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恋足文学

遇见至高无上的尊贵女孩(二)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11 11:24:58 人气: 标签:

回到国内后,我又读了研究生。我们宿舍有四个女生。在刚刚入学,就有两个女生丽丽和娟娟对我暗暗崇拜,我加以因势利导,她们就成了我的女奴。还有一个女孩英英,长得粗壮,一开始在宿舍指手画脚、耀武扬威,恨不得把丽丽和娟娟当恋足奴隶使,不过对我很客气。但丽丽和娟娟不搭理她。

一天晚上,娟娟跪在我的脚下给我洗脚。英英见状,也让丽丽跪下给她洗脚。丽丽没有答应。一山不容二虎,一个宿舍只能有一个女王,我不能再忍了。于是,我对丽丽和娟娟说:“你们把英英打一顿,然后让她跪在我的脚下。”我一声令下,对英英早就不满的丽丽和娟娟迅速朝英英冲去,朝着英英劈头盖脸打起来。英英虽然壮,但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丽丽和娟娟打趴在地,她们把英英给我押过来。

“跪下!贱狗!”我命令到,声音不高却很有威严。

英英不从,丽丽和娟娟从后面踩她的小腿,使她跪在我的脚下。

我说:“我脚洗完了,这洗脚水该怎么办呢?”

丽丽和娟娟异口同声地说:“让英英喝了。”

我说:“既然大家都让你喝了,你就喝了吧,倒了挺浪费的。”

英英不从,还大骂。我十分恼火,我什么时候被人骂过啊。一气之下,我扇了英英十几个耳光。

英英怕了,嘟囔着:“我愿喝你的洗脚水。”

我说:“我听不见,你大声点。”

英英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我说:“你竟敢自称我!”

英英很聪明,连忙改口,“贱奴愿意喝女王您的洗脚水。”说完,把头耷下,把脸伸进我的洗脚水中,咕咚咕咚喝起来。

我双脚踩在她的头上:“贱狗,不喝完你的脸就呆在里面吧。”看着英英跪在我的脚下大口饮着我的洗脚水,我感到非常痛快。

英英终于喝完了我的洗脚水。我抬起脚,她把脸从洗脚水盆中抬起来。

我对她说:“贱狗,以后你就是我的女奴了。快拜见主人。”

英英被我征服了,跪在我的脚下连连叩头,边喊主人。

从此,我彻底成了宿舍的女王。她们给我磕头、舔鞋、舔脚、喝洗脚水。总之,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她们。

一天,我们去逛街。逛了一天,回来很累。我躺在床上,丽丽跪在床下舔我的脚,英英跪在地上舔我的鞋,娟娟跪在地上品尝我的袜子。末了,丽丽跪在床下用她的洗脸盆给我洗脚,不用说最后洗脚水全跑到她肚子里去了。英英舔好我的鞋后,把鞋垫取出放在她的洗脸盆中洗,最后洗鞋垫的水全跑到英英肚子里了。娟娟用自己的洗脸盆西我的袜子,最后洗袜水也被她全喝了,用清水洗的。

二年级的时候,她们都有了男朋友,唯独我没有,因为一般的男人我根本瞧不上。她们的男朋友和她们一样贱,很快也都成了我的奴隶。这样,我就有了三对情侣奴。

一天,她们的男朋友来到我们的宿舍。英英和她男朋友躺在地上,我坐在床上穿着高跟鞋踩在他们脸上,高跟正好进入他们口中。娟娟和她男朋友跪在我的脚下,舔我的高跟鞋面。丽丽的男朋友被我坐在屁股下,舔我的屁股。丽丽跪在我的两腿之间也在做。

我还常玩接力赛游戏,就是他们一对情侣接力,看最后谁的速度快。有时候他们驮着我接力,有时候他们衔着我的拖鞋接力,有时候他们钓着我的袜子接力。总之,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他们也常进行接吻比赛,当然是含着我的袜子进行比赛。一方先含着我的袜子,在接吻的时候把袜子用舌头送进对方的口中,来回十个回合,比赛看谁快。

喝我洗脚水更是习以为常的事。她们都特别喜欢喝我的洗脚水,不要说她们贱,我的洗脚水谁不想喝啊。中日青年交流的时候,一次几个日本男生来我宿舍,我当时正在洗脚,他们看到后经迫不及待地跪下争着抢着喝我的洗脚水。虽然男人都是我们美女脚下的贱奴,但日本男人最贱,他们都争着做我的马桶呢。都说日本是男尊女卑的国家,现在已发生很大变化了。我去过日本,那里的美女舒服死了,整日地把男人踩在脚下。

一天,我在网上认识一个网友,女的。她说要做我女奴,还说要把她男朋友带来一起做。约定见面的时候,我带着我的一个朋友,也是美女。和他们在公园会面,他们见到我们后卑躬屈膝地称我们为奶奶。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后,他们迫不及待地跪在我们脚下磕头,然后舔我们的鞋。

我对我的好友说:“你喜欢女奴还是男奴,你先挑吧。”

女友说:“就女奴吧!我喜欢玩女奴。”

我说:“嗯。那我就玩那个男的。男奴更贱啊。”

于是,我和好友坐在长椅上,女奴跪在好友脚下舔她的鞋;男奴跪在我的脚下舔我的鞋。

我逗男奴:“贱狗,你说男人是什么?”

男奴:“男人,男人不就是美女脚下的狗嘛!”

我说:“认识有觉悟!”

在单独玩过他们后,我们又一起玩他们。先是玩男奴,女奴跪在一边给我们磕头。我穿的是高跟鞋,好友穿的是凉鞋。男奴趴在地上,脸贴在好友的凉鞋上,舌头伸进她的脚趾和凉鞋鞋底之间来回蠕动,我则把脚踩在他的头上。等我们玩进行后,我和好友交换位置,男奴把脸贴在我的高跟鞋上伸出舌头舔我的高跟鞋面,好友则穿着凉鞋踩在他的头上。

之后玩女奴,过程基本一样。好友说,女奴的舌头更软,舔起来更舒服。

之后,男奴和女奴一起跪在我好友脚下,把脸贴在她的鞋上,舌头都伸进脚趾与鞋底之间。我坐在长椅上,双脚踩在她们头上。一会后,我和好友交换位置,继续玩她们。

之后,这对情侣奴躺在地上,好友和我先后站在他们脸上,一只脚踩在男奴的脸上,另一只脚踩在女奴的脸上。

我还单独玩弄过她们,我骑在男的身上,女的趴在前面舔我的鞋;男的舔我的鞋,女的舔我的下面。

大学毕业之后,我进了市里的城建部门。我进去两年后就被提拔为副处长,除了我的家庭背景和工作业绩外,领导也起了很大作用。因为,我在进来后不久,处长、两个副局长和局长先后自动送上门来,跪在我的脚下磕头舔鞋,要做我的贱狗。既然他们都成了我脚下的贱狗,那么我就成了这个局的实际最高领导。在我做了一年副处长后,又被提拔为房地产管理处处长。

当上房地产管理处处长后,许多房地产商过来找我办事,给我送钱,但我一概不收。收了我不就行贿了吗。我不缺钱,生活的好好的,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呢?虽然不收钱,但我对房地产商没有好感,我就捉弄他们。这些房地产商也贱得很,巴不得跪在我脚下磕头舔鞋。凡是找过我的房地产商没有一个不跪在我的脚下磕头舔鞋的。

我想,如果生活在古代,我就是当之无愧的女皇。武则天只好做我的洗脚丫鬟了。吕后和慈禧更不用说了。有一天我就梦见,武则天跪在我脚下舔我的脚,吕后跪在地上舔我的鞋,慈禧跪在地上品尝着我的袜子。之后,武则天喝了我的洗脚水,吕后喝了洗鞋垫的水,慈禧喝了洗袜水。

我这么漂亮高贵就应该做全世界的女王。全世界的人都匍匐在我的脚下。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