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CaiTa吧 > 足恋文学

千万别拿我当人,尊贵的主人请您尽情惩罚您的奴仆吧

作者:CaiTa吧 日期:2021-09-09 08:26:29 人气: 标签:


  一番体力锻炼,当我终于大汗淋漓地从那女孩身上滚下来,手脚摊开地躺到床上时,那女孩还是口香糖一样粘在我身上,用一个手指在我胸口划圈。

  「想不到你还是个生手。开始还以为你是常客呢,你那个朋友,可是常常都来的。」

  她说,「不过你们不一样。」

  停了一会儿,她接着说。

  「什么不一样?都是男人。」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指我们的钱包?

  「反正感觉不一样。我喜欢你这样的,否则,才不会……」

  说着她还羞红了脸。不知道是不是职业性的表演。

  「那我还是拣了个便宜呢。」

  我在她身上捏了一把。

  「讨厌!」

  她却笑了继续扭动身体,「知道吗,有些客人,可变态了!有一次,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客人临走时拿着几张百元钞给我当小费,你猜他让我干什么?」

  「干什么?无非是亲亲摸摸!」

  「什么呀!他让我抽他嘴巴。」

  她白了我一眼。

  「还真有这么有病的?」

  我有点不信。

  「真的!当时我简直难受死了,从来没打过人嘛!可是想想这么容易就有钱赚,我就轻轻打了他一下,结果,他嚷着太轻,不过瘾!非让我用力打!最后我打到自己手都疼了,他才揉着有些红肿的脸把钱给了我。」

  说着,她的眼睛在我脸上转悠。

  「你不会是施虐狂吧?我可没有挨打的爱好!」

  我受不了她这种审视牛排一样的眼神。

  「这还不算什么呢!给你讲个更离奇的故事!不过,不是我亲身经历的,毕竟我这样的服务员很少直接和客户发生关系。」

  说这话的时候,她明显带着一些骄傲。

  那是我的一个姐妹亲身经历的。她高挑而苗条,身高175,体重才100,最漂亮的是一双笔直的长腿和一双秀美白嫩的脚丫。我们这里她可以算得上是赚钱最多的技师了。我们因为是老乡,平时又住在一个宿舍里,所以平时无话不谈。

  一天晚上夜宵的时候,她给我讲了一个客人的故事。那个客人年龄很小,看样子不过25、6岁,是个小胖子,年纪不大却有点秃顶。那天他上来就要求踩背,而且还不停发出快乐的呻吟声。之后他甚至还要求踩正面,要我的姐妹在他柔软的大肚子上用力踩。

  看着他那个严重变形的肚子,我的姐妹都有点害怕了,他却好像很兴奋,一个翻身把那姐妹扑到了床上。虽然动作有点粗鲁,不过不少客人也都是如此性急的,所以那姐妹也没有在意,闭上眼睛等着他动作。——按摩技师的套裙里都是中空的,很方便。

  可是,马上一种奇怪的感觉却从我姐妹的脚趾上传来,同时还听到一种狗舔骨头的「啪唧、啪唧」的声音。睁眼一看,却原来那个客人正捧了她的左脚卖力地舔着,满脸陶醉的表情。

  我的姐妹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回缩腿,拿客人就跪在地下,嘴里嘟囔着:「我尊贵的主人,请您尽情惩罚您的奴仆吧!请让他舔舐您美丽的脚吧!」

千万别拿我当人,尊贵的主人请您尽情惩罚您的奴仆吧

  后来那个客人就一直舔,一直舔,最后干脆把丝袜脱了,紧紧缠在脖子上,然后努力地舔。把我那个姐妹恶心的!她说事后才发现因为舔的时间太长了,最后她的两只脚就象刚游完泳一样都成了白色的,还皱皱的。

  那个客人就这么半窒息地舔着,憋得满脸通红,却挂着一种奇怪的满足表情。

  舔了足足有一个小时,然后那客人又开始玩更绝的:他用我姐妹的一只长筒丝袜套到脑袋上,剩下的部分紧紧缠绕在颈部,又用另一只丝袜紧紧缠绕他的尘根。然后他就跪在那里,要我的姐妹踢他!

  我那姐妹当然不敢,就对付着象按摩似的用脚推了他胸脯几下,结果他大喊不爽!苦苦哀求那姐妹用力踢他。结果越踢得用力,他就越兴奋,呼吸越来越急促,脸上不知道是憋的还是兴奋的,也越来越红。一边被踢得东倒西歪,他还一边喊着:「爽啊!美啊!谢谢主人的教导啊!」

  什么的。同时也就一直自己揉搓着那用丝袜系得死死的已经泛着紫色的尘根。

  可是无论他怎么揉搓,那东西就是那么萎缩着的一小团,根本抬不起头来!后来他就要求我姐妹用力踢他的那东西。我的姐妹也已经习惯了这种体力活,就由轻到重地开始踢上了。

  还是越重越开心,最后他的那东西在这种虐待下居然半硬了起来。

  一阵狂踢之后,他终于支撑不住痉挛着昏了过去,一些浓稠的白色秽物就缓缓地流了出来。

  过后他给了我那个姐妹不错的报酬。来过几次之后,他提出要约那个姐妹出去服务。她开始以为是去他家,本能地想拒绝。后来才了解,原来他居然是想请她在香山公园和他玩「主人与狗」的游戏!那个男人,当然就是狗喽。

  开始我姐妹觉得这种事太变态,没有答应,但是后来没有经住他的软磨硬泡,更何况他出的价钱非常可观,也就犹豫着答应了。

  后来的事情才精彩!

  我的姐妹按照他的要求穿了短裙、高筒丝袜和凉鞋去了香山。他们在门口会面后,就一起进了公园。七拐八绕,那个男人带她来到一个行人稀少的角落,就打开他随身带的大背包开始打扮起来:就见他拿出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皮鞭、狗链、狗骨头、项圈、丝袜、高跟鞋……然后他就脱掉自己的外衣——精彩!他里面早就穿好了皮制的镶满铁钉的短裤,然后他就脱了身上所有其他的东西,飞快地给自己套上项圈,拴好狗链,跪到地上,四肢着地,叼着皮鞭爬向坐在公园长椅上发呆的我的姐妹。

  他抬起头「汪!汪」叫了两声,然后就把皮鞭叼着递到女孩手里,说「你可千万别拿我当人!就当我是条狗,一跳不听话的狗!您随便斥责我、惩罚我!让我舔您的高贵的高跟鞋!让我四处爬!我就是您的癞皮狗!」

  说着,他掏出一个比高尔夫球大两圈的有许多孔的连着皮带的球,衔在嘴里,皮带系在脑袋后面,然后就趴在地上摇头摆尾起来!

  他那副样子,可以说是丑态出尽:浑身肮脏、口水直流,偏偏面色赤红,很兴奋的样子。

  我的姐妹牵着他来回遛了几次。然后他就摘下自己的口球,开始舔女孩的高跟鞋!他舔的是那么专心,那么陶醉,就如同那是世上最美味的食物似的。最后他居然把鞋底都舔得干干净净!

  然后他还想脱掉女孩的鞋子,舔脚。我的姐妹那个恶心,突然福至心灵地说:「狗奴才!你也配!你的脏嘴只能舔我的鞋底!不许碰我的脚!」

  谁知道听到这个喝斥,那个家伙居然更高兴了,留着口水,汪汪叫着趴在地上。

  我的姐妹顺使用尖细的高跟在他后辈留下了几个紫红的印痕。正在它不知是痛苦还是兴奋地哀号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惊讶的尖叫!

  「你猜怎么了?」

  服务小姐一连坏笑地看着我。

  「怎么了?看到他老婆了?」

  「他就没结婚!这种变态!」

  小姐满脸不屑,「怎么这么巧!来的是他的老板和情人兼助理!你猜那小子当时怎么样?」

  「能怎么样?吓呆了?昏过去了?」

  「都不是!他居然——射了!就那么翻着白眼,叼着骨头!简直太经典了!」

  「后来呢?」

  「后来,就再没见过他。」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