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恋足文学

万万没想到我沦为了别的女孩的女奴(一)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11 11:04:40 人气: 标签:

我叫阿美,是一个漂亮的女孩,有一份令人羡慕的白领工作。我今年25岁了,但我仍然没有男朋友,原因不是别的,是我太挑剔了,一般的男人我都看不上。为此,我很苦恼,什么时候才能遇到白马王子呢?

机会终于来了,总公司的总经理助理来到我们分公司当总理,他身材高大潇洒,声音迷人,而且非常浪漫。他的到来在我们公司女职员中掀起一股波浪。他叫王天,今年28岁,尚未结婚,而且还没有女朋友。这太好了。他就是我心中的白马王子,我陷入了对他的暗恋之中。与此同时,不少别的女孩也暗恋上他。

经过一段时间的角逐,其余的人都淘汰了,最后只剩下我和另外一位漂亮的女孩在竞争。她叫冯蕊,比我小3岁,具有年龄上的优势。果不其然,最后王天选择了她。

我非常悲痛,恳求王天重新考虑。王天说,他已经深思熟虑,这个决定是在我们之间进行反复比较的结果。但我太爱他了,说无论如何不能离开他,做他的情人也行。王天是个多情之人,被我的话打动了,但又怕冯蕊不同意,犹豫不决。

第二天,王天给我打电话说冯蕊想见我。我想可能是王天告诉她了,不知道她什么态度。我怀着不安的心情来到王天家中。

王天给我开了门,冯蕊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她见我进来,以一种非常具有优越感的方式对我说:“阿美,快过来坐下。”

寒暄完毕。我们进入正题。我把我的想法给她说了。我想她一定会很生气。没想到,她居然说:“你可以与王天经常在一起。”我一听非常高兴:“真的?”她接着说:“不过,不是做他的情人,而是做我的奴隶。只要你肯答应做我的奴隶,我就让你呆在他身边。这是我们已经商量好的。”

我看了看王天,他点点头。看来,真如冯蕊所说了。这怎么能行呢?让我做她的奴隶,这太过分了吧?

我说:“是不是太苛刻了。”

冯蕊语气很硬:“没有什么可商量的。我给你五分钟时间考虑,你看着办吧。”

这五分钟对我来说,犹如五年。我想来想去,就是拿不定主意。不答应吧,就不能与王天呆在一起了,可我又非常地爱他。答应吧,太屈辱了,以后说不定她怎么折磨我呢。

时间到了,我还是没有拿定主意。冯蕊问我怎么样了,我说还没有想好。冯蕊说:“这样吧,你要是答应,现在就跪到我脚下,不答应你现在就回去吧,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

正当我还在犹豫的时候,冯蕊突然大喝一声:“跪下!”我竟然不由自主地跪在地板上。

“爬到我脚下来。”冯蕊见我跪下,知道自己已经取胜,就接着命令道。

我已经不受自己支配了,乖乖地爬到冯蕊脚下。

“贱奴,给我磕头!”

我还在犹豫,冯蕊一脚把我踢到,穿着白棉袜的脚踩在我脸上,使劲蹂躏。我的脸扭曲变形。

冯蕊坐回原处,“贱奴,爬起来给我磕头。”

我被冯蕊的气势震住了,连忙爬起来,跪在她的脚下给她磕起头来。我瞥了一下王天,他一点也不制止冯蕊,反而欣赏似地看着。我心中一阵悲凉。

“贱奴,叫我奶奶!”

什么,她竟然让我叫她奶奶。我稍一犹豫,她就把脚踩在我头上。我当时掠过一个念头,既然王天这么对我,我离开他算了。但实在是下不了决心。再加上我被冯蕊踩在脚下,已经失去了反抗的勇气。

“奶奶!冯蕊奶奶!”我委屈地小声叫着。

“大点声,我听不见!”冯蕊斥责。

于是,我只好大声地说:“奶奶!冯蕊奶奶!”

冯蕊高兴地说:“好,我的乖孙女。接着给奶奶磕头。”

我驯服地给冯蕊连连磕头。一个25岁的女孩竟然称一个22岁的女孩为奶奶,还给她磕头,而且这个女孩还是自己的情敌,我感觉耻辱极了。但是,我又下不了决心来结束这场耻辱。

没有冯蕊的命令,我不敢停下来。只听见踩踏部落冯蕊对王天说:“老公,你看看她在我脚下像个什么?”王天说:“像个小母狗。”冯蕊嘻嘻地笑。我心悲凉极了。但我仍然不能爬起来走出去,只能机械地给冯蕊磕着头。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冯蕊让我停下来。她把拖鞋甩到一边,命令我爬过去叼过来。这是把我当狗啊!但我居然不敢反抗,只是少一犹豫,就爬过去叼她的拖鞋,泪水打湿了我的脸。

“贱奴,你的脸怎么湿了。”冯蕊明知故问。

我不知到怎么回答。

“能做我的奴隶是你的荣幸,你不要感到有什么委屈。把脸抬起来。”我刚把脸抬起来,她就给我几个清脆的耳光。我的眼泪流的更多了。冯蕊不加同情,继续打我的耳光。“什么时候你的脸不湿了,我就停下来。”为了避免进一步的耳光,我强忍着泪水。终于,清脆的耳光声停了下来。

冯蕊走到客厅中央,命我爬到她脚下并从她胯下爬过去。胯下之辱!我还在犹豫,冯蕊只说了一个“爬”字,很威严,我不敢不从了。我缓缓爬到她的脚下,然后从她胯下爬过去。“接着爬”,接下里我在她的胯下爬来爬去。

冯蕊回来做到沙发上。我也紧跟她后面爬到她的脚下。

“贱奴,把主人的袜子给脱下来。记住,只准用嘴!”

她居然让我用嘴给她脱袜子。但我已经丧失自我,乖乖的按她的要求去做。

冯蕊把脚伸到我的嘴边。我张开口,用嘴唇夹住她的袜尖,用力往下拽。幸好袜子较松,很容易就拽下来。脱下这只袜子后,我把它放在一边,接着用嘴脱冯蕊的另一只袜子。当我把两只袜子都脱下来的时候,冯蕊说:“贱奴,张开嘴,我把袜子塞进去。”

什么?她竟然要把自己的袜子塞进我的口中。我当时一阵恶心。但我竟然没有任何反抗,乖乖地张开嘴。冯蕊把袜子团起来,眉飞色舞地把她的白棉袜塞进我的口中。然后欣赏地看着,就像看一件艺术作品。

“贱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她在羞辱我。尽管这样但我此时只能讨好她。

我含着她的袜子含混不清地说:“回主人,现在感觉很好。”

冯蕊和王天见我如此狼狈,都忍不住笑了。

“贱奴,你躺倒我脚下来。用你的脸为我的脚按摩。你也好好品尝一下我的袜子。嘻嘻”

我乖乖的躺在冯蕊的脚下,冯蕊双脚踩在我的脸上,肆无忌惮地进行揉搓,我的脸被她的脚揉搓的变了形。与此同时,我嘴里含着她的袜子。真是完全成了她的玩物了。

“贱奴,你的脸如果感觉不舒服,你就用心品尝我的袜子。这样,你的注意力一转移,你就不会感到难受了。”

这么荒诞的逻辑,我居然听从了。我用心地品尝起冯蕊的袜子。微有些味道。

冯蕊:“要继续用心,只要你完全投入进去,你就不会感到任何不舒服了。”

我按照冯蕊说的去做,最后居然真的投入进去。冯蕊的脚在我脸上的蹂躏我似乎感觉不到了,我沉浸于品尝冯蕊袜子的快乐中。

快乐!我居然称品尝冯蕊的袜子为快乐!我骂自己真贱!怪不得跪在人家冯蕊脚下呢。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冯蕊把脚从我脸上移开。我爬起来自觉地跪在冯蕊脚下,王天打来洗脚水。冯蕊让我给她洗脚。连她的袜子都品尝了,给她洗脚算什么呢?只要她不让我喝她的洗脚水就行了。

我把她的袜子吐出来,把头伸进洗脚盆中,用嘴给她洗脚。

“奴隶进步真快,知道用嘴给我洗脚。”冯蕊戏耍我。

听到她的戏耍之词,我居然像受了表扬似地有点兴奋。但我又骂自己:阿美啊阿美,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这么贱啊!给别人用嘴洗脚,居然还蛮有成就感。

为了讨好冯蕊,我用心地给她洗着。中间,冯蕊不断用脚捉弄我的脸,洗着洗着,不少洗脚水全进了我的肚子。突然,冯蕊抬起脚,把我整个脸踩进洗脚水中。“恋足的贱奴,你要想出来,就大口喝洗脚水。”

我被她踩在洗脚水中,除了大口喝洗脚水还能有什么办法呢?我大口大口地喝她的洗脚水。喝着喝着就感到憋得上,但她没有松脚。我只好忍者继续大口喝她的洗脚水。洗脚水越来越少,我的鼻子终于露出水面了。她抬起脚,让我把盆地舔干净。我振作精神,把她的洗脚水喝的干干净净。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我就喝了她的洗脚水。喝完她的洗脚水,我居然很有成就感,心想自己确实了不起,一盆洗脚水都让我喝了。

之后,冯蕊让我跪在她的脚下舔她的脚。她故意把脚放得很低,这样我就只能像狗似地那样趴在地上了。冯蕊的脚很漂亮,白嫩光滑。就连我作为女孩子就喜欢,别说男人了。看着她漂亮的脚,突然,我的思想防线完全崩塌了,一股受虐的快感占据了我的心灵。能给冯蕊这么漂亮高贵的女孩子做奴隶是我的荣幸啊!自此,我不再以痛苦和屈辱的心情来做事了,而以愉悦的心情来做事了。

我先是撅着屁股把脸贴在地上舔她的脚,舔着舔着就感觉累了,于是我就完全趴在地上。我把她的脚趾含在口中来回吮吸,她的十个脚趾一个一个地吮吸;把舌头伸进她的脚趾缝中进行按摩;舌头在她的脚上脚下飞舞。我陶醉其中了,她也很陶醉,陶醉在征服感之中。

很长时间后,她让我停下来。我想该把我的想法说出来了:“冯蕊奶奶,一开始我不情愿,但我现在非常乐意做您的奴隶了。能做您的奴隶,是我的福分啊。求奶奶以后随意玩弄我。”说完,连连给冯蕊磕头。

冯蕊见我有着转变,非常高兴,高兴自己在短短的时间征服了我,使我死心塌地做她的奴隶。冯蕊:“乖奴隶,主人现在很喜欢你。你爬过去把主人的高跟鞋衔过来。主人要穿上。”

我激动地说:“是,奶奶!”我爬到门口把冯蕊奶奶的高跟鞋衔过来。冯蕊穿上鞋后,我自觉地趴在地上舔起她的高跟鞋,我舔的非常认真、非常投入。冯蕊奶奶欣赏地看着我。之后,冯蕊奶奶骑在我背上在客厅里转圈。

当她起着我爬到洗手间门口时,她说要如厕。我说:“奶奶,我伺候你如厕。”冯蕊奶奶笑呵呵地问我:“你怎么伺候我?”我说:“我愿做你的便器。”不知道我怎么说出了如此的话。冯蕊奶奶夸奖我忠心。

我躺在地板上,冯蕊奶奶蹲在我脸上,大量的尿从她的身体中喷薄出来,弄得我满脸都是,更多的尿则进入我的口中。我大口大口地喝着,一种被虐待的快感传遍全身。此时,王天已经被我抛到九霄云外了。

从此之后,我就呆在她们身边了,不过不是王天的情人,而是冯蕊的女奴。我对王天的兴趣也越来越小,对做冯蕊奴隶的兴趣越来越大。最后,我发现我离不开冯蕊奶奶了。只要她一天不玩弄我,我就不舒服。就这样,我彻底沦落为曾经是我情敌的冯蕊的奴隶。

冯蕊奶奶玩弄了我一年,对我就没有什么兴趣了,就像拖鞋一样把我扔了。在冯蕊奶奶抛弃我后,我又找个男朋友阿灿。没想到不久,我又被迫成为另一位漂亮女孩的奴隶。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