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恋足文学

没想到真的做漂亮女生宿舍里的小狗奴啦(一)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11 10:44:35 人气: 标签:

我一直很想做漂亮女孩的奴隶,但是这个愿望迟迟不能实现,我在网上对很多女孩表达过做她们奴隶的欲望,但都没有如愿。这天,我又随机加着女网友,我在给每个女网友的加入请求上都写着“美女主人,我愿跪在您脚下磕头舔鞋,做您的奴隶!”过了一会,有三个加我为好友,但只有一名叫纯子的网友和我聊起了天。

我说:“美女您好,你是中国女孩?”

那边回过来:“嗯!”

我说:“你会汉语?”

她说:“我是东京来的留学生,已经在中国学习一年了,用汉语交流不是问题了!”

我说:“我感觉你一定是位漂亮的女孩!”

她说:“嘻嘻,你怎么知道?”

我说:“我的感觉向来很准啊!纯子主人,我可以做您的恋足奴隶吗?”

纯子:“中国男生也喜欢做日本漂亮女生的奴隶?”

我说:“是啊,主人。不仅仅是日本男生喜欢。”

纯子突然命令:“贱奴,跪下!”

我很激动:“纯子主人,我给您跪下了!”

纯子:“贱奴,给我磕头!”

我说:“主人,我应该给您磕多少?”

纯子:“就看你的觉悟了。”

我说:“我给你磕100个吧。以后每天都给你磕100个。”

纯子:“不够。”

我说:“那就早上给您磕100个,晚上再给您磕100个。”

纯子:“那还差不多。记住,用力磕,哈哈”

我说:“是,主人。” ……

纯子“你磕完了?奴隶。”

我说:“是的,主人,我给您磕完了。过会就该休息了,我给您洗脚把。”

纯子:“真是个乖奴隶,赏给你一个糖吃,嘻嘻”

我说:“我是蹲着还是跪着给您洗脚?”

纯子:“这个还用问?当然是跪着了。小奴隶。”

我说:“是,主人。我现在给您洗脚。洗完脚,洗脚水怎么处理?”

纯子:“我相信你会处理好的。嘻嘻”

我说:“我请主人把它赏赐给我喝了。”

纯子:“哈哈哈……,真乖,我的小奴隶,你把它喝了吧。记住,不准剩

下哦。嘻嘻”

我说:“是主人,我一定把主人的洗脚水都喝了。”

纯子:“我的小奴隶,我的洗脚水味道如何?嘿嘿”

我说:“主人您的洗脚水很好喝,就像苹果汁一样。”

纯子:“哈哈哈哈……,你笑死我了,你真可爱,乖奴隶。嘻嘻”

我说:“谢主人夸奖,我一定加倍努力。”

纯子:“下次洗脚时,多放洗脚水,把你胀死,哈哈”

我说:“我胀死了,谁再来给主人您服务呢?您的洗脚水呢给谁喝呢?”

纯子:“嘻嘻,这你不用担心,想喝我的洗脚水的奴隶多着呢。”

我说:“尽管这样,我还想继续喝您的洗脚水呢。洗脚水如果太多,一次喝

不完,我可不可以分几次喝完?”

纯子:“可以啊,剩下的倒在你水杯里,想喝的时候再喝吧,嘻嘻”

我说:“如果再有剩余怎么办?”

纯子:“让我想想……。嘻嘻,你可以用它洗脸。哈哈”

我说:“是,主人。我还可以用它刷牙吗?”

纯子:“好!”

我说:“主人您的洗脚水为什么这么好喝呢?”

纯子:“我的洗脚水,当然好喝了,嘻嘻。”

我说:“除了我之外,还有谁喝过您的洗脚水?”

纯子:“那多了,有一个加强连那么多的人吧。哈哈”

我说:“主人,您真高贵!”

纯子:“嘻嘻。那当然了,贱奴。”

我说:“主人您现在穿什么鞋?”

纯子:“黑色凉拖”

我说:“主人,我把您的凉拖舔干净把。”

纯子:“乖,小奴隶,用心舔啊,嘻嘻。”

我说:“是主人。我一定认认真真地把您的鞋得干干净净。到时请主人验收。”

(几分钟过去了,纯子没有回信。)

我说:“主人,怎么不说话了?”

那边回过信息:“我是你主人的舍友,我叫芷子,我比她还漂亮。”

我又一阵冲动。

我说:“我主人去哪了?”

芷子:“我现在有事用她的电脑,她正好接电话。你主人的鞋你舔的怎

么样了?嘻嘻”

我说:“舔完了。主人,我也愿做你的奴隶。”

芷子:“好!先磕头求我。嘻嘻”

我说:“芷子主人,我愿做你驯服的奴隶,请收下我做您的奴隶把。砰砰……”

芷子:“好,收下你这个贱奴了。我看刚才你们的聊天信息,你说每天给纯子磕200个,我比她漂亮,你每天要给我磕300个。嘻嘻”

我说:“是,主人。我早晚分别给您磕150个。纯子主人不高兴怎么办?”

芷子:“她不高兴,你就多受点惩罚呗。反正你给我磕头要比给她多出一百个。 如果她要你磕400个,你就的给我磕500个。我比她漂亮,你就应该多给我磕100个。另外,我比她严厉,你可别惹我不高兴。嘻嘻。”

我说:“是,主人。奴隶遵命。主人,我也给您洗脚吧。”

芷子:“好,记住跪着给我洗。嘻嘻”

我说:“是,主人。我跪在您脚下给您洗脚。但不知洗完脚后洗脚水如何处理?”

芷子:“你喝了!”

我说:“是,主人。主人您的洗脚水的味道像桔子汁。”

芷子:“哈哈哈哈……,你,你笑死我了”

我说:“纯子主人的洗脚水的味道像苹果汁,您的洗脚水的味道像桔子汁。”

芷子:“哈哈哈哈……,那你说是我的洗脚水好喝还是她的洗脚水好喝?嘻嘻”

我说:“都好喝。”

芷子:“不行,必须说哪个更好喝。”

我说:“桔子汁更好喝一些。”

芷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以后会让你多喝些桔子汁。哈哈”

我说:“谢主人厚爱,奴隶我再给您磕头。”

芷子:“奴隶,记住,要磕出声响。嘻嘻。”

我说:“是主人,您现在穿什么鞋?”

芷子:“花色凉拖”

我说:“我一定把您的凉拖舔得一尘不染,让您穿上舒舒服服。”

芷子:“在舔我的凉拖之前,先把你的脏嘴给刷干净。别弄脏了我的鞋。”

我说:“是主人。主人您的鞋比我的舌头更高贵。”

芷子:“那是,许多人想舔我的鞋还没机会呢。好好干啊,嘻嘻。”

我说:“是,主人。我一定不辜负主人的期望。”

芷子:“不好,纯子打完电话了。我下了。”

(又过了几分钟,那边发过信息,是纯子)

纯子:“贱奴,你竟敢背着我找新主人,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说“主人息怒,我给您磕头,请主人恕罪。”

纯子:“罢了。我们两个人玩你也挺有意思。你刚才答应每天给芷子磕多少头?”

我不敢隐瞒:“300个”

纯子:“你大胆,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说:“主人,我每天也给你磕300个。”

纯子:“不行,你每天要给我比她多磕100个。”

我心想,这下可怎么办?但只好先答应。

最后,我和纯子约好,明天下午去她们宿舍,供她们去玩耍。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