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恋足文学

日本漂亮女生与欧美漂亮女生相继蹂躏我(二)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11 12:33:20 人气: 标签:

第四天,她们要去参加一个什么活动,我终于获得了短暂的自由。我决定到细沙湖玩玩。细沙湖因湖心岛上的细沙而出名。它虽然是个湖,但湖心岛却有着和海一样的沙滩,不能不说是它的一个奇迹。

细沙湖一眼望不到边,但从每个方向都可以看到细沙岛。天好像要下雨的样子,游客不是很多。我租了一条船,在湖中划着。画面上穿不多,只有零星的几个,而且有段距离。

正当我陶醉于细沙湖的自然风光时,突然旁边驶来两只船,在我船的一左一右。我定眼一看,两条船上各有两位20岁左右的漂亮女孩,金发碧眼,与东方漂亮女孩相比,自是一番风味。

这时,我左面一条船上的一位漂亮女孩用英语给我说话:“我们想把你当玩具玩,你没有意见吧?”

真是邪门了!夏威夷怎么了!怎么在短短的时间内让我遇到两拨喜欢玩弄别人的漂亮女孩子呢?虽然我已经乐于被那十二位日本漂亮女孩玩弄,但是我不想再无缘无故地被这些欧美的漂亮女孩玩弄。

于是我加大速度,从她们两只船中间窜出去。那两条船上的漂亮女孩见我逃跑,在后面紧追。突然,前方出现两只船,也各是由两位漂亮的金发碧眼的女孩组成。我想,她们肯定是一伙的,我于是往右转,但右边又过来同样的两只船。我急忙在水中转了个弯,然后向左冲去,幸亏左面没有船。

六条船从正后、左后和右后三个方向向我紧追过来。再往前去就快到岸了,我趁她们不注意,突然掉转船头,从正后与左后的船只中直插过去。她们没有想到我会带这么一手,让我从她们中间穿过。她们急忙掉转船头追我,我一边开着船,一边不时往后看。追着追着,我发现她们只有两条船跟上来,其余的好像掉队了。

后面的两条船向我喊话:“站住!”

我想就她们两只船也不妨求求她们,不然老是被她们追的到处跑也不是什么事?

我说:“各位美女,我求求你们了,咱们做朋友好不好?”

一位漂亮女孩说:“你配吗?你只配做我们的恋足狗。赶快跪下向我们求饶,不然你就等着瞧吧。”

我见商量不成,就准备逃跑。但我刚掉转转身发现,六条船已经把我团团包围,看来是很难逃跑了。

我四处观看了一眼,发现有两只船离的较远,可以从其缝隙中穿插过去。于是我故意制造从别的方向逃跑的假象,趁她们不注意,从那个缝隙中钻出去。她们见我又逃脱,边又追来,她们一个个喊叫着:“奴隶,快投降!”看来她们把追逐我当作一件乐事了。

我想,这样追来追去,迟早要被她们追上。当我开船到湖心岛旁边时,她们一起向我围来。这下把我紧紧包围住,没有逃跑的可能了,只有逃到岛上去了。

由于细沙岛的陆地和水面相连,我很容易上了细沙岛,她们也跟着上来。她们用铁索把所有的船索住,并有三人看着,以防我乘船逃跑,其余人到岛上追我。

细沙岛的四周是一些沙质很好的沙地,中间却有一个小山,小山上树木茂密,我决定躲到山上去。我飞快地向山上跑去。她们在下面紧跟着追过来。山不高,我很快到了山顶,但山顶没有什么地方可隐藏的,于是我朝另外一个方向跑下去。山的另一侧比这一侧要大要长。我经过一个狭长的两边被茂草几乎遮挡的小路,发现这里竟别有洞天,在这个小径的尽头有个木桥,桥那面是一个中国古式的院落,我心想在这里还能看到中国的风景,想必设计师是中国的吧。

院落是一个圆形的拱门,我急忙逃到院子里,院子里有个大亭子。院子后面是一片竹林。竹林中好像有个小路,我钻进竹林,顺着小路往里走,发现里面竟然别有洞天,后面还有一个院子,这个院子的门也是个狭长的门,仅能拱一个人通过。

里面的院子居然比外面的院子还大,里面有个假山,假山里面有些上下左右婉转的通道还有一些山洞。假山的旁边,也有一个亭子,比外面院子的稍大。正对着假山的是一栋房子,这房子却是典型的欧洲建筑。看来这里是中西结合啊。

我决定藏在这个院子里躲避她们,我想她们很难追到这儿来的。等她们找不到我就会自动离开了。

没想到,过了不久,就听到外面有说话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大,感觉是进了前面的院子了。

我赶忙钻到一个比较隐蔽的山洞里躲起来。过了一会,听到外面说话的声音,想必是她们在前院没有搜到我,又到这后院来搜我了。我紧张的秉住呼吸,生怕她们抓到我。

进来多少人我看不见,但感觉很多,很快她们排除了假山以外的地方。她们开始搜索假山了,我只盼着她们找不到我。

我听到头顶有人在说话,想必是有人已经站在我头上的岩石上了。我就在她的脚下。

她们在假山里面搜索了一会,终于找到我了。她们朝我所在的山洞喊道:“贱狗,快爬出来。不然我们往里面扔东西了。”

没有办法,我只好爬出来,刚一爬出来,几位漂亮女孩就把我踹到在地,不知几只脚踏在我身上。

她们或用脚踢着我,或用脚踩着我,我连忙说到:“各位主人,我愿做你们的奴隶,请饶恕我吧。”

一个漂亮女孩呵斥道:“贱狗,张开嘴!”

我赶忙张开嘴,我的嘴刚张开,她就连鞋带脚伸进我的口中。还有一个漂亮女孩穿着鞋踩在我的额头上。

我想把她的鞋从我嘴中给推出去,但是我的双手又被踩在地上。没办法了,任她们蹂躏吧。

好像有个漂亮女孩给她们的同伴打电话,说是已经捉住我了,让她们过来。

我在她们脚下像狗一样被踩来踩去。

她们玩够踩踏后,让我跪在地上张开嘴。

她们轮流抬起脚往我口中踢,鞋尖进入了口中,嘴角都浸出血来。

之后,她们让我跟在她们后面。爬着我外走。

走到曲折的竹径时,她们前后一派展开,令我从她们胯下爬过去。

我抬头望去,她们曲曲折折的站着,与旁边的竹林相配,风景倒是挺美,我有点产生被虐待的快感了。

我趴在地上,缓缓从她们胯下爬过,我要好好体味一下从她们胯下爬行的滋味。这种滋味不亲自经历是不会体验到的。绝大多数人终生不曾不会从美女胯下爬过,少数从美女胯下爬过的人也只是从一两个美女胯下爬过。而我是从十二位漂亮女孩胯下缓缓爬过,这种感觉又岂能是别人所能想象的?

我在她们胯下爬行时,感觉又快又慢,慢因为她们确实人多,快因为我还想多爬会,不愿那么早就结束。

终于,我爬过了最后一位漂亮女孩的胯,进入前面的院子中。进入前院后,她们让我爬到亭子边,她们围着亭子坐成一圈,我趴在她们中间,不知道应该先给谁磕头。

“贱狗,给我们磕头,每人100个”

我说:“啊,每人100个,十二个人就是1200个,太多了。”

“贱狗,你让我们费了那么大的劲,1200个还是少了,快磕。”

没办法,我只好按她的命令去做,谁让我成了她们的狗呢?

在给她们磕头的过程中,我再一次兴奋起来,我想,自己是卑贱的,她们是高贵的,我就应该做她们的狗,就应该给她们磕头。

磕到1000个之后,我磕着有些费尽了,但我坚持着把最后200个头磕完。我咬着牙,总算完成了任务。

“贱狗,舔我们的脚。”

她们都穿着鞋,要舔她们的脚必须先用嘴把她们的鞋给脱下来。我用嘴把其中一位漂亮女孩的靴子脱下,又用嘴把另一位漂亮女孩的帆布鞋脱下,接着我又把其他漂亮女孩的鞋子全部脱下。

“舔!”漂亮女孩们一声令下,我跪在我对着的那位漂亮女孩的脚下舔起脚来。由于刚才跪着给她们磕头依旧,我的膝盖很疼了。没办法,我只好趴在地上舔。跪在美女脚下舔脚和趴在美女脚下舔脚各有不同的感觉,共同的感觉是都很刺激。我给她们舔脚的时候,她们的另一只脚踩在我头上玩弄着。

两个小时过后,我终于舔完了她们的脚。趴的也很累了,我就躺在地上,来回轮换姿势。但我知道,我是不能站起来的,因为在她们面前,我只能跪着或爬着、躺着。

我旁边的一位漂亮女孩见我躺在地上,就用双脚踩在我的脸上揉搓。揉搓了一会,另一位漂亮女孩让我爬到她的脚下,让她再用脚蹂躏我的脸。最后,每一位漂亮女孩都用双脚蹂躏了我的脸。

之后,我跟在她们后面,向院外爬去。没想到,在出门的时候,一个漂亮女孩立在那里,叉开腿。我知道什么意思,就从她的胯下爬过。

我爬到木桥边,她们已经上了木桥,把木桥都站满了。

“贱狗,从我们的脚下爬过去。是贴在地上爬。”

我爬在地上,像蛇一样往前蠕动。爬到桥头的两位漂亮女孩脚下,她们用脚踩住我的头。

“贱狗,舔鞋!”

我乖乖的把嘴贴到踩踏部落一个漂亮女孩的鞋上,认真地舔起她的鞋。这位漂亮女孩把另一只脚踩在我头上。她旁边的那位漂亮女孩把脚踩在我背上。舔完了这位漂亮女孩的鞋,我又舔她旁边那位漂亮女孩的鞋。舔完她们的鞋,她们才放我爬行。我继续向前蠕动着,爬到稍后的另两位女孩脚下,不等她们命令,我就自觉地舔起她们的鞋来,因为我知道不舔她们的鞋,她们是不会让我通过的。在我舔其中一位漂亮女孩的鞋时,另一位漂亮女孩把脚踩在我头上。而刚刚我给她们舔过鞋的那两位女孩则把脚踩在我身上,其中一位漂亮女孩双脚站在我背上。舔完这两位漂亮女孩的鞋,我继续向前蠕动,爬到另两位漂亮女孩脚下时,我自觉停下来舔她们的鞋。我给她舔脚的那位漂亮女孩的另一只脚踩在我头上,她旁边的漂亮女孩一只脚踩在我的脖子上。后面的四位漂亮女孩一人双脚站在我的背上,一人一只脚踩在我腰上,还有两位漂亮女孩分别踩在我的大腿上。舔完这两位漂亮女孩的鞋,我继续向前爬行。爬到另两位漂亮女孩脚下。同样,我趴在她们脚下舔起她们的鞋。她旁边的女孩和我后面的女孩继续把脚踩在我身上。这样,当我爬到桥中间的时候,我的身上堆满了她们的脚,头上、脖子上、后背、腰部、大腿、小腿上全被她们踩着,一直持续到桥尾。就这样,我在舔鞋和被踩踏的过程中,缓慢地爬过了这个木桥。

爬过木桥后,我还是跟在她们身后爬行,一直爬到细沙岛的停船处。

“贱狗,爬到船上。”我爬上船,她们的船把我的船紧紧包围在中间,怕我逃跑。到岸后,她们把我带回她们所在的宾馆——也是日本漂亮女孩所在的宾馆,还正好在同一层。

她们把我带回去后,我对她们说:“我还有事呢。求求你们先放我回去吧。”

“你有什么事?”我就把我被日本漂亮女孩玩弄的事给她们说了。

“贱狗,既然这样你就别回去了,谁玩弄不是玩弄。”

在接下来的三天中,我被这些漂亮女孩像狗一样的玩弄。

热烈的掌声再次响起。

银老师:“我很羡慕你啊,我还没有被外国漂亮女生玩弄过呢?”

阿强:“银老师,我认识几位欧美漂亮女生,可以给你联系。”

我说:“银老师,我认识几位日本漂亮女生,也可以给你联系。”

银老师一脸兴奋:“好,就这么定了!”

接下来,一个摄影师给我们讲述了他自己的故事,这个故事名叫做《跪在漂亮女生脚下磕头舔鞋的摄影师》。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