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恋足文学

漂亮女孩脚下的情侣奴(二)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11 11:12:52 人气: 标签:

第二天下午,我和藤原三郎、若斯按主人的命令再次来到主人房间。若斯与蕊蕊她们的房间是上下层。若斯的房间在蕊蕊房间的正下方。

昨天,看到藤原三郎和若斯吃了她们的袜子,十分眼馋。所以,今天在磕完头后,便向主人请求也赐给我袜子吃。

三位主人又被我逗笑了。

蕊蕊:“哈哈。前天我刚把袜子给你,昨天又让藤原三郎和若斯吃了一双,那还有什么袜子给你。要不你把我的鞋垫也吃了吧。嘻嘻”

佳佳:“还有我的,菲菲的已经被藤原三郎和若斯吃了,你吃不上了,吃我们两个的把。”

我磕头谢恩,然后先爬到蕊蕊的帆布鞋旁,叼出一只鞋垫,现在嘴里品尝一番,然后一口吞下去。这个我有经验,那回,我一口气吃掉川子、纯子、樱子和栀子的四只白棉袜和四只鞋垫。我又叼出另一只,品尝一番,然后吃下去。之后我爬到佳佳的帆布鞋旁,把她的两支鞋垫先后叼出来,咀嚼一番,然后吃下去。

吃完后,我说道:“报主人,我吃了这么多东西,有点渴。请主人赏赐给我一点饮料。”

蕊蕊、佳佳和菲菲再次笑得前仰后合。

菲菲:“乖奴隶,你想喝苹果汁、桔子汁还是蜜桃汁?嘻嘻”

我说:“回主人,我都想喝。”

菲菲:“哈哈,你不怕撑死啊。”

我说:“能喝如此甜美的饮料,撑死也值了。况且藤原三郎和若斯都在,他们不会无动于衷,看着我撑死的。”

藤原三郎和若斯一脸茫然,我便告诉他们这些饮料分别是佳佳、菲菲和蕊蕊的洗脚水。藤原三郎和若斯听后一脸兴奋,表示也要品尝三位女主人们的洗脚水。

蕊蕊、佳佳和菲菲对我们的表现非常满意,也非常得意。我和藤原三郎打了三盆洗脚水。

菲菲:“若斯,你爬过来给我洗脚。”若斯乖乖地爬到菲菲脚下。

蕊蕊:“科夫斯基,你爬过来给我洗脚。”我高兴地爬到蕊蕊脚下。

佳佳:“藤原三郎,你爬过来给我洗脚。”藤原三郎兴奋地爬到佳佳脚下。

若斯跪在地上正准备用手给菲菲洗脚。菲菲:“用嘴。把脸伸到连脚盆中,用嘴给我洗。你的贱手还不配给我洗脚。”若斯便撅着屁股,把脸伸到菲菲的洗脚盆中,嘴伸到水里面,含着菲菲的脚趾来回吮吸。其实,说是给菲菲洗脚,还不如说是舔菲菲的脚和喝菲菲的洗脚水并行。等洗完脚,若斯已经喝了菲菲半盆洗脚水。

我刚跪在蕊蕊脚下,就把脸伸到蕊蕊的洗脚盆中,嘴伸进洗脚水中,先把蕊蕊的脚趾含在口中吮吸,然后伸出舌头舔蕊蕊的脚面。舔完脚面,蕊蕊掂起脚掌,让我舔脚底。等给蕊蕊洗完脚,我也喝了蕊蕊的一半洗脚水。

藤原三郎见我这样,也跟我学,只不过动作有点笨拙,还被呛了一下,惹得佳佳格格的笑。藤原三郎哪比得上我呢,在此之前,我用这样的方式一口气给川子、纯子、栀子和樱子四个人洗了脚,洗完脚,光喝她们的洗脚水我就喝饱了。藤原三郎给佳佳洗完脚,也喝了一半洗脚水。

蕊蕊拿来三个纸杯,在每个洗脚盆中各舀了一杯水,然后拿到一边。接着说:“奴隶们,三个盆子的洗脚水你们都尝一尝,记住味道,呆会考试。”

因为蕊蕊的洗脚水刚才已经品尝了,我就先爬到佳佳的洗脚盆旁,大口大口地喝她的洗脚水。佳佳戏谑:“不要都喝完了,给若斯留点。嘻嘻。”

品尝完佳佳的洗脚水,我又爬到菲菲脚下,她的洗脚水已剩下不多了。菲菲:“他们贪喝,要不是我制止,他们就喝完了。你快喝吧。嘻嘻。”

若斯品尝完菲菲的洗脚水,又去品尝蕊蕊的洗脚水。蕊蕊戏谑:“若斯,悠着点,给你恋足的男朋友留下点。”

若斯品尝完蕊蕊的洗脚水,又爬到佳佳脚下。佳佳:“剩下不多了,注意小口小口地品尝,不然尝不出味道。嘻嘻。”若斯便小口小口地啜着佳佳的洗脚水。喝完后,还意犹未尽地舔一下盆底。

佳佳戏耍她:“若斯,我们谁的洗脚水最好喝啊?”

若斯:“三位主人的洗脚水都很好喝。正像科夫斯基所说的那样,菲菲主人的洗脚水桔子汁味,蕊蕊主人的洗脚水蜜桃汁味,主人您的洗脚水苹果汁味。”

佳佳大笑:“那你最喜欢喝什么?桔子汁?苹果汁?还是蜜桃汁?”

若斯:“我都爱喝。”

佳佳把光脚放在若斯脸上戏耍,一只脚脚趾轻轻夹住她的鼻子,脚掌压在她的嘴唇上;另一只脚架在她的头上。然后说到:“只能选一个。”

若斯犹豫不决,担心说谁的都不行。佳佳的脚趾用力,夹紧了若斯的鼻子。

若斯无奈,只好说:“我最喜欢喝苹果汁。”说完很害怕,担心菲菲和蕊蕊惩罚她。佳佳却很高兴,用脚趾拨弄着若斯的脸玩。

佳佳边用脚趾拨弄着若斯的脸,边问我,“科夫斯基,你最喜欢喝什么?”

三位女主人我都十分崇拜,其中对蕊蕊的崇拜稍多一点。我便说:“我最喜欢喝蜜桃汁。”

蕊蕊听完我的话,十分高兴,“科夫斯基,你真乖,你真是我的乖奴隶,主人我定有重赏。嘻嘻。”

我当时正趴在菲菲脚下,她听我这么说很生气,一脚把我的脸踩进洗脸盆中。

蕊蕊:“菲菲,科夫斯基是我的乖奴隶,你不要为难他。科夫斯基,你不要害怕,你蕊蕊主人给你作主。”

菲菲瞪了蕊蕊一眼,从我头上抬起脚来。我刚抬起头,菲菲一脚踹在我脸上,将我踹到。“贱奴,看我以后怎么惩罚你。”我诚惶诚恐,匐在菲菲脚下磕头不止。

蕊蕊用脚拨弄着藤原三郎的脸,问:“藤原三郎,你最喜欢喝什么?”

藤原三郎也很犹豫,知道说哪个都不行。但他转念一想,现在只剩下桔子汁,如果自己说别的,那菲菲一定饶不了他。想起菲菲把自己踩在脚下蹂躏的情形,藤原三郎就害怕。于是便说:“我最喜欢喝桔子汁。”

菲菲很高兴,“藤原三郎,乖,爬到菲菲主人脚下来。”

藤原三郎的脸上正放着蕊蕊的脚,蕊蕊一脚将其踢开。藤原三郎便爬到菲菲脚下。我未等蕊蕊召唤,爬到她的脚下。

蕊蕊对我刚才的回答很满意,她用脚尖跳起我的下巴,然后把脚放在我的脸上来回摩擦,以示奖赏。

那边,菲菲也用脚趾拨弄着藤原三郎的眼睛,藤原三郎毕恭毕敬。

蕊蕊:“菲菲、佳佳,你们看这样好不好?他们三个是咱们共有的奴隶。其中咱们又各有一个私有奴隶。科夫斯基是我的私奴,藤原三郎是菲菲的私奴,若斯是佳佳的私奴。”

菲菲和佳佳都鼓掌,说这样好玩。

这样就定了下来。我们跪在各自的第一主人脚下,磕头谢恩。

蕊蕊:“让他们比试一下磕头数量怎么样?”

菲菲表示赞成,因为藤原三郎昨天一直磕了1300个,她对藤原三郎很看好。佳佳则有点担心,她知道若斯的能量,但还是答应了。

磕头比赛开始。我们三人都尽心尽力,都想讨自己主人欢心,同时证明自己。一时间整个房间充满了磕头声。

佳佳喊起来:“若斯加油。加油若斯。”

菲菲和蕊蕊也分别喊起来:“藤原三郎加油”“科夫斯基加油”……

磕着磕着,若斯渐渐不支了,佳佳再怎么喊加油也没用了。若斯这次比上次有进步,一共磕了1100个。

下面就剩下我和藤原三郎比赛了。我们都攒着一股劲,都想把对方比下去。磕到1400个的时候,藤原三郎有点不行了,但还是咬牙硬撑着。我虽然有点累,但还不是那么累。我磕头的最高纪录是2000,怎么也破不了这个纪录。第一次创这个纪录是在维多利亚脚下。后来给盈盈、青青、伊丽莎白、伊莎贝拉、川子、纯子等漂亮女生磕头最多也是这个数,从来没有再突破,看来这就是我的最高极限了。但今天看来,不必到磕到这个数,就能胜过藤原三郎。

果然,藤原三郎磕完第1500个,就再也磕不动了。我今天不必磕到2000,但也要比藤原三郎多出些,于是我磕了1600个,就停下了。

我获得第一名,藤原三郎获得第二名,若斯获得第三名。

蕊蕊十分高兴,把脚伸到我嘴边让我舔,以示奖励。我兴奋地把蕊蕊的脚趾裹进口中,尽情地吸啜。

佳佳本来对若斯就不抱有信心,因此这次也没有怪罪她。她也把脚伸到若斯嘴边,不是奖励,而是慰劳。若斯见佳佳没有责怪自己,感动得流出泪水。佳佳用脚帮她擦干泪水,然后再次把脚抵到若斯嘴边。若斯激动地张开嘴,把佳佳的五个脚趾全部含进自己口中,卖力的吮吸。

菲菲本来对藤原三郎抱有信心,没想到藤原三郎让她这么失望。菲菲很生气。她穿上高跟鞋,把藤原三郎踢倒在脚下,用高跟鞋使劲踩藤原三郎的脸,藤原三郎的脸极度扭曲变形。菲菲又突然飞起一脚,高跟鞋尖直插进藤原三郎口中,把藤原三郎的嘴撑得很大。菲菲从藤原三郎口中拔出高跟鞋,小腿向后一摆,紧接着又飞起一脚,高跟鞋再次插进藤原三郎口中。这次比上次插的还深,近一半高跟鞋进入藤原三郎口中。接下来,菲菲的高跟鞋在藤原三郎口中随进随出,如入无人之境。藤原三郎的嘴角流了血。藤原三郎痛苦的只呻吟。菲菲还不放过他,于鞋尖在藤原三郎口中进进出出几十个回合后,菲菲的鞋跟又插进藤原三郎口中。菲菲的高跟在藤原三郎口中来回抽插,把藤原三郎蹂躏得死去活来。藤原三郎想讨饶,可嘴里面先是塞着菲菲的鞋尖,后是插着菲菲的鞋跟,说不出话来。直到菲菲的高跟在藤原三郎口中又抽插了几十个回合后,菲菲才停下来。气喘吁吁地坐到床上。藤原三郎像只死狗一样,躺在地上呻吟。

在菲菲蹂躏藤原三郎的同时,我正陶醉里吸啜蕊蕊的脚趾,无心他顾,若斯虽想替她男朋友求情,但恐惹来更大惩罚。等菲菲惩罚完藤原三郎,蕊蕊的十个脚趾被我认认真真地舔了一遍。若斯也半激动半不安地舔完了佳佳的脚趾。

蕊蕊安慰菲菲:“菲菲,犯不着和一只狗生这么大气。你刚才对他的惩罚真叫过瘾,现在还生气吗?”

菲菲扑哧一下笑了,“早不生气了,刚才的确很好玩,以后要多这么玩。”

藤原三郎和若斯听菲菲这么说,都满脸恐慌,一起爬到菲菲脚下磕头,求菲菲脚下留情。

菲菲把他们两个踢倒在地上,左脚踏在若斯脸上,右脚踏在藤原三郎脸上,两个鞋跟分别插进他们的口中。

蕊蕊:“菲菲,你真会玩。呆会也让我这么玩玩。嘻嘻”

佳佳:“真好玩,我也玩。”

菲菲对藤原三郎和若斯说:“你们是我脚下的两条狗,我愿意怎么玩就怎么玩。你们竟敢提意见。看来昨天没调教好你们,今天还要调教一下。”

藤原三郎和若斯的口中含着菲菲的高跟,想说话也说不出,两人都很痛苦。

谁知菲菲对他们的蹂躏还没有结束。菲菲让他们跪起来,张开嘴。菲菲站在他们前面,飞起右脚,高跟鞋尖插进藤原三郎口中;然后拔出,右飞起左脚,高跟鞋尖插进若斯口中。如此,菲菲的高跟鞋尖在藤原三郎和若斯的口中来回进出,共有100个回合。菲菲自然是气喘吁吁,坐到床上。藤原三郎和若斯则被蹂躏的死去活来,藤原三郎和若斯的嘴全都流了血。

藤原三郎和若斯仍不敢怠慢,两人用袖子擦干血,艰难地爬到菲菲脚下,讨好地舔菲菲的高跟鞋。菲菲对他们视而不见。蕊蕊和佳佳刚才想在菲菲完后接着玩,看到藤原三郎和若斯被踩踏部落菲菲蹂躏成那样,也就没有接着玩他们。

佳佳:“藤原三郎和若斯不行了,还有科夫斯基呢。快,科夫斯基,跪在一旁让我们玩。”

这下该我倒霉了。佳佳和蕊蕊早换上高跟鞋。佳佳站在我前面,飞起右脚,半个高跟鞋插进我口中。然后拔出来,再飞起一脚,插进去。如此反复100个回合,佳佳累得不行,我被折磨的不行,嘴角也出血了。

佳佳坐回床上,对蕊蕊说:“蕊蕊,你也玩玩吧。”

蕊蕊:“不玩了,科夫斯基被你玩成这样了。我哪再能玩?”又对我说,“科夫斯基,你去洗洗嘴吧。”

还是蕊蕊主人最爱护我,我给蕊蕊磕了三个头,爬到洗手间,把头伸进马桶,用马桶中的清水清洗了一下。然后,我忍不住舔起马桶来。

科夫斯基在中国有年,汉语已经说得很不错。他讲完之后,大家除了鼓掌之外,还向他伸出大拇指。科夫斯基受到鼓励,兴奋的不得了。

银老师:“科夫斯基给我们讲的是情侣奴的故事,我还没听够。”

这时有一个在政府机关工作的青年男子说,“我接着再讲一个情侣奴的故事,这个故事名叫《办公室与合租房里的两女一男》”。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