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CaiTa吧 > 足恋文学

我和佳的真实故事,再不说就永远没有机会能做她的奴隶了

作者:CaiTa吧 日期:2021-09-27 08:48:59 人气: 标签:


  我生在一个中部城市,具体就不说了。我名字中有个致字,就叫做致吧。佳是我高中同学,无可救药的迷恋上她也是在那个时候。记得有一次放学后做板报,和她说着什么,她给了我一个灿烂的笑容,阳光照在她脸上,是如此的可爱和纯真,我脑子里轰的一下仿佛停顿了,告诉自己这个女孩就是这辈子最大的期待。那年我17岁,到如今时隔10年,我还是无法忘记那个笑容,已经深深刻在我脑海中。没过多久,就向佳表白了。一次放学后我提出送她回家,到她住的小区那的时候我说:佳,我真的好喜欢你,你能做我女朋友吗?佳听到后楞了一会,问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忘记我说什么了,后来听见她说现在她只想学习,高中时期不想谈朋友,劝我以学业为重,后面说的什么我都听不见了,只记得她穿的一双黑色的皮鞋,踩在路坎上。当时我突然有一种冲动就想跪在她脚边,向她倾述我满腔的爱意,当然只是想想罢了。第二天在学校佳找到我,说让我做她哥哥,我想她是想让我接受现实,就这样,我成了佳的「哥哥」高中的日子总是波澜不惊,可我对她的爱意却与日俱增,却再也不敢像她提起。既然认我做哥哥,就像哥哥一样去爱她吧。那时候晚自习总是到很晚,那时候城市建设还没有现在这样发达,她回家有段路没灯很黑,每天我都把她送到楼下;她咳嗽,我悄悄地买了糖浆放在她抽屉;有什么事情她也乐于和我分享。那段日子我真的很快乐,虽然不是她男朋友,但是能常在她身边看到她的容颜听见她的声音,对我都是一种莫大的幸福。可惜快乐的日子总是很短暂。有一天放学后佳对我说今天东送她回家,我眼睁睁的看着她们一起走过的时候心中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就像什么东西碎掉了一样。那一天我和一个死党在路边烧烤摊喝了4瓶啤酒,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喝醉。

  东是我们班的,平心而论长得高大帅气,平时常有其他女生来找他。她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完全没有察觉到。看到她们在一起,是我最大的煎熬,可都在一个班上,低头不见抬头见。有一次无意撞见她们在树林拥吻,我以为自己从此会死心了。那段时间我一直没有再和佳说过话,直到有一天东对我说你送佳回去吧。在路上我和佳都沉默着,最后我忍不住了问她和东怎么了。她突然哭了,说自己真傻。那一刻,我以为我已经死心的心突然间融化了,轻轻的把佳拥在怀中,让她的眼泪打湿了我的衣服。片刻后佳忍住了,说你先回去吧,谢谢你。我说我不是你的哥哥么,你有什么不开心我愿意听你倾述。后来她告诉我是东提出分手,说她们还小,不大合适。我安慰了她很久,我发现自己对她从来都没有忘怀,现在看到她伤心,更像一辈子都保护她照顾她。我想如果佳喜欢的是我,我这辈子都不会让她伤心,更不会放手。转眼到了高中毕业,佳填报了本市的一所大学,是一本。我成绩一直很好,高考的成绩可以轻松上985的大学,但我想能和佳一起就报考了相同的学校,对家里说高考估分保守了(现在想起来还是挺对不起父母的)佳学的是经管专业,而我学的是工科。到了大学后,我的希望重新燃起来了,可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这么多年佳一直都不愿意接受我的爱。有一次喝的半醉打电话给佳,佳在电话里对我说:致,谢谢你一直对我好,我很感动;但是只有感动没有心动,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勉强的,你忘了我把。那天我独自坐在校园的湖边抽了大半包烟,告诉自己忘记她把。

  大学生活平淡和空虚,那时候才真正开始迷上了电脑和网络。我用游戏去填补空虚,在网络上也发现了自己的爱好。我小时候对女孩的脚和鞋子特别迷恋,总觉得自己不正常,后来在网上发现了恋足和SM网站。我如同发现了新大陆,总是独自去网吧坐到最角落的机器上去浏览这些东西。渐渐的我不光对女孩的脚,对她们的虐待和黄金圣水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以前我总幻想佳的脚和鞋子,也曾偷偷舔过她的鞋子,淡淡的脚味和皮革味。现在我开始幻想佳蹲在我脸上把尿和大便排泄到我嘴里。这种想法就像吸毒,一旦开始就无法停下来。再也不满足于舔脚,我希望能做佳的奴隶,做她的厕所!可能是一叶障目的缘故,也可能是我实在太喜欢她了,我只对做佳的奴隶有兴趣,幻想的对象也只限于她。我已经学会吧感情深埋起来,和佳之间也一直保持者普通朋友的关系,我依然还是她的「哥哥」以佳的条件,当然不乏追求者。大二那年,佳终于又恋爱了,是她们系的一个男生,叫做季。同样的高大帅气。意外的是,这次我没有觉得难过,可能是因为这些年我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也可能我的喜好已经发生了变化。几个月后她们同居了,在校外不远的地方租了间房,可能是我已经深深隐藏了对佳的感情,佳居然让我帮她搬东西过去。佳的东西不多,主要是衣服和鞋子还有书。到门口的时候佳发现拿错了钥匙,于是我在门口看着东西等她回去拿。佳走后我发现我满脑子都是袋子中佳的鞋子,思想挣扎了一番后我见傍边没人打开袋子,里面满满都是佳的鞋子。蹲下去拿起一只运动鞋吧脸深深的埋在鞋子里,贪婪的呼吸着,只有淡淡的气味,可能是很久没穿。我又将一双凉鞋除鞋底外舔了个遍,心里既紧张又刺激。我把黑色的小皮靴头含在嘴里吮吸,还有鞋跟,舔人字拖的夹趾,想着上面有佳脚趾的痕迹。下体已经硬的不能再硬了,感觉我的脸因为兴奋胀的通红。可惜在室外,我听见楼梯上有声音感觉停了下来,吧袋子放好。还好不是佳是上楼的其他人。我却再也不敢继续舔她的鞋子了,寝室离的不远,怕被回来撞见。我站在门口装作若无其事的吸烟,大约又过了5分种,佳和季一起上来了,牵着手。以前见过,彼此客气了几句。房间里面很乱,我主动提出帮他们打扫,季很不好意思谢了又谢。他们收拾房间的时候我说主动去厕所打扫,想着马桶是佳以后要用的,佳蹲在上面排出可爱的便便,我十分情愿的吧马桶刷的光洁如新。看着佳把鞋子拿出来整齐的放在鞋架上的背影,我心里默默说:佳,你可知我爱你爱到不在乎你和别人同居,只要你开心,能舔到你的鞋子就是我最大的幸福,如过能做你的奴隶,吃你的大便,都是我最深的奢望。我多希望能留下来,在这个房子里,做你的奴隶,甚至……你和季的奴隶……

我和佳的真实故事,再不说就永远没有机会能做她的奴隶了啊

  打扫完房间后已经8点多了,季提出去吃饭。看着她们亲密的身影,我居然一点也不嫉妒,甚至有一丝快感。做她们的奴隶吧,我想着。晚上回到寝室,脑海里浮现构思的都是房间中她们ZA的画面。我幻想自己跪在床边,舔佳的脚,幻想着佳帮季KJ,居然让我很兴奋,甚至幻想季在事后吧佳身体里的下体抽出来射到我嘴里。我很震惊自己这么变态,可又忍不住去想那画面。悸动后冷静下来,我发现我的确是个变态,而一个变态,是配不上佳的,这更坚定了我做佳的奴隶的想法,我只配做她的奴隶,舔她的脚,不,我甚至不配舔她的脚,我不配用我的嘴弄脏佳的玉足,那对我来说,是最圣洁的存在,我只配做她的马桶,吃她的大便。是我对佳的这么多年的爱吧我变成了一个变态,还是我本身就是,我不知道,只是以前没发现自己居然可以贱到这个程度,反正当放下所有可笑的自尊后,我感到很解脱,从此我对佳的奢求不再是做她的男人,而是做她的奴隶,她的狗。佳有时会叫上我一起出去打球唱歌看电影,当然,还有季。也许她觉得我已经忘记她了,她不知道我爱她已经那么深,也许她喜欢在有男友后还是被别人宠着的的感觉,我不知道。反正一来二去,我和季也成了朋友。这种奇怪的关系倒也融洽,我不想也不敢让它破灭,毕竟只要在佳身边。

  一次一起看完电影回来,很晚了,大学寝室都是11点关门,而新换的宿管老头不大好说话,晚上不给开门。佳提出到她们那去睡。我笑着说不妨碍你们把,心里也是一阵激动。她们的房间是一室一厅的,我就睡在客厅的沙发,心想着今晚有福了。在厕所发现了佳没洗的内裤,我深深的闻着,舔着,味道很淡,佳是一个爱干净的女孩。晚上等她们的房间关灯后,我等着,时间过的很慢,等到没什么动静了估摸着都睡着了,我蹑手蹑脚走到早看好的佳放在洗衣机旁的袜子边,佳今天穿的是运动鞋和棉袜,我不敢弄出声响,拿了棉袜回到沙发上,袜子味道很淡,只有脚趾部分可能稍稍出了点汗,有些咸味。我把两只袜子都尽力赛道嘴里,感觉置身天堂。佳在卧室和她男友睡在一起,而我在偷吻她的鞋袜,这种想法让我无比兴奋。可是佳找男友的眼光的确不怎么样,大二下学期她发现季还偷偷和另一个女孩有来往,我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分手的,只是后来问起她很平静的告诉了我。我无法理解,东也好季也好,在拥有了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后为什么还不满足,对我来说,她就是整个世界。对我来说,做她的奴隶的想法越来越强烈。我建了一个QQ小号给她发好友申请,说我喜欢做美女的狗,舔美女的脚喝美女的尿,看她在线的时候发了过去,心里很忐忑不知道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很意外的是她居然接受了,还回复说:这么变态啊……我心里一喜,知道有戏,加了后反而却不知道怎么继续说。我酝酿了很久,吧心一横,鼓起勇气说我如何希望在你脚下被美女虐待,舔你的鞋子等,发了一大段,那边却一直没有回应。我一直盯着QQ,终于闪了一下,她问:你怎么知道我是美女?我想要不要现在就表明身份,不过还是鼓不起勇气,只是说我是和你一个学校的,你愿意我做你的狗么?(她QQ资料上有写学校)良久她回复说:你认识我吗?我说不认识,她就再没理我。不过已经够了,骑马知道她并不排斥这些,而且我也没做好准备和她摊牌,等一个号机会吧。转眼到了那年圣诞节,我约她出来逛街,只记得人山人海,她穿了红色棉袄和一双绒毛小靴子,显得如此娇俏可爱。当时是学生也没什么钱,只是在街上随着人流走着。聊的无非也是寝室的一些话题和毕业后的打算,她说她想毕业后去深圳,想离开家远一点,问我有什么打算。我说我想考研等等。后来回到学校在操场边坐着聊着,看着身边的她,我突然想把这些都告诉她,我知道一旦我说出口后就没有退路,连「哥哥」也做不了了。她会怎么想我,她会觉得我是个这么恶心的变态。但是我知道我如果不说就永远没有机会能做她的奴隶了,以后等她毕业了嫁人了就是路人了,再也没有机会,我挣扎了很久,对她说:和你说件事,你别告诉别人。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