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恋足文学

被迫跪在漂亮女生脚下舔鞋(五)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11 11:40:28 人气: 标签:

没有想到的是,在本单位中,我又被迫成为了一位漂亮女孩的奴隶。

我和馨雨是同一年进入这家央企的,但是三年以后她成为处长,我还是科员。馨雨是一位很漂亮的女孩,做事也挺干练,但她不是我崇拜的那种类型,所以,我对她没有表现出应有的尊重。所以,她对我很不满。现在她当上处长了,我照样不服她。

一个周五,下班后,馨雨打电话把我叫到处长室。她坐在宽大的办公桌的后面,鄙视地看着我,然后得意地对我说:“马铜,你被开除了,下周一到财务处领取一下这个月的工资。出去吧”

我当时懵了一下:“你说我被开除了,凭什么把我开除?”

她悠悠地说:“原因很简单,你不尊重领导,老是和我作对!”

我说:“我要和大领导反应情况去!”

她不屑地说:“请便!”说完,看着桌面的文件。

我站在那里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如果领导已经决定把我开除,再找他们也是没有用的。她之所以这么有底气对我说,看来这事是真的。

无可奈何之下,我只好硬起头皮对她说:“馨雨,求求你不要开除我!”

馨雨得意地看着我:“你就这样求我?”

我说:“馨雨,你说怎么做!”

馨雨:“住嘴!馨雨是你叫的吗?叫处长!”

我说:“处长,我求求你了!”

馨雨:“求人没这么求的,跪下求我!”

我说:“什么,你要我给你跪下?你也太过分了?”

馨雨:“随便你,你看着办。不愿给我下跪马上滚出去!”

我犹豫不决,最好为了保住工作还是给她跪下了。

馨雨见我跪在她的脚下,很是得意,“给我磕头,磕到我满意为止。”

我说:“馨雨,你也太过分了,还让我磕头!”

馨雨:“住嘴,你现在就是我的奴隶,叫我主人!快给主人磕头,不磕就滚出去。以后我要你做什么你要再有一次拒绝,你就等着滚蛋吧!”

我有点害怕了,连忙说,“馨雨,哦,不,主人,我给您磕头!”然后,我委屈地给馨雨磕起头来。

馨雨得意地看着我,那意思就是,让你给我作对,就是这个下场。

很长时间过去了,但馨雨没有让我止住的意思,我只好继续不停地给她磕着头。慢慢的我就磕不动了。为了讨好馨雨,我咬住牙继续磕头,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倒在地上。

馨雨见我倒在地上,训斥道:“贱狗,才磕了1个小时就撑不住了,真不中用。爬到我脚下来。”她居然要我像狗一样爬行,但她刚才有言在先,我不敢反抗,乖乖地爬到她的脚下。

“去,爬到桌子地下,把我的高跟鞋好好舔舔,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停下来。”

她现在又让我给她舔鞋,我很愤怒,但又不敢不听她的话,就爬到桌子地下,趴在地板上,把嘴唇贴在她的鞋面上舔起来。

“贱狗,现在感觉怎么样?”她得意地对我说。

我一边舔着她的高跟鞋,一边含混不清地说:“主人,很好!”

她满意地说:“嗯,表现还不错,继续努力啊!”

得到她的表扬,我居然有一丝高兴,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

我继续舔着她的高跟鞋,不敢停下来。

过了一会,她说道:“贱狗,以后你的舌头就是我的擦鞋布了,你没有意见吧?”我连忙说:“主人,我没有意见!”她说:“你爬出来,我看看你舔的怎么样?”我爬出来后,她看了看高跟鞋:“嗯,舔的不错,比小狗舔的还干净。我正好想养一条小狗,你做我的小狗怎么样,不会亏待你的。”

我委屈地说:“主人,我愿意做您的恋足小狗!”

馨雨:“好,叫几声,看看这个小狗怎么样?”

我有点犹豫,毕竟学狗叫太耻辱了。她见我犹豫,便说:“三秒种,给你三秒钟时间。”我不敢犹豫下去了,连忙像狗一样汪汪汪汪地叫起来。

她兴奋地看着我:“嗯,叫的还挺好听。我给你起个名字吧,叫旺旺吧!”

我讨好地说:“多谢主人赐名!”

她用手抚摸了一下我的头就像在摸一条狗:“乖!”

突然,她把高跟鞋甩出去:“旺旺,把它衔过来!”

我倍感屈辱地爬过去,叼住高跟衔了回来。

接着她又把另一只高跟鞋甩出去,我爬过去又衔了过来。

“贱狗,躺下,你的脸给我做一下踏脚板!”馨雨命令道。

我乖乖地躺在她的脚下,她双脚踩在我的脸上肆意蹂躏。“哎呀,真舒服呀,早知道,就早点找一个踏脚板了。”

她的双脚在我的脸颊上来回揉搓、上下拍打,用脚趾夹我的鼻子、嘴唇和舌头,还把脚使劲望我嘴中伸。

之后,她令我从套间洗手间打来洗脚水给她洗脚——用嘴给她洗脚。我跪在她的脚下,把嘴伸进洗脚水,含上一口洗脚水然后洒落在她的脚上。

“舒服,贱狗真有办法!”她夸奖道。

听到她的夸奖,我更加卖力。过了一会,她突然抬起脚把我的脸踩进洗脚水中。“贱狗,把洗脚水都喝了,不然你就别出来了。”脸被踩进洗脚水中,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我只好大口大口地喝着她的洗脚水。最后小半盆洗脚水都被我喝光了,这下不渴了。

她把脚放在我脸上和衬衫上把水弄干净,然后她令我把鞋架上的一个黑色船鞋给衔过来。这时,我已经麻木了,她让我做什么我就机械地做什么了。我爬到她的鞋架旁,衔住两个船鞋的内傍,衔了过来。

她把双脚放进船鞋中,我跪在地上给她提好鞋。

“贱狗,我的高跟鞋上全是你的口水,去把它擦干净。”她命令道。

我又把她的两只高跟鞋衔到鞋架旁,用布擦干净。

她走过来,从鞋架上的帆布鞋里拿出一双棉袜,“贱狗,张开嘴,让我把袜子塞进去。”她兴奋地说。

我乖乖地抬起头并开张嘴,她眉飞色舞地把一只白棉袜团城一团,塞到我的口中,然后又把另一只白棉袜一截一截地塞到我的口中。

“贱狗,好好品尝,然后告诉我什么味道?”

我做出品尝的样子,大约过了一分钟,我含着她的袜子含混不清地说:“主人,您的袜子味道很鲜美!”

听我这么说,她大笑起来,显得特别可爱。

“既然味道这么鲜美,就让它在你嘴里一直含着吧。今天晚上你就别吃饭了,饿了就喝点水,你要把这双袜子一只含到明天早晨,听到没有。”

我说:“是,主人。”

“好了,你今天表现很好,就暂时不开除你了。但你以后还要继续好好表现,表现好了不但不开除你,还不会亏待你。”她说道。

我想这是她的暗示,我连忙给她磕头表示感谢。

嗯,不错,走吧。”

我含着她的袜子刚要出办公室,突然她说道:“等等!上次我见过你女朋友,我瞧她不顺眼,你这两天给她说说,让她也做我的奴隶、我的小狗,你看如何?”

啊?她竟然要我的女朋友马莉也做她的奴隶?她能答应吗?但我还是嗯了一声。

“好,我希望下周一上午你们一块过来,跪在我脚下磕头舔鞋!”

掌声又在办公室中响起。

银老师:“非常好!非常好!”

这时又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说:“哥们,我的奴隶生涯比你的长多了,我现在还是专职奴隶。我的这个故事名字叫做《永远无法摆脱被美女玩弄的命运》。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