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踩踏文学

没想到女友和妹妹与我一起沦为奴(七)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10 10:19:48 人气: 标签:

下班后,我到酒吧里喝酒,我旁边有七八位美女也在喝酒,看上去像公司的白领丽人。突然她们过来一个人对我说:“你敢不敢和我们玩个游戏?”

我一听,来劲了,说:“怎么不敢?”

我来到她们桌上。这位美女对我说:“咱们玩猜拳,你要赢了可以亲我们每个人一下,你要输了就跪在我们脚下舔我们的鞋!”

这么好的事,我当然愿意了,我说:“好,猜就猜”

她们很擅长,结果我输了。她们眉飞色舞地说:“这下你可不能抵赖啊”

我说:“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舔就舔。”

我钻到桌子底下,挨个去舔她们的鞋。她们有的穿的是高跟鞋,有的穿的是帆布鞋,有的穿的是靴子,有的穿的是凉鞋,全让我舔了。在下面我舔了一个多小时。

她们快要离开的时候,让我爬出来。

我说:“各位奶奶,我把你们的鞋都舔干净了。”

她们听我叫她们奶奶,都大笑起来。

一个美女说:“你怎么不懂礼貌呢,见到奶奶还不磕头。”

我连忙跪在她们脚下,一边磕头一边说:“拜见奶奶。”

她们在笑声中离开了酒吧。

第二天上午,我去超市,在超市遇到一位非常漂亮的美女,27岁左右,身材高挑,脚穿黑丝高跟鞋,看上去就像模特。幸好在这两个架子间,只有我们两人。我连忙跪在她的脚下磕头。

她微微一惊:“你在干什么?”

我说:“奶奶,我太崇拜你了,请允许我给您磕几个头。”

她听了我的话忍不住笑了,站在那里接受我的跪拜。

我急速地给她磕头,想在最短的时间内给她磕最多的头。但是,我还想舔她的鞋,于是在磕了十个头之后,我说:“奶奶,您鞋上有些灰尘……”还没等我说完,她就说道:“那你就给我舔干净吧。”

我兴奋地舔起她的高跟鞋。她在上面挑着商品,我在下面舔着她的高跟鞋,多么美好,多么和谐的一幅画面啊!

突然一个大妈过来,她看来这一幕,很吃惊。美女非常从容:“他这个人非常热心,看到我鞋上有些灰尘,就想帮我舔干净。”

大妈满脸疑惑。

美女说:“同志,谢谢你啊,舔得可以了,起来吧。”

我连忙爬起来,大妈看着我。我说:“这位小姐的鞋上有些灰尘,女孩子都是爱美的,灰尘影响她的形象。她自己擦有没有擦鞋布,这不我就跪下帮她舔了。大妈你说这算不算助人为乐?”

大妈傻了眼,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我跟在这位美女身后,我们来到一处没人的两个架子间。美女对我说到:“同志,还要麻烦你啊!”

我说:“不客气,为人民服务嘛!”

说完,我又跪在她的脚下舔起她的鞋。

没想到那个大妈又过来了,继续看着我们,想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美女:“刚才有块奶油掉在我的鞋上,这位热心的同志想把我鞋上的奶油弄掉。”

我不管这个老太太了,只一心舔起这位美女的鞋。

等我抬头往上看时,发现旁边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我连忙把头低下来继续舔鞋,抬起头就容易被别人拍摄或被熟人发现。

美女:“这位同志再帮我擦鞋,他一个人挺辛苦的,看看谁能不能帮助一下?”

她的话使得一部分人不好意思呆着,离开了。

这时候,有一个长相比较猥琐的男人跪下来表示愿意舔她的鞋。美女一脚把他踢倒在地:“这位同志,不好意思,没伤着你吧。哪位同志帮帮他?”

那个男的爬起来,灰溜溜的走了。

美女:“同志,辛苦你了,就这样吧。”

我连忙爬起来,跟在美女身后离开了超市。

我问美女:“你怎么把刚才那个男的踢倒了?”

美女:“你看他那个样子,还想给我舔鞋,呸!”

我说:“那个贱狗不配给奶奶您舔鞋!连舔鞋底都不配。”

美女高兴地对我说:“你挺可爱的!”

我说:“奶奶,我可以做您的奴隶吗?跪在您脚下磕头舔鞋、喝您的洗脚水,任你玩弄。”

美女听后很兴奋,就说:“我就收下你了。”

我不管大街上有人,就跪在她的脚下磕头:“多谢奶奶!”

就这样,我成了她的奴隶。后来得知她果然就是个模特。

我接到刘佳的电话,她让我过去。我连忙来到她家,女仆萌萌给我开门,我跪在她的脚下吻了一下她的鞋。她很高兴。

我跟着她来到客厅,发现田蕊、女友、妹妹都在,就连田蕊的女仆雯雯也来了。女友和妹妹躺在地上,刘佳和田蕊的双脚踏在她们脸上。

我跪在地板上给刘佳和田蕊磕头。

刘佳:“今天你陪我和蕊蕊去参加一个女王派对。”

我说:“就我一个人吗?”

刘佳:“派对的奴隶都是男的。”

我说:“两位主人就我一个奴隶?”

刘佳:“还有一个奴隶,是我新收的一个奴隶,就是秀秀新交的男朋友。”

秀秀新交的男朋友叫钱化,是个公务员。妹妹把她介绍给田蕊刘佳,他就成了她们的奴隶。

我说:“其他女王都是做什么的?”

刘佳:“共有十二位女王,都是年轻漂亮事业有成的女王,有女法官、女军官、女医生、女教师、女律师、女记者、女明星、女白领、女主持人、女模特等等。全都在30岁以下。”

我说:“那真是美丽如画啊!”

刘佳:“现在,爬过来先舔我们的脚。”

我先爬到刘佳脚下,把她的脚趾含在口中吮吸,女友的脸就在她的脚下。

“你们接吻”我和女友把舌头都伸到刘佳的脚趾间,把刘佳的脚趾裹住接吻起来。我们接吻实际上就是舔刘佳的脚。

舔完刘佳的脚,我又怕过去舔了田蕊的脚,妹妹的脸就在田蕊的脚下。

刘佳:“好了,你跟我们走吧!” 

我说:“她们怎么办?”

田蕊:“我们走后,雯雯玩弄你女友,萌萌玩弄你妹妹。”

我叹了口气:“怎么她们总是被玩弄的命运呢?”

我们走后,雯雯和萌萌眉飞色舞。雯雯:“你们两个小母狗,赶快跪下给我们磕头。”

女友不太情愿被雯雯玩弄,但没有办法,只好跪在雯雯脚下磕头。妹妹倒无所谓,乖乖地跪在萌萌脚下磕头。

雯雯:“萌萌,佳佳奶奶和踩踏部落蕊蕊奶奶参加派对去了,咱们也搞个派对吧,搞个比赛吧。”萌萌高兴地说好。

雯雯说:“先让她们进行磕头比赛吧。”

萌萌说:“好。”说完把自己的袜子脱下来塞到妹妹口中,“让她们含着咱们的袜子给咱们磕头。”

雯雯:“萌萌,你真有办法。”说完也把自己的袜子脱下来塞到女友口中。

“贱狗,磕头!”萌萌命令道。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