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恋足文学

办公室与合租房里的两女一男奴隶情节(二)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11 11:16:39 人气: 标签:

更令人沮丧的是,我不但白天受到王妍和李婉玩弄,晚上我回到住宿的地方,还要遭受别的漂亮女孩的玩弄。我的命怎么这么惨啊!

我住在离单位四五站地的地方,三室一厅的房子,是与两个女孩合租的。这两位女孩一位叫张曼,一位叫刘娟。张曼是位漂亮的女孩子,刘娟长相一般。她们都是企业的白领,其中张曼是国企的,刘娟是外企的。

我搬进来的时候,她们已经住下了。搬进来不久,我就发现一个现象,刘娟特别听张曼的话,张曼让她做什么她做什么。一开始我也没多想,但后来发生的一幕使我对她们的关系有了真正的了解,同时也开始了我作为张曼奴隶的生涯。

周五下班后,我回到住处,打开门进来后,发现张曼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刘娟居然跪在她的脚下舔着她的脚。我当时一愣,同时产生一股冲动,也想跪在张曼的脚下舔脚。因为,办公室的经历养成了我的恋足奴性,使我甘心情愿地做起美女的奴隶。

张曼捕捉到我的眼神,非常具有优越感地看着我。“佟先生,你是不是很羡慕刘娟啊?”

我掩饰道:“不,没有。”

张曼继续:“我怎么感觉你很羡慕她啊!”突然,张曼一声低喝:“跪下!”我不由自主地跪在她的脚下。

张曼得意地笑起来。“我就说嘛,你很羡慕刘娟。还不快爬过来。”

我不再维护尊严,爬到张曼脚下。张曼把右脚伸到我嘴前:“你舔这只脚吧。你们两个一块舔不是很好吗?男女搭配,舔脚不累!”

我白天刚舔了王妍和李婉的脚,现在又开始舔起张曼的脚。我熟练地舔着她的脚,她轻声地哼哼着,想必是很舒服。她对我很满意:“公狗舔得不错,母狗要向他学习啊”说完,用脚踢了踢刘娟的脸。刘娟受到主人的批评,更加卖力地为张曼舔脚。我含着张曼的脚趾来回吮吸,刘娟把舌头伸进张曼的脚趾缝来回摩擦。张曼真是舒服极了、兴奋极了。

过了很长一会,张曼让我们听下来。她说:“今天我很高兴,又多了一个奴隶。过去有个女奴,现在又多了个男奴,真是好啊。以后女奴就叫母狗,男奴就叫公狗吧。”我和刘娟驯顺地汪汪叫了几声,表示认可。

张曼拿出自己的黑色丝袜,一只塞进刘娟口中,一只塞进我的口中。然后命令我们含着她的袜子跪在她脚下给她磕头。我们就奋力地给她磕起头来。虽然张曼并没有让我们进行磕头比赛,但我们还是在进行着比赛,以博得主人的欢心。 

大概过了一刻钟,张曼让我们停下来。她又想了一个新玩法,她让我们含着她的袜子从她胯下来回爬行。刘娟趴在前面,我爬在后面,在张曼的胯下来回爬了很多圈。

张曼主人想象力很丰富,突然她让我们听下来躺在地上。她双脚分别踩在我们的脸上肆意揉搓。可以想象,当一位美女的脚在你脸上揉搓的时候,你是什么感受?

张曼主人用脚揉搓完我们的脸后,把拖鞋甩出去,让我们给衔回来。我们嘴里含着她的袜子,爬过去去衔她的拖鞋。然后再给她衔过来。我们刚刚衔过来,她又把拖鞋甩出去,我们只好再爬过去衔。

第二天下午,我们陪同张曼去逛街。吃过晚饭回来。进门后,我和女奴立刻跪在她的脚下,吻了吻她的鞋,然后用嘴脱下她的鞋袜,给她换上拖鞋。然后我们嘴里含着她的袜子爬在她后面,跟着她进入客厅。

进入客厅后,我们双双跪在她的脚下。“舔!”随着她一声令下,我们舔起她的脚。舔完脚之后,她嫌脚粘,让我给她洗脚,含着袜子用嘴给她洗。洗脚的时候,她双脚把我的脸踩进洗脚水中。洗完后,她让我们把口中的袜子取出来,让我叼着在洗脚水中洗。洗完后。她命令女奴把洗脚水加洗袜水喝了。

之后,她让我躺在地上,她双脚踩在我脸上看电视,让女奴爬到她的鞋架去舔她的鞋。

晚上睡觉的时候,她把另一双刚穿过的袜子,塞到我们口中,让我们含着她的袜子睡觉。我含着她的袜子回到我的房间去睡了。

从此以后,每天我都含着她的袜子睡觉。白天还要含着王妍和李婉的袜子上班。这样,我每天嘴里含着美女袜子的时间多达16个小时以上。

一天,张曼不在住处。我就对刘娟说:“我是男人,做美女的奴隶很正常。怎么你也要做她的奴隶?”

刘娟不高兴地说:“光允许你们男人做美女的奴隶,就不允许我们这些长得不漂亮的女孩做美女的奴隶了吗?你们男人喜欢做漂亮女孩的奴隶,我们这些长相不美的女孩也愿意做漂亮女孩的奴隶。”

我若有所思地说:“原来是这样。原来男人和非美女都喜欢做美女的奴隶。美女天生就应该做统治者。而男人和非美女天生就应该做美女的奴隶。是不是这样?”

刘娟赞扬地说:“你说得不错,就是这样。谁不想做美女的奴隶呢?不想做美女的奴隶的人不正常。”

我听她这么一说,对于过去发生的这些事就有新的理解了。原来做美女的奴隶确实是件愉快的事,而不是屈辱。我埋怨自己一开始思想太落后了。

刘娟谈兴很浓,她继续说到:“我们外企的老板虽然很牛,但也是很贱,见到美女就恨不得磕头舔鞋。去年,我们公司的汤姆总裁为了能舔上一位中国年轻美女总裁的鞋,居然白给了她的公司许多好处。我还听公司的外籍员工讲,在他们的国家,高官给美女磕头舔鞋是非常普通的一件事。”

我说:“你的思想还进步啊!在女孩中不多见啊?”

刘娟说:“怎么不多见,是你少见多怪。我们公司不漂亮的女孩都愿意去做漂亮女孩的奴隶。”

我说:“做漂亮女孩真好。不但男人喜欢做她们的奴隶,不漂亮的女孩也愿意去做她们的奴隶。你愿意使自己变得漂亮吗?”

刘娟说:“不愿意,我就喜欢做漂亮女孩的奴隶。做她们的奴隶我非常满足,干吗要使自己成为美女呢?美女是天生的。”

我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正在这个时候,张曼主人回来了,我和刘娟马上爬过去去吻她的鞋,然后用嘴给她脱鞋……

一年之后,张曼买了房子,从合租房中搬走了。我和刘娟在做张曼奴隶的过程中产生感情,所以,张曼搬走后我们就结婚了。本来,我们两个人租住一套是由能力承受的,而且我们既成家,就应该有一个独立的空间,但是我们还想继续被漂亮女孩玩弄。于是,我和刘娟商量,还得找一位漂亮女孩合租,这样我们可以继续做奴隶。所以,我们贴出的信息是寻找一位单身女孩合租。信息贴出去后,许多女孩过来看,最后我和刘娟选择一名漂亮的女孩合租。那位女孩叫赵莹,不但长得漂亮,而且还具有高贵的气质,现在政府机关工作。

在女孩搬进来后的那天晚上,我和刘娟一块来到赵莹的房间,扑腾一声跪在她的脚下,并说明我们的意图。赵莹一开始有点吃惊,但很快反应过来,见我们甘心情愿做她的奴隶,很高兴,就对我们说:“你们给我磕头。”我和刘娟趴在赵莹脚下虔诚地磕起头来。

赵莹感到十分爽快,她接着玩弄我们,让我们舔她的脚,并说看我们谁舔得舒服。我和刘娟在赵莹脚下展开了竞争,都想获取她的欢心,我们舔得都很卖力,赵莹被我们舔得非常舒服。

从此以后,我们就成了赵莹的家奴,在家里被她任意玩弄。赵莹每次从外面回来,我们都跪下去吻她的鞋,并用嘴给她换上鞋,然后跟在她后面爬进客厅,她看电视我们匍匐在她脚下舔她的脚。

我们接吻的时候,赵莹把脚伸到我们嘴中间。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们含着踩踏部落赵莹的袜子睡觉。

一天,刘娟因事到办公室去找我,当她进来的时候,我正趴在王妍的脚下舔她的鞋。刘娟看到后不但没有难看,反而表现出很受刺激的样子。李婉捕捉到她的表情,问道:“你是谁啊?”

刘娟回答说:“我是佟健的爱人。”

王妍和李婉都笑起来。李婉说:“刚才看你的眼神就奇怪,我说谁这么贱呢?原来是贱狗的老婆!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丈夫现在忙不过来,你就帮帮他吧。跪下舔我的鞋!”

刘娟非常听话,乖乖地跪在李婉的脚下舔起她的鞋来。

王妍:“真是一对贱狗啊!”

李婉:“就是。王妍你看,公狗贱还是母狗贱?”

王妍:“母狗更贱。”

李婉:“我看也是。”然后对刘娟说:“贱狗,好好舔我的鞋。”同时另一只脚用力地踩在刘娟的头上。

王妍:“让这两只贱狗进行磕头比赛吧。”

李婉:“这是个好主意。让他们含着咱们的袜子磕头。”说完,她把自己的袜子塞进刘娟的口中,王妍也把自己的袜子塞进我的口中。

“开始”随着王妍一声令下,我和刘娟跪在她们脚下奋力地磕起头来……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