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恋足文学

没想到真的做漂亮女生宿舍里的小狗奴啦(二)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11 10:46:38 人气: 标签:

礼拜六下午三点,我如约来到纯子和芷子的宿舍。我敲门,里面有一成清脆的声音:“请进。”我推开虚掩的门,进去,发现只有一个漂亮的女孩在,她长的真是漂亮。

我十分激动,扑通一声跪下:“主人你好,我是您忠实的奴隶,不知您是纯子主人还是芷子主人?”

“贱奴,你先把门关好。”她命令道。

我赶忙站起来关好门,然后又跪倒在地上,爬到她的脚下用立磕起头来。我发现,她的脚正泡在洗脚盆中。

“贱奴,我正等着你给我洗脚呢?洗完脚,我把洗脚水赐给你喝,你尝尝洗脚水的味道,就知道我是谁了?”她一脸坏笑地说。

“是,主人。”我赶忙给她洗起脚来。她的脚真是太嫩白了,握在手里面,柔软光滑。

洗了大概十分钟,她说:“贱奴,可以了。把我的擦脚毛巾拿过来。”

我按她的指示爬到窗前,然后用嘴巴她的擦脚毛巾叼回来。

她没想到我会这样,忍不住哈哈大笑以来。“哈哈哈……你,真行!”

我爬到她的脚下,给她擦好脚,她把脚悬在半空。然后命令我到:“贱奴,把我的洗脚水喝了,看看是苹果汁味还是桔子汁味?嘻嘻。”

我把脸埋进她的洗脚盆中,大口大口地喝起来。

突然,她把双脚踩在我头上,笑着说:“贱奴,使劲喝,你不把我的洗脚水喝光,一会你就会被水给憋死。嘻嘻。”

我的脸全浸在她的洗脚水中,憋得慌,我只好不停地大口喝,谢天谢地,终于喝完了。”

“贱奴,你把盆底舔干净。”她命令。

“是,主人。”我伸出舌头,在她的洗脚盆底狂舔,舔得干干净净。

“贱奴,干得不错。待会我赏你舔我的凉拖。现在先把你的脸擦干净。”说着,用脚跳起她的擦脚毛巾,送到我脸前。

我赶忙接过来,用她的擦脚毛巾擦起我的脸来。我听到她嗤嗤地在笑。

“贱奴,我的洗脚水什么味道啊,苹果汁味还是桔子汁味?嘻嘻。”她说。

这我怎么能品尝得出来呢?我只好回答:“主人,既像苹果汁,又像桔子汁。”

“哈哈,贱奴,你还挺狡猾。说,到底像什么。”

我不知道她是踩踏部落纯子主人还是芷子主人,怕说错了惹她不高兴。于是只好说像别的味道,这样到时还能转寰。于是我说:“有点像蜜桃汁。主人,您的洗脚水的味道是可以变化的,今天像蜜桃汁,明天像苹果汁,后天像桔子汁。反正不管怎样,都非常好喝。”

“哈哈哈哈哈……”她躺在床上,笑得喘不过气来。

过了好一会,她才说:“贱奴,你的嘴像抹了蜜似的,还真会说话。”

我说:“主人,我是因为喝了您的洗脚水,嘴才那么甜,因为您的洗脚水很甜嘛。”

她又一阵大笑,等缓过气来,问我:“贱奴,你猜我到底是谁。猜错了没关系。”

我仔细看了她一眼,突然想到芷子说她比纯子漂亮,我想她很可能是芷子,当然也有可能是纯子,但芷子的可能性大些。于是我说:“你是……”

还没说出来,突然门开了,从外面进来两个人,我抬头一看,天呢,又是两位漂亮女生。身高都在168172之间,和刚才这位美女差不多。我不知道她们是谁,一时懵了。

这时,刚才的那位美女笑着说:“贱奴,她们两个才一个是纯子,一个是芷子。我是她俩的舍友,叫樱子。看你能不能吧她们俩个猜出来。”又对她们说:“这个贱奴把我当作你们中的一位了。”

三个女孩一起笑起来。纯子和芷子分别走过来坐在自己床上。她们两人的床在一侧。正好与樱子的床对着。我刚来的时候因为激动竟没有发现这宿舍里有三张床。

我赶忙爬到她们中间,左右磕头,“奴隶给两位主人请安。”我发现她们都穿着帆布鞋。

坐在里侧的漂亮女孩说:“小奴隶,我们现在很累,你先把我们的鞋袜脱掉,给我们洗脚。喝完我们的洗脚水你就知道我们分别是谁了。嘻嘻”

她的话刚说完,其他两位女孩也忍不住笑起来。樱子说:“他刚才喝了我的洗脚水。我问他是苹果汁味还是桔子汁味,他说是蜜桃汁味。哈哈”

樱子的话把纯子和芷子逗得大笑,两人都笑弯了腰。

三位主人这么高兴,我也很高兴。我赶忙爬到里侧那位漂亮女孩脚下,用嘴给她脱起鞋来。她没有想到我会用嘴给她脱鞋,忍不住又笑起来。外侧的那位女孩也笑着说:“真贱。”

在这之前,我已经用嘴给不少美女脱过鞋,包括帆布鞋、运动鞋、凉鞋、高跟鞋、皮靴。这些美女既有学生,又有白领。既有中国美女,又有外国美女。所以,我用嘴给美女脱鞋的速度已练得很快。

我很快用嘴把里侧这位美女的鞋脱掉。脱袜子更快,我用嘴咬住她的袜尖,用力一拽就下来了,角度和力度都非常到位,所以才那么快。

美女说:“小奴隶,你还真行。”

我说:“谢主人夸奖。等我把另一位主人的鞋袜脱了。然后给你们打洗脚水洗脚”

我又爬到外侧那位美女脚下,也很快地把他的鞋袜脱下来。然后,我给她们打来洗脚水。她们各搬个椅子并排坐在一起,这样我就可以同时给她们洗脚。我跪在她们中间,一只手放在一个洗脚盆中。她们的脚同樱子一样鲜嫩光滑。

洗完后,她们命我把洗脚水都喝了。我说:“我刚喝完樱子主人的洗脚水,一是喝不那么多,每个先喝一点好不好?”

“大胆,你竟敢不听我们的命令,在这儿讨价还价。”

我诚慌诚恐,“奴隶不敢。”我又转过身给樱子磕头:“樱子主人,请您给我求情。”

三位女孩看我这模样,都大笑起来。

樱子说:“我有一个方案,先让他品尝几口你们的洗脚水,如果通过品尝洗脚水,它能分别猜出你们是谁,就让他以后再喝。如果猜不出,就让他都喝了。”

两位女孩表示赞同。这下,我很恐慌,生怕猜错了。但结果还是猜错了。没有办法,只好把她们的洗脚水全都喝下去。喝完后,肚子胀得不行。幸亏,我给她们打得洗脚水不是很多,不然的话就更难受了。

我实在憋得不行,说:“三位主人,我快憋不住了。请恩准我去趟洗手间把。”

三位主人很仁慈,同意了我的请求。我便爬进她们宿舍的洗手间……

之后,我爬出来。纯子说:“小奴隶,爬过来,给我磕头。”我爬到纯子脚下,瞥见纯子的白棉袜。于是,我说:“主人,我能把你的袜子含在口中给您磕头吗?”。

纯子、芷子和樱子听了我的话再一次笑弯了腰。

樱子:“哈哈,真是贱极了。”

芷子:“哈哈,比狗还贱。”

纯子:“那给他起个名字吧,叫做‘比狗贱’。哈哈。”

芷子和樱子也跟着笑起来,宿舍里充满了笑声。

我含着纯子的白棉袜咚咚地给纯子磕起头来。纯子、芷子和樱子笑个不停。

磕了好大一会,芷子说:“纯子,让他过来给我磕把。”

纯子笑着说:“奴隶,你给我磕多少了?”

我说:“回主人,我给您磕了180个了。”

纯子说:“那好,再给我磕20个,然后去给芷子磕。”

我又给纯子磕了20个。然后拿出纯子的袜子。接着,我爬到芷子脚下,把芷子的粉红白棉袜含在口中,又砰砰地给芷子磕起头来。三位主人一直在笑。她们都很有兴趣地欣赏我磕头。

很长一段时间过去了,已经磕过200个了,但芷子让我比纯子多磕100,这是她又没有叫停,我只得一直磕下去。磕完三百,我对芷子说:“主人,我已经按您的要求磕完了。”芷子明白我的意思,知道我给她磕了300,很满意:“好,你接着给樱子磕吧。”

我爬到樱子脚下,问道:“主人,我可以含着您的袜子吗?”

樱子笑道:“好。不过,我的袜子昨晚脱了还没来得及洗,你可不要嫌脏啊。”

我说:“怎么会呢。您的袜子比我的嘴干净100倍。我还怕弄脏您的袜子呢。”

樱子、纯子、芷子又一次笑弯了腰。

樱子:“你张开嘴,我把我的袜子塞进去。”

我张开嘴,樱子用她的像葱一样白嫩的手指夹起她的花色棉袜,慢慢塞进我的口中。

我一边品尝着樱子的棉袜,一边给她噔噔地磕头。我给纯子磕了200个,给芷子磕了300个。心想应该给樱子磕多少呢?不管多少了,她什么时候让我停我再停下来,不过,我一直在查着数。

樱子很久没让我停下来,看来她十分喜欢我给她磕头。当我磕到390个的时候,樱子才说可以了。

我说:“主人,容我再给你磕10个,凑个整数。”

樱子:“乖!”

我又给樱子磕了10个,樱子问道:“贱奴,你给我磕了多少?”

我不敢说400,怕芷子不高兴;也不敢说300,怕纯子不高兴。但我更不敢撒谎,时间在那儿摆着呢?纯子和芷子能不知道吗?

我只好说:“主人,我给您磕了400

纯子:“贱狗,你给樱子磕400个,才给我磕200个,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赶忙爬到纯子脚下:“主人息弄。我再给你磕200个”

纯子:“不行,罚你加倍,磕400个。”

樱子:“你要再给纯子磕400个,还得给我磕400个。”又坏笑着对纯子说:“他给我多磕,说明他更崇拜我。嘻嘻”。又对我说:“你说是不是,贱奴?”

我不知该怎么回答,说是也不行,说不是也不行。我用求救的目光看着芷子。

芷子对我给樱子比她多磕100个也不高兴。看到我求救的目光,故作视而不见。她反而问我:“我们三个恋足你最崇拜谁?”

我说:“我对三位主人一样崇拜。”

纯子:“那你为什么给我少磕,给樱子多磕?”

樱子:“嘻嘻,还是更崇拜我呗。贱奴,不要怕,樱子主人给你作主。”

纯子:“贱狗,你抬起头来。”

我刚把头抬起来,纯子一个耳光打在我脸上,反过来又是一个耳光。我赶忙把脸凑过去,方便纯子打。纯子要打我左脸时,我把左脸伸过去;纯子要打我右联时,我把右脸递过去。

纯子看我这样,反而笑了。不再打我了。她说:“你说你最崇拜纯子主人。不然的话,我绕不了你。”

我没办法,只好说:“我最崇拜纯子主人。”

纯子很得意。芷子和樱子不干了,两个人一起扇我耳光。芷子打我左脸,樱子打我右脸。被漂亮女生、漂亮女孩打耳光虽然很痛,但是很快乐。借用一句话,叫做痛并快乐着。

芷子和樱子也让我说最崇拜她们。我也只好都说了。但她们并不满意,都想让我说最崇拜她自己。这样一来,我是无计可施了。只好任由她们玩弄了。

纯子:“你说,我们谁的洗脚水最好喝?你要说一样好喝我还打你。嘻嘻”

我说:“主人您的洗脚水最好喝。”

纯子:“奴隶,乖。”

芷子又打了我一个耳光,说:“你要说真心话,谁的洗脚水好喝?”

我说:“主人您的洗脚水最好喝。”

芷子:“小奴隶,乖。”

纯子又给我两个耳光。

我说:“纯子主人您的洗脚水最好喝。”

芷子又甩给我四个耳光。

我说:“芷子主人您的洗脚水最好喝。”

就这样,我被纯子和芷子打来打去。她们并非真叫劲,而是拿我寻开心。

樱子:“嘻嘻,你原来最喜欢喝苹果汁、桔子汁还是蜜桃汁?”

我说:“我最喜欢喝蜜桃汁。”

樱子很高兴,说:“以后你能天天喝到蜜桃汁的。”

我说:“谢主人。我给您磕头”

我跪在樱子脚下磕起头来。

樱子很得意,纯子和芷子则不高兴。纯子一脚把我踢到。我躺在地板上。纯子一脚踩在地板上,一脚踩在我嘴上。看到我的狼狈相,她们都笑起来。

这时,纯子突发奇想,对芷子和樱子说:“咱们踩他玩吧,好好玩哦。”

芷子和樱子都很赞成。樱子说:“只是地板很硬,怕踩坏它,先找个垫子铺在下面把。”

纯子和芷子都表示赞成。于是找来一个床垫,挺厚,铺在地板上。我躺在床垫上说:“感谢三位主人为奴隶考虑这么周到,过后我再磕头谢恩。”

漂亮女孩们这时都已踩到我身上。纯子双脚踩在我脸上,脚跟踩在我嘴唇上,脚趾踩在我眼睛上。她用脚趾拨弄我的眼睛玩。一边玩,一边高兴地笑着。芷子双脚踩在我胸脯上,樱子双脚踩我腹部……

纯子不断变换姿势。一会,她一只脚踩在我嘴上,一只脚踩在我脸上。由刚才的纵踩变成横踩。过一会,她用一只脚踩在我脸上,另一只脚抬起来,整个重心都放到那只脚上。

芷子和樱子也要踩我的脸,她们轮流着。纯子踩完我的脸,芷子踩;芷子踩完,樱子踩……

每个人单独踩后,她们一起踩我的脸。纯子把一只脚伸进我口中,用力往里插,半个脚都插进我口中。芷子用脚趾夹住我的鼻子。樱子一只脚踩在我额头上。由于嘴里含着纯子的脚趾,鼻子被芷子的脚趾夹着,所以感到呼吸困难。因此,纯子过一会便把脚从我口中拔出来,芷子的脚趾时紧时松。纯子的脚在我口中插来插去,芷子的脚趾对我的鼻子夹来夹去,樱子的脚趾在我眼睛上踩来踩去。我完全成为她们脚下的玩物。

玩一阵后,她们互换位置。继纯子之后,芷子和樱子先后把脚插进我的口中,樱子插的最深,大脚趾抵达我喉咙。与她们的脚在我口中插来插去同时进行的是她们的脚趾在我鼻子上夹来夹去,在我眼睛上踩来踩去……

这个玩完之后,接下来纯子和芷子的大脚趾一块插进我的口中。纯子和芷子分别用脚趾夹住我一个嘴角。樱子则用脚趾在我的嘴唇上来回摩擦……

接下来,纯子把一只脚踩在我嘴上,芷子把一只脚踩在我眼睛上,樱子把一只脚踩在我额头上,整个脸被她们踩在脚下……

之后,纯子和芷子坐在两侧,各一只脚抵在我脸的两侧。她们的另一只脚在我脸上抵在一起,两个脚跟落在我嘴唇中间。樱子则坐在我头的前方,把双脚放在我脸上,正好与纯子和芷子在我脸上的两只脚抵在一起,她的两个脚跟正好放在我的双眼上……

玩了一会,又变换姿势。樱子坐在我头的前面,踩在我脸的上半部分,脚跟在额头上,脚趾在眼睛上。芷子坐在我胸脯上,双脚踩我脸的下半部分,脚心在嘴上,脚趾在鼻子上。她们的脚在我鼻梁上放抵在一起。纯子则双脚站在她们的脚上,等于隔着她们的脚把我的脸踩在脚下……

接下来,她们轮流在我身上来回走。从大腿一直走到脸上,然后从脸上下来,再到大腿上,在走过腹部,走过胸部,走到脸上,再下来,如此轮流不止……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踩踏终于结束了。她们都玩得很高兴,我则被她们蹂躏得死去活来。

时间很晚了,我就离开了她们的宿舍。从三点到十点,除中间吃饭,被她们玩弄了六个小时。我筋疲力尽,她们却还意犹未尽,让我第二天下午接着过来玩。

本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