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踩踏部落 > 恋足文学

没想到真的做漂亮女生宿舍里的小狗奴啦(四)

作者:踩踏部落 日期:2016-03-11 10:50:00 人气: 标签:

我整整做了她们两年的奴隶。后来,我交了女朋友,我女朋友被动地也沦为她们的奴隶。她们回国后,给我寄来的二十本杂志,杂志上全是她们玩弄我以及我女朋友的图片。她们玩弄欲仁三郎的照片在另外的杂志上。下面把每个杂志的封面简单描述一下:  

A我和我女朋友趴在地板上一起吮吸芷子脚趾的封面。作为樱子、芷子和纯子的奴隶,我们每次都舔她们的脚。变换着各种花样,能想到的全用上了。芷子最喜欢的是,我和女朋友一起舔她的脚,一人舔她的左脚,一人舔她的右脚,看谁舔得让她更舒服。樱子最喜欢的是我们两个同时舔她的一只脚,一人舔脚上,一人舔脚下。纯子最喜欢的是让我们中的一人观看另一人舔她的脚。她们最喜欢的都是我们舔她的脚趾,芷子最喜欢我们用嘴唇吮吸她的脚趾,樱子最喜欢我们用舌头把她的脚趾包起来来回摩擦,纯子最喜欢我们用舌尖舔她的脚趾缝。另外常进行的就是舔脚辩主人。一开始常猜错,受到不少惩罚,后来加倍努力,终于达到只要一舔就能辨出是哪位主人的程度。我们恋足还特别喜欢舔她们的脚汗。她们先是把汗津津的脚放在我们脸上肆意蹂躏,然后让我们舔。

B纯子把她的白棉袜慢慢塞进我女朋友口中的封面。有时,她们在刚运动完,就把汗津津的白棉袜塞进我们口中。谁让我们是这三位漂亮女生脚下的贱狗呢!运动完含她们的袜子也是常有的事,两年期间她们穿的所有的袜子全被我和女朋友两人含过。我们睡觉的时候都是含着她们的袜子睡觉,即使交欢的时候嘴里也含着她们的袜子,这个时候最喜欢含的就是白棉袜。含过之后,用清水洗干净,再交给她们,直到她们不愿穿换新的为止。除了含之外,还有嗅她们的袜子,把她们的袜子套在头上。也常进行含袜子辩主人、嗅袜子辩主人、把袜子套在头上辩主人。也和舔脚一样,开始不行,后来早已特别高。她们的袜子都比较多。每双袜子一般只穿一个星期。她们不穿的袜子我们就拿回来,挂在房间里,两年下来房间里到处挂着她们的袜子。

C 我和女朋友趴在地上舔樱子高跟鞋的封面。她们的鞋子比较多,因此我们舌头的任务也比较重。各式凉鞋、各式帆布鞋、各式皮鞋(靴)、各式高跟鞋我们全要清扫。我们的舌头替代了她们的擦鞋布。鞋面、鞋里、鞋底、鞋垫全要清扫干净,而且鞋垫还要在口中咀嚼品尝,把臭气吸净。同样也有舔鞋辩主人,这个难度较大。不过经过我们不懈的努力,最终圆满地完成了任务。除此之外,她们还把鞋甩出去,让我们去叼回来。另外还有用嘴穿鞋脱鞋比赛,看我们谁的速度快。速度慢的将被她们穿鞋踩在脚下进行肆无忌惮的蹂躏。

D我躺在地板上,芷子一只脚踩着我的嘴、一只脚踩住我的双眼,纯子和樱子分别站在我胸部和腹部的封面。芷子最喜欢这种方式,它让我处于黑暗之中。这种方式还有一个变形,就是她双脚踩在我的双颊上,两个脚后跟共同踩着我的嘴,两个脚掌分别踩我的两个眼睛,或者相反,脚后跟踩眼睛,脚掌踩嘴。我女朋友同样被她这么玩弄。

E我躺在地板上,纯子一只脚踩在我胸上、一只脚插进我口中,芷子和樱子分别站在我胸部和腹部的封面。这也是常有的事。这也是纯子踩踏我们最喜欢的方式。她的脚插得很深,半个脚都进入我口中。我女朋友也常被她如此玩弄。有时,她同时把两只脚插进我们口中,不过这个时候她就只能是坐着了。

F我躺在地板上,樱子一只脚踩着我的嘴、另一只脚用脚趾夹住我的鼻子,芷子和纯子分别站在我胸部和腹部的封面。这是樱子比较喜欢的一种方式,不用多久,我就感到呼吸困难。樱子就每隔一会松开一次脚。我女朋友对这个特别害怕,樱子在惩罚她时常是用这种方式。

G我躺在地板上,芷子坐在我腹部,双脚放在我脸上的封面。芷子比较喜欢这样,有时让我把膝盖支起来,她坐在我的双膝上,双脚放在我的脸上。我女朋友同样被她这样玩弄。有时,芷子坐在沙发上,两只脚分别放在我们的脸上。

H我女朋友躺在地板上,纯子坐在她腹部,两个大脚趾插进她口中,其余脚趾放在她腮上的封面。纯子比较喜欢这种方式,或者一只脚抵住她的下巴,另一只脚插进她的口中。有时,纯子坐在沙发上,两只脚分别插进我们的口中。

I 我女朋友躺在地板上,樱子坐在她腹部,一只脚拨弄她的嘴唇,一只脚夹她的鼻子。有时,樱子坐在沙发上,两只脚分别夹我们两个的鼻子。

以上,关于踩踏。除了双脚踩之外,还有单脚踩。她们一只脚踩在地板上,另一只脚踩在我们脸上、头上或身上。芷子喜欢单脚踩我们的脸,纯子喜欢我们趴在地板上,她用一只脚踩住我们的头,樱子则喜欢用一只脚踩我们的脖子。除了单个人踩之外,还有她们在一起踩我们的照片。[2]关于辩主人,除了直接舔和嗅进行辩主人外,还通过触角辩主人。我们脸上放上一只脚,让踩这位主人是谁。放上两只脚,或者猜是一个人的两只脚,她是谁?或是两个人的脚,猜她们分别是谁?有时候她们穿着袜子或穿着鞋踩在我们脸上,就更难猜了,但是经过我们的不懈努力,困难都被克服。

J芷子骑着我女朋友的封面。玩够了就骑她。她们还常进行赛马。我和女朋友被她们骑在胯下进行比赛。女朋友经常输给我。后来,为照顾女朋友,我故意爬慢,结果被她们扇了多个耳光。

K纯子坐在我脸上的封面。她们也喜欢颜面骑乘。她们或者坐在我们脸上,或者坐在我们胸上,把我们的脸颊在她们双胯中。有时,我们在下面还要给她们口交或舔她们的肛门。

L我在樱子胯下爬行的封面踩踏部落樱子、芷子和纯子经常让我女朋友在她们胯下钻来钻去。我和女朋友进行比赛,看谁在相同的时间内从她们胯下爬过的次数多。

M我和女朋友跪在芷子脚下磕头的封面。磕头每次必不可少,而且每次不能少于300个。也就是给她们每个人磕头都不能少于100个。她们还常让我和女朋友进行磕头比赛。一比磕的多,二比磕的响。谁要是输了,谁就要被她们扇耳光。我喜欢被她们扇耳光,所以我故意输。后来她们发现了这一点,改用了别的惩罚方式。能够给芷子她们磕头,是我们的荣幸。她们是那么的高贵,我们还不如她们的鞋垫和袜子。

N我女朋友匍匐在纯子脚下的封面。纯子站着,我女朋友匍匐在她的脚下,双手放在她两脚外面,头放在她两脚中间前方,嘴唇吻着地板。

O 我在樱子脚下五体投地的封面。我双膝、额头、前臂着地,跪在高贵漂亮的樱子脚下。

P 我和女朋友趴在地板上喝芷子洗脚水的封面。她们的洗脚水我们也是常喝的。我感到芷子、纯子和樱子的洗脚水比任何饮料都好喝,味道真是太好了,好的说不出。喝了她们的洗脚水,一天都有精神。一开始常进行喝洗脚水辩主人,后来我们只要品尝一口就能立刻猜出是谁,这项活动就取消了。能够喝她们的洗脚水是我们莫大的荣幸。

Q 我和女朋友跪在纯子房间的洗手间中喝纯子圣水的封面。她们的圣水虽不如她们的洗脚水好喝,但味道也不错。这个也进行过猜测比赛,后来也因同样的原因取消了。因为我们只要喝上一口,就能立刻猜出是谁的。这都是下了功夫的。

R 我女朋友跪在地上抬着头张着嘴接樱子吐沫的封面。有时,她们也玩吐吐沫的游戏,把吐沫吐到我们口中。我们就咽下去。

S芷子打我耳光的封面。我们经常挨她们的耳光,先是履行程序式的耳光。有时候是作为惩罚。有时候,她们让我们比赛,看在她们的耳光下谁能坚持得更长。这边芷子扇我耳光,那边樱子在扇我女朋友的耳光。我女朋友先坚持不住了。我这边芷子扇累了,纯子又过来扇。

T芷子、纯子和樱子在一起踢我的封面。她们经常拿我们当足球踢,不过一般情况下都不太用力,我们都很感激。有时生气了,那就用力了,那我们只能边忍受边求饶了。

他这个故事也赢得了众人的热烈掌声。银老师:“好,现在气氛越来越高了!”

学生会主席阿强:“兄弟,我真羡慕你啊!”

第四个位讲故事的是一位从外地过来的市长秘书,他给我们讲了市长池河在日本的奇遇:《日本十大奇遇》。

本文网址: