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恋足文学

被迫跪在漂亮女生脚下舔鞋(三)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11 11:37:35 人气: 标签:

大三的一天,我来到了学校的兼职介绍中心,里面的人员换了。现在在中心兼职的是四位大二的漂亮学妹:周琪、陈雪、沈丽和赵莹。当时,来兼职介绍中心的有四个男生。

 周琪说:“我这儿有条信息很好。日本女留学生川子要找一个汉语家教,一小时一百元。”我一听,这么高,非常想接过来。其他三个男生也都想接过来。

 周琪说:“可只能要一个人啊!你们都很优秀,我选谁啊?”

我们都说选自己。

周琪对身边的沈丽说:“你看怎么办?”

沈丽笑着说:“就考察一下她们的诚意吧,谁最心诚就给谁。”

陈雪接过来说:“对,沈丽说得好,不过考察的难度必须大,不然他们都会通过。什么方式最好呢?”

赵莹笑着说:“我看就让他们跪下求咱们吧。谁肯跪下谁就最心诚。”

其他三位女孩纷纷鼓掌叫好。

这几个女孩,年龄不大,倒挺能捉弄人的。光天化日之下下跪如何能成啊?

我看看了其他三个男生,他们都面面相觑,都不肯在众人面前出丑。

周琪:“我喊三声,再没有人跪下,我就给别人了。12,……”

正当她要喊三的时候,有两个男生扑通一声跪下了,我和另一个男生也跟着跪下了。我们分别跪在四位学妹脚下。

四位学妹见我们跪在她们脚下,眉飞色舞。这时沈丽说:“你们都跪下了,现在还是定不下来给谁,可怎么办呢?你们说怎么办?”

一个男生为了讨好她们,就说:“让我们磕头吧,谁磕的多就给谁。”

四位学妹听后乐得笑开花,都说这主意好。我们三人则愤怒地看着这个男生,他让我们跟他受屈辱。

没等学妹们进一步命令,那个男生跪在沈丽脚下磕起头来。我们三人相互看看,也硬下头皮磕起头来。四位学妹嘻嘻哈哈地高高在上地接受我们的跪拜,笑声不停。

陈雪:“男生真贱啊,让他们下跪他们就磕起头来。嘻嘻”

赵莹:“就是,真是几个恋足贱货。”

周琪:“那咱们就不用把他们当人看了,把他们当作狗吧。嘻嘻”

沈丽:“他们就是咱们脚下的几条贱狗。”

我听着感觉很受屈辱,没想到被几个小女孩这样侮辱。但我又不甘心就此失去机会,只能硬着头皮跪在周琪脚下不停地磕头。

不知多长时间过去了,我终于磕不动了。另外三个男生和我同时停下来。我们憋住一股劲,谁也不能战胜谁,只好同时停下来。

周琪笑着说:“还是定不下来给谁啊。接下来怎么办呢?”

沈丽:“你们说怎么办?”

又是那个贱男生说:“就让我们给几位姐姐舔鞋吧。”

四位女生听了笑弯了腰。

陈雪说:“你真是个贱狗阿。我看就给他吧。”

赵莹:“不慌,看看有没有比他更贱的。嘻嘻”

我们见机会不容错过,纷纷表示愿意舔她们的鞋。

一个男生说:“几位姐姐,能舔你们的鞋是我们的荣幸。我们还求之不得呢。”

女孩们又一次笑弯了腰。

剩下的那个男生说:“各位姐姐,我们就是你们脚下的贱狗。我们只配跪在你们脚下舔你们的鞋。”

我不能不说了,既然要说,就得比他们强。我说:“四位美女奶奶,我们生下来就是为了做你们奴隶的。我们的舌头就是你们的擦鞋布。我们的脸就是你们的踏脚板。”

四位女孩笑得更厉害了。她们注意到我的称呼与前几个男生不同。

沈丽:“你叫我们什么?”

我说:“奶奶!”

四位女孩笑得喘不过气来。一会之后,周琪才喘着气说:“看来,这条狗是最贱的。”

陈雪:“贱狗,狗是怎么叫的。”

此时,我也不顾廉耻了,汪汪的叫起来。女孩们再一次大笑起来。其他男生见我如此,也恐怕落后,都跟着叫起来。一时间,汪汪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

赵莹:“贱狗们,舔鞋吧”

我们趴在她们脚下舔起她们的鞋来。周琪穿的是皮鞋,沈丽穿的是帆布鞋,陈雪穿的是凉拖,赵莹穿的是高跟鞋。

我趴在周琪的皮鞋上认真地舔起来。周琪的皮鞋很漂亮,很明亮光滑,黑色的船式皮鞋很性感。我舔着舔着居然陶醉了。最后舔的舌头都酸了。我看了看其他人,一个男生正在舔沈丽的帆布鞋,一个男生正在舔陈雪的凉拖,陈雪赤脚踩在他头上,我好羡慕他啊,还有一个男生正把赵莹的高跟含在口中来回吮吸。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学妹们说可以了。她们笑成一团,因为她们还从未见过像我们这样下贱的男生。

周琪:“你们都表现不错,选择起来真是困难啊。”

沈丽:“既然这些贱狗舔了咱们的鞋,就让他们舔咱们的袜子吧。”

陈雪:“舔袜子不好玩,把袜子脱下来赛到他们口中品尝岂不更好?。”

赵莹:“陈雪,还是你鬼点子多。”

 周琪与沈丽也表示赞成。周琪脱下黑色短丝袜,揉成一团,然后笑嘻嘻地把它慢慢塞进我的口中。接着说:“你好好品尝品尝它。”

 赵莹也把脱下的黑色丝袜塞进一个男生的口中。沈丽穿的是白棉袜,她把白棉袜揉成一团,塞进一个男生的口中,由于白棉袜很占空间,所以,还有半截袜尖露在嘴外面,惹得她们直笑。陈雪没有穿袜子,就把凉拖甩出去,让那个男生爬过去钓过来,然后衔着她的凉拖满屋子乱爬。

 学妹们看着我们的贱相,哈哈笑个不停。过了一会,沈丽说:“那个贱狗不是说他们的脸是咱们的踏脚板吗?就让他们躺在地上,咱们踩在他们脸上吧。”

其他女孩纷纷叫好。于是,我们躺到了她们的脚下,她们赤着嫩脚踩在我们脸上,肆无忌惮地进行揉搓和蹂躏。周琪一会用脚趾夹我的鼻子,一会用脚掌踩我的嘴唇,一会把脚趾伸进我的口中,一会又把整个脚掌往我口中伸,一会又踩在我的双颊上,使劲地揉搓。便揉搓便说:“踩死你这个贱狗。”

其他男生和我一样,脸上被学妹用脚踩着。这是什么屈辱啊?我们这是怎么搞的,被踩踏部落小女孩踩在脚下。师哥被学妹踩在脚下,真是耻辱啊。但又有什么办法呢?谁叫她们是奶奶呢?

她们用脚玩弄我们的脸不下一小时,才让我们爬起来,让我们把袜子拿出来。

女孩们看玩得也差不多了,就对我们说:“开始,我们是特意想捉弄以下你们。没想到你们这么听话。就给你们每人一个。我们一听,激动地跪在她们脚下,直呼女王万岁。她们又一次笑起来。

我们得到的兼职工作都是汉语家教,我们是抓阄选择的。最后,我去给中国女孩川子做家教;其他三个男生分别给俄国斯女孩伊诺娃、英国女孩被低、美国女孩若斯做家教。没想到的是,她们找家教是假,她们的汉语都不错,找奴隶玩耍才是真。我们都沦落为她们的奴隶,被她们玩弄了整整一年。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