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恋足文学

遇见至高无上的尊贵女孩(一)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11 11:23:44 人气: 标签:

我现在是政府机关的处长。大二大三的时候曾在日本留学两年。我把在日本的亲身经历给大家讲一讲。

日本是一个神秘的地方。我在日本学习社会学。当时我们班一共40个人,其中日本学生30人,男生20人,女生10人。另外十名女生分别来自中国、印度、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俄罗斯、加拿大、美国和澳大利亚。我就是来自中国的女生。

给我们上课的是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叫黑石。我发现此人恋足经常偷看女生的脚,看那样子恨不得趴上去舔。我们这个班的女生都很漂亮,是全校公认的美女班级,看来这个黑石很色啊。后来我才知道,这不是色,而是贱。

一天上课的时候,这个变态的黑石终于忍不住了,不过不是爬到哪位女生的脚下去舔她们的脚,他让我们做一个SM游戏。女生做主人,男生做奴隶。我想这个黑石怎么这么变态啊,男生谁会答应啊?

没想到,黑石刚刚说完,就有一个男生跪在我的脚下给我磕头并称呼我为女皇陛下。我一下愣了,简直不可想象,在国内哪见过这种事情啊。我有点不知所措,旁边的日本女生对我说,你别紧张,你就把他当作你的狗来使就行。我们中国女孩就是把男人当作狗来使。听了她的话,我更是楞了,怎么连中国女孩也是这么变态啊。在我还发愣的时候,所有的男生都分别跪在了女生脚下,有的在磕头,有的在舔鞋。我发现其他国家的女孩有几个也很吃惊,但也有几个好像见惯不惯了。

我想,既然这样,我也不必难为情了,把他们当作狗玩就行了,不然别的女孩会说我没见过世面。于是,我就对那个男生说:“叫奶奶”。那个男生就一口一个奶奶的叫起来。我感觉很受用,自己这么年轻就有人叫自己为奶奶,我有一种高贵感,同时对我脚下的这个贱男人十分鄙视,就让他像狗一样撅着屁股趴在我脚下学狗叫,我则把脚踩在他的头上。他听话地像狗一样叫起来。

我一边踩着那个贱狗的头(现在我已称呼他为贱狗了),一边看着其他女孩玩弄贱狗们。有一位女孩命令一个贱狗躺在地上,她双脚踩在他的脸上,高跟插进他的口中;还有位女孩穿着白棉袜双脚踩在一个贱狗的脸上;还有位女孩的脚趾正被一个贱狗吮吸着;还有位女孩正在打一个贱狗的脸;还有一位女孩把凉鞋伸到了一个贱狗的嘴前……

我突发奇想,让我脚下的这个贱狗给我舔鞋,用他的舌头做我的擦鞋布,这种感觉真是好啊。于是我对他说:“贱狗,舔我的鞋,要舔得干干静静。”那个贱狗就乖乖地舔起我的鞋。

这时我发现黑石看的欲火难耐,不知哪儿来的勇气,我就对他说:黑石,你想不想也玩一玩?这个贱狗正舔我一只鞋,另一只鞋还没人舔。

说完,我有点紧张,毕竟他是老师。没想到他居然兴奋地扑腾一声跪在我的脚下,先给我磕了三个头,然后发疯地舔起我的高跟鞋。我没有想到,日本的男人居然这么贱。

其他女孩见黑石跪在我的脚下为我舔鞋,都用羡艳的目光看着我,同时加大了对贱狗们玩弄的幅度。只听见接连不断的清脆耳光声,一个女孩正用力地打贱狗的耳光。被打的贱狗疼的嗷嗷直叫,他叫的越厉害,那个女孩就打得越狠。还有个女孩穿着高跟鞋使劲碾一个贱狗的脸,那个贱狗的脸扭曲变形。

我又想出坏点子,我对他们说,你们两个贱狗都要用心舔,你们比一下看谁舔得干净。听我这么一说,这两个贱狗都摆出一副比赛的架势,男生贱狗的舌头在我的鞋面上飞舞,黑石的舌头则在我的鞋面上来回摩擦。我陶醉在女王般的感觉中。

不知过了多久,黑石对我说:“女皇陛下,我把你的鞋舔得干干净净,接下来我舔您的脚吧,正好给你解解乏。他居然要舔我的脚。女孩的脚是随便给人舔得吗?我越发厌恶他了。我说:贱狗,你配舔我的脚吗?你只配舔我的鞋。看到我生气,黑石很害怕,连连给我磕头,说对不起。我抬起脚把他的头踩在我的脚下。你不是经常偷看我的脚吗?把你的头踩在脚下让你看个够!

那个男生贱狗还在专心致志地舔着我的鞋,我想还是这个贱狗好。我对他说:“贱狗,你舔得也累了,就歇会嘴吧。给我磕头吧。”那个贱狗听话地给我磕起头来。原来我看电视,看到许多大臣给武则天磕头,我很是羡慕,但没有多想,没想到在日本我过了一把女皇瘾。我对他说:“贱狗,没有我的命令,你不准停下来。”我就是想陶醉在这种感觉中。

我往别的地方随意一望,只见一个女孩把自己的袜子往一个贱狗口中塞。我想,这个女孩也真够有想像力的。我突然想,我何不和他一样呢。我穿着高跟鞋、黑丝袜。于是,我就把脚从黑石头上移开,并让男生贱狗停下来,让他们把我的鞋脱下来。我一开始还不知道嘴可以脱鞋,还让他们用手脱。旁边的一个中国女孩告诉我,让他们用嘴脱。男人给美女脱鞋是只能用嘴的。于是我就向两个贱狗斥责道:“贱狗,用你们的狗嘴给我脱鞋。”

黑石和那个男生用嘴咬住我的鞋根,一拽就把高跟鞋脱下来,看来他们是训练有素啊。之后我又让他们用嘴脱下我的丝袜。我的丝袜是短的,所以很容易脱。等他们脱下后,我把一只袜子圈起来,先塞到黑石口中,然后把另一只袜子卷起来塞到男生贱狗口中,看着他们口含着我的袜子品尝的样子,我的征服感油然而生。我心想,生活在日本的美女就是爽,可以把男人当狗玩,体验女王的感觉。

接着,我让两个贱狗含着我的袜子先给我磕了100个头。别的女孩也许没有体验过,两个男人含着你的袜子跪在你脚下驯服地磕头时会是什么样的感受,感受真实太好了。我就希望一直这么下去,让我陶醉在女王的感受中。

这时,我已经非常习惯而且迷恋上了这种游戏。想像力也跟着出来了。在给我磕完头后,我让他们含着我的袜子在我胯下爬行,由于人多,他们只是绕着我的腿来回爬行。我一连让他们爬行了十圈。

我想还可以怎么玩呢?我决定看看其他女孩是怎么玩弄贱狗的。只见英国女孩穿着高跟鞋只往一个贱狗口中插,半个鞋进入那个贱狗口中,那个贱狗的嘴也真大。我也想试试。就在这时我看到一个更好玩的,法国女孩正骑在一个贱狗身上。我喜欢骑马,小时候曾经骑过男生,但那只是儿时的游戏。我脚下有两个贱奴,我骑谁呢?骑黑石更有感觉。

于是,我对黑石说:“贱狗,钻到我胯下来,我要骑你。”黑石乖乖地钻到我的胯下。另一个贱狗怎么办?我让他跟在一边爬行。由于人数较多,根本怕不了,只能骑在上面原地运动。

就在这时下课了,我有点遗憾还没有玩够呢。黑石从我的胯下爬过,从口中取出我的袜子,走上讲台对我们说:“各位都玩够了没有?”都说没有玩够。黑石说,下次课我们继续玩。教室一片欢呼声。接着黑石又问:“下节课谁来玩我?”女孩们纷纷表示要玩黑石。黑石很高兴,就说:“踩踏部落各位女王,到课程结束之前,你们都有机会玩弄我。我是你们脚下的贱狗。”然后学狗叫了几声。真是个贱狗。

从此,我就迷恋上这了。随着我在日本呆的时间越来越长,我发现,这已经是一个普遍现象了。过去在国内都说日本女性没有地位。现在看来,不是那么一回事,已经发生改变了。至少,女性地位已经很高,特别是漂亮的女孩,男人都沦落为他们的狗。不知是一般的男人,就连国会的议员、政府的高官,都愿意跪在美女脚下作她们的一条狗。我还听说,一个前宰相,好像就是那个没有结婚的,特别喜欢作女孩的狗。我说他为什么没有结婚呢?原来,对他来说,做女孩的狗比结婚更能让他快乐。甚至还有人说,那个老天皇,也就是现在天皇他爹,也有这一爱好,不过不知真假。他有天皇之尊,还一度想称霸世界,怎么会想做女孩的狗呢?但许多人都这么说,不容你不信。说是他在还没有成为天皇时,曾游历欧洲。在游历欧洲时,曾给英国女孩、法国女孩、德国女孩和意大利女孩等多国女孩做过狗。后来他为什么要结束战争呢?就是要保住性命,以便继续给漂亮女孩做狗。在战争结束后,这个天皇曾经再度访问英国,在26岁的英国女王脚下磕头舔鞋。这些都是别人说的,我没有见过。我想见也见不着啊。他死的时候我还没有上幼儿园。

我亲身经历的过的是,一个国会议员和一个部的部长曾经做过我的狗。这两个狗真是贱狗。贱的无以复加。我有时就在想,日本的男人为什么会这么贱啊!我想不明白,据说要弄明白这个问题,要考察该国的历史文化。

在日本留学两年,先后有1001个日本男人做过我的贱狗。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呢?因为有时同时有多个男人做我的贱狗。这样算起来就不算多了。因为我长得漂亮,随处都有男人要做我的狗。比如,当我在校园中散步时,不知从哪个蹦出一个男人,跪在我的脚下,又是磕头有是舔鞋,要作我的奴隶。再比如,我在图书馆看书时,如果人不多,就会有男生战战兢兢地说要作我奴隶,然后趴在我的脚下舔我的鞋。还有在地铁里、在公园中、在商场里、在大街上,经常会遇到日本男人跪在我的脚下磕头舔鞋,乞求作我的奴隶。

既然他们这么下贱,我把他们完全当成狗来使。本来他们就想做狗,你不把他当狗使,他反而不高兴。

我在留学的时候,一个26岁的日本美女成为国会议员。才26岁就能成为国会议员,没有男人的下贱,她能当成国会议员吗?还曾听说不少日本民众要求改立女王。日本在历史上曾经有过女王,国民都想重新体验一下跪拜女王的感觉。说不定万一真的是女的做了天皇,尤其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做了天皇,该国的法律就要增加一条新规定,见到女王就要下跪磕头并舔她的鞋。会不会将来,日本被美女所统治呢?

在日本,虽然美女的地位很高,但是日本的美女在别国美女面前尤其是在中国美女面前比较自卑。

有一天,我正在校园中散步,对面走过一个漂亮的日本女生。我发现她看我的眼神有点异样,不过当时没有多想。就在我们擦肩而过不久,她又从后面追上来,首先对我鞠了一个躬,有点紧张地说:“小姐你好,我一见到你就对你无比崇拜,让我做你的女奴好吗?”说完又连连鞠躬。我有点吃惊,我对日本的男人的下贱和美女在日本的统治地位已非常熟悉,没想到日本美女也会这么下贱。我玩过众多的日本男人,但还没有玩过日本女人,感到很好玩,就想玩玩她。于是我就对她说:“贱奴,见到主人还不下跪磕头!”那个日本女生马上激动地跪在我的脚下,连连给我磕头,还舔我的鞋。

正在这个时候,有一个漂亮的日本女生从旁边路过,她看到这一幕停下脚来,我看到了她眼神中的渴望,便对她说:“你想作我的奴隶吗?想的话就像她这样,跪在我的脚下给我磕头舔鞋。”那个日本女生十分激动,扑腾一声跪在我的脚下磕头并舔鞋。看着脚下两个日本漂亮女生跪在自己脚下磕头舔鞋,我的感觉非常地好。我已经习惯了日本男人臣服于我的脚下,没想到日本女人也臣服在我的脚下,很有新鲜感。感觉好极了。

就这样,她们就成了我的女奴,和我住在了一起,每日都伺候我。早晨她们先爬起来,跪在我的床下磕头把我叫醒。然后,她们轮流把我驮到洗手间伺候我。我起来后,一般先方便一下,不过没让她们作我的马桶,我感到这样做太脏,就专门找了别的奴隶作专职马桶。然后,她们躺在地上,我站在她们脸上刷牙洗脸。之后,我回到房间吃她们给我准备的早餐,她们则趴在我脚下舔我的脚。

晚上回来后,她们跪迎我。先是给我磕头,然后舔我的鞋,之后用嘴脱下我的鞋袜,把我驮到床上。我坐在床上休息,看电视或打电话或其他事情,她们就趴在我脚下舔我的脚。舔一会后,打来洗脚水用嘴给我洗脚。我不时把她们的脸踩进洗脚水中。给我洗完脚,我根据她们的表现,赏赐她们洗脚水。她们特别喜欢喝我的洗脚水,就像饮甘泉一样。

在日本留学期间,先后有100个中国女孩做过我的女奴。既有男奴,又有女奴,感觉非常好。玩弄情侣奴感觉就更好了。我曾多次玩弄日本的情侣奴。他们跪在我的脚下,同时给我磕头,每人舔我一只鞋,或者同时舔我的脚,或者我把双脚分别踩在他们脸上。玩法可多了,我曾经总结过,不下一百种。

不仅仅是我一个中国漂亮女孩玩弄日本男女奴隶,别的中国漂亮女孩也喜欢玩弄日本男女奴隶。我们北京女孩曾经搞过一次聚会,每个人各带一个日本男奴和日本女奴。玩起来感觉非常好。

别的国家在日本留学的漂亮女孩也喜欢玩弄日本的男女奴隶,尤其是西洋国的漂亮女孩。我曾经和来自其他九个国家的漂亮女孩一块聚过会,由20名日本男女奴隶供我们玩弄。

西洋国家女孩在玩日本男女奴隶的同时,还玩弄本国的男奴。西洋国家的男人也喜欢做美女的奴隶,只不过没有达到日本那种程度。同时,西洋国女孩虽然喜欢玩弄日本男女奴隶,但在日本女孩面前,也有一点自卑,不过还不像中国女孩那样直接恳求作我的奴隶。当我捕捉到她们的想法时,持续的快感涌上心头,如果再能玩弄西洋国的男女奴隶那就更好了。在我的诱导之下,西洋国也有十几个女孩成了我的女奴。西洋国家的男人就更不用说了,他们主动要求做我的奴隶,西洋国的男奴我也玩弄过几十个,感觉也挺好。

现在回到国内,发现国内也有不少男人甚至包括一些女孩喜欢做美女的奴隶,不过数量和程度都不及西洋,更不用说日本了。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