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CaiTa吧 > 足恋文学

不灭的热情之火完整版,诚肯忠实的做了主人的小狗狗

作者:CaiTa吧 日期:2021-09-06 09:45:01 人气: 标签:


  序 决定

  小玲把我的信给了她老公,这我已经就想到了,但我不知道她们会作出怎样的决定。 一周后,小玲把回信交给我,是她和她老公一起写的,内容很简单:「你好,你给玲玲的信我看了,玲玲想知道我的意见,我觉得向这样的事她应该自己拿主意,我也知道你和玲玲是老朋友,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我想劝你想想别的办法,你何必自取其辱呢?」

  接下来是玲玲写的:「我可以帮你,你的要求似乎不难办到,不过我是看在咱们的情分上,我承认你对我一直很好,不过这件事结束时,咱们的情分也就尽了,你以后再也不能干扰我的家庭和我的生活了,到时我们就两清了!」

  我知道这是一条不可能回头的路,然而我其实已经没有选择,只有走下去,因为我无法自拔。

  第一节 下跪

  约定的日子到了,从早上开始我就一直处在焦虑中,上班的时间很难熬,我的脑海中充满了对即将要发生的事的幻想,等待着,终于下班了。

  手机响了,我急忙接听,「喂,是小周吗?」

  一个男人的声音,也许是太紧张,我竟然没听出来:「你是哪位?」

  「我靠我你都听不出来,我是老宋,今晚战队赛,我提醒你别鸡吧迟到,早点过来练连枪,我还要布置一下战术。」

  是队长老宋,叫我去打CS比赛,我们战队在这座城市也是小有名气的。作为主力我是不能推脱的「好,我一会就到。」

  老宋挂上了电话。

  其实我也许太紧张了,今天小玲不一定会联系我,才周一而已,虽然我们定的一周至少三次,但时间还是很充足的。也许我正需要比赛来让自己放松,想到这里,我的心情平静了一些,匆匆吃了晚饭,赶往天雨网吧。

  比赛很顺利,不到一小时我们就赢了两张地图,2:0获胜,才九点半,战队照例要庆祝一下------就是去喝啤酒,吃烤肉,反正赢了奖金。看着烤肉在火上一点点的失去原有的鲜红色,手机突然响了,是小玲,电话里传来那使我心颤的柔和的声音,「老周吗?过来吧。」

  她的声音很平稳,而我的声音却一下子紧张了:「是,半小时内赶到。」

  「怎么了?」

  身边的「土豆」问。「我有点急事,先走了。」

  「是gf下命令了吧?」

  土豆笑者问,「幸福的人呀!」

  大家笑,我陪着笑匆忙离开了。

  十点二十分,我按想了小玲家的门玲,小玲和大山一起来开的门。门开了,这是我不会忘记的一幕,大山穿这白色的汗衫和灰色短裤,黑色拖鞋;小玲是粉红色的睡袍,匝着腰带,露出了无比美丽的小腿和同样可爱的粉红拖鞋。她们搂着对方的腰站在门里,一看就知道她们的很温馨甜蜜,看着门外的不速只客。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突然有了想要放弃的感觉,脑袋里很乱。「进来。把门关上。」

  小玲用一种我从没见过的语气说道,我的心立刻定了。

  这是我第一次来这里,进门后是一条走廊,左边有一扇小门,看起来向是储藏室,右边一扇日式宽拉门,开着,我看到里面的水池和抽水马桶,前方在走廊的尽头,是另一扇日式拉门,我看到里面象是客厅,这些门都是玻璃的,刻者花纹,透光不透景的那种。

  走廊和客厅的地上铺着棕色的毯子,厕所铺着瓷砖,上面是吊灯撒下橙色的淡光。

  「这是大山,我老公,你们以前见过。」

  小玲介绍到,「先说清楚,我让你来是要问大山的,他不反对你才能来,如果他反对,那这事就立刻结束。」

  「明白了」我赶紧答话。这时大山发话了:「说实话,我看不起你,不过我能理解你一点。玲玲的确是上天设计的宠儿,她肯这样对你算是给你的赏赐,你自己好自为之。」

  小玲笑了,她显然很喜欢大山的话,然后她向是想起了什么似地笑看着我:「对了,你是不是应该跪下。」

  我的腿立刻软了,但是却弯不下去,我从没想到过大山会在场,这使我很尴尬。突然我记起了小玲刚才的话,立刻跪了下去,没想到自己的眼泪突然向是要流出来,我努力忍住,抬起头来感激的看着小玲。

  小玲和大山一起笑了,那笑容很自然很放松,特别是小玲笑的无比动人。

  「在这等着。」

  小玲命令到,然后她们进了客厅,关上了门。

不灭的热情之火完整版,诚肯忠实的做了主人的小狗狗

  第二节 娇玲

  大山稍微的放心了,他把客厅门关上。然后对赵娇玲说:「这是第几次了?你确信没有危险就行了,我对他的印象还可以。」

  娇玲搂住大山的脖子:「放心吧,他不会有伤害我的想法的,我能看出来,我有两次成功经验了。」

  大山亲着娇玲的头发:「那两个人已经正常了?」

  「胡小川不会再来了,我联系了几次,他都没接电话,他应该是想通了。」

  娇玲回答。大山亲着她的额头:「那木瓜呢,他还来吗?」

  娇玲笑了,她亲着大山的下巴,然后说:「哈,我看他也快要顶不住了,纵使他热情有如火焰山,怎奈我圣水日日浇!呵呵。」

  大山也笑了:「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女神了,看把你惯的。」

  「不准你笑我,你不是也说过吗,把他们的热情降下来,免得他们被烧神经了,干出什么更疯狂的事情来。」

  娇玲作出理直气壮的样子说。大山趁势包紧她:「我也给你降降温,免得你干出什么疯事来。」

  说着就吻在了娇玲的嘴上。「等等,小周还在外边,你先进屋,我把他处理完就来。」

  娇玲推开大山。大山松开手:「我差点忘了你憋半天了,好我先进屋了,快点呀。」

  「知道了。」

  娇玲说这把大山推进卧室。

  「我也去看看。」

  大山逗乐的说。

  「好,不过这次不行。」

  娇玲说着拉上了卧室的门。然后他走到镜子前,整了整,又那起桌上的饮料,收起笑容向门廊走去。

  大山拿起一本杂志,趴到床上,随便的翻着,但他什么也看不进去,只有娇玲可爱的样子在他的意识里闪过,他知道,娇玲是神的女儿,他们能在一起完全是上天对他的恩赐,没有凡人配的上她。

  娇玲从上小学时就表现出来与众不同,即使最顽皮的男同学都对她的话唯命是从,另一些胆小的男孩则一有机会就向她下跪,比如做过家家游戏时,大家都愿意做赵子龙跪在甘夫人面前说什么:「救驾来迟,请恕罪。」

  其实就是为了跪她一会。

  不过这也若来不少麻烦,学校附近的小流氓门也开始在周围徘徊,终于在娇玲上初二时,发生了绑架事件,不过神的女儿当然会有神助,也许是平时太多男孩向她屈服吧,娇玲一点也不怕,她对那两个十六七岁的家伙说:「把刀子收回去,我不会跟你们走的,如果你们听话,我会把你们当朋友的。」

  结果是一定的。那以后娇玲就有了两个「保镖」那时大山还没见过娇玲,这都是听人传说的,娇玲不是一个喜欢自命不凡的人,她很少提起小时候的事情。不过他知道外面那个周斌就是那段时间认识娇玲的,周斌是不是其中一个保镖呢?也许把。如果娇玲是嫁给了别的男人,比如那个周斌,那么结果会怎样呢?大山不敢再想下去了,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强到不变的和现在的周斌一样。

  我有时间来看清这个小小的走廊了,我有一种预感,我会爱上这里,仅仅是因为,这里很美。

  门廊里的灯光是黯淡柔和的,象是藏着心里的秘密,而厕所里是明亮的日光灯,弥补了门廊光线的不足,把这里的一切照的清清楚楚。每扇门都做的很精致,隔音效果很好,这里很安静。我的心也静了下来,就象回到了家里时一样,地毯很柔软,我不由的想在上面躺一躺,但是我知道自己必须保持跪的姿势,于是我把手伸出去,按在地上。这个姿势使我的头向前了一些,于是在我余光所及的地方,有了新的发现------一个鞋架刚才被厕所的墙角挡住了,就在我右边不到两尺的地方。我转过脸去,上面摆着的鞋肯定超过十双了,我的头又热了,血直往上冲,有一种晕忽忽的感觉,不对呀,不应该呀。我不是早就厌倦了脚和鞋了吗?难道我错了,难道我把一切都想错了。

不灭的热情之火完整版,诚肯忠实的做了主人的小狗狗


  第三节 梦想

  娇玲的手握在了门把上,芳欣那里也有着同样的把手。她想起上次当她握住那个把手时,芳欣把手轻轻放在她的肩上,说的那句让她很感动的话。她回过头去,看见芳欣微笑着,用一种心理咨询师不常见的眼神看着她。「美丽不是你的
错,你不用感到内疚。」

  芳欣羡慕的说。

  想到这里不由的心里一动,于是她转身拿起来那封信,娇玲习惯于拿着读物去厕所,拿着读物她感到自在多了。

  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似乎是在犹豫该不该偷偷亲亲小玲的鞋子,这时我听到了门被拉开的声音。我抬头看去,小玲出现在门口,这是三年来我第一次和她单独相对,她好象长高了一点,尽管穿着睡衣,却藏不住成熟的妩媚,我和她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她正在对着我微笑。

  天呀,这不正是那个占据了我全部内心的赵娇玲吗!俊俏的面容,自信的眉毛还是那样轻轻飞扬着,长长的睫毛下,那双无法形容的美丽的眼睛,正在看着我的眼睛。

  那眼神是如此的有力,如此的温暖,直接投注进了我的心里。立刻,我感到有一团火一样的暖流从心里涌起,流遍了我的全身,这股暖流在迅速的增强,我感到自己就要被烧昏了,就要失去控制了,连忙低下头去,就象八年前第一次见到她时一样。一切又都回到了起点。

  娇玲看见小周跪伏在门边头低了下去,心里觉得很舒服,现在连她自己也不清楚,这样做是为了帮对方还是自己喜欢。她能感到眼前的这个男人有着巨大的能量,甚至是大山也没有的,这是来自最原始的野性的能量。娇玲相信这股能量已经完全臣服了,永远不会冒犯她,只会成为她成就感的一部分。她一步步走向这个男人,这个多年来忠心耿耿的朋友,这个从来没有勇气站在她面前的朋友。

  她一步步向我走来,带这我全部的梦想。还在几天前,这似乎都是遥不可及的梦想,现在就在我前面不到三米的地方,而且越来越近。时间肯定是变慢了,我看到主人(我迫不及待的在心里使用这个神圣的称呼了)抬起了一只脚,那几个圆圆的脚趾是主人特有的,红扑扑的十分可爱,轻轻的向上抬着,显得无比的骄傲的样子,把粉红的拖鞋钩起来,慢慢地划过一条美丽平稳的曲线,静静地落到了更近的地方,睡袍的下摆轻轻的一晃,露出了光滑的前膝,即使在梦中我也从未见过这样的美景呀!接着另一只脚同样骄傲的地迈向我,我的心快要跳出嗓子了,用尽了全力我才控制住自己没有立刻扑上去疯狂的亲吻,我不能吓到了主呀。主人已经站在了我的手前,我都能感到她的体温了,她突然蹲下了,把饮料伸到我面前,柔和的说:「我剩的,你不介意吧。」

  立刻,我的眼睛湿透了,我抬起头来,朦胧的泪水中,我看见主人朦胧的笑容是那么的近,我还看见主人全身被一片朦胧的光笼罩着,就象一位下凡的天使。「谢谢。」

  我报以感激的笑。

  娇玲看见眼前的男人眼里泪水滚滚,不知为什么,觉得很感动,她知道这是感动的泪,也是伤心的泪。她不由的又觉得内疚了,其实周斌真的挺可怜的,付出了那么多,却只能得到这样的结果作为回报,他的心里真的会仅仅满足与此吗?

  她现在还没有答案,当周斌笑道谢时,她看见的是一张诚肯、忠实的脸。

  「其实。」

  娇玲想。

  「如果不是爱上了大山,我也许真的可以接受他。」

  看这周斌一口口的喝着剩下半瓶可乐,很认真的样子,就好象在完成一项重要的任务,娇玲站起身来,她发现自己不应该这样想,也许自己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把,毕竟,这个马上就要沦为她厕奴的男人,曾经是她最好的朋友呀。

  我把喝空的饮料瓶放到一边,感到主人在轻轻抚弄着我的头发,她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拍拍我的后颈,我顺着主人的力道把身体更低的俯向地面,头也埋的更低了。

  主人走到我的右边,「撑稳了。」

  一边说着主人一边坐了下来,压在了我的背上。主人比我想象的要重,在她坐上我的同时,我感到自己混身发软,虽然阁着衬衣和睡袍,但毕竟这是第一次我和主人挨的这么紧呀,我幸福的几乎昏到。

  但是我的精神却变的高度集中,我稳稳的撑着地,这是主人作为主人给我的第一个任务呀,我决不能让主人失望。

  娇玲小心地拉住睡袍的下摆,坐在了崇拜者的身上,她抬起一条腿压在另一条腿上,这是她习惯的看书姿势,然后,她打开那封信看起来,她还有件事想知道的清楚些,现在她可以一边看信,一边问座下这个写信的人。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