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恋足文学

凤凰美丽青红蓝紫八位美女大学生主人之一主多奴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11 12:25:19 人气: 标签:

一天,栀子开着车带着阿凤阿凰阿美阿丽四个女奴到公园去玩。栀子打算在公园里玩上一天,就带了很多吃的以及其他用品。当然这些东西都是女奴们背着。本来阿凤阿凰阿美阿丽只能跪在、趴在或躺在栀子脚下。但今天栀子恩准她们站着和自己一块同行。当然是栀子在中间,她们在四边簇拥着,栀子特别喜欢这种女皇的感觉。

玩了多半天之后,她们来到一个坡谷中。这个坡谷有两个出口,两个出口处曲曲折折,从外面看不到坡谷里面,但土坡并不高,也只有三五米高,坡上长着并不太密的树。坡谷中间是一大块草地,当她们来到草地中间时,栀子说我要休息一下。栀子话刚说完,阿凤跪趴在一起,栀子骑在她身上。阿美阿丽则躺在地上,脸的位置正好是栀子放脚的最好位置。阿凰跪在一边,用嘴脱下栀子的红色帆布鞋,然后又用嘴脱下栀子的白棉袜,把两只短棉袜都含在口中,然后爬到栀子前方,正对这栀子磕头起来。栀子则骑在阿凤身上,一只脚踩在阿美的脸上,一只脚踩在阿丽的脸上,两只脚在阿美阿丽脸上肆意揉搓着,还不断用脚趾夹她们的鼻子和舌头,还把脚用力往她们口中伸。阿凰含着栀子的棉袜一直不停地给栀子磕着头。

过了一会,栀子说:“阿凤被我骑了这么长时间,肯定累了!阿……”

阿凤插嘴:“主人,贱婢不累!”

栀子:“你不要逞强了,阿凤爬到我胯下来,你爬到一边去舔我的鞋!”

按照栀子的命令,阿凰含着栀子的棉袜爬到栀子胯下,阿凤爬到一边舔起栀子的帆布鞋。

栀子:“阿美阿丽,你们趴着舔我的脚!”

阿美阿丽翻过身,趴在栀子脚下,用手脱起她的脚跟,用嘴含住她的脚趾吮吸起来。

过了一会,栀子又让阿凤过来躺在地上,她双脚踩在她的脸上,阿美阿丽把嘴贴在栀子的脚上舔起来。

这样,栀子的脚被阿美阿丽舔了一遍又一遍之后,感觉非常舒服。尽兴之后,栀子令阿美阿丽躺在自己脚下,她的两只脚分别踩在阿美阿丽的脸上,然后命令阿凰拿出矿泉水往她脚上浇。栀子的脚上全是阿美阿丽的口水,当然要洗洗了。矿泉水沿着栀子的脚流到阿美阿丽的脸上,有些还流进她们的嘴里。

之后,阿凤从包中取出黄色硬皮船鞋,用嘴给栀子穿上,又把栀子的帆布鞋放到包中。等阿凤用嘴给栀子穿好船鞋后,栀子站起来,然后命令道:“贱奴,你们一起给我磕头。”

阿凤阿凰阿美阿丽跪在栀子四周,一起给她磕头。磕了100个左右的头后,栀子让她们停下来,然后让她们在自己胯下钻来钻去。栀子站在前面,阿凤阿凰阿美阿丽跪成前后一派,依次从她的胯下爬过。等都从栀子胯下爬过后,女奴们转过身,从栀子身后钻到栀子胯下爬过。之后,反复进行。

之后,在栀子的命令下,四个女奴先后跪趴在栀子脚下,脸贴在栀子的一只鞋面上,头被栀子的另一只脚踩在脚下。

然后,栀子带着四个女奴离开了这里,继续游玩。她们来到一个木桥上。木桥另一边正有一些女孩往桥这边走。栀子决定试试自己的魅力,于是就让阿凤阿凰阿美阿丽跪在自己身后。

两位女孩走到桥上,栀子高傲地岔开腿,眼睛逼视着她们。“跪下!”

两位女孩见栀子特别漂亮,漂亮中又透出高贵之气,又见到她身后跪着四位女孩,就一起屈服在栀子的脚下。她们乖乖地跪在了栀子脚下。

栀子见两位女孩屈服在自己脚下非常得意,“贱奴,给我磕头!”

两位女孩在精神上已经被栀子所控制,乖乖地给栀子磕起头来。

她们给栀子磕了十几个头后,栀子让她们停下来,“贱奴,舔我的鞋!”

两个女孩竟然乖乖地,一个趴在栀子脚下,一个跪趴在栀子脚下,舔起她的船鞋。踩踏部落栀子看到两个女孩乖乖地在自己脚下舔鞋,感觉好极了。

这时,又有两个女孩走上桥,她们见两个女孩跪趴在一位漂亮高贵的女孩脚下舔鞋,而在这位漂亮女孩的后面还有四个女孩跪着,她们惊呆了。

栀子趾高气扬地说:“我叫栀子,她们都是我的奴隶,你们想不想也做我的奴隶?想的话就跪下来给我磕头!”

这两个女孩也被栀子的气势所征服,不由自主的跪在了栀子脚下。

“磕头!”栀子眉飞色舞。

两个女孩乖乖地跪在栀子脚下磕起头来。

两个女孩趴在自己脚下舔着鞋,两个女孩跪在自己脚下磕着头,身后还跪着四个女孩,栀子兴奋极了。

这时,有四位女孩又走过来,栀子决定也要把她们变成自己的奴隶。

栀子对趴在自己脚下舔鞋的两位女孩说:“好了,你们从我胯下爬过去,跪在后面等候指示。”两个女孩乖乖地从栀子胯下爬过。

栀子又对跪在自己脚下磕头的两个女孩说:“你们爬过来舔我的鞋!”

两个女孩乖乖地爬到栀子脚下,正准备舔栀子的鞋,发现上面有很多口水,就拿出湿纸巾先擦了擦,然后才舔起来。

这时,四个女孩已经走到桥上,她们看到桥上的这一幕同样惊呆了。

栀子趾高气扬地说:“我叫栀子,她们都是我的奴隶,你们想不想做我的奴隶,想的话就跪下给我磕头!”

四位女孩为栀子的气势所慑服,不由自主地跪在她的脚下磕头起来。栀子见又有四位女孩臣服在自己脚下,更加得意了。

正在这时,又有四个青年男子过来。栀子决定也把他们变成自己的奴隶。栀子道:“我叫栀子,你们想像她们一样跪在我的脚下做我奴隶吗?”

栀子的话刚刚说完,四个男子已经跪在地上,边磕头边喊着女皇万岁!

栀子听见他们用日语说话,也改用日语问道:“你们是东洋人?”

四个男人回答道:“是的,主人!”

栀子笑道:“还是东洋的男人乖啊!”

四个男人回答道:“我们东洋男人都是美女的狗!”

栀子笑道:“这话说得不错,在国内的时候很多高官都做过我的恋足狗!”

四个男人回到:“是的主人,我们东洋男人是世界各国最下贱的男人!”

栀子笑道:“下贱的男人才是好男人!”

栀子见脚下跪着的奴隶越来越多,就先让前面的两位女孩舔自己的鞋,其他两位女孩和四个东洋男人依旧跪在自己脚下磕头。

两个女孩趴在栀子脚下舔起她的鞋来,在舔鞋之前也先用湿纸巾擦了擦。与刚才的四位女孩一样,她们并不是情愿舔栀子的鞋,而是为栀子所慑服不由自主的跪在了栀子脚下。

这两个女孩舔了一阵栀子的鞋后,按照栀子的命令,从栀子胯下爬过,与其他女孩跪在一起。另两位女孩爬过来舔起了栀子的鞋,她们在舔鞋之前同样用湿纸巾把留在鞋上的口水擦干净。在这两位女孩趴在栀子脚下舔鞋的时候,四个男人在不停地磕着头。

这时,又有四个年轻人走了过来,是两男两女,是西洋人。四个西洋人走过来一看,先是吃了一惊,接下来是不同的反映。还没有等栀子说话,两个西洋男人不顾自己的女朋友就在身边,扑腾一声跪下了。两个西洋女孩见自己的男朋友跪在了别的女孩脚下很生气。

栀子逼视着她们说:“你们两个也跪下吧,别人都跪下了,你们两个还站着,好意思吗?”两个西洋女孩竟也被栀子的气势所慑服,不由自主的跪在她的脚下磕起头来。

栀子见她们也跪在了自己脚下,真是兴奋极了。栀子让前面两个女孩从自己胯下爬过,然后命令两个西洋女孩舔鞋。两个西洋女孩乖乖地爬到栀子脚下,也不顾上面有口水就舔起她的鞋来。

接下来,两个西洋男人爬到栀子脚下舔鞋。他们也不管是否有口水,就疯狂地舔起来。最后,四个东洋男人爬到栀子脚下舔鞋,他们是一个个爬到栀子脚下舔鞋。在他们舔栀子一只鞋的时候,栀子把另一只鞋踩在她们头上。

等栀子扭转过身的时候发现,桥上已经跪满了。在桥的两侧各跪着十个奴隶。中间仅有狭窄的过道。栀子在中间走来走去,非常得意。

“给我磕头!”栀子命令道。两边的二十个奴隶一起给栀子磕起头来。

“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停下来。”栀子命令道。

这些奴隶或者心甘情愿或者不由自主的在栀子脚下不停地磕着头,足足磕了一百多个。在他们磕头的时候,栀子就在中间走来走去。

之后,奴隶们跪趴在栀子脚下。栀子走到每一个奴隶面前,先用脚踩在他的头上,之后抬起脚用脚尖跳起他的下巴,问他们叫什么名字。

接下来,栀子带着他们下了桥。在两边都是水草的小路上,他们跪成一排,依次从栀子胯下爬过。

栀子感觉玩的差不多了。这些新奴隶与阿凤阿凰阿美阿丽不同,以后不可能当常用奴隶玩。栀子玩过他们一次以后就不再玩弄她们了。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