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恋足文学

凤凰美丽青红蓝紫八位美女大学生主人之两主两奴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11 12:26:36 人气: 标签:

这天上午,阿凤和阿凰被纯子和维多利亚叫过去。进门之后,她们立即跪在地上,爬到纯子和维多利亚的脚下。纯子用脚尖挑起阿凤的下巴:命令到“贱狗,把我的鞋脱了。” 维多利亚用脚尖挑起阿凰的下巴,命令到:“贱狗,用嘴把我的鞋给脱了。”阿凤和阿凰分别用嘴去脱纯子和维多利亚的帆布鞋。纯子:“你们两个贱狗进行比赛,慢了的要受到惩罚。” 阿凤和阿凰都卖力地用嘴去脱鞋。最后,当阿凰把维多利亚的鞋袜都脱下来时,阿凤正拽着纯子的最后一只白棉袜往下拽,阿凤落后了。慢了就要受到惩罚,阿凤自觉地把脸伸到纯子手前,纯子接连就在阿凤脸上打了十个清脆的耳光。然后,纯子命令阿凤爬到鞋架去舔她所有的鞋子,里里外外都要舔干净。阿凤爬到鞋架边用嘴去清理纯子的鞋了。

纯子换上凉鞋,维多利亚换上高跟鞋。阿凰撅着屁股嘴贴在纯子的凉鞋上,正用舌头舔着她的脚趾。维多利亚则穿着高跟鞋踩在她的头上。“贱狗,好好舔,不然让维多利亚踩死你!”阿凰边舔着纯子的脚趾,便含混不清地说“是,主人”。纯子穿着凉鞋,阿凰舔起来不太方便,她只能用舌头在纯子脚趾上下、脚趾缝里面飞舞,不时还舔到她的凉鞋。“贱狗,把舌头伸到我脚趾下面去!”纯子命令道。阿凰赶忙把舌头伸到纯子的脚趾和凉鞋之间,来回蠕动着。

恋足贱狗,躺下!”纯子命令道。

阿凰乖乖地躺在地上,纯子和维多利亚坐在沙发上,四只脚踩在阿凰的脸上,肆意玩弄。纯子和维多利亚不时把脚伸进阿凰的口中。纯子和维多利亚用脚蹂躏了一阵阿凰的脸后,命令阿凰跪起来。

纯子:“贱奴,你说我们俩谁漂亮,只能说一个!”

阿凰不知怎么说,纯子几个清脆的耳光打来,“不说就一直打下去!”

阿凰疼痛不已,连忙说:“纯子主人更漂亮!”

纯子拍了拍阿凰的脸:“乖!”

维多利亚的耳光又上来了。阿凰只得说维多利亚更漂亮,又引来了纯子的耳光,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纯子和维多利亚的耳光交替在阿凰脸上响起。

玩够了,她们才停下来。接下来,该阿凤了。纯子问阿凤:“贱狗,还有几双没舔?”阿凤连忙给纯子磕头,“回主人的话,还有四双未舔。”纯子:“你爬过来,剩下的让这个贱狗去舔。”然后纯子对阿凰说:“贱狗,你爬过去舔。”阿凤爬过来,阿凰爬过去。

阿凤爬过来,给纯子和维多利亚分别磕了三个头,然后跪趴在地上。纯子用凉鞋挑起阿凤的下巴,阿凤乖乖地抬起头。然后,纯子又把阿凤的头踩在脚下。维多利亚接着又用高跟鞋挑起阿凤的下巴,阿凤同样乖乖地抬起头。“贱狗,舔我的鞋!”维多利亚命令道。阿凤伸出舌头乖乖地舔起维多利亚高跟鞋的鞋面,阿凤的舌头在维多利亚的高跟鞋鞋面上飞舞。此时,纯子又把穿着凉鞋的脚踩在阿凤的头上。“贱狗,你要舔的一尘不染,否则,你就一直舔下去!”阿凤非常听话,更卖力地舔起维多利亚的高跟鞋。

之后又是谁更漂亮的游戏,阿凤脸上响起的耳光声不比阿凰少。

等阿凰舔完纯子的所有鞋后,纯子命令阿凰爬过来。然后她拿起自己的一双白棉袜,一只塞到阿凤口中,另一只塞到阿凰口中。维多利亚则把自己的黑丝袜一只套在阿凤头上,一只套在阿凰头上。然后,站成前后一排,命令阿凤和阿凰从她们胯下爬过。阿凤和阿凰口含着纯子的白棉袜,头上套着维多利亚的黑丝袜,在纯子和维多利亚的胯下爬了一圈又一圈。

接着,纯子把自己的帆布鞋放在阿凤头上,维多利亚把自己的帆布鞋放在阿凰头上,命令她们在地上爬行,鞋不准掉。一共爬十圈,期间鞋掉几次,就打十倍的耳光。最后下来,阿凤掉了4次,阿凰掉了3次。于是,她们受到了惩罚:她们分别跪在纯子和维多利亚脚下。纯子在阿凤脸上左右开弓,打了40个清脆的耳光;维多利亚在阿凰脸上左右开工,打了30个清脆的耳光。

然后纯子骑在阿凤身上,维多利亚骑在阿凰身上,在房间转了几圈后,阿凤和阿凰爬在一起,正面相对。纯子骑着阿凤,把脚伸到维多利亚胯下的阿凰嘴边,阿凰连忙俯下头去舔纯子的帆布鞋。与此同时,维多利亚把脚伸到阿凤的嘴边,阿凤也趴下去舔维多利亚的高跟鞋。过了一会,纯子和维多利亚又把另一只脚伸过去,阿凰和阿凤接着去舔。过了一会,纯子和维多利亚从她们身上站起来,阿凤阿凰分别趴在纯子和维多利亚的胯下舔着维多利亚的高跟鞋和纯子的帆布鞋。

之后,纯子和维多利亚命令阿凤和阿凰躺在地板上,纯子和维多利亚坐在床上,双脚踩在她们的脸上肆意揉搓。一会横着揉搓,一会竖着揉搓,一会用脚趾夹鼻子,一会把她们的舌头夹出来,一会又大脚趾伸进她们口中,夹她们的嘴唇,一会又把脚掌直往她们口中插。玩着玩着,纯子和维多利亚站起来,在阿凰和阿凤的身子下又放了个厚垫子,然后站起来双脚踩在她们的脸上。阿凤和阿凰的脸被踩的扭曲变形。

这么玩弄了一阵后,纯子和维多利亚命令阿凤和阿凰舔她们的脚。一开始,纯子和维多利亚站在垫子上,阿凤和阿凰趴在垫子上给她们舔脚。舔了一阵后,纯子和维多利亚命令她们跪起来把脸贴在她们脚面上舔脚,说这样更像狗。又过了一会,纯子和维多利亚坐到桌边下围棋,阿凤和阿凰跪在桌子底下舔她们的脚。阿凤把纯子的脚趾含在口中来回吮吸,阿凰把舌头伸进维多利亚的脚趾缝隙里来回摩擦。纯子和维多利亚都舒服极了。

纯子:“贱狗,我们的脚都被你们弄脏了,快打来水给我们洗洗。”阿凤和阿凰打来洗脚水,分别跪在纯子和维多利亚脚下。她们把脸伸进洗脚水中,含着水然后喷洒到纯子和维多利亚的脚上,纯子和维多利亚只说说服。阿凤和阿凰听到夸奖,更加卖力。突然,纯子和维多利亚两个人互使眼色,然后一块把阿凤和阿凰的脸踩进洗脚水中。阿凤和阿凰大口大口地喝着纯子和维多利亚的洗脚水。由于洗脚水较多,纯子和维多利亚过一阵便抬起脚,让阿凤和阿凰抬出头呼吸一下,然后又把她们的脸踩进洗脚水中,如此几个回合,纯子和维多利亚的洗脚水全被阿凤和阿凰喝掉了。

这天晚上,阿凤与阿凰又来为纯子和维多利亚服务。纯子和维多利亚下午刚刚打过网球。她们打球时穿的棉袜还放在网球鞋中,特意留给阿凤阿凰品尝。来到房间,只见纯子和维多利亚坐在两边的沙发上,阿凤阿凰自觉地跪在地上,分别爬到纯子和维多利亚的脚下,给她们磕了10个头。

纯子指着网球鞋命令道:“贱奴,去把里面的一只袜子叼出来含在口中品尝。”阿凤乖乖地把嘴伸进纯子的网球鞋中,叼出一只白棉袜,然后吞进口中,用心地品尝起来。与此同时,阿凰也把嘴伸进维多利亚的网球鞋中,叼出一只粉红色棉袜,然后裹挟进口中,认真地咀嚼起来。

纯子和维多利亚得意地看着她们品尝着自己的袜子,五分钟后,维多利亚命令她们停下来,并对她们说:“贱奴,你们含着袜子向另一位主人爬去,在中间相遇时,把袜子交换之后,接着往前爬。”

维多利亚命令一出,阿凤和阿凰含着纯子和维多利亚的袜子向对面爬去。在中间两人相遇。她们跪趴着把嘴贴在一起,然后张开嘴接吻,目的是使口里的袜子翻滚,使纯子的袜子由阿凤的口中进入阿凰的口中,使维多利亚的袜子由阿凰的口中进入阿凤的口中。她们跪趴着把嘴贴在一起接吻起来,看到这个场景,纯子和维多利亚笑得喘不过气来。阿凤与阿凰接着吻,舌头翻动着,口中的袜子也跟着翻卷,但是想在口里的有限空间内实现袜子的位移也不是太容易,大约过了五分钟,她们才成功地实现了袜子的位移,纯子的白棉袜进入阿凰的口中,维多利亚的粉红色棉袜进入阿凤的口中。

接下来,阿凤含着维多利亚的袜子向维多利亚的脚下爬去,阿凰含着纯子的袜子向纯子的脚下爬去。爬到之后,她们把袜子吐出到旁边的一盆水中,这正是纯子和维多利亚打球回来后洗脚的水,也是给阿凤阿凰留着品尝的。之后,踩踏部落阿凤和阿凰分别把嘴伸进维多利亚和纯子的网球鞋中,把另一只袜子叼出来,含在口中品尝,也是品尝了五分钟左右时间。然后分别含着袜子往回爬。同样在中间相遇,两个人一如既往地跪趴着接吻,再次把袜子交换过来。这次时间快了一分钟,用了四分钟的时间,实现了口中袜子的位移。接下来,阿凤含着纯子的袜子,阿凰含着维多利亚的袜子,分别爬到她们的脚下。

在这个过程中,纯子和维多利亚一直笑个不停,心里很是得意。同样是女孩,但阿凤阿凰在自己脚下就像狗一样,不,比狗还听话,所以,她们很得意。

纯子:“贱奴,先不要把袜子吐出来,含着这只袜子把盆里的水喝去一半。”

阿凤阿凰知道盆里的水就是纯子和维多利亚的洗脚水,兴奋地含着她们的袜子喝起她们的洗脚水。洗脚水透过袜子进入她们的口中,因此,这水不仅仅是洗脚水,也包括了洗袜水。看到喝了一半左右,阿凤阿凰停下来,等候主人的进一步命令。

维多利亚:“贱狗,把袜子吐进水中,把另一只袜子含在口中,把剩下的洗脚水都喝了。

阿凤阿凰又分别含着纯子和维多利亚的另一只袜子去喝剩下的半盆洗脚水。最后竟然把洗脚水全部喝光了。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