的旅游鞋给脱了下来。阿紫没有这方面经验,所以半天脱不下来。

芷子:“真是个笨狗”一脚把阿紫踢到。阿紫爬起来跪在芷子脚下磕头不止:“主人息怒!主人息怒!奴婢接着给你脱鞋!”

纯子:“芷子,你就宽恕这个贱狗吧,她还缺乏经验!”

芷子:“看在纯子的面上,就饶了你这个贱狗,快点脱!”

阿紫急得汗都出来了,不过最终还是用嘴把芷子的旅游鞋脱了。

接下来,我和阿紫爬到秋子脚下,秋子穿的是船鞋,脱起来比较容易,所以,很快我和阿紫就用嘴把秋子的船鞋脱下来。

之后,我和阿紫爬到樱子脚下。樱子穿的是帆布鞋。帆布鞋较浅,所以相对于旅游鞋容易,这次阿紫的速度比脱旅游鞋时快了许多。

纯子说:“贱狗,躺在地板上,让主人把脚放在你们脸上!”

我和阿紫躺在樱子脚下,樱子穿着黑丝袜一只脚踩在我的脸上,一只脚踩在阿紫的脸上。樱子的脚在我们脸上揉搓、拍打,踩了我们十分钟才停下来。

然后,我和阿紫爬到秋子脚下躺好。秋子也穿着黑丝袜踩在我们脸上,同样是揉搓、拍打,也持续了十分钟。

接下来,我和阿紫爬到芷子脚下躺好,芷子穿着白棉袜一只脚踏在我的脸上,另一只脚踏在阿紫的脸上,以同样的方式蹂躏我们的脸十分钟。

纯子说:“贱狗,把几位主人的袜子用嘴脱了!”

我和阿紫先是跪在芷子的脚下用嘴脱她的白棉袜,她的棉袜较短而且松软,所以,咬住袜尖一拽就下来了。

之后,我和阿紫爬到秋子脚下,用嘴去脱她的黑丝袜,黑丝袜较长,脱下来麻烦一些,但对我而言,不是麻烦,因为我用嘴脱漂亮女孩的黑丝袜已经N次了,阿紫有些困难,但她学着我,也还是相对较快地把秋子的黑丝袜脱了下来。然后,我和阿紫又爬到樱子脚下并用嘴脱下她的黑丝袜。

纯子:“贱狗,躺在几位主人的脚下!”

我和阿紫躺在了樱子脚下,樱子光着双脚踩在我们脸上,一会在我们脸上揉搓,一会拍打,一会用脚趾夹我和阿紫的鼻子和舌头,一会又把另只脚分别伸进我们的口中。十分钟后,我和阿紫又爬到秋子脚下脚下躺好,接受她的脚对我们脸的蹂躏。十分钟后,我和阿紫又爬到芷子脚下躺好,我们的脸又被她的双脚蹂躏了十分钟。

纯子:“贱狗,跪在几位主人脚下舔脚!”

我和阿紫先跪在芷子脚下舔脚,芷子的脚也是白嫩、柔软、光滑、细腻,我把芷子的脚趾含在口中来回吮吸,阿紫把舌头伸进芷子的脚趾缝中来回摩擦。

十分钟后,我和阿紫又爬到秋子脚下,秋子的脚也是粉嫩无比。我的舌头在她的脚心旋转,阿紫的舌头在她的脚掌上飞舞。

又过了十分钟,我和阿紫爬到踩踏部落樱子脚下,樱子的脚也是令人垂涎欲滴,我和阿紫的舌头在她的脚上上下飞舞。

纯子命令女仆:“去打三盆洗脚水过来!”

三个女仆把三盆洗脚水分别端到芷子、秋子和樱子脚下。

我和阿紫先给樱子洗起脚来,当然是用嘴洗脚。我和阿紫跪在洗脚盆的两侧,轮流用嘴给樱子洗脚。我含一口洗脚水洒在樱子脚上,然后阿紫再含一口洗脚水洒在樱子脚上。过了一会,在阿紫把嘴伸进水中之时,樱子把她的头踩在水中,阿紫只好大口大口地喝着樱子的洗脚水,最后竟把半盆洗脚水都喝光了。

接下来,我和阿紫爬到秋子的脚下,用同样的办法给她洗脚。洗了一会后,当我把嘴伸进水中含水时,秋子双脚把我的脸踩进洗脚水中。我大口大口地喝着秋子的洗脚水,最后也把它喝光了。

然后,我和阿紫爬到芷子脚下,也是用同样的方式给她洗脚。过了一会,当阿紫嘴在水中的时候,她把阿紫的脸踩进水中,当阿紫喝了一半后,她把脚移开,让阿紫出来,然后把我的脸踩进洗脚水中,剩下的洗脚水进入我的肚中。

接下来,纯子命令女仆把芷子的两只白棉袜分别塞进我和阿紫的口中,然后她命令我们含着芷子的袜子在她胯下爬行。

女仆跪在地上帮芷子穿好鞋。芷子站在中间,我和阿紫跪在她的前面。

“爬!”随着她的一声令下,我和阿紫先后爬到她的胯下,从她胯下钻出去,接下来,在她的胯下爬进爬出。

十分钟后,女仆把我们口中的白棉袜取出,又把秋子的黑丝袜塞进我和阿紫的口中,接下来,我和阿紫含着秋子的黑丝袜在她的胯下爬进爬出。十分钟后,我和阿紫又含着樱子的黑丝袜在她胯下爬来爬去。

纯子:“走,到花园去遛狗!”

女仆把狗项圈套在我和阿紫脖子上,然后,芷子牵着我,秋子牵着阿紫向花园走去……

某日,纯子与芷子、秋子和樱子约好去公园玩。到了公园,我发现,芷子、秋子和樱子各牵着一个女奴。让人始料不及的是,这四个女奴一见面脸都红了起来。纯子:“哦,你们之间认识?”

阿紫嗫嚅着:“主人,我们,我们是一个宿舍的,她们三个分别是阿红、阿青、阿蓝。”

纯子、芷子、秋子和樱子听了又惊又喜,没想到这么巧。

这天公园人极少,所以,几位主人就牵着几个奴隶在公园中漫步。

她们走到湖边一处有长椅的地方,纯子、芷子、秋子和樱子坐在长椅上,阿紫、阿红、阿青和阿蓝分别跪在她们脚下,自觉地舔起她们的鞋来。阿紫的舌头在纯子的黑色船鞋鞋面上飞舞,阿红的舌头在芷子黄色船鞋的鞋面上旋转,阿青的舌头在秋子的红色帆布鞋鞋面上跳跃,阿蓝的舌头在樱子的蓝色帆布鞋鞋面上按摩。纯子、芷子、秋子和樱子则愉快地谈笑着。

舔了大约十五分钟。纯子命令她们用嘴脱鞋。阿紫、阿红、阿青、阿蓝用嘴脱下她们的鞋后,在纯子的命令下,阿紫、阿红、阿青、阿蓝趴在地上,分别把嘴埋进纯子、芷子、秋子和樱子的鞋中。纯子、芷子、秋子和樱子分别把自己的另一只鞋拿起来放到她们头上。三分钟后,纯子、芷子、秋子和樱子拿下阿紫、阿红、阿青、阿蓝头上的鞋子,让她们把嘴再埋进这只鞋中,等她们把嘴放进去之后,纯子她们又把另一只鞋放到阿紫她们头上。

三分钟后,纯子她们把鞋从阿紫她们头上拿下来。然后命令她们躺在地上。等阿紫她们躺好后,纯子她们把穿着黑丝袜或白棉袜的脚踩在她们脸上肆意地蹂躏着。纯子她们一会用双脚在阿紫她们的两个脸颊上揉搓,一会又用两只脚分别踩住她们的额头和嘴巴。

一阵揉搓之后,秋子和樱子的白棉袜退下来一半,秋子和樱子命令阿青和阿兰用嘴唇咬住袜尖,她们一拽,袜子下来了,秋子和樱子用脚趾夹住袜子往阿青和阿蓝的口中送。在阿青和阿蓝的配合下,秋子和樱子的白棉袜分别进入阿青和阿蓝的口中。然后,樱子和樱子光着双脚在阿青和阿蓝的脸上揉搓起来。

纯子和芷子穿的是长筒黑丝袜,所以很难揉搓下来。看到秋子和樱子的袜子已经进入阿青和阿蓝的口中,两个人也按耐不住,命令阿紫和阿红用嘴把她们的黑丝袜拽下来,阿紫和阿红费了些力气,终于把她们的黑丝袜脱了下来。接着,纯子和芷子用脚把黑丝袜送进阿紫和阿红的口中,然后光着双脚在她们脸上揉搓拍打起来。

过了一会,纯子、芷子、秋子和樱子命令阿紫她们跪下来给自己穿好鞋,然后命令她们含着自己的袜子绕着湖跑,看谁先跑回来……

一日,纯子、芷子、秋子和樱子和阿紫、阿红、阿青、阿蓝她们闲聊。当时我也在场。

阿紫:“我们女留学生公寓里几乎每个房间都至少有一个狗笼子,里面住的全是日本狗男,我和其他三个姐妹的房间里就有这么四条狗男。”

纯子:“不光你们留学生公寓,我们的女生宿舍楼里面也几乎都放着狗笼子。我国男人实在太贱了!”

我说:“来日本前我看过一篇文章,叫《日本十大奇遇》,我一开始还不相信,来了以后,我相信了,日本男人确实普遍下贱。”

樱子说:“所以呢,本国男人我们早就玩腻了,现在他们给我们做狗都没有资格,也就只配给我们做马桶。”秋子:“因此,我们想玩弄一下外国人。”

……

经过四年的认真研究,我的博士论文《匍匐在日本美女脚下的日本男人》获得广泛的好评。在这篇论文中,我澄清了一个重大问题:日本社会已经不再是男尊女卑的社会,而是一个美女至高无上的社会,一个男人匍匐在美女脚下任其玩弄的社会,日本男人已经沦为日本美女的奴隶和贱狗。同时我指出,日本漂亮女孩玩弄起奴隶来,更有花样,毕竟日本是一个男人被美女任意玩弄的国家,美女们已积累了玩弄奴隶的大量经验。被日本漂亮女孩玩弄,更能满足受虐的需要。这篇论文最后获得伊藤博文奖。

归国后,我创办了恋足文化公司,积极宣传恋足文化,同时继续被美女玩弄。

这位嘉宾讲完后,大家报以热烈掌声。接下来,另一位嘉宾讲起了他自己的恋足故事:《女友与妹妹和我一起沦为奴》。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