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恋足文学

万万没想到我沦为了别的女孩的女奴(二)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11 11:06:38 人气: 标签:

一个星期五下班后,我骑着车转到了一条僻静的小路上。突然间,在一个岔口,与一辆自行车碰上了。我定睛一看,原来也是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长得很漂亮。她身穿一袭白色的连衣裙,下面穿了一双黑色的棉袜,一双蓝色的帆布鞋。后来知道她叫伊荔,在政府机关工作。

你干什么?也不知道看着点?瞎了??!

伊荔真的很冲,一张嘴就是那么地咄咄逼人。我被吓坏了,她想象不出一个这样端庄漂亮的女孩子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慌忙应对着:对不起,我不是成心的…”

对不起就完了?!我的袜子和鞋都让你的车子碰脏了!你得给我弄干净!

我慌了,心想:遇到个不依不饶的,这可怎么办?我说:那你说该怎样呀?

怎样?你给我舔干净!!!
    
此话一出,我有些挂不住了:你什么意思?让我给你舔鞋?你太过分了!!说着我骑上车就要走。可是,伊荔飞快的拉住我的车,把我拽倒在地。你干吗?……”我刚要反击,伊荔已经把脚踩到了我的胸上。你再动!你信不信我在这就羞辱你!让你舔我的鞋信吗?伊荔的目光闪烁着霸气,我渐渐屈服了。别别,别那样,我错了。我求饶道。

服了?那行,站起来跟我回家。说着她放开了脚。我站起来了。这时伊荔又提出了一个更为过分的要求:但是,不能就这样走,你得叼着我的袜子。别怕,我家就在这附近,没有人会看见。你要是不答应,可别怪我……”。我无计可施。只好点点头。

这就对了嘛,来,张开嘴,让我塞袜子!伊荔眉飞色舞的说。我痛苦的闭上了眼张开了嘴。伊荔脱下了鞋,也脱下了自己的袜子。黑色的棉袜,看上去很有杀伤力。伊荔缓缓的走到我面前,把棉袜慢慢的塞进了嘴里。跪下!!!伊荔一声大喝!我彻底放弃了抵抗,扑通一声跪在了伊荔脚下。

行了走吧。说着,伊荔把我拽起来,并把我的车和她自己的的车锁到了一起,和我步行回家。短短的一百米里,我被伊荔推搡着。不久我们就走到了伊荔的家。

开了门,伊荔把我推进了屋里。我们走到了鞋架前,伊荔拿掉了我嘴里的袜子,对我说:跪下,给我换鞋!!我哪敢不听?马上跪下了。用嘴呀!伊荔强调到!我跪着用嘴先解开鞋带,然后费力地用牙咬住鞋底,拽下了伊荔的鞋。之后,我从鞋架中拿出一双拖鞋,正准备给伊荔换上,被伊荔一脚踢倒在地。“贱奴,竟敢用手给我穿鞋,用嘴叼。”我没办法只好一只一只地叼起拖鞋,给伊荔穿上。

伊荔用脚勾起我的下巴,轻蔑的说:你这贱货,服了吧,你何苦呢,当初给我舔舔鞋,舔舔袜子不就完了吗?非要受这等侮辱!给你十分钟时间,先把我的旅游鞋舔干净,鞋底也要舔,舔完后爬到卧室来,如果让我发现舔得不干净,有你好看的。” 说完伊荔进了卧室。

十分钟后,伊荔从卧室中出来,发现我正趴在地上卖力的舔着。“咔咔”伊荔用摄像机拍下了我舔她鞋的镜头。“舔得怎么样了?”伊荔得意地问道。我把舌头收回去,说到“这就舔完了。”伊荔看了看鞋,鞋面和鞋底确实被舔得很干净,像刚刷过的一样。还比较满意,就说:“我的鞋垫赏给你吃吧。”“这,鞋垫怎么能吃哪?”我很为难。

“你竟敢不听我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跟我到卧室来”  说着拽起我,推搡着进了卧室。

伊荔坐到了床上,我自觉的跪到了伊荔面前。伊荔把脚放到了我的嘴前。伊荔指示着:舔脚踝!舔脚趾!舔脚面!……”。我则言听计从的舔着伊荔的脚。伊荔更加来劲了!你上来。言罢,把我拽到床上,一个嘴巴,把我打翻在床上。骑在我身上,左右开弓,煽了我十分钟的嘴巴。打得我直求饶!可是伊荔哪里听,她已经兴奋得不能自己了。

又一阵狂煽后,她从我身上起来,把先前的那双袜子又塞到了我的嘴里,然后,穿上另一双粉红袜子的脚踩到了我的嘴上。看着我痛苦的表情,她感到很满足。我痛苦的挣扎着,但是无济于事。在她的脚下,我已经失却了尊严。

过了一会,伊荔拿下了脚。让我喘了口气。之后又把脚踩到我的嘴上,另一只脚夹住我的鼻子。等到我憋得快不行时才拿下来,然后又放上去,如此进行了十多个回合,把我折磨得死去活来。

她又想出了一个新招。她把自己穿了好几天的另一双白棉袜,放在了枕头上。拉过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我,大声的说:现在,我教你崇拜我的袜子!你跪到袜子面前,磕十个头,然后趴到袜子上大口大口的闻!!!”我哪敢不听,挪到袜子面前,磕了十个头,然后趴在上面大口地呼吸。伊荔把这一情景拍了下来。

十分钟后,她把我拽了起来。我们两个人面对面的站在床上,伊荔趾高气扬;我则垂头丧气,身子有些站不稳。这时伊荔指了指脚上的粉红色袜子。我绝望的跪下了,趴在伊荔脚前,一步一步的爬向踩踏部落伊荔的粉红袜脚。

!!伊荔一声令下,我把脸埋到了伊荔的粉红袜脚间。这时伊荔拿出了相机,拍下了这些镜头。看着刚才还和自己叫板的女人舔着自己的袜子,伊荔哈哈大笑。此时房间里充斥着我舔袜子的呼吸声。

过了十分钟,伊荔觉得这项活动进行得差不多了。就命令我跪在床下,用嘴把她脚上的袜子脱掉。我乖乖地跪在伊荔的脚下,用嘴一点一点地把伊荔的袜子脱下来。“含在口中,愉快地品尝”,我听话地把袜子放进自己口中,做出品尝的样子。我被命令躺在地上品尝,伊荔则把双脚放到我脸上肆无忌惮地蹂躏,我口含伊荔的棉袜,脸上被她的脚蹂躏,简直要昏过去。伊荔又用相机把它拍了下来。在之后的各种场景中,伊荔的相机咔咔地响个不停。

半个小时后,伊荔把我拽起来,拿掉她口中的袜子,又把她一脚踢倒在地上。“贱奴,我的袜子味道怎么样吗?”伊荔问道。“有点臭”我老实回答道。“你竟敢说我的袜子臭。”伊荔一脚踢在我脸上,然后踩在她脸上肆意揉搓。我哭着求饶。“我再问你一下,我袜子的味道怎么样?”“很香。”我很委屈地答道。“看来你还不太情愿。”伊荔接着踩踏我。“你的袜子很香。”我求饶道。

伊荔把我拽到床上,坐在我的脸上,我简直要窒息过去。伊荔看差不多,下来,坐在我的胸上,说到:“让你含我的袜子是你的荣幸,许多男人想含都含不上呢。有个男的为了含我的袜子,一连一个月天天给我磕头,我才答应他。你居然不是好歹。你这个小贱人,不要以为自己长得漂亮。你有我漂亮吗?你只配做我的奴隶,你注定要做我的奴隶。你以后就是我的奴隶了,以后要叫我主人,称自己为贱奴,听到没有,贱奴。大声而高兴地回答我。”

我为了不再受折磨,就回答道:“主人,贱奴以后都听您的话,您的袜子真香。”伊荔征服感油然而生,这种征服感与以前征服男人不同,令她很陶醉。“既然你说我的袜子很香,你就吃了它。”我哪肯吃袜子,但拒绝也不行,只好向伊荔求饶。

“不吃我的袜子也可以,但以后每天晚上睡觉你都要含着我的袜子。我会在你家安个监视器,如果发现你胆敢违反我的命令,就对你严惩不贷。听清楚了吗,贱奴?”

“听清楚了,主人。”我委屈地回答道。“怎么听起来好象还不太情愿?”“主人,我很高兴能含着你的袜子睡觉”我讨好到。“贱奴,你现在有没有男朋友?”“主人,有。” “那我问你,你和你男朋友做爱时,你还含着我的袜子吗。”“我会含着主人的白棉袜与男朋友做爱。”听我这么说,伊荔笑弯了腰。好大一会才缓过来,说:“乖,你后就要这么乖,听话我就不惩罚你了。你要一开始的时候就按我的要求舔我的鞋袜,也不会遭那么大的罪了。”“是主人,是贱奴不好。”“好,你别光说,到时候一定要做到,不然的话有你好看的。你男朋友现在在哪?”“他出国了,三个月之后才回来。”

“好,这三个月你隔天来我这儿一趟,让我玩一玩,我也可能去你家玩你,每次我会把刚穿过的两双袜子给你,在你回家或我从你家离开后,你都要把我的袜子含在口中,每只含一晚上;第二天用清水给我洗干净。第三天晚上把洗过的两只袜子给我,然后我再把刚穿过的两只袜子给你,你要接着做。总之以后,每天晚上你都要含着我的袜子睡觉。”伊荔眉飞色舞地继续说:“你是我的奴婢,我也要把你男朋友变成我的奴隶。现在爬到地上去给我磕头,发誓永远做我的奴隶,发誓要长一些、动听一些,说得好我会给你奖赏;说得不好我会给你惩罚。”

我爬到床下,伊荔坐在床上。我爬到伊荔脚下,给她砰砰地磕起头来。然后我说:“我发誓做永远做伊荔主人的奴隶,永远匍匐在伊荔主人的脚下,用我的贱舌头舔您高贵的脚,以及穿在您高贵脚上的鞋袜。我将每晚含着伊荔主人的袜子睡觉。在我与男朋友做爱时,我也会含着伊荔主人的袜子。我将永远忠于伊荔主人,做您忠实而驯服的奴隶,求伊荔主人收下我这可怜而卑下的奴隶吧。”伊荔听后笑得在床上打滚,半天停不下来,我在地上不停地给伊荔磕头。

过了半天,伊荔才缓过气来,笑着对我说:“贱奴你表现得很好,我很高兴,就赏你舔我的脚把。”我忙把嘴凑过去,用心舔伊荔的脚。舔得十分投入。伊荔看着我趴在地板上像一只小狗一样舔自己的脚,高兴得哈哈大笑,并用摄像机拍了下来。我为讨好伊荔,把伊荔的双脚舔得干干净净,脚趾缝也被清理干净。

伊荔让我舔脚足足舔了一个小时。之后又端过来洗脚水,让我跪在她的脚下给她洗脚,洗完后我正要倒出去,被伊荔大声喝止:“喝了它。”我看着伊荔的洗脚水,正在犹豫,伊荔一巴掌打过去,接着又是啪啪几巴掌。“贱奴,让你喝我的洗脚水是你的荣幸,快喝。”我没办法,只好含着眼泪喝了伊荔的洗脚水。“贱奴,好喝吗?”我小声地说到:“好喝”。“我听不见大声点!”“好喝!”我又重复了一遍。“你说‘主人的洗脚水很好喝,我非常喜欢,还想喝。’”伊荔命令道。我此时只能机械地重复着伊荔的话。

这时伊荔把脚踩在我头上,说“既然你说好喝,以后你过来,让你喝个够,你看行吗?!”口气分明是不容置疑! 这样,你要是同意,就把粉红色袜子含在口中;你要不同意,就把白棉袜给我吃了。”面对着这样的境况,我别无选择,只好把伊荔的粉红色袜子含在口中。

“好,今晚你就别回去了,明天再回去。今晚你就供我玩。”她又用嘲弄的口气问我:“你同意吗?同意就给我磕十个头,不同意就把口中的袜子给吃了。”我含着袜子说不出话来,只是很乖地给伊荔磕起头来。磕完十个后,伊荔还嫌不够,又让我磕了100个头。我含着伊荔的袜子,跪在伊荔脚下嘭嘭地磕头,伊荔看着电视,就像我不存在一样。

磕完后,伊荔让我把袜子从口中拿出来。说到:“我要如厕,你去把马桶给我打扫干净。记住只准用舌头。”这时更大的刁难,我还在犹豫,伊荔一脚踩在我嘴上,使劲地踩,弄得我喘不过气来。“你要答应去舔,就用你的贱手放在我脚上,不然的话,憋死你。”伊荔吓唬道。我只好答应,爬到伊荔的卫生间,用舌头把伊荔的马桶舔得干干净净。伊荔如完厕后,对我说:“没水冲了,你喝了吧。”我此时已完全放弃尊严,任凭伊荔玩弄,她跪在马桶边,闭着眼,咕噜咕噜地把伊荔的圣水喝了。

之后,我用伊荔的洗脚盆涮了嘴,又刷了牙。伊荔又把白棉袜塞进我口中,告诉她让她一直含到第二天上午离开。粉红棉袜则被绑在我的鼻子上。然后又把自己的内裤套在我头上。让我做自己的马,骑着我在房间里转,转了一圈又一圈,把我累得筋疲力尽,终于不支倒在地上。伊荔也觉得差不多了,就停止了对我的蹂躏。

之后她要睡觉了,她把我捆绑在马桶上,我的头被放进马桶,盖子半盖着,嘴里依然含着伊荔的袜子,头上依然带着伊荔的内裤。伊荔去睡觉了,我就跪在马桶边被绑着渡过了艰难的一夜。被绑着十分难受,又受如此巨大耻辱,我怎么也睡不着觉。就这么胡思乱想着,自己已被伊荔拍照,怎么也逃不过她的手心,最后决定干脆死心踏地做伊荔的奴隶算了,这也许就是天命,上天让我做伊荔的奴隶。此时我感觉伊荔很高贵,自己很卑贱,也只配做伊荔的奴隶。再说死心塌地做她的奴隶,她以后对自己会好些。就这样胡思乱想着,天明时才迷迷糊糊地睡了。

第二天早上,伊荔起来后来到卫生间,把我松开帮,拿下内裤,拿出袜子。问到:贱奴,昨晚睡得舒服吗。“ 我边磕头边说:“舒服得很。我只配做您的奴隶,我以后愿作主人您忠实的奴隶,任你玩弄。”伊荔听了很高兴,哈哈大笑:“睡了一觉就是不一样,进步不小啊。你现在觉悟挺高啊。如果昨天有这么高的觉悟,就不会吃那么多苦了。”“好了,我现在要小解,你知道该怎么办。”我听话躺在地上,伊荔坐在她脸上,一股股透明的液体流入我口中,由于憋了一夜,很多,我大口大口地喝着,不让它从口中流出来。最后,我完全喝下了伊荔大概一公升的尿液。“我的尿好喝吗?贱奴?”“太好喝了,主人,就像可乐一样。我还想喝。”我讨好地说。伊荔听后再次笑弯了腰。伊荔对我说:“昨天你成为我的恋足奴隶,今天你表现很好。以后你好好做我的奴隶,我会对你很好的。你现在回去吧。”我给伊荔磕了十个头,回去了。

此后三个月,我每天来伊荔这儿,让她玩弄,基本内容是给伊荔舔脚、舔鞋、舔袜、喝洗脚水、喝圣水、踩踏、骑乘、磕头。每天伊荔把跑了一天的袜子脚放在我脸上蹂躏,然后我叼下袜子,伊荔再把赤脚放在我脸上摩挲,以上两个进程一小时。之后舔伊荔的脚,舔上一小时,舔完后用牛奶为伊荔洗脚,洗完后把洗脚牛奶喝下去。之后和伊荔的尿,每天大约一公升。三个月共喝伊荔的尿90公升。伊荔不高兴时还扇我耳光,这时我就比较自觉,伊荔要打她哪个脸,她就把脸递过去,她完全成为伊荔的奴隶,所作所为都是让伊荔高兴。末了含着她的袜子睡觉。由于习惯了含着伊荔的袜子睡觉,有一天伊荔忘了给她袜子了,她感到很不舒服,给伊荔打电话,说:“主人,没有你的袜子我睡不着觉。”把伊荔逗得哈哈大笑。伊荔见她这么乖,以后对她也温柔多了,不再打她了。

三个月后,我的男朋友从国外回来了。我果然按照自己发誓的那样,在与男朋友做爱时,含着伊荔的白棉袜。我男朋友很疑惑,问是怎么回事,我如实说了,我男朋友听了也很受刺激,在我的引荐下,也作了伊荔的奴隶。当伊荔知道我真的含着自己的袜子和她男朋友做爱时,笑得喘不过气来。我们接吻时,伊荔的袜子,放在我们的嘴唇中间。伊荔经常让我们两个进行舔脚比赛,看谁舔得舒服。我就和她男朋友跪在伊荔的脚下,一心一意地舔伊荔的脚。有时候,我和男朋友一前一后,分别舔伊荔的屁股沟和下面。

一天晚上,我与其男朋友被伊荔叫去。伊荔开门后,两人齐刷刷地跪在伊荔脚下,给伊荔磕头。伊荔命令我在门口舔自己的几双鞋——包括一双高跟鞋、一双帆布鞋、一双靴子、一双凉拖,我的男朋友则爬在地上跟在伊荔屁股后面随伊荔进了卧室。伊荔看电视,我的男朋友趴在地上舔伊荔的脚。一个小时过去后,伊荔喊道:“母狗,爬过来。”我连忙爬过来。

伊荔要睡了,她把一双棉袜塞进我口中,把内裤塞进我的男朋友口中。然后命令我们把嘴和鼻子伸进自己的运动鞋中。等这些完成后,伊荔把两只高跟鞋分别放在我们头上。

“两个贱货都给我听好了,我睡觉的时候,你们就这样跪在我床下,谁要是把鞋弄掉了,看我怎么惩罚他!”说完就睡了。

我与男朋友嘴里含着伊荔的袜子和内裤,嘴和鼻子伸进伊荔的鞋中,头上顶着伊荔的高跟鞋。这是天大的耻辱。我突然感到一丝悲哀:同为女孩,我与伊荔的命运却是天壤之别。也许这是上天的旨意吧。我们两个坚持了几个小时后就不行了,倒下睡着了。

伊荔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我们躺在地上睡着了,很生气。她把我们踢醒,怒斥:“你们说该怎么办?”我和男朋友见自己闯了祸,都很害怕,在地上怦怦地给伊荔磕头求饶。

伊荔命令道:“跟我去洗手间。”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