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恋足文学

漂亮女孩脚下的情侣奴(一)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11 11:11:04 人气: 标签:

我叫科夫斯基,俄罗斯人,在英国留学。在网上,我结识了三位来自中国的漂亮女孩:佳佳、蕊蕊和菲菲,并成为她们的奴隶。

礼拜一下午,我接到蕊蕊通知,让我过去。

我到了她们宿舍门口,发现门是关着的。于是敲门,里面问是谁。我报上名字。佳佳给我开了门。

刚一进门,我突然发现里面又多了一男一女。男的双手被反绑着跪着,女的脸被菲菲坐在下面,双腿在挣扎着。我依旧跪下给三位主人每人磕了三个头。

佳佳:“奴隶,今天是让你来看节目的,不是来玩你,你跪倒一边好好观看。”

我说:“是,主人”然后爬到门口,跪好。

这时只见跪在蕊蕊脚下的男孩哀求:“主人,您们放了我女朋友把把。”边说,边给蕊蕊磕头。我有点迷惑不解。

见我迷惑,佳佳对我说:“这个男的是那个脸被菲菲坐在下面的那个女的男朋友。他是日本留学生,叫藤原三郎,那个女是美国留学生,叫若斯。若斯今天下午在走廊里踩到菲菲脚上,不但不道歉,还动手要打菲菲。我们就把她拽来了。藤原三郎听说自己女朋友遭难,一开始还仗着自己是练体育的要耍横,结果我们略施小计,就把他捆上了。他现在屈服了。只是若斯还不屈服,于是菲菲就坐在她脸上了。”

蕊蕊不理藤原三郎。藤原三郎加大给蕊蕊磕头的力度,磕的地板咚咚响。蕊蕊还是不理他。藤原三郎便说:“只要你们答应放过我女朋友,让我做什么都行。”

蕊蕊:“哎吆,真痴情啊。那好吧,我的靴子有点脏,怎么办啊?”

藤原三郎:“我给您擦干净。”说完就用袖筒擦蕊蕊的靴子。

蕊蕊:“贱狗,我让你用袖筒擦了吗?你的袖筒配擦我的靴子吗?”

佳佳:“笨蛋,用舌头舔啊。”

藤原三郎:“这怎么能行呢?你们也太过分了。”

佳佳:“那你还想不想救你女朋友?”

藤原三郎没法,只好把脸贴在地上舔蕊蕊的靴子。蕊蕊故意刁难他,让他不好舔。藤原三郎的嘴只好随着蕊蕊的靴子来回奔走。那样子狼狈极了。

咔嚓!佳佳把藤原三郎舔蕊蕊交的情景拍了下来。

菲菲:“蕊蕊,别捉弄他了,让他好好舔把。”

蕊蕊这才停止捉弄藤原三郎,是藤原三郎好好舔自己的靴子。

“狗奴隶,把我的靴子舔干净了,不然的话,不然的话你女朋友就一直呆在菲菲屁股下。”蕊蕊斥道。

藤原三郎卖力地舔着菲菲的靴子,感到很耻辱。自己原来都是欺负别人,那被别人这么欺负过啊。

每个靴子舔了一刻钟。蕊蕊把靴子抬起来,让藤原三郎舔靴底。藤原三郎正犹豫,蕊蕊一脚踩在他头上,使劲往下踩,痛的藤原三郎嗷嗷叫。

“怎么样,你敢不听我的话。”

藤原三郎的头被蕊蕊踩在脚下,只好乞讨:“主人,我错了,请给我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吧。”

蕊蕊这才把脚从藤原三郎头上移开,把鞋底伸到藤原三郎嘴前。藤原三郎心一横,闭上眼睛,舔起蕊蕊的鞋底。

“怎么,舔我的鞋底有这么难受吗?怎么科夫斯基舔我的鞋底就那么陶醉呢?你说是不是,科夫斯基?”蕊蕊不放过藤原三郎。

我对蕊蕊说:“是的,主人。能舔您的鞋底是我们做奴隶的荣幸。您的鞋底比我们奴隶的舌头高贵不知多少倍。”

我又对藤原三郎说:“兄弟,不瞒你说,我也是三位主人的奴隶。她们那么高贵,能做她们的奴隶是我们的荣幸。我能愉快地舔蕊蕊主人的鞋底,你为什么就不能呢?”

蕊蕊、佳佳和菲菲都鼓掌对我的话表示赞赏。藤原三郎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好像有所触动,舔起蕊蕊的鞋底没那么难受了。舔着舔着居然变得投入了,好像周围的什么事情都不存在了。

蕊蕊:“他和科夫斯基一样贱,这不舔我的鞋底舔得那样忘情。”

佳佳:“蕊蕊,他在和你的鞋底接吻,所以才那么忘情。哈哈”

蕊蕊、菲菲和我都被逗笑了。

菲菲:“他和你的鞋底接吻,他女朋友在和我的屁股接吻。哈哈”

我们都大笑起来。

藤原三郎没有笑,虽然感到很耻辱,但还是认真地、专注地把蕊蕊的鞋底甜得干干净净。好像被水洗过一样。

蕊蕊看了看自己的鞋底,很满意。“这就对了吗。能舔我的鞋也是你的荣幸,别人想舔还舔不了呢?嘿嘿。现在跪下给我磕头,求我收你做奴隶。”

藤原三郎此时已被征服了,乖乖地给蕊蕊磕头,边磕头边说:“奴隶藤原三郎乞求作蕊蕊主人的奴隶,今后任凭主人驱使,做主人脚下的一条狗,请主人收下我。”

蕊蕊:“这么挺有天分的吗?不教就懂。科夫斯基,你可要有危机感了,你看藤原三郎进步这么快。嘻嘻”

我说:“是,主人。我一定要加倍努力,不能让藤原三郎赶上。”

蕊蕊接着对藤原三郎说:“好,看你这么乖,就答应收你做我的奴隶。你现在还得求菲菲和佳佳,她们都原谅你之后,才能放你女朋友。”

藤原三郎向蕊蕊磕头谢恩。之后,爬到踩踏部落菲菲脚下,请求:“菲菲主人,我愿做你忠实的奴隶,做你脚下任你驱使的一条狗。”

菲菲:“你先求佳佳把。坐在你女朋友脸上很舒服,我还想再坐会。”若斯的双腿还在挣扎着,想必刚才藤原三郎的所作所为她都知道,只不过看不见。

藤原三郎爬到佳佳脚下,请求:“佳佳主人,我愿做你驯服的奴隶,做你忠实的走狗。”说完,不停地给佳佳磕头。

佳佳用脚尖挑起藤原三郎的下巴,说:“你先把我的鞋袜脱了。”

藤原三郎正准备用手脱佳佳的帆布鞋,佳佳一脚把他的头踩下去。斥到:“用嘴。贱狗,你的脏手配脱我的鞋吗?记住,以后只准用嘴。”

藤原三郎赶忙把嘴贴到佳佳的鞋上。用牙先解开鞋带,然后咬住鞋跟使劲往下拽。但技术不熟练,半天没拽下来。佳佳不高兴,一脚把藤原三郎的头踩在地上,使劲地揉搓。藤原三郎的脸被踩得变形,看上去很痛苦的样子。

我在一边看得很是带劲,感觉比自己受蹂躏还刺激。但我想做个人情,于是便说:“佳佳主人,藤原三郎刚学用嘴脱鞋,还不太熟练。我可以给他做个示范吗?”

佳佳:“好吧,贱狗,把头抬起来,看科夫斯基怎么做的。”

我爬到佳佳脚下,用嘴咬开鞋带,然后咬住佳佳的鞋跟,一下子拽下来。然后又咬住佳佳的袜尖,一下把他拽下来。

藤原三郎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没想到还有这么高的技术。藤原三郎感激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用嘴给佳佳拖鞋。由于收到我的指点,虽然他脱鞋的速度比较慢,但最后还是拖了下来。用嘴给佳佳脱下鞋后,藤原三郎很兴奋,感觉自己很有成就感。

    我在旁边说:“藤原三郎,戒骄戒躁,主人的袜子你还没脱下来呢!”藤原三郎连忙说是,用嘴含住佳佳的袜尖,使劲往下拽,虽然力度不小,但角度有点偏,一下并没有拽下来;又拽了一下,还没有拽下来。藤原三郎很着急,额头急出汗来。

我给藤原三郎指点:“先用嘴唇含住袜根,拽一下,然后再含住袜尖往下拽”藤原三郎按说说的去做,果然很快把佳佳的袜子给脱下来。藤原三郎很感激我,连说谢谢。

佳佳:“贱狗,把我的袜子含在口中,然后给我磕头,求我放过你女朋友。”

藤原三郎听话地把佳佳的袜子吞在口中,吞下袜子后,藤原三郎有反胃的感觉,又把袜子吐出来。佳佳很生气,“怎么,我袜子的味道不好吗?”藤原三郎连忙叩头,说:“不是,主人的袜子很香。”藤原三郎的话把佳佳逗乐了。“那你就好好品尝。”

藤原三郎再次把佳佳的袜子吞进口中,这次好些了。然后又把另一只袜子往口里吞,可怎么也有一点漏在外面。那个模样很是可笑。蕊蕊把这个情景照下来。刚才蕊蕊拿着相机就一直没停。

藤原三郎含着佳佳的棉袜不停地给佳佳磕头,当佳佳叫停的时候,我查了一下,藤原三郎给佳佳磕了240个头。

佳佳:“好了,我答应放你女朋友了,你再去求菲菲把。”

藤原三郎抬头的时候用力较大,里面的袜子竟然进了肚子。藤原三郎突出另一只袜子,一阵干呕。之后,爬到菲菲脚下磕头,请菲菲放过若斯。

菲菲指着自己的运动鞋说:“我的鞋垫有点旧了,你把它给吃下去吧。嘻嘻”

藤原三郎刚无意吞下佳佳的棉袜,现在又要吃菲菲的鞋垫,真够难为他的。可是没有办法,他不敢违背菲菲的意志。他衔出菲菲的鞋垫,先是费力地把一个鞋垫咬成几块,然后又费力地把它吞咽下去。之后,他直反胃,差一点没呕吐。吃完第一个鞋垫后,藤原三郎正想吃第二个,被菲菲阻止了。

菲菲:“贱狗,你想独吞哪?这一只留给你女朋友。”

菲菲这才从若斯的脸上起来。若斯满脸流着泪水,爬起来,两腮鼓鼓的,充满愤怒。

原来若斯的嘴里塞着菲菲的棉袜,所以她的两腮才那么鼓鼓的。

若斯吐出袜子,袜子上混合着大量口水。若斯对着菲菲大骂。菲菲、佳佳和蕊蕊都很生气,若斯居然还不听话。

菲菲:“藤原三郎,你只要劝说你女朋友和你一起做我们的奴隶,我们就放过她。”

藤原三郎连忙爬到若斯身边,劝若斯一块臣服。若斯对准藤原三郎的脸就是两巴掌,“你这个贱骨头,我现在就和你分手。”

藤原三郎:“别阿,若斯,我这不都是为了救你吗?”

若斯:“我不用你来救我,你给我滚开。”

藤原三郎:“若斯,我求求你了。你不做她们的奴隶,她们不放你走啊。”

若斯:“她们敢。”说完就往外走,但被佳佳和蕊蕊截住。

菲菲突然大喊一声:“母狗,跪下。”若斯不由自主地跪在菲菲脚下。蕊蕊、佳佳和菲菲都露出胜利的表情。藤原三郎和我都松了一口气。

你真的愿意做我的奴隶吗,若斯?菲菲不依不饶地说。

若斯不太情愿地点了点头。菲菲突然给了若斯一个耳光,说话,哑巴啊?说出来我还未必同意呢?给我的感觉需要是你很情愿的求我,而不是我逼你,听到了吗?

若斯垂头丧气:我,若斯从今往后就是您的奴隶。我可以为你去死。给你做牛做马。菲菲瞥了她一眼,还不错,还不快拜见主人?

只见若斯真的咚咚地叩起了头,拜见主人,拜见主人。

“早这样多好,就不会遭那么大罪了。告诉你朋友,我的屁股味道好不好?要实话实说啊!菲菲故意耍弄她。

味道很好,主人的屁股真是美味极了。真没想到若斯还会讨好人,藤原三郎看若斯这么说,不由得放下心来,心想这下菲菲不会为难她了。

呵呵。说假话了吧?该不该打?我的屁股还味道美吗?

菲菲好象故意难为若斯。藤原三郎有点紧张。

这,味道不太好。

什么?你敢说我屁股味道不好?菲菲大怒,巴掌挥了过来,藤原三郎趁势扑了过去,这样一来耳光正好打在了藤原三郎的脸上,痛的藤原三郎不行。

菲菲更加生气了,造反啊?你敢替她受过?好,我要你大胆,一会看我怎么收拾你。

菲菲继续朝向若斯给她几个耳光,若斯啊啊的叫着,每一下耳光过后,叫声都是那样的响。母狗,给我钻过去。说着,菲菲劈开了双腿,若斯顺从的钻了过去,公狗,接上。藤原三郎也尾随着若斯钻了过去。母狗,继续。就这样他们在菲菲胯下钻了有一刻钟。

菲菲暂时满足了征服欲,对若斯说:“母狗,快去拜见另两位主人。”

若斯爬到佳佳的脚下:“拜见主人。拜见主人。若斯以后就是您的奴隶,可以为您去死,给您做牛做马。”

佳佳对藤原三郎说:“你爬过来。你们两个贱货一块给我磕头”

藤原三郎爬到佳佳脚下,和若斯并排跪在佳佳脚下。两人一起给佳佳磕头。蕊蕊拿相机照下来。刚才菲菲玩弄他们的情景,蕊蕊也照了下来。

佳佳:“你们比赛,看谁磕的多,谁输了惩罚谁。科夫斯基,你查着。”

藤原三郎和若斯都不敢太慢,拼命地给佳佳磕头。磕了992个,若斯眼看就磕不动了。我对若斯叫道:“若斯,再坚持磕八个,就够1000了。坚持啊。”若斯听后又坚持着磕了8个。磕完1000个,她再也磕不动了。倒在地上。

藤原三郎还在磕着,一直磕了1300个。不知道藤原三郎怎么想的,也不照顾一下他女朋友。

佳佳:“若斯,你输了,输了就要受到惩罚。你朋友刚才吃了我一只袜子,你把另一只吃下去吧。”

若斯有为难的表情,佳佳把若斯拽起来,朝她脸上左右开弓,痛得若斯哇哇直叫。

藤原三郎给若斯求情:“主人,让我替他吃下去吧。”

佳佳:“贱狗,你敢替他求情。菲菲你来收拾他。”

菲菲走过来,穿着高跟鞋一脚把藤原三郎踢翻。然后一脚踩在藤原三郎脸上,肆意蹂躏,藤原三郎的脸被踩得变了形。

若斯无奈,只好拾起佳佳的袜子,塞进自己口中。闭上眼睛,一使劲一口气咽下去。接着马上干呕。

佳佳:“奴隶,我袜子的味道怎么样?”

若斯表现得很乖巧:“主人,您的袜子很好吃。”

“胡说,袜子还能好吃。说假话呢,找打啊。”佳佳不放过若斯。

若斯有了上次的教训,不敢实话实说了。她仍然说道:“主人,你的袜子确实挺好吃,就像奶油一样。”

佳佳听了哈哈大笑,蕊蕊和菲菲也跟着大笑起来。

若斯又爬到蕊蕊脚下:“拜见主人。拜见主人。若斯以后就是您的奴隶,可以为您去死,给您做牛做马。”

蕊蕊:“恋足贱人,给我磕头。”

若斯听话地给蕊蕊磕起头来。看着脚下给自己磕头的若斯,蕊蕊的征服感油然而生。突然,蕊蕊把脚踩在若斯头上,漫不经心地揉搓着若斯的头发。

若斯爬在地上不敢动,藤原三郎也不知道蕊蕊会对若斯做什么,很紧张的样子。

蕊蕊:“你朋友刚才舔了我的靴子,你再把我的凉拖舔了吧。穿了一天了。”

若斯赶忙爬到蕊蕊凉拖边,正想舔,蕊蕊:“把鞋拿到这边来舔。”

若斯正想用手去拿,蕊蕊斥到:“贱人,用嘴衔过来。”

若斯无奈,只好用嘴衔蕊蕊的凉拖,她费了很大劲,只能衔住一只。她先把一个衔过来,又去叼另一只。等把两只都衔过来,她把脸贴在蕊蕊的凉拖上,委屈的舔起来。

蕊蕊:“怎么,让你舔我的凉拖,你不但不谢恩,还不高兴?你怎么这么不识抬举?”

若斯:“主人息怒,若斯很喜欢舔您的凉拖。你的凉拖真是香甜啊。”

蕊蕊、佳佳和菲菲都笑起来。

蕊蕊:“藤原三郎,你看你女朋友舔我凉脱的样子,像个什么?嘻嘻”

藤原三郎:“这个,这个,像个……”

蕊蕊一脚踢翻藤原三郎,又用脚在他脸上猛踩。“说,你要是说不好,我就让你的脸一直呆在我脚下。”

藤原三郎:“像个小狗。”

“是个什么小狗呢?”蕊蕊不依不饶。

藤原三郎:“是个,是个,是个母狗”

蕊蕊:“哈哈哈,那你呢,你是什么?”

藤原三郎:“回主人,我是公狗。”

佳佳和菲菲笑得前仰后合。若斯委屈的哭了。

菲菲:“贱人,你还敢哭?你以为你是什么呢?你就只配做我的狗。若斯,你说是不是?”

若斯很委屈,小声说:“是主人”

菲菲:“大点声,我听不见。你要表现出很乐意的样子。”

若斯强作欢颜:“若斯我是菲菲主人的一条狗,是蕊蕊主人的一条狗,是佳佳主人的一条狗。”

三位主人大笑,非常得意。

过了一会,若斯说:“蕊蕊主人,我把您的凉拖舔完了。”

蕊蕊看了一眼,说:“舔的还不错,再把它们衔回去。”

若斯又把蕊蕊的凉拖衔回去。

蕊蕊:“若斯,你刚才说自己是什么?”

若斯这时变得乖巧了:“回主人,我是您和其他两位主人脚下的一条狗。”

蕊蕊:“那我怎么听不到叫唤呢?”

若斯:“汪,汪,汪,汪”心想自己为什么要受此屈辱,又落下泪来。

蕊蕊见状,一脚把若斯踢翻,踩在若斯脸上使劲揉搓,“来,我把你的眼泪擦干。”

藤原三郎给若斯求情:“主人,若斯她是激动的,能做您的狗她很激动。”

蕊蕊被藤原三郎逗笑了:“哦,是这样,是这样吗,若斯?”

若斯的脸被蕊蕊的脚肆意蹂躏,痛得不行,便讨饶道:“是的,主人,能做您的狗我太激动了,以致掉下泪来。”

蕊蕊收起脚:“那你在欢快地叫几声。”

若斯强作欢颜,“汪汪汪汪……”

佳佳踢了藤原三郎一脚:“你怎么不叫啊”

藤原三郎也跟着叫起来:“汪汪汪……”

若斯和藤原三郎的叫声混在一起,蕊蕊佳佳和菲菲笑成一团,我下面再一次湿了。

我向主人请求:“主人,我也跟着他们叫把。”

佳佳踢了我一脚:“你跟着掺和什么?”

我向佳佳磕头:“我也是您的一条狗,为什么厚此薄非呢?”

佳佳、菲菲和蕊蕊听了我的话,笑得抱成一团。

我也跟着汪汪叫起来。于是,整个房间里,三人在笑,三人在叫,笑声和叫声混合在一起……

笑声和叫声慢慢停了下来,这时我发现若斯的表情有了变化,不再难受了,反而有点兴奋。怎么转变这么快呢?可能是我的缘故吧,见我也像他们一样学狗叫,她也不感觉耻辱了。

蕊蕊:“既然你们是情侣,就接吻让我们瞧瞧把。”

藤原三郎看上去无所谓,若斯有点害羞。但他们还是跪在一起,准备接吻。

这时,蕊蕊把她的一只棉袜拿过来,把袜底塞进若斯口中,把袜筒塞进藤原三郎口中。“好,你们含着我的袜子接吻。嘻嘻”蕊蕊说到。

菲菲和佳佳大笑:“蕊蕊,你鬼点子真多。”

藤原三郎和若斯的嘴唇接在一起,但是两人的舌头却被蕊蕊的袜子隔开,接不到一起。蕊蕊:“什么时候,你们两人的舌头接在一起,什么时候结束。”

藤原三郎和若斯都用舌头翻卷着蕊蕊的棉袜,蕊蕊的棉袜在他们的口中来回翻滚,可半天没有成功。他们都急出了汗。这边,蕊蕊、佳佳和菲菲都笑的趴在床上喘不过气来。

藤原三郎突然想起一计,他用舌头用力把若斯口里的那半袜子吸到自己口中,然后用力吞下去。这样,他和若斯就接上吻了。若斯对男朋友的聪明很是佩服。

他们停止接吻,向蕊蕊汇报。当蕊蕊知道真实情况后,不但没有怪藤原三郎把自己的袜子吞下去,还夸他聪明。

藤原三郎激动万分,朝蕊蕊磕头:“多谢主人夸奖,奴隶我以后会更加努力的。”说完,不停地还给蕊蕊磕头。若斯和藤原三郎一样,给蕊蕊磕头不止。

蕊蕊又把脚放在若斯头上,漫不经心地说:“你朋友已把我的一只棉袜给吃了,袜子都是成对的,省下的那只该怎么办啊?嘻嘻”

若斯很聪明:“请主人把它赏给我吃了吧。”

蕊蕊对若斯的表现很满意,拿起自己的另一只棉袜特意慢慢地塞进若斯口中。“先品尝一会,然后再吃下去。嘻嘻”

若斯听话地品尝起蕊蕊的棉袜,舌头在搅动着,腮部一鼓一鼓的。若斯装作很喜欢的样子。过了十分钟,蕊蕊:“好了,吃了吧。”若斯用力一咽,把蕊蕊的袜子吞进肚子。由于此时她已心甘情愿做蕊蕊的奴隶,所以吞下袜子后没有反胃。

“味道怎么样?”蕊蕊眉飞色舞。

“含在嘴里品尝就像吃口香糖,吃下去就像吃块奶油,主人。”

三位主人又一阵大笑。

蕊蕊:“若斯进步很快啊,别骄傲啊。”

若斯听蕊蕊夸奖自己,很激动。又朝蕊蕊咚咚地叩起头来。

菲菲:“佳佳主人和蕊蕊主人的棉袜你们都吃了,还想不想借着吃我的?你们自愿,我不强迫你们,如果你们感到好吃,非常想吃,就吃吧;如果不想吃,就随意。嘻嘻。”

若斯和藤原三郎一起给菲菲磕头:“我们非常乐意吃主人您的棉袜,它再好吃不过了。非常感谢主人对我们的赏赐。”

菲菲拿过自己刚才已被若斯品尝过的棉袜,分别塞进若斯和藤原三郎口中。“若斯,你刚才已品尝过了,直接吃了吧。藤原三郎你品尝一下,再吃。”

若斯已经吃了佳佳和蕊蕊的袜子,所以再吃菲菲的袜子已不费事了,很快就吞下。藤原三郎尽情地品尝着菲菲的袜子,就像在嚼口香糖。等品尝得差不多,然后一口吃下去。吃完后,两人又朝菲菲不停地磕头。

菲菲:“若斯,既然你那么喜欢,我还有一个鞋垫。刚才藤原三郎已吃了一个,剩下的那个留给你了。还不快谢恩。”

若斯十分乖巧,磕头:“多谢主人。多谢主人。”

菲菲:“乖。把它吃了吧。”

若斯同藤原三郎一样,用牙把鞋垫撕成几片,然后费力吞咽下去。

菲菲:“奴隶,我鞋垫味道怎样?”

若斯:“回主人,主人的鞋垫就像面包片一样好吃。”

若斯的话让菲菲、蕊蕊和佳佳笑弯了腰。

菲菲:“现在变得这么乖,真有点刮目相看了。”

若斯:“都是主人调教得好。我只配做主人您的奴隶,我生下来就是给您做奴隶的。能作您的奴隶是我莫大的光荣。”

菲菲:“看,越来越会说话了。”

蕊蕊:“是啊,有这么听话的奴隶在身边服侍着很舒服。”然后问若斯,“你既然恳求我们收你做奴隶,那你以后要随叫随到,听见没有?”

若斯:“是,主人,我以后随时听从主人的调遣。”

佳佳:“那你的照片还要不要了?”

若斯:“我现在已经是主人们的驯服的奴隶了,我还要照片干什么?”

佳佳:“乖。你放心,你的照片,除了我们几个,别人都不会看到。”

若斯感激地给佳佳磕头:“谢主人恩典,奴隶当以死报答。”

若斯在不知不觉中有反抗变成默从,又从默从变成真心臣服。蕊蕊、菲菲和佳佳眉飞色舞。就这样,在很短的时间内,三位漂亮女生征服了一对情侣。

在回去的路上,他们不但没有了沮丧,反而有几丝兴奋。只听见若斯说:“我没想到做奴隶会这么愉快。早知道,就不惹主人生气了。” 藤原三郎说:“主人已原谅咱们了,咱们以后要好好表现。”他还想想起什么,说,“我去请主人赏给咱们一双袜子,咱们做爱的时候,一只含在咱们两人口中,一只当避孕套……”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