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恋足文学

日本漂亮女生与欧美漂亮女生相继蹂躏我(一)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11 12:31:25 人气: 标签:

暑假到了,我去夏威夷旅游。夏日的夏威夷海滩真是云集了各国的美女。我被漂亮女生的蹂躏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我到后的第一天午后,天气比较阴暗,海滩上的人不是很多,我一人走在海滩上,感觉很好。

突然前面走来穿着五颜六色漂亮衣服光着脚的四个漂亮女孩子。她们各个年轻漂亮,看样子20岁左右。

她们看到我后,相互间嘀咕了一下,都大笑起来。然后,她们将我围住,挑衅似的看着我。只听到一个漂亮女孩对我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听起来像日语,但我不会日语。

于是,我用英语对她们说:“可以说英语吗?”

那个漂亮女孩用英语问我:“你是哪国人啊?”

我说:“中国”

那个漂亮女孩竟用汉语回答说:“我们就用汉语说吧,我们现在都在中国留学,会说汉语。”

我也用汉语高兴地说:“好啊!你刚才说什么?”那个漂亮女孩神秘地笑着说:“我说,我们想让你做我们的狗让我们玩。”

其他女孩纷纷大笑起来。

我心想,这日本女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不是都说日本女孩温柔吗?

我于是说道:“你们日本女孩不是听温柔的吗?怎么会这样呢?”

漂亮女孩说道:“你说的是过去,现在日本女孩都自由解放了,男人反而成了她们的奴隶。”

旁边一个漂亮女孩插话:“我们在国内都有不少男奴,前首相哮犬都曾经给我磕头舔鞋,我们还想玩别的国家的男奴。”

又一个漂亮女孩插话:“我想玩遍世界上所有国家的男人。”

又一个漂亮女孩插话:“我还想玩弄别的国家的女孩,把她们变成我的女奴。”

我说:“你们也太猖狂了!”说完,我趁她们不注意,扭头就往回跑。她们跟在后面紧追。

没想到前面有四个漂亮女孩横亘在我前面。看样子她们是一伙的,我便朝左边跑去,结果左边又突然出现四个漂亮女孩。我只好望右边跑去。她们在我后面紧追。再往前跑就是大海。正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她们团团把我围住。看来她们是蓄意已久,三面把我包围,只留海边一个死地。

一个漂亮女孩说:“看来你今天必须做我们的狗了。”

“跪下!贱狗!”漂亮女孩们对我一起命令道。

我正在犹豫,几个清脆的耳光打在我脸上,然后我又被踹了几脚,倒在地上。

“贱狗,先爬起来给我们磕头!边磕头边说:贱狗乞求做某某主人的奴隶。主人不答应你,你就不能停下来。我们把名字告诉你,你用心记,不然说错了是要受惩罚的。”

我说:“你们也太过分了吧,让我给你们磕头?”

一个漂亮女孩把沾着沙子的赤脚使劲踩在我脸上,“贱狗,竟敢不听我们的话。!你会恳求给我们磕头的”我的脸被她的脚踩的扭曲变形,十分疼痛,没有办法,我只好说:“我给你们磕头。”

这个漂亮女孩说:“你应该说,贱狗乞求各位主人,让贱狗给你们磕头好吗?”

我按照她的话说:“贱狗乞求各位主人,让贱狗给你们磕头好吗?”

这个漂亮女孩才停止了对我脸的踩踏。

这个踩踏部落漂亮女孩说:“你先用心记下我们的名字。记错了看怎么收拾你。”

漂亮女孩们挨个告诉我她们的名字,她们一共12人,名字分别是:樱子、栀子、优子、纯子、洋子、凉子、秋子、美子、秀子、智子、丽子、芷子。

没有办法,我只好给她们磕头。幸亏我的记忆力比较好,一遍就大概记住了。

我爬到樱子脚下磕了一个头:“贱狗我乞求做樱子主人的奴隶,请主人收下我。”但樱子没有回应,我便继续磕头。我只想她早点答应我,让我结束磕头,便用力给她磕头。我边磕边查,当我磕到31个的时候,樱子说:“好了,贱狗,我答应你了。再求别的主人吧。”

我磕头的时候她们在不断地用日语说笑,我听不懂也不去听了,我爬到栀子脚下给她磕了一个头然后说:“栀子主人,贱狗我乞求做你的奴隶。”我知道栀子也不会答应那么快,就蓬蓬地给她磕头,这样也许能讨得她的欢心,让我少磕几个。当我磕到28个的时候,栀子让我停下来。我心想,我还真讨得了她的欢心。

接下来,我爬到优子脚下磕了一个头,“优子公主,贱狗我可以做您的奴隶吗?”然后更卖地底给她磕头。我刚才一卖力,栀子让我少磕了几个。我想这次再卖力,优子也会让我少磕几个。但我想错了,我磕到28个的时候,优子还没有让我停下来的意思。没有办法我只好给优子继续磕头,但我又只磕了3个,优子就让我停下来了。我一共给优子磕了31个头。

然后,我爬到纯子脚下磕头:“纯子女皇,贱狗我乞求做您的奴隶。”我的注意力逐渐由屈辱感转向对磕头数量的猜测上。纯子会让我给她磕多少头呢?我渐渐感觉到,用不用力磕头并不是她们让我磕头数量的决定因素,数量是她们随意而定的。于是,我磕头渐渐不再那么用力。纯子见我松懈,训斥我:“贱狗,用力磕,不然我让你磕下去没完!”看来不用力还不行。我想,纯子是让我磕31个头呢,还是28个。当我磕完28个的时候,我想很可能是31个。但是,当我磕到第30个的时候,纯子却让我停下来。

我又爬到凉子脚下磕头:“凉子女王,我愿做您忠实的贱狗,可以吗?”接下来,我用力地给她磕着头。磕到31个的时候,凉子让我停下来。

“贱狗,爬过来!”洋子命令道。我赶忙爬到洋子脚下给她磕头。我重复着:“洋子女王,贱狗我想做您的奴隶,可以吗?”然后卖力地给她磕头。磕到30个的时候她让我停下来。

我干忙爬到秋子脚下磕头,“秋子主人,贱狗我想做您的奴隶,乞求您的恩准。”我边给秋子磕着头边想着她们让我磕头的数量。她们让我磕头的数量局限在283130三个数上。我突然闪念,她们有十二个人,每个人代表一个月,我给她们磕头的数量正是该月所包括的天数啊。我为自己的发现而激动。果然,当我磕到31个的时候,秋子让我停了下来。

接下来我又依次爬到美子、秀子、智子、丽子、芷子脚下磕头,她们让我磕头的数量正好与我猜的一样。最终我给她们一共磕了365个头。

磕完头,我对她们说:“各位主人,我有一个问题要给你们说。”

“快说!”

我就把我刚才的想法说出来。漂亮女孩们都夸我聪明。但接下来又说:“再聪明你也是我们的狗。”看来,我这个聪明确实没有什么意义。

秋子:“你现在成了我们的奴隶了,也就是我们的狗了,我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了。嘻嘻”

洋子一脚把我踹到在地上。我躺在沙滩上,她们一起把脚踩在我身上。由于我的脸被踩住,谁踩我那儿我不知道,但感觉浑身上下全被踩在她们脚下。我脸上踩着两只脚,胸脯上踩着两只脚,每只腿上踩着两只脚,每只胳膊上踩着两只脚。她们不断加大踩踏的力度,感觉就好像要把我的整个身子平踩进沙子中。

突然,我感觉脸上的力量加重,脸上又多了一只脚,其中一只踩在我额头上的脚力量不是很大,但踩在我双颊上的两只脚好像就是一个女孩的,她完全站在我脸上了。我的头被压得很疼,想喊嘴又被她的脚踩在脚下,喊不出来。

正当我为头部而头疼时,突然胸部和腹部力量大增,恐怕也是有两个漂亮女孩全身踩在我身上。紧跟着大腿上又站着两个女孩,胳臂上也站上女孩。我感到身子往下陷。如此大的重量踩在我身上,我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幸亏沙滩比较松软,再加上我比较健壮,我才能忍受。也可能如果在别的硬的地方,或者我比较瘦弱的话,她们就不会这么踩了。

突然,我感到腹部轻松了,肯定是那个漂亮女孩从我那里下来了。紧接着,我头部又轻松了,但随之又加重了。我想,可能是一个女孩从我脸上跳下来后,另一位女孩又双脚踩上去。

就这样,我的身子经过加重和减轻的来回变换,一是单脚和双脚的变换,二是不同女孩的变换。头部的变换我是清楚的,加重了十二次,说明十二位漂亮女孩都双脚踩过我的脸。其他部位我已经记不清楚,但估计我身上的每个部分都被她们每人踩过。

我躺着被她们踩踏过之后,又被她们踢翻身,趴在地上被她们踩踏。

一个小时后,她们才结束了对我的踩踏。在被她们踩踏的过程中,承载着那么多双的嫩脚,我逐渐产生一个自己感到很奇怪的想法:她们是高贵的,我是卑贱的,我就应该被她们踩在脚下,就应该被她们当玩具玩。我就应该是她们的狗。这种想法产生后,我不再感到耻辱了,反而有些快感了。

我想,头也磕了,踩也踩了,她们还会有什么玩法呢?

“贱狗,往前爬”

她们居然要我像狗一样爬行。但我此时没有了屈辱感,反而有一丝兴奋,于是我就按照她们的命令向前爬。

“贱狗,往左拐!”我朝左爬行。

“贱狗,朝右拐!”我又朝右爬行。

她们想着法子捉弄我,我一会左爬,一会右爬,形成一个弯弯曲曲的路线。

爬到她们放鞋的地方,她们让我停下来。

她们把脚放进鞋中,比赛看谁甩得远。“123”她们一起把脚上的一只凉鞋甩出去。

“贱狗,你怕过去看看我们谁甩得最远?”

我说:“各位主人,我不知道哪只凉鞋是你们的呀?”

“那你先舔一舔我们的另一只凉鞋,先熟悉一下味道。”

于是,我爬到她们脚下,挨个舔她们的凉鞋。为了区分味道,我把她们的凉鞋里里外外都舔了个遍,但是却没有区分出来。她们的凉鞋除了沙子味外,就没有什么别的味道。

我说:“各位主人,我没有区分出来你们鞋的味道?”

樱子一脚把我踢倒在地上:“真是个恋足笨狗。味道没区分出来,样子你就没看出来?我们的鞋都一样?”

“咳”我只顾品尝她们的凉鞋了,没想到观察它们样式的不同。

我给樱子磕头:“主人,我错了。能不能再让我看一遍?”

樱子:“再给你这个贱狗一次机会,就一分钟时间。”

我再次给樱子磕了一个头:“多谢女王”

我抓紧时间浏览每个漂亮女孩的鞋子,就像记她们的名字一样把她们的鞋子也记住。但是,鞋子不如名字好记,有一些我还是没记住。

我又一次给樱子磕头:“樱子主人,我实在记不住。”

樱子赤脚踩住我的头,使劲往下踩:“你这个笨狗!算了!不让你记了!限你一刻钟之内把我们的鞋都叼回来,否则,你就等着瞧吧。”

樱子松开我头上的脚,然后说:“现在开始!”

我连忙向前爬去。她们的鞋甩出去都有十米左右,而且比较分散。在地上爬行根本看不到那么远,只好边爬便找。在爬行的过程中,我找到一只鞋就用嘴叼上,然后继续向前爬行,寻找另外一只。有时候,另一只就在前面,有时候,找了很久也找不到。我急得都出汗了。如果我不能再一刻钟内完成任务,我将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五分钟过去了,我才找到三只鞋。我把这三只鞋放在一起,在旁边做好标示。十分钟过去了,我又找到三只鞋,又把这三只鞋放在一起。十五分钟到了,我刚找到所有的鞋,把它们集中放在四个地方。但我还得把它们衔回去。反正已经过了时间了,我也不那么着急了。这四个地方前后一条线,我把离她们最远的三只鞋先叼到第三处放鞋的地方。由于我的嘴一次只能衔三只鞋,所以当我把第四处的鞋衔到第三处时,我就只好把它们先放在这里,先把第三处的鞋叼到第二处去,然后回来再把它们叼到第二处。然后我把堆积到第二处的九只鞋分三次衔到第一处。这个时候已经快半小时了。

当我在第一处准备把鞋逐次给衔回去时,她们让我跪在那里。我就乖乖地朝着她们跪好。谁知道这又是她们的一场比赛,刚才由于我不能识别她们的鞋而无法判断谁的甩得最远,所以现在她们又进行了另一种比赛,即都向我这个方向双鞋,看谁的鞋能击中我。她们真是把我当成了一个连狗都不如的玩具。哎,没办法,只好任由她们玩弄了。

她们依次将鞋朝我甩,但只有一个击中我,鞋朝里砸在我脸上,砸得我生疼。这要十只鞋都砸在我脸上,那我还不疼死。

我正发愁怎么把这二十四只鞋衔回去,庆幸的是她们过来了,这样就不用我衔了。我跪在地上用嘴给各位漂亮女孩穿上凉鞋。

凉子:“贱狗,你未能在规定的时间内把鞋衔回去,现在要接受我们的处罚。爬起来。”

我战战兢兢地爬起来。凉子上来就给我十个清脆的耳光,我啊啊叫起来,我越叫后面的漂亮女孩打得越狠。凉子打完后,洋子上来打我,她打得比凉子还狠。洋子之后是芷子。就这样,漂亮女孩们依次每人打了我十个耳光,打得我满脸通红,疼痛不已。

“贱狗,跪下!”栀子命令道。

我赶忙跪在栀子脚下,没等她的命令,就给她磕头。

栀子:“贱狗,趴下”

我连忙趴下。

栀子把脚伸向我的嘴边:“先把我的脚和鞋都舔干净!”

我用嘴叼下栀子的鞋,先仔细舔她的鞋,特别是与她的脚底接触的部分,我把她的凉鞋舔得一粒沙子未有,然后我稍稍抬起头,舔她的脚。她故意刁难我,使我在舔她脚的时候很费劲。她的脚一抬高,我的头就必须抬高。但一抬高就碰到我头上另一个漂亮女孩的脚,她又把我的头踩下去。

在我给其中一位漂亮女孩舔鞋舔脚的时候,其他漂亮女孩也没闲着。她们把一只脚踩在我身上,肆意地蹂躏。

漂亮女孩们看到我狼狈的样子都大笑起来。栀子把脚伸向我的嘴边:“贱狗,不难为你了,好好舔吧!”我终于可以安心地舔栀子主人的脚了。栀子把脚踩在我头前的胳臂上,我张开嘴把栀子的脚趾含在口中吮吸。我先含住栀子的大脚趾,嘴唇来回运动,同时舌头在里面翻卷。如此进行了两分钟。我感觉差不多了,然后,我的嘴离开栀子的大脚趾,然后含住她的二脚趾,由于她的脚趾缝比较紧,我的嘴唇被她的脚趾仅仅夹注。我吮吸着她的脚趾,竟然产生了快感,一种受虐的快感,一种被漂亮女孩蹂躏的快感。接下来,我又依次吮吸了栀子的其他三个脚趾,然后我把舌头伸进她的脚趾缝来回摩擦,力求不放过一粒沙子。当我检查了一下栀子的脚趾及脚趾缝之间确无一粒沙子时,我又开始舔栀子的脚面。我舔栀子脚面的方法是把舌头铺开,在她的脚面上如风卷残云般的舔舐沙粒。当我舔完栀子脚面的沙粒后。栀子让我翻过身,她把脚踩在我脸上。我从下面舔她的脚底。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在五分钟之内把栀子一只鞋和一只脚舔得一个沙粒不剩。接下来我又用了五分钟的时间舔干净了栀子的另一双鞋和脚。看着栀子干干净净一粒沙粒全无的脚和鞋,我心中升起一股成就感。

接下来我又挨个舔干净了其他漂亮女孩脚上和鞋上的沙子。在舔她们脚的过程中,我的身子不时翻转,这都是舔脚的需要。同时,在我舔脚的过程中,其他的女孩把我的全身都踩在脚下,肆意地蹂躏着我。

她们已经玩弄了我四五个小时了,该回去吃晚饭了。

“贱狗,从我们胯下爬过去。”

她们站成一排,眉飞色舞地和鄙视地看着我。

我朝着她们跪下,然后变成爬行的姿势。

“爬!”排在最前面的纯子一声令下,我开始爬行。很快,我爬到了纯子胯下,纯子不忘捉弄我,用小腿夹住我的脖子。

“贱狗,往前爬!”纯子命令到。但我的脖子被纯子的小腿夹住,爬不动。纯子后面的优子抬起脚踩在我头上。脖子被纯子的小腿夹住,头被优子的脚踩在脚下,我如何爬得动?

她们看见我狼狈的样子,都哈哈大笑起来。我在这种屈辱中又升腾起一种快感,一种被虐待的快感。做她们的狗真快乐。

纯子捉弄了我一阵后,小腿松开,我急忙从她的胯下爬过。头刚爬过优子的胯下,又被她用小腿给夹住了。她后面的栀子用脚踩我的头,她前面的纯子转过身用脚踢我的屁股。她们见我像狗一样挣扎的样子,再一次大笑起来。

终于,优子松开腿,栀子抬起脚,纯子还在我屁股上使劲踹了一脚,我急速向前爬去。头刚爬到栀子脚下,她突然抬起脚踩在我背上,不过这样我还能继续爬行。就在这时,她后面的洋子又踩在我头上,而且把我的头踩在地上,在这种情况下我是无法继续往前爬行了。过了一会,洋子松开我头上的脚,我连忙向前爬,爬过栀子的胯下。

我又爬到洋子的胯下。洋子仅用小腿夹了我一下脖子,便放我通过。我又急驰入美子胯下,美子没有为难我,我得以在她的胯下顺利通行。接着我又分别爬过其他几位漂亮女孩的胯下。

正当我以为胯下爬行将要结束时,没想到这些漂亮女孩又走到我的前面,让我继续从她们胯下爬行。我只好再次从她们胯下爬行,就像火车穿过隧道。

当我第二次从她们胯下爬过后,紧接着又是第三轮的爬行。最后一直进行了十轮,她们才让我停止了从她们胯下爬行。

这天沙滩的屈辱终于结束。我和她们来到海边宾馆。她们十二人分住在六个房间中。晚上吃饭的时候,她们要了一个包间。在她们吃饭的时候,我爬在她们脚下继续舔她们的脚。吃过晚饭后,我被安排到栀子和樱子的房间。我跪在她们脚下轮流给她们舔脚。

白天的时候她们仍然对我继续玩弄。她们去打网球,回来后,她们对我说:“贱狗,跪下舔我们的鞋。”我跪在她们脚下挨个舔了她们的运动鞋。然后,用嘴挨个把她们的鞋脱下来。用嘴脱下她们的鞋后,又用嘴脱下她们的袜子。

我跪在地上给她们磕头:“各位主人,我是先舔你们的脚还是给你们洗脚。”

樱子:“先用你的狗嘴给我们舔脚吧。”

我跪在她们脚下,用我卑贱的嘴去舔她们汗淋淋的但却高贵的脚。我把她们的脚趾含在口中吮吸。然后我舔她们的脚面。等我要舔她们脚底的时候,她们令我躺下,汗津津的脚踩在我脸上肆意的揉搓,把脚汗留在我的脸上和嘴里。

舔过她们的脚,她们让我含着袜子给她们洗脚。给水洗脚时就含着谁的袜子。我用嘴给她们洗脚时,她们把我的头踩进洗脚水中,洗脚水涌入我的口中,漫过我嘴里的袜子进入肚子中。因此,我把她们的洗袜水也连带给喝了。

那天晚上,她们带我去了一个酒店。她们全部身着和服,每个人和服的颜色各不相同,但都非常好看。她们绕房间坐成一圈。

“贱狗,跪下给我们磕头!”

我自从进了房间就是跪着的。我说:“各位主人,我从哪儿磕起?”

樱子:“我们现在就像钟表上的十二个刻度,你从12点开始磕吧。记住每个人磕60个。

樱子坐在正北方。我爬到樱子脚下,虔诚地向她磕头。1234……60,给她磕了60个后,我又爬到芷子脚下,然后我依次给各位漂亮女孩磕了60个头。

给她们磕完头后,她们让我躺在木质地板上,对我又是一阵踩踏。

之后,她们让我把椅子挪到一边,四个人一桌席地而坐,喝起酒来。

”贱狗,爬过来!“秋子命令道。

我爬到秋子脚下,秋子欠欠屁股,让我把脸伸进去。原来她想坐在我的脸上。我赶忙钻到她的屁股下,让她坐在我的脸上。

之后,我的脸在十二位漂亮女孩的屁股下来回转移。一直到她们喝酒尽兴,我才随她们回到宾馆。

由于她们喝了许多酒,这次我给她们同时做了马桶,我嘴中被插入漏斗,她们轮流把小便撒入我的口中,我的肚子一下涨起来。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