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恋足文学

跪在美女脚下与狗进行舔脚比赛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11 10:38:42 人气: 标签:

7月的一天下午,我去某个高级的小区搞推销,挺顺利,四点钟就推销完了。我在小区公园的小径旁的长椅上想休息一会。这时,看到斜对面长椅上有三个美女。其中一个正在牵着小狗。她们两个人年龄都不大,20岁左右的样子,都长得很漂亮,身高都在170左右。后来得知她们是本市名牌大学的学生,家里都很有钱。其中一位上穿黄色体恤,下穿白色七分裤,脚踏夹趾凉鞋;另一位白色体恤、浅蓝色牛仔裤,黑色平底凉拖;牵狗的那位女孩身穿粉红色体恤,白色长裤,白色帆布鞋、白棉袜。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这时只听那位帆布鞋女孩笑着对另外两个女孩说到:“咱们打个赌,我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让这个人跪在我的脚下舔我的鞋。”“不信,不信。”另两个女孩笑道。“你们信不信?你们不信,反正我信。这样吧,如果我做到了,你们明天上午就请我吃饭;如果我做不到,就请你们吃饭怎么样。”“好!就这么办。”那两个女孩也挺兴奋。

“喂,你过来一下。”我一开始不知道是叫我,就没动。她又叫了一下,我才说到:“是叫我吗?”“对,就是你,你过来一下。”那个女孩笑着对我说。我走了过去,站在他们面前。“我的鞋脏了,劳驾你给我舔一下,好不好?”她竟然给我提出这么无理的要求。我面子上挂不住,拒绝了。“难道你真的不愿舔吗?”她柔软的声音极有杀伤力。我一时不知该怎么办。“跪下!”她大声说道。 我一时丧失了自我,扑通一声跪在她的脚下。“哈哈哈哈”帆布鞋女孩大笑起来,“怎么样,不到一分钟就跪下了。”那两个女孩很吃惊,想不到帆布鞋女孩这么快就让我跪在了她的脚下。

夹趾凉拖女孩还不服气,说:“还没舔呢。”  “别急,这就让他舔。”帆布鞋女孩转过脸对我说:“我的鞋上面有点灰尘,你给舔干净把。”我还有点犹豫,只听帆布鞋女孩故意装出请求的语气说到:“求求你帮个忙好不好,把我的鞋舔干净。”其他两个女孩听了都笑个不停。我完全丧失了自我,把脸趴到她的鞋上,舔起来。其实她的鞋很干净,没有多少灰尘。舔了大概十分钟,她用脚尖勾起我的下巴,说:“我的袜子也有点脏了,你再给舔舔好不好?”听着这动听柔软的声音,我哪还有什么抵抗力,乖乖地按照她的要求去做。

“不能用手。记住以后给女孩脱鞋只能用嘴吆。”我听话地把嘴贴在她的鞋面上,先把鞋带解开,然后用力把鞋拽下来。“你先闻闻,我的袜子味道好么?”  “好,比鲜花还要香。”我讨好到。三个女孩听了都笑弯了腰。平底凉拖女孩轻蔑地说:“真是贱阿,比狗还贱。”“既然好闻,你就多闻一会。慢慢享受。”帆布鞋女孩嗤笑着说。我用力地呼吸着她白棉袜的气味,尽管袜子看起来很干净,但夏天穿这么个白棉袜,味道一定很浓的,我如痴如醉地呼吸着这浓烈的气味。

她们三人在上面说笑着。“我们输了,明天请你吃饭。现在我也要玩一玩她。”夹趾凉拖女孩说到。“我也玩。”平底凉拖女孩在一旁笑着说道。“好,等一下,过一会就让你们玩。”帆布鞋女孩说完对我说:“我的脚有点热,你给舔舔好不好。”说完大笑,夹趾凉鞋和平底凉拖女孩也在吃吃地笑。我现在成了她脚下的一条狗,已被她完全控制了。我用嘴一点一点地把她的袜子给慢慢地脱下来,足足用了五分钟。

“好了,开始舔把。”踩踏部落帆布鞋女孩命令到。这真是一双无比漂亮的玉足啊。丰满、光滑、白嫩、柔软,我馋得不得了,一下把她的左脚塞进我的口中,大半个脚进入我口中,我的腮被撑起来,他们看到这个样子都笑个不止。那么热的天穿着袜子,她的脚的味道也比较浓了,我陶醉在这个气味中。嘴唇对她的每个脚趾来回吮吸,舌头在她的脚趾间来回游走,舌尖不断地摩擦着她的脚趾缝,牙齿轻轻地啃着她的脚趾,然后舌头漫游到脚心、脚掌、脚背、脚踝,舔得她的脚湿淋淋的,两只脚足足舔了半小时。

其他两个女孩也坐不住了,纷纷嚷着她们也要让我舔一舔。她们纷纷把脚伸到我的面前,但我舔帆布鞋女孩的脚舔得正欢,无暇顾及,此时恨不能有三张嘴。帆布鞋女孩被我舔得十分舒服,终于把脚收回去,说:“舔一舔她们两个的脚。”她们把脚伸到我的嘴前,我一手托着夹趾凉拖女孩的脚,另一只手托着平底凉拖女孩的脚,也不脱她们的凉鞋,连脚带鞋一起舔,我把她们的脚趾一个个地含在口中,把舌头伸进她们的玉脚与凉鞋之间的缝隙。由于天气较热,她们脚上都有些脚汗,对我来说这是甘露,我如饥似渴地品尝着,真是一种天大的享受。她们的另外一只脚都踩在我头上。舔着舔着,我逐渐进入了忘我的境界,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了,我不知不觉地把她们的鞋用嘴给脱了,把她们的脚塞在我口中仔细品尝。她们的脚被我舔得湿淋淋的,脚上还有我的牙印。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帆布鞋女孩说:“就先让他舔到这儿吧。接下来还有节目。”夹趾凉拖女孩和平底凉拖女孩把脚缩回去。我舔得正欢,突然两只脚从我面前消失了,我还没有尽兴,于是抓起她们的凉鞋疯狂地舔舐。我舔得津津有味,也把她们的凉鞋舔得干干净净,她们的脚也被我舔得舒舒服服,再穿上被我舔得干干净净的凉鞋,真是无比的惬意。我下面也膨胀到极点爆发了,被她们看到了,平底凉拖女孩笑着说:“真没用,这么快就不行了。”

“好了,别舔了,给我们穿上吧。”夹趾凉拖女孩说道。我于是衔着她的凉鞋给她穿上,又衔着凉拖女孩的凉鞋给她穿上。之后我叼起帆布鞋女孩的白棉袜,要给她穿上。她却说:“不用了,这双袜子就赏给你了,把它含在口中,细细品尝吧。”我迫不及待地把她的两只白棉袜吞到口中,细细品尝,味道真是说不出的好,说不出的好。

“味道怎么样?”帆布鞋女孩问我?我含着袜子说不出话来,只有点头。她们三个看我这个样子,又一次笑弯了腰。“你一边品尝着我的袜子,一边给我们磕头把。”帆布鞋女孩命令道。我听话地爬到帆布鞋女孩脚下,在石板地上磕起头来。“用力点,我听不到声音。”我于是更加用力,磕的怦怦只响。也不知磕了多少,只听到夹趾凉拖女孩说:“爬过来,给我也磕几十个。”我就爬到她的脚下,给她磕起头来。“怎么没刚才磕得响,用力点。”我的头实在磕得难受,但还是听从她的命令,卖力地给她磕头。磕了一阵后,在她们的命令下,我又爬到平底凉拖女孩脚下,磕起头来,已经没有刚才的力气了,额头磕得生痛,但我还是卖力地给她磕头。

“好了,起来吧。”平底凉拖女孩命令道。我把头抬起来,仍然跪在她们脚下,口中还含着帆布鞋女孩的白棉袜。帆布鞋女孩让我张开嘴,她用脚趾把白棉袜从我口中夹出来。我以为她们以玩得差不多了,要结束了,谁知,刚才仅仅是个开头,后面还有更多的项目呢。

听不听她们在上面说了些什么。之后帆布鞋女孩对我说,要进行舔脚比赛。我想,只有我一个脚奴怎么进行比赛哪。帆布鞋女孩坏笑地看着我说:“你和我的小狗进行舔脚比赛,分别舔我们三个的脚,我们是评委。分别给你们打分。满分是十分,最低分是零分。”天啊!她竟让我和她的狗在一起进行舔脚比赛。我不也是她的狗了吗?实际上,我早已是她们的狗了。无论是我自己,还是她们都把我视为她们的一条狗了。

平底凉拖女孩给我说了舔脚规则:1我舔她们的右脚,小狗舔她们的左脚。2给她们每人舔十分钟的脚。3 胜者将受到奖励;败者将受到惩罚。

比赛开始:先舔帆布鞋女孩的脚。帆布鞋女孩一声令下,我趴在她的脚下像狗一样舔起她的右脚来,她的小狗也听话地舔起她的左脚,刚才这只狗一开始好奇地看着我给美女舔脚,后来又表现得很嫉妒的样子,看来它和我一样,都是美女玉足的崇拜者。我们两个在下面舔,她们三个在上面吃吃地笑着。这时平底凉拖女孩叫了一声,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事情。果然,她从包中拿出相机,咔咔地把我和小狗比赛舔脚的场景拍了下来。然后她们三人笑成一团。

就这样,舔了帆布鞋女孩的脚,接着平底舔凉拖女孩的脚,最后舔夹趾凉拖女孩的脚。给她们每个人的舔脚场景都被她们用相机作了记录。三十分钟过后,比赛终于结束了。她们分别给出了我们的分数:帆布鞋女孩的评分是:我8分,狗9分;凉拖女孩的评分是:我9分,狗9分;夹趾凉拖女孩的评分是:我8分,狗8分。结果总分我比狗低一份。

小狗得到了糖块的奖励,高兴地摇着尾巴。我则将要受到处罚。“你败了,就要受到我们的处罚。怨不得我们,怨你自己的技术还不过硬。以后还要多加锻炼,我们会经常训练你恋足的。但现在你要受我们的惩罚。你说怎么办吧?”帆布鞋女孩眉飞色舞地说。

“罚我给你们磕头把。”我说。

“不行,磕头太轻了。”夹趾凉拖女孩说道。

“那该怎么办呢?”我不知所措。

“看他胖乎乎的,踩着一定很舒服。不如踩着玩玩”帆布鞋女孩说道。

“好好”平底凉拖女孩和夹趾凉拖女孩都拍手赞成。

在她们的命令下,我用嘴给帆布鞋女孩穿上了鞋,然后躺在草地上。她们站起来,踏在我的身上。帆布鞋女孩踩在我的脸上,她使劲地踩,我的脸上留下了她明显的鞋底印。平底凉拖女孩踩在我胸上,夹趾凉拖女孩踩在我下体上,她们都用力不小。我简直有点喘不过气来,呼吸极为困难,她们看到我被踩得快不行了,就下来,用一只脚踩在我身上。我的脸翻了一下,一边朝上,一边贴在地上。帆布鞋女孩使劲踩我的脸,下面的脸被她踩进泥土中,上面的脸则深深地打上了她鞋底的烙印。脚趾女孩则仍旧踩在我的下体上,再一次让我爆发了。平底凉拖女孩把握衬衫上中间的两个钮扣解开,脚伸进去才,我的胸部、腹部全是她的鞋底印。

她们越玩越兴奋,用力也越来越大。特别是帆布鞋女孩,看样子如果土松软的话,她非把我的头给踩进泥土中不可。踩着踩着,她又踢了起来,踢我的脸。平底凉拖女孩和夹趾凉拖女孩也踢了起来,但穿凉鞋不方便。踢着踢着,凉拖女孩和夹趾凉拖女孩的鞋飞到了一边。看到这种情况,凉拖女孩又有了新的主意,给其他两个女孩一说,她们都笑起来,都说好。

原来她们再次让我和狗进行比赛,让我去叼凉拖,狗去叼脚趾凉鞋,看谁先叼回来。我只准爬着过去,不能走过去。我怎么能爬过狗呢,结果我还没爬到,狗已经叼着鞋回来了。“你真笨阿,连狗都不如阿。”“就是的,还不如狗呢。”“看来还得给他起个狗名,这样他才爬得快。”她们你一言我一语,说笑着。最后她们给我起了个名字,叫狗狗。帆布鞋女孩的狗叫宝宝。

接下来,平底凉拖女孩命令到道:“宝宝,爬过来舔我的脚。”宝宝乖乖地爬到凉拖女孩脚下。“狗狗,爬过来舔过的脚。”夹趾凉拖女孩命令到。我赶忙爬过去,像宝宝一样,舔起她的脚来。帆布鞋女孩则吃笑着,为我们拍下了特写。

舔了一会,她们又把鞋甩到一边,让我们去叼,反复了近10次,每次我都输给了宝宝。宝宝显得很得意地看着我,好像说:你还不如我呢。

帆布鞋女孩把脚踩到我的头上,说道:“狗狗爬得太慢,以后还要多加训练。要力争在三个月之内达到宝宝的水平。”说着用力往下踩,我的脸被踩进草丛中。

不知不觉中,时间已过去三个小时,已经七点了,天黑了。于是她们结束了对我的玩弄,并向我索要了电话号码,要求我随叫随到,供她们玩耍。我磕头答应。在临走之前,我又给她们每人磕了10个头。

“我的袜子赏给你吧,现在就含上,两个小时之内不准拿出来,吃完晚饭后还要放进去,第二天吃早饭前不准拿出来。”帆布鞋女孩命令到,“不然的话,有你好看的。”尽管离开后她们无法得知我是否含着她的袜子,但我出于对她们的膜拜,一直含着袜子。在等公交车的时候,以及坐公交车的时候一直在含着,幸亏是投币车,不需要说话,不然的话会十分尴尬。即使这样,我旁边的两位女孩看我腮部鼓鼓的,非常好奇。我心里盼着赶快到站。路上时间并不长,才半个小时。回家后,我在厨房做饭时一直含着她的袜子,饭做好后,离她规定的时间还差半小时,我也不敢吃饭,等到时间到了,我才拿出她的袜子,吃起饭来。吃完饭,我刷了牙,又把她的白棉袜放进口中品尝。

突然,我房间的电话响了。是我们经理打过来的,他也是一个美女玉足崇拜者。含着袜子我无法接电话,但我又不敢拿出来,只好不去接电话。经理打我的电话打不通,又打我的手机,没等他打过来,我就关上了。第二天我去公司,经理问我怎么回事,我想经理也是个恋足者,就如实告诉他了。他听了之后十分兴奋,一再要求我一定要给他引荐一下,让他有机会作她们的奴隶。并说如果事成,就提拔我做经理助理。这么好的事,我能不答应吗?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