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恋足文学

美女家中:三位漂亮女孩肆意玩弄她们的奴隶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11 10:40:10 人气: 标签:

周五晚上我接到了帆布鞋女孩的电话,让我过去共她们玩耍,我说我们公司的总经理想做她们的狗,不只可以不可以。电话那边一阵笑声,之后说:“你把他带过来吧。你把我的袜子给他,让他含着我的袜子过来。”这次是去她家,规定时间是下午两点,不准迟到一分钟,不准早到一分钟,否则就要受到惩罚。

我把她的意见给总经理说了,总经理高兴得不得了。连说好好好。星期六下午一点总经理含着我含过的帆布鞋女孩的白棉袜开着车去找她们了。到了小区以后,才一点半。我们只好在外面等了二十多分钟才进去,坐上电梯上了20层,到门口的时候才157,我们又等了三分钟。按门铃的时候,正好两点。

帆布鞋女孩过来开了门。凉拖女孩和夹趾凉拖女孩也都在这里,她们正坐在沙发上。看来她们事先都商量好了。与上次不同的是,她们两个也都换上了白色帆布鞋,一个穿白色棉袜,但有粉红色花边,一个穿白色薄棉袜。因此,下面她们的称呼也要改变了。帆布鞋女孩改称为白棉袜女孩,凉拖女孩改称为花边袜女孩,夹趾凉拖女孩改称为薄棉袜女孩。

进去后,我和总经理都自觉地跪下来。然后爬到大厅中间,爬到她们的脚下。花边女孩把脚伸到我的面前,我使劲地吸着她袜子的味道;薄棉袜女孩把脚放到总经理面前,他也用力地吸着。这时白棉袜女孩过来,说道:“狗狗,给我介绍一下你带来的这个贱狗。”我于是作了介绍,总经理也识趣地爬过来,砰砰砰地给白棉袜女孩磕个不停,让白棉袜女孩很受用。“不错,这个贱狗挺乖。”说完用脚尖勾起总经理的下巴,看了看,说:“这个贱狗长得不赖。”

确实总经理张得挺帅,总经理是个暴发户,五年前他一夜暴富。他玩过不少女人。自从前年被几个美女蹂躏以后,兴趣就变了,不再玩弄女人了,而想做美女的奴隶了。为此连性生活不想过了,他漂亮的老婆因此与他离婚。这对他来讲更好,没有约束了,可以更好地做美女的脚奴了。她现在年轻漂亮的的女秘书实际上是他的主人,有次我去他的办公室,无意中发现他正趴在女秘书的脚下疯狂地舔着踩踏部落女秘书的脚,走近一看,不是脚,是在舔高跟鞋。女秘书见我进来,一点回避的意思也没有,反而捉弄似地笑着。总经理还没发现我进来,女秘书漫不经心地对他说:“小X过来了。他要给你汇报工作。”总经理这才爬起来,满脸通红,斥道: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女秘书替我圆场说小马敲门了,而你没有听见。我赶忙说:“我什么也没看见。”汇报完工作,赶快出去了。我想这下可完了,要被炒鱿鱼了,不料总经理不但没有开除我,反而更加器重。但他得知我也是美女玉足的崇拜者时,引以为知己,对我倍加重用。这次来她是背着女秘书的,要让她知道的话,他又要在女秘书的马桶边过上一夜。

“去,给那两个主人磕头去,每人不少于一百下。”白棉袜女孩命令道,总经理又爬到花边袜和薄棉袜女孩的脚下,砰砰砰地磕起头来。他磕头挺专业,准是让女秘书给训练出来的。我也不能闲着,在他给两位女孩磕头的同时,我也砰砰砰地给白棉袜女孩磕头。我们在暗中较劲看谁磕的响。这次不用专门拍照了,自动摄像机已对准了我们。

磕到快一百下时,白棉袜女孩让我们进行磕头比赛,看谁磕得又多又响。我仍是给白棉袜女孩磕,经理已给薄棉袜女孩磕完一百个,爬到花边袜女孩脚下砰砰地磕起来。我们都想超过对方,来获得主人们的欢心。还是经理训练有素,他一连给花边袜女孩磕了1000个,我磕完800个就不行了。我的表现让白棉袜女孩很生气,她把我踢翻在木质地板上,双脚放在我脸上肆意蹂躏。经理讨得了花边袜女孩的欢心,却让薄棉袜女孩不高兴。因为他只给她磕了100个。她要经理在给她磕一千个,经理哪还磕得动,磕了一个就不行了。薄棉袜女孩一脚将其踢倒在地,站起来双脚踩在他脸上,一脚重重地踩在他嘴上,一只脚夹着他的鼻子,弄得他快要窒息过去,才松开,然后继续,如此进行了30多个回合,把经理弄得奄奄一息。最后还是花边袜女孩为经理求情,薄棉袜女孩才放过他。

我也好不到哪去,一开始白棉袜女孩还是坐在沙发上将脚放在我的脸上,后来与薄棉袜女孩一样了,我也被她弄得死去活来。

她们让我们喘息了一会,然后把我们拽起来。打起我们的耳光来。白棉袜女孩打我,薄棉袜女孩打经理。还是经理训练有素,被打了一百多个耳光没有一点事,他的女秘书早就把他训练好了。我就不行了,不到一百个就有点受不了。白棉袜女孩看我实在不行,就让我跪下爬到鞋架,罚我把她们的鞋舔干净,鞋底和鞋垫也要舔。经理仍然接受薄棉袜女孩的耳光,打着打着,经理没事,薄棉袜女孩累了。花边袜女孩又上了,又打了经理一百多个耳光,经理还是没什么事,真是厉害!花边袜女孩下去了,白棉袜女孩又上来了,她又打了经理一百个耳光,经理终于也支撑不住了,无力地倒在地上。

“狗狗,你舔完了吗?”白棉袜女孩打完经理后问我,我说:“差不多了,还差鞋垫没舔。”“快点舔!再给你五分钟时间。”我拼命地舔着三个鞋垫,终于把它们舔干净了。白棉袜女孩过来检查了一下,还算满意。拎着我的衣领把我牵回沙发前。我和经理并排跪在她们脚下,头贴在地上。

“现在又多了一只狗,也要给它起个名字。”花边袜女孩笑着说。“对啊。”薄棉袜女孩附和道。白棉袜女孩想了一下,坏笑着说道:“就叫他贱狗把。”“好哎,这个名字好听。”她们两个都表示赞同。

白棉袜女孩去了里间一趟,然后拿出两副狗项圈,给我们两个套上。“从此以后,你们就正式成为我们的狗了。在别的地方,你们还是人。但在我们这儿,你们要在意识把自己是人彻底忘掉,你们只是我们的两条狗,同宝宝没有什么区别。宝宝能干什么,你们就要能干什么。听明白了没有?”我们连连磕头,说明白了。“明白了就好,如果以后在这儿你们谁还把自己当作人,将受到严厉的惩罚。”

吃晚饭的时候,我和经理就趴在地上像狗一样吃她们扔在地上盘子里的东西。

晚上进行比赛。共有十个项目。一是猜测比赛;二是舔脚比赛;三是脱鞋袜穿鞋袜比赛;四是磕头比赛;五是骑马比赛;六是踩踏比赛;七是爬行比赛;八是喝洗脚水比赛;九是FOOTJOB比赛;十是喝圣水比赛;。总分1000分,每项100分。

猜测比赛。它又分五个小项目:第一是闻鞋辨主人;第二,含袜子辨主人;第三,舔脚辨主人;第四,踩踏辨主人;第五,喝洗脚水辨主人,每项20分。参加比赛有三个:宝宝、狗狗和贱狗,也就是那条狗、我与经理。顺序是我、经理和狗。我们被白棉袜女孩的几双袜子蒙上眼睛。第一名将受到奖励,第三名将受到惩罚。

第一小项,闻鞋辨主人。我先来,我把鼻子放进鞋中,大口大口地呼吸,由于我刚才舔过,所以全部判断正确。接下来是经理,他来了之后主要是磕头和挨打,没仔细闻过,因而尽管他也把鼻子放在鞋中大口大口地呼吸,但还是全猜错了。宝宝挺有灵性,狗的鼻子最尖,也全猜对了,它不会说话,它想说是谁的时候,就汪汪叫,两声、四声、六声分别代表白棉袜女孩、花边袜女孩和薄棉袜女孩。第一项我和宝宝各得20分,贱狗得0分。

第二小项,含袜子辨主人。这次还是我先来,由于含过白棉袜女孩的袜子,所以我一下就辨别出来,剩下两个袜子挺难分别,但凭着扎实的基本功还是全才对了;贱狗含过白棉袜女孩的袜子,所以也猜对了但剩下的两个猜错了;宝宝没有让它含,只让它闻,又全对了。我和宝宝又各得20分,贱狗得5分。

第三小项,恋足舔脚辨主人。由于她们三个女孩的脚我仔细舔过,所以一下全猜对了。贱狗没有舔过,全猜错了。宝宝全舔过,也全对了。我和宝宝又各得20分,贱狗得0分。

第四小项,踩踏辨主人。我和贱狗都被踩踏过,所以我们全得了20分;宝宝没有被踩过,全猜错了,得0分。美女踩的时候是一只脚放在它身上,而我们身上都放两只脚。

第五小项,喝洗脚水辨主人。既然我舔过她们的脚,所以洗脚水的味道我也很容易辨别出来,全对,又得20分;贱狗这次比较幸运,全猜对了,得了20分;宝宝也得了20分。

第一项结束,我总分100分;贱狗总分45分;宝宝80分。我遥遥领先,贱狗落后。

第二项舔脚,我和贱狗先舔。我舔左脚,他舔右脚,同时舔,给每个女孩各舔40分钟。我们舔完后,宝宝再舔,每个女孩只需给舔4分钟。分数由主人的舒服度、舔脚的熟练度、舔脚的各个部分的顺序、舔脚的姿势四个方面给分。三个女孩分数的总合除以三,就是我们最后的分数。我的分数还是最高,90分;贱狗80分;宝宝70分。

第三项脱鞋袜穿鞋袜比赛。先用嘴脱下来,然后再穿上。分数从脱、穿的速度、美观程度、主人的舒服度、鞋袜的未受损害度四个方面给分,自中最主要的还是速度,占70%。这次不是给三个主人都脱、穿,而是给其中一人。我服务于白棉袜女孩,贱狗服务于花边袜,宝宝服务于薄棉袜女孩。我用了25分钟,贱狗用了15分钟,宝宝用了30分钟。最后的结果是:我,70分;贱狗90分;宝宝60分。可能是贱狗受到他的女秘书的穿鞋脱鞋训练,所以才那么快。

第四项磕头比赛。宝宝因为是狗,只需要鞠躬;我和贱狗两个被当作狗的人则需要磕头。宝宝鞠躬不行,鞠了不到50个就不行了,得了10分。我分别给她们磕了300个;磕头是贱狗的强项,他磕了1100个,但磕得不平均,给白棉袜女孩只磕了200个,因此最后的分数还没我高。他80分,我90分。

第五项骑马比赛。看谁坚持的时间长。白棉袜女孩骑我,花边袜女孩骑贱狗,薄棉袜女孩骑宝宝,不是真骑,而是把自己的两只鞋系在一起套在它的脖子上。比赛结果,我们各得了80分。

第六项踩踏比赛。女孩们双脚踩在我们脸上,一只脚紧踩嘴唇,另一只脚夹住鼻子,看谁坚持的时间长。对宝宝则是坐在沙发上踩它的脸。结果我和贱狗各得90分,宝宝才得60分。

第七项爬行比赛。从大厅爬到门口把鞋叼过来。这是宝宝的强项,它得了100分,我们两个才得了50分。

第八项喝洗脚水比赛。我喝白棉袜女孩的洗脚水;贱狗喝花边袜女孩的洗脚水;宝宝喝薄棉袜女孩的洗脚水。喝水人哪比得过狗。薄棉袜女孩的一盆洗脚水全被喝光了;我们只喝了半盆,就喝不动了。结果宝宝得了100分,我们两个各得50分。

第九项FOOTJOB。白棉袜女孩给我做,花边袜女孩给贱狗做,薄棉袜女孩给宝宝做。宝宝不如我们两个。我得分最高90;贱狗80;宝宝50

第十项喝圣水比赛。就在我们和洗脚水的时候,三个女孩都在喝饮料,以便能积攒大量圣水。经过第九个项目这段时间,我们喝的洗脚水已排出去一部分,肚内又有了空间。然后我们去了卫生间,正好有个和马桶齐平的凳子,我们躺在上面,头则在马桶里面。白棉袜女孩的圣水真是多,流的又急,我费了好大劲才把它喝完,足足有一公升,还有一些流出去。最后的结果是我得了90分,贱狗90分,宝宝100分。

最后的结果是我分数最高,贱狗分数最低。我得到的奖赏就是三双棉袜。得到后我就迫不急待地把白棉袜女孩的袜子塞进空中品尝,把花边袜女孩的袜子放在鼻子上闻,把薄棉袜女孩的袜子套在我的双耳上。贱狗则受到了严厉的惩罚。他被扒光衣服,挨了九下鞭打,每位女孩各打三下,都用力很大,打得他屁股和背部一道道红印,难受得要死。

比赛完后,时间也不早了。她们去睡觉了,今晚另两个女孩睡在白棉袜女孩这儿。我和贱狗则被关在两个狗笼子里。半夜我问贱狗:“经理,没事吧。” “没事,小意思。”他作出坚强的样子。也许真的是没事,他的女秘书也许这样调教过他。我们的谈话正好被出来方便的白棉袜女孩听见,她说道:“在我这儿你们只是狗,狗怎么能说话,你们竟敢把我刚才说的给忘了,明天等着挨惩罚吧。”说完翩然而去。我和贱狗都忐忑不安,不知道接下来是怎样严厉的惩罚……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