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恋足文学

办公室与合租房里的两女一男奴隶情节(一)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11 11:15:06 人气: 标签:

我是一名公务员,在一个政府机构中已任职一年多。我们处每一个科室有一个办公室,我们科共有四人。科长一人,副科长两人,职员一人。科长今年三十岁,准备提拔副处,现在在进修。两名副科长是与我同年进来的两位漂亮女孩,王妍和李婉,她们今年才23岁。我比她们大一岁,但我现在仍是职员。

我们刚进单位的时候,我们科室有五人,即原来的副处长,他后来调到别的科当科长。他调走以后,与我同来的两位漂亮女孩就被提为副科长,随后不久,科长去学习。从此之后,我就陷入了恋足奴隶的深渊。

在刚刚到单位的时候,我见两位漂亮女孩与我一个科室,非常高兴,心想真是有艳福,我可以追求其中一位漂亮女孩为我女朋友。在经过反复比较之后,我决定先追王妍。但我刚一表达我的意思,就被王妍拒绝。没办法,我只好再去追李婉,遭到同样拒绝。我感到很郁闷。

我发现,王妍和李婉因为自己长得漂亮,自视甚高,对长相一般、能力一般的我根本不屑一顾,甚至还有点鄙视的意味。她们让我做什么事情时,从来不说客气的话,指使我就像指使佣人一样。但是我居然没有什么反抗,好像甘心受她们指使似的。不过这个时候,她们还没有对我太过分。但科长去进修后,她们对待我就像对待奴隶一样,我开始沦为她们的奴隶。

就在科长走后的第二天上午,我和往常一样八点到了办公室。王妍和李婉已经到了。当我走进办公室后,两人只盯着我,盯得我发毛。我说:“你们在干什么?”

王妍:“你怎么这么晚才来?”

我说:“不晚啊,平常我都这个时候来。王妍平常你也不是这个时候来吗?”

王妍:“原来是原来,现在是现在。你竟敢在我们后面来。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我说:“什么身份?”

李婉:“我们现在是副科长,你是职员,就是我们的下级,咱么比我们来得还晚啊?难道让我们打扫卫生不成?”

王妍:“你既然是下级,你是不是该早来点打扫卫生,然后为我们两位领导准备好水?你来这么玩,还让我们给你服务不成。”

我一看架势不好,心想她们现在成了我领导,还必须听她们的,不然我就没好日子过了。于是我说:“对不起,两位领导,以后我一定早点过来。”

王妍:“那你今天的过错怎么办?”

我说:“我写份检查吧?”

王妍:“不用了,以后要是再敢来晚,小心点。”

我说:“王妍,我知道了。”

王妍:“你叫我什么?”

我说:“王妍啊”

王妍:“混账,你真是愚钝啊。叫我王科,叫李婉李科。听到没有?”

我看王妍有点生气,连忙说:“是。王科!李科!”

王妍:“赶快去干活吧!”

我说:“是,王科。”

中午下班吃完午饭后,王妍对我说:“佟健,下午也没什么事,你去商场帮我买双高跟鞋吧,然后她把品牌、鞋号、样式、颜色和价位告诉我,并给我一千元。”李婉听到后,也想让我帮她买双高跟鞋,同样告诉我相关事项,并给我一千元钱。

看到两位领导这么器重我,我非常感激。俗话说得好:“给领导干十件公事不如给领导干一件私事,那说明领导相信你。”我拿着两位领导给的钱,去了商场。按照她们的要求,给她们买回高跟鞋。

我回来后,王妍和李婉看到买回的高跟鞋,很高兴,直夸我有本事。我很激动,说:“多谢王科!多谢李科!”

王妍说:“买回来了,就试试吧。”说完,坐回座位上,准备要换鞋。我回到自己座位上。

李婉:“刚夸了你,你就骄傲了。你怎么这么没眼色啊。领导试鞋,你躲到一边去。”

听李婉这么一说,我赶紧走到王妍面前对她说:“王科,让我帮你试鞋吧。”

王妍微笑着对我说:“那就麻烦你了,佟健”

我蹲在王妍脚下,用手脱下她脚上的帆布鞋,然后拿过高跟鞋往她脚上套,可是她好像故意为难我似的,脚就是不往鞋里伸。突然,她的脚踢到高跟鞋,高跟鞋从我手中脱落,掉到她的椅子下面。

我去够,但没够着。李婉在旁边训斥道:“你真笨啊,蹲着够不着不会跪着够啊。”

她竟然让我跪下!奇怪的是我并没有拒绝,乖乖地跪下把头伸到王妍坐的椅子底下,去够高跟鞋。正当我拿出高跟鞋刚把头从椅子下面伸出来的时候,王妍双脚踩在我头上。

我怕得罪王妍,不敢挪开,但心中比较屈辱,不但跪在她脚下,现在头也被她踩在脚下了。片刻,王妍才挪开脚,我连忙爬出来。

之后,王妍没有再故意刁难我,让我帮她穿上了高跟鞋。

王妍:“不错,非常合脚。佟健,你再去帮李婉试鞋吧。”

我来到李婉面前,蹲在地上,用手脱下她的帆布鞋。然后,拿着高跟鞋给她穿。庆幸的是,她没有刁难我,我很快帮她穿上高跟鞋。

李婉:“不错,很舒服。佟健你很能办事、很有前途。”

我说:“多谢李科夸奖,李科的帆布鞋也非常漂亮。”

李婉:“是我的帆布鞋漂亮,还是王妍的帆布鞋漂亮?”

我说:“两位领导的鞋子都很漂亮?”

李婉:“哪我和王妍谁长得漂亮?”

我说:“两位领导长得都很漂亮!”

李婉:“只能说一个。”

我说:“两位领导确实都很漂亮啊!”

王妍也说:“只能说一个,是我漂亮还是李婉漂亮。你要是不按我们的要求去说,弄得我们不高兴,你也没好果子吃。”

李婉:“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如果一分钟后再不说,以后就罚你给我们擦鞋了。”

我想,怎么说都不行,还不如帮她们擦鞋呢。于是我就没说。

王妍:“以后,我们的鞋就让你来擦了。”

李婉:“你今天准备好擦鞋布,明天带来给我们擦鞋。”

…………

第二天一大早,我提前半小时到办公室,先是打扫卫生,然后给王妍和李婉准备好水。

王妍和李婉几乎同时来到。王妍:“佟健今天表现不错,擦鞋布带来没有。”

我连忙说:“带来了。”

王妍坐下之后说:“那好吧,走了一路,有些灰尘,就帮我擦擦吧。不用上油了,直接擦吧。”

我蹲在王妍脚下,给她擦起高跟鞋。我擦得非常认真。但是,王妍仍然说我擦得不干净。

王妍:“你这擦鞋布不行吧!”

我说:“我新买的。”

王妍:“新买的也不行!不够柔软!”

我说:“我再去买吧!”

王妍:“哪还来得及。”

我说:“那该怎么办?”

李婉说“你真笨啊,你想想什么东西既能擦鞋又比布还软?”

我想不起来。

李婉:“笨蛋,就是你的舌头啊。布不行,你不会用舌头擦阿。”

天呢,她居然要我用舌头舔鞋。

我说:“这也太过分了吧?”

李婉:“这点小事你都不肯做,还能有什么前途?”

王妍:“就是,考验你的时候到了,看看你是否真的听从领导。”

我想,如果我拒绝,以后肯定没好果子吃。就横下一条心,舔。

我说:“王科,我用舌头帮你擦鞋!我的舌头就是您的擦鞋布。”

王妍高兴地说:“这就对了吗。”

王妍并没有把脚抬起来让我舔她的鞋,没办法,我只好趴在地上,撅起屁股,脸几乎贴在她的鞋面上去舔她的鞋。就在我艰难地舔着王妍高跟鞋的时候,她们兴奋地大笑起来。

过了一会,王妍说:“好了。佟健你表现不错。接下来去给李婉擦鞋吧。”

既然舔了王妍的高跟鞋,还何必在乎再舔李婉的高跟鞋呢?于是,我连站也没站起来,就趴在地上转过身,爬到李婉脚下。像刚才舔王妍的鞋那样,舔了李婉的高跟鞋。

王妍:“李婉,你看佟健舔的怎么样?”

李婉:“舔得不错啊!以后咱们的鞋都让她舔吧!省得擦了。”

王妍:“佟健,李婉的话听到了吗?”

我去!她们竟然让我以后天天舔她们的鞋。但是既然舔了,还能再拒绝吗?我说:“是,以后我每天都舔王科和李科的鞋。”

李婉:“别王科李科的叫了,我听着不舒服。你呢,王妍?”

王妍:“我看也是,刚一听还行,听多了就不好了。佟健,我和李婉名以上虽然是你的领导,实际上是你的主人。你就是我们的奴隶。你以后就叫我们为主人吧。”

我丧失反抗能力:“是的,主人。”

李婉说:“主人只是一个称号,其他称号比如女王、公主也可以。”

王妍:“叫我们奶奶也行。嘻嘻”

李婉:“这个称呼好。奴隶,现在叫我们奶奶!”

我对这李婉叫了一声奶奶,李婉高兴地唉了一声;我又叫了王妍一声奶奶,王妍也高兴地唉了一声。

天啊,我居然叫比我还小的两位女孩为奶奶,真是悲哀啊。

王妍:“贱奴,还不快给奶奶磕头!”

到现在我已经不能自主了,她们让我做什么我做什么。我跪在她们脚下磕起头来。

李婉:“给我磕10个头!”

王妍:“给我磕100个头!”

李婉:“给我磕1000个头!”

两个女孩较着劲。最后,两人达成一致,让我各给她们磕100个头。

磕完头后,王妍让我张开嘴,从旁边的鞋柜下面里,把她昨天穿帆布鞋时穿的短棉袜塞进我的口中。她们看到我腮部鼓鼓的,都禁不住大笑起来。

王妍:“贱奴,我的袜子好吃吗?”

我喊着袜子含混不清地说:“奶奶,您的袜子真好吃。”她们听我这么说,都笑弯了腰。

王妍笑着说:“那你就继续品尝吧。”

李婉也想把自己的棉袜塞进我的口中,无奈容纳不了。她就把她的黑丝袜套在我头上,然后对我说:“贱奴,从我胯下爬过去。”我嘴里含着王妍的棉袜,头上套着李婉的丝袜,爬向李婉的胯下,并从她的胯下爬过。

王妍也加入进来,这样我就在她们两个人的胯下爬来爬去。最后,当我爬到踩踏部落李婉胯下时,她用双腿夹住我的头,并坐在我背上。

“驾!”随着她一声令下,我驮着她往前爬。在办公室里爬了好几圈。王妍在旁边饶有兴趣地看着。最后,我爬到王妍脚下时,王妍用手指了指她的鞋,我明白过来。趴在她的脚下用嘴唇舔起她的鞋,因为嘴里含着袜子,舌头暂时用不了。这样,我驮着李婉,同时趴在王妍的脚下舔她的鞋。在我舔王妍鞋的时候,李婉双脚轮流踩在我头上。我成了她们脚下的一条狗。

过了一会,王妍说:“好了,咱们要干活了。佟健你今天把咱们科的汇报写出来。我的那双袜子暂时不穿,先放在你嘴里吧。含着袜子也不妨碍你干活。”

就这样,我含着王妍的袜子一直含了一上午。中间,我对王妍说我想喝水。王妍说,你就喝吧,含着袜子也不妨碍你喝水啊。没办法,我只好含着王妍的袜子喝水,水通过她的袜子进入我的肚子,顺便把她袜子上的气息带进去。

中午下班后,王妍对我说:“贱奴,把袜子拿出来吃饭去吧。这个袜子就送给你了。”

午饭后,回到办公室。王妍下午要去别的部门一趟,只剩下我和李婉。到了办公室,我自动跪倒李婉脚下。

李婉背靠在椅子上,对我说:“贱奴,给我舔舔脚解解乏。”

我乖乖地跪在李婉的脚下,舔起她的脚来。脚趾、脚趾缝、脚面、脚心、脚掌、脚跟,整个脚被我舔了一遍。

舔完之后,李婉说脚太粘,让我打盆水给她洗洗。我打盆温水,跪在她的脚下用嘴给她洗脚。她此时仍不忘捉弄我,双脚踩在我头上,把我的头踩进她的洗脚水中。洗完后,她故意问我,洗脚水该怎么处置。我明白她的意思,就说:“奶奶,让我喝了吧。”她高兴地说:“佟健就是有觉悟!”

之后,她把自己昨天穿的棉袜塞进我口中,让我品尝,就像上午品尝王妍的袜子一样。整整一下午,我的嘴里都含着她的袜子。不过,下午我没有喝水,因为之前喝了她的洗脚水,不渴了。

从此之后,我就成为王妍和李婉脚下的玩物,在这个过程中也逐渐形成一个惯例:每天到办公室之后,先给她们磕头,接下来是舔鞋。之后就是含她们的袜子。上午含王妍的袜子,下午含李婉的袜子。所以,在工作的大部分时间,我嘴里都含着她们的袜子。此外,还有临时随兴的玩弄项目。这样,我一年四季舔着她们的鞋,舔着她们随季节变化的各种各样的鞋;嘴里整天含着她们的袜子;每天给她们各磕100个头。我成了她们任意玩弄的玩具。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